叛徒

第737章 坚定

第七百三十七章 坚定

齐天林就是个泼冷水的:“我不觉得华国现在在非洲能够获得什么利益,你看看连你们被绑架这样的事儿,都没有执行力,就别谈什么保护自己的利益了,这里可不是慈善堂,什么东西都要用枪杆子来打的!”同为军人或者说为了祖国奋斗的人,齐天林完全敬佩对方的品行,可是事情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麻桦腾顺着自己的情绪:“你现在不是拥有了军事力量么?!你完全可以为华国的企业跟国家利益保驾护航啊!”

齐天林嗤之以鼻:“你是不是在部落里面被关久了,这几年你知道国际形势变成了什么样子么?利亚比的卡菲扎已经被推翻了,你来的苏丹被分裂成了两个国家,华国已经是所谓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金融危机已经席卷全球,美国正在从中东地区全面撤军,我是什么人,我代表的是什么国家,你知道么?”

麻桦腾摇摇头:“我现在是没有情报来源,但是我这几年所有的时间都是在考虑这件事,怎么在非洲建立对华国有利的政权,怎么让华国在非洲获取最大的利益,你现在做的就是类似我的思路,就应该让非洲人自己来搞革命,有政治思想的革命,就好像上个世纪南美洲的革命一样,那同样曾经是一个只有被掠夺的地区,现在也能发展……嗯,现在南美洲还没有大变样吧?”黑瘦汉子小心翼翼的问,就好像在论证自己的研究课题有没有出问题。

齐天林看了他的表情,总算还是哈哈大笑起来,他心情不错,这位仁兄可能是书呆子了一点,但绝对是个认真和有脑子的人:“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到欧洲回国,先回国了解一下国际形势,看看你的亲人,再考虑怎么拯救世界,拯救祖国?”

麻桦腾显然没有什么回国度假的思路,摇摇头:“我看见你的新政权有毛共思想的痕迹,而且是来自欧洲的一些理论引导实践,但是你显然不具备这种政治能力,我需要见到这个人,帮你操作这些政治氛围的人。”

什么叫专家,这就是了,就这么在街上田间地头厂房里走马观花,还都是坐在车上的,从街头的标语,小黑们的做派,还有那个耶米斯基纳抛头露面的风格,就能从端倪之间分析出流派来,而且很肯定的判断齐天林的团队里面有人在专门操作这件事,这可是那些遍布这个三角洲的各国情报人员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个细节!

也许只有从华国或者其他前共产主义国家出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敏感吧?

齐天林皱眉思考了一下,对面前这个家伙,他是没有太多戒心的,就算回国以后把自己的情况反馈给国内,也会让华国更重视自

己,而跟华国实际上的接触与不接触,主动权都在自己手里,所以没有太大的危害。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是一个科班的政治思想体系的专家……自己团队已经有不少人在怀疑迪达那太过惊世骇俗的做法,那么让个专家来替自己把把脉,可能是个比较靠谱的事情?

于是他就打电话给迪达,让他过来把麻桦腾给带走,但临走提醒麻桦腾:“这就是个非洲本土成长起来的畸形政客,同样是觉得目前的非洲局面需要用某些比较左一点的模式来挽救,你可以看看聊聊,回头给我说说,明天中午,我就会返回欧洲了,我希望你跟我一起,能回到祖国,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会安排他们四个的。”

这个时候的时间是下午两点过,迪达神秘兮兮的用一辆沙狐过来拉走了麻桦腾,这俩都能说阿拉伯语跟英语,交流没问题,只是迪达最近从周围联军俘虏里面又挑了两三百号人进行他的思想政治教育培训,其他的一股脑送到班西加搞军训,就算不愿打仗的,也要先军训再回来做工。

齐天林看着干瘦的麻桦腾跟戴着眼镜,同样也有些黑瘦的迪达一起走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有种物以类聚的感觉!

不管了,他今天过来就是把一些收尾的工作协调完成的,军事方面会留给亚亚来全权掌握,经济方面洛克和维拉迪的职业经理人已经在城内建立了一处临时办公室,随时会向他远程通报合同以及各种让他头疼的数字。

所以下午跟亚亚商谈会面,还有好几个分队长都过来交流,欧美PMC的几个经理也来谈谈话之后,就一起回到军营餐厅吃饭,蒂雅下厨做的小灶饭菜,除了水,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从欧洲空运过来的,不光是他,所有三座城都差不多,现在在农作物方面,真的没什么收成,农业种植方面的投资起码还有半年才能见到效果。

真的是个庞大工程,单单就说饮用水这样一个项目,三座城每天的消耗量都在一百多万升,虽然非洲国家的城镇基本都建立在水源附近,可是极为落后的城市建设,让这些地方的水源还处于非常原始的状态,只能人工取水,自来水厂肯定也在建设中,所以现阶段就只能运用美军的野战供水设备,将在每座城附近的河水抽取,通过反渗透净水设备,经过一系列的媒介分离过滤器和化学清洁剂进行净化,再加入到已经建设铺就的城市供水系统中来,等以后自来水厂建立起来,就可以直接并网转入运行。

要知道,非洲地区基本就是疟疾、血吸虫病的代名词,如果不从源头就搞好这些东西,最后的城市都是建立在流沙之上,随

时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

齐天林坐在饭桌上,忍不住提醒在座的军事指挥员们一定要防守好自己的区域,从各个方面保证三座城市的建设进行:“各位都是绿洲公司的经理,你们在各自国家肯定也有各种任务和命令,我不追问,但是目前的状况就是谁不同心协力,谁就只能被清除出去,形势非常清晰,等这三座城市建设完毕,我们的桥头堡稳固起来,绿洲公司一定会伴随新非洲民主党在非洲开创出一大片天地来,各位都将是其中的获利者,而我,肯定会从公司的角度,给予重奖,现在无数的钞票已经在向我们招手了!”

他一直都清楚,这些来自各国的军中精锐,肯定也夹杂着很多各自的利益诉求,但是现在只要把共同利润摆在面前,就能求得一时的稳定,而他也只需要这一时的稳定,能够把自己的架构搭起来就好。

说完这番话,齐天林居然从兜里掏出一小袋毛钻,让亚亚跟在场的分队长部门经理们分了!

其实撇除了背后的国家政治关系,这些卖命的PMC都还是很在乎钱的,这第一阶段算是比较顺利的把政权树立起来了,该有的工资都在发放,眼瞅着石油公司、矿业公司都在开始建设,的确是钱途无限,而现在……毛钻啊,所以欢声雷动的餐厅里面都是祝愿老板休假愉快的声音。

而这边的麻桦腾一进入那个所谓的民主大学,立刻就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他本来就是个教员啊,何况这种带点又红又专的气氛,在他看来不是最习以为常的么,虽然现在没有那么左,但是军队里面管理同样严格,还别说,他被关了这么些年,重新接触到这种气氛,差点眼泪花都出来了。

迪达没有一股脑的什么都说,只是带着他到处走走看看,请他提意见。

麻桦腾还是那个中心思想:“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迪达看看他,摆迷魂阵:“你觉得我们在搞什么?”

麻桦腾思想比齐天林还是要古板一些:“走社会主义道路?”

迪达嘿嘿嘿:“难道不能单纯把这种思想工作作为一种工具?你觉得欧美国家会允许在非洲出现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么?”

麻桦腾看得就非常认真了,但是看的这个过程,就不停询问国际形势,之前齐天林禁止他跟任何小黑之外的人接触,那些小黑能知道什么?只关心自己的枪械跟工作任务,要不就是背诵两段要忠于老板忠于公司的台词,所以这才是麻桦腾终于能够知道点外界情况的机会。

迪达得了齐天林的嘱咐,除了自己那些大逆不道的核心思想不说

,其他的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越说,两人就越投机起来。

麻桦腾抱着为华国谋利益,争取赢得一片社会主义阵营的心思,从国际大形势到非洲周边各个国家的近况都要了解,迪达就要向熟门熟路的老大哥请教自己还有什么做得不够好的,国际形势虽然不算头头是道,但周边国家他正好都去转悠了一遍,很有发言权,两人就在巡视了一遍学员教室、宿舍以后,到迪达的教导主任办公室开始长谈起来。

德让过去查看过好几次,晚饭都是他让人弄过去的,一通宵……这俩就在一起讨论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迪达还支应德让到齐天林这边搞了一台可以上网的笔记本电脑,麻桦腾也特别给齐天林带话,希望能等他一天。

结果又拖一天半之后,麻桦腾就被齐天林拖着一起踏上了军用运输机,和另外两名带着老董老常遗体返回华国的同胞一起。

可他愈发坚定的要求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