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9章 安排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安排

运输机降落在法西兰南部的一个军用机场,事先已经通知过华国大使馆,一辆殡仪车和几辆挂着外交牌照的车辆停在机场边。

齐天林没有动手,让买买提等人上来,他们五个,跟麻桦腾三人正好四个人抬一具,牵着尸袋的四个角慢慢的往下走,齐天林还给有些热烈盈眶的沙迪克江屁股上来了一脚!

麻桦腾他们显然对这几个外国人长相的PMC有点惊讶,但是没说话,专心的拉着尸袋,头在前脚在后,稍微相互调整了一下脚步,就按照整齐划一的步伐,沿着楼梯下到机舱,再从机头这边,沿着平整的机舱地板往放下来的尾部斜板走过去。

一名穿着华国军装的上校,跟两名穿着西装的官员还有几个随从,站在斜板尽头的车队旁边,开始还有点翘首以盼的动作,等从有些昏暗的机舱里面,看见一脸肃穆走出来的遗体运送人员,动作就安静了,尽可能的挺直了背,上校举起了军礼,定定的看着那两副用黑色运尸袋包裹起来的遗体!

没有可歌可泣史诗般的战斗场面,也没有惊心动魄的错综复杂,在生死交错的那一刻,他们铭记自己的职责,把生的希望留给平民,把死亡的危险放给自己,在日复一日让人绝望的颠沛生涯中,他们至死不渝的思念着祖国……

和什么主义无关,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需要这样的脊梁来承担的,而不是别的什么,长歌当哭!

在战斗的道路上,战友倒下,我们将收敛他的骨骸,背负上路……

没有英勇的姿势,没有雄壮的口号,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但是他们的倒下,需要换来的是价值和绝对的利益,而不是漫无目的的悲哀和怨气;

绝不能踩着战友的尸体,回到原点!

齐天林站在高高的运输机第三层,站在驾驶舱后面的休息室舷窗边,轻轻的把右手握拳,在自己的左胸口撞击两下,以为告慰!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一点点角落,看见买买提他们最后把尸袋交给了官员和上校,让那边接过去,送进殡仪车里。

张群抱住其中一名官员,也许他们是一个系统的,嚎啕大哭!

程卫东跟麻桦腾没有举手敬礼的动作,穿着一身便装,默不作声的跟在场的上校和所有官员随从都抱一抱,就分道扬镳了!

程卫东最后跟麻桦腾紧紧的拥抱了一下,不知道他们依稀说了什么,似乎有泪光,似乎什么都没有,然后各自转身,麻桦腾被买买提等人武装簇拥着返回了机舱,C17滑行一段,重新升空!

齐天林在

舷窗边都看见那一行车队变得好像蚂蚁一样遥远,祖国的队伍再次远去。

他们要去西南部的迷雾岛附近机场,但只是亲卫队和麻桦腾回到岛上,齐天林跟蒂雅会同等在这边的玛若一起,乘坐迷雾号直奔伦敦。

刚下飞机,玛若就毫不客气的把儿子扔给蒂雅:“给我抱着!”然后把自己投进齐天林的怀抱,齐天林刚才有点凝重的情绪飞得无影无踪,就在机场空旷的跑道边,把姑娘颠了起来,高高抛起,带着玛若的尖叫声接住抱在怀里深深的吻一下,换来姑娘咯咯咯的笑声,引来小奥塔尔不满的嚎叫!

齐天林只好一手抱着女朋友,一手接过儿子,单手也颠了几下,儿子才略微满意,看看正在尽量伸手帮亲卫队想拿点什么,又忍不住瞟几眼这边天伦之乐的麻桦腾,开口就是嘲讽:“你没老婆孩子么?又是你那套先国家后家庭的理论么?”

麻桦腾却摇摇头:“除了家里有一双老人,我没结婚的,刚才那位使馆人员告诉我,双亲健在……本来是打算干完这一档子任务,三十而立,回家结婚生子的。”

齐天林力气大,把儿子腾到玛若这边单手端住,伸手去拍麻桦腾的肩膀:“我们公司好姑娘多得很,东欧、非洲的都有,早点谈个恋爱生个孩子抱回家去!”

麻桦腾显然有严重的种族歧视:“我……我还是想找个华国姑娘。”说到姑娘,他终于有点结巴了,看来的确不擅长跟女性沟通。

玛若就毫不在意的抱着齐天林的头展示恩爱:“包在保罗身上了,他华国太太的公司里面大把的华国姑娘,按照你们华国人的审美观,漂亮着呢!”

齐天林被提醒了:“对对对,这段时间你先呆在岛上熟悉情况,生活方面问雷斯特,其他的公司有秘书,能让你了解的你尽管询问……”

廓尔喀们是半年轮休,亲卫队员们终于可以带着沉甸甸的薪水袋回家乡去,难得脸上有点笑容的跟小黑和买买提他们抱一下,跟老板老板娘告别,难得的跟迎接的后勤人员啰嗦一下自己的装备要保养好,休假回来千万别处岔子。

小黑们就不回家乡了,他们刚从非洲回来呢,好好休息玩耍才是主题,所以他们跟买买提一帮人就会在岛上休整。

最后只有阿里带着大量的行李,跟随老板一家乘坐迷雾号直飞伦敦。

站在游艇上看着空中呼啸而过的单发飞机,随着海浪颠簸的麻桦腾,真的恍若隔世!

买买提等人就远远的看着这个瘦得一阵海风都可以吹到天上去的男人,无论齐天林还是军方领导,都再

三叮嘱他们要保证他的安全!

玛若到飞机起飞了,都还挂齐天林身上不下来,说起来她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又没安妮那么大的架子,也没柳子越那么沉稳,分开这么久还是有点痴缠,而且这法西兰的姑娘啊,亲热腻乎的时候,一点不介意观众,瞟瞟儿子跟蒂雅:“你就不能帮我们抱着孩子么?”

蒂雅见多不怪,伸手把小奥塔尔牵过去,坐在小飞机机舱另一侧的椅子上,在兜里掏吧掏吧的只找到一把掌心雷手枪,干脆就卸了子弹递给小孩儿玩,玛若看了直撇嘴,贴在齐天林耳边小声:“你这……小老婆还没音讯?”

齐天林就只有嘿嘿嘿:“夫人呢?她怎么不跟我们一起从这边走,自己先去了伦敦?”

去伦敦是安妮安排的,说是有必要,现在的齐天林离开战地,就是一个公众人物了,不能躲在自己那个岛上,必须到伦敦这样的地方去溜达一圈,齐天林形容就是得去当动物园里的老虎。

玛若说话就没那种呷醋的味道:“听说是要去出席那个阿拉伯公主传媒集团的商业活动,所以就先走了,反正也不急这一会儿,免得跟我挤,这样多好……”还示意齐天林的手臂抱紧点。

齐天林的柔情转换得没那么快,就乐呵呵的抱着,不过两人靠在一起都有点升温。

这一路就这么抱着,等飞机降落在伦敦郊外的小机场,有点阴冷的小雨,柳子越和安妮都穿着风衣,站在跑道边,玛若从舷窗这么看出去啧啧称赞:“你这夫人跟未婚妻都还是有风度,看看这下车的一瞬间,长腿伸出来都是挺有气质的!”

的确是,没有那种时装款的花里胡哨,就是挺拔的身姿加上修剪得宜的标准款式,安妮穿着米色,柳子越穿着黑色,个头都有点高挑,安妮当然更胜一筹,但长期都是在闪光灯水银灯下的习惯,让两人的站姿都有种特别的韵味。

也许能看见已经滑行过来的舷窗上笑脸,安妮举起一只手来示意,领口的苏格兰格子纹围巾恰到好处的配合这种优雅的动作,姑娘最后还是忍不住往飞机这边走了几步,有些急切的心情迎上来、

玛若就伸手去抱自己儿子:“回家回家了……阿里,让亨克把车靠过来点,湿漉漉的别弄脏我鞋子,伦敦就是这点不好,三天两头下雨。”

和迎上来一头扑进齐天林怀里演偶像剧,自己还自省动作姿态有什么不唯美的安妮不同,年龄大几岁,柳子越就要沉稳得多,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黑色的风衣下面同样黑色丝袜的细腿,看着典型的职场女性自信满满,不过齐天林的

倒是听见经过自己的蒂雅张望一眼羡慕:“这么看上去,更沉甸甸的了!”

索性抱了安妮过去亲吻一下柳子越:“给太太请安了。”

柳子越笑着就掸掸手:“免礼了……走吧?我们都在这儿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这华国女人还是要内敛不少,直到回了那个郊区农家别墅,才热情似火的一下抱在齐天林怀里。

不过没等她跟齐天林展开点什么深层次的接触交流,安妮就打岔:“回来了,就先把正事儿给说了,你也好有个安排。”

齐天林颇有点左搂右抱的感觉:“你说你说……听着呢。”一边是丰腴的老婆,另一边就是有点吧啦吧啦喜欢哼哼唧唧的大儿子,这感觉是真不舍得撒手。

安妮翻开个文件夹:“首先是西牙班王室有个王子的婚礼,你要去出席,就在后天,所以我才要求你必须马上回来的,接着就是英兰格王室的下午茶会面你要参加,接着呢,荷兰女王退位仪式,你也必须参加……当然这一系列的活动都是还伴随着一些政治意图的会面。”

柳子越显然就事先知道这些新闻事件:“嗯,估摸着你俩也应该去露面搀和,接着呢,就应该安排适合我们一家人的活动,不太在闪光灯下的那种,你们参加这种政治活动,我们都不好一起的,还是我上次给你说那个活动比较合适。”

安妮还检索一下:“陆陆续续有七八项类似的事情,保罗现在俨然是以非洲那个区域的小总督身份回来的,肯定各方都要沟通一下利益,对他也有好处……哦,在这里,我们必须要去参加从伦敦出发到美国纽约的第三十六届美洲杯帆船赛……我想这是一个我们全家人可以好好聚在一起的活动吧?”

齐天林楞了一下:“用你的安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