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8章 同类

第七百四十八章 同类

纵然是夜间,在其他群岛只能用星星点点来形容岛上的灯光时候,拥有美军基地的圣玛丽岛上有一个角落极为明亮!

不用问,只需要看看那典型的军用机场跑道辅助灯光,以及雪亮的照射周围巡视灯光,有意无意的在阿布这架直升机周围扫视的行为,就明白那是个美军基地了,只要略微靠近的航空器,还在好多公里外,就已经被对方的雷达锁定并确认身份编号,现在就是比较客气的发出警告,不要靠近,也许这还是确认了直升机身份的做法,要是一架喷气式或者战斗机形式,保不准就发射防空导弹击落了。

阿布终于笑起来:“还过去么?我这直升机还没有研发反导系统。”

齐天林正在唾沫横飞的给姑娘们介绍:“看见没?就是那片……机场那一片,整个美军基地都给我们,大概是整个岛的三分之一,白天你们都看见过吧,是个充满田园风光的岛屿,就这边有个军港跟跑道……”

姑娘们都挤在一边的舷窗看,有点来劲:“能不能降落到岛上……民用的那边去,能不能降落,我们下去走走看看?”

阿布点点头,拉动操纵杆,但不降低高度,也就是故意在探照灯和雷达的管制下兜开圈子,绕到岛的另一边,很明显的在岛另一头的一个镇子民用码头上降落,说起来这个过程时间不算长,但是基本都在防空导弹的瞄准之下进行,还是很让人捏把汗的。

姑娘们自己相互迎接搀扶,跳下机舱,熟悉多种语言的安妮就在码头边找路人租借汽车,蒂雅帮柳子越清理裙装,玛若探头探脑的关心周围的建筑风格特点,毕竟这里以后也许就是自己的新家了,还是要看看清楚的。

阿布随意的跳下驾驶座跟齐天林在用石块铺就的古老码头小广场上走几步:“你……知道我对你收购美国的这个基地有什么感觉么?”

齐天林正在品味阿布自己带出来的雪茄跟维拉迪的有什么不同,眯着眼睛享受一下才反问:“什么感觉?”

阿布双手互抱,他的身材魁梧但不臃肿,满脸的络腮胡修剪得很浅,这一点其实跟齐天林很类似,在码头昏黄的路灯下能看见一个侧面轮廓,抛开他的财富也说得上是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就好像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突然发现苏联有种衰败的迹象,我开始大肆收购前政府的资产一样!”

齐天林有点惊讶的张开嘴看着阿布,雪茄叼在磨牙之间,略微含糊不清:“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美国这么强大,谁也不敢去惹吧,这么一个强大武力的国家要是衰败会对全球形成威胁的,就凭那可以把全球

毁灭多少次的核武器就足够震慑全球人了。”这基本是最常见的理论,齐天林一直都觉得是对自己最好的伪装,没有几个人敢相信他会去独力反抗这样强大的美国吧。

阿布没看他,哈哈笑:“前苏联呢?当时的前苏联拥有比美国更多的核弹,当变革从内部开始,当变革不得不发生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危险的,相信我,我当时就穿行在各种核弹跟国有资产之间,我最明白那种刺激的感受了,同理可证,盛极必衰,从七十年代才真的全面超过苏联,达到全球第一的美国,终究有一天也会走上跟苏联同样的道路,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必然结果!”

齐天林笑着鼓掌:“你这样的口吻跟论调,应该到哪所大学去演讲,说不定还能拿个教授的名头。”

阿布脸上也带着笑,终于转头看齐天林:“我很少跟人谈这个,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别人做的事情都是小儿科,闹着玩,直到我看见你,我才在猜想,我们也许是同一类人……”

齐天林依旧警惕,挟着雪茄略微惊讶:“我现在的资产才多少?还都是太太们掌握,不超过……”

阿布一口打断他:“我从一个公司业务员到今天的成就,花了二十五年的时间,而你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佣兵到今天的地位,只用了四年的时间,我没有说错吧?”

齐天林终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你想表达什么?”

习习的海风很轻柔的从海面飘过来,缠绕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有点海边特有的气息,或许还混杂了一点点雪茄燃烧的味道,只是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燃烧的火气没。

阿布也没了那一贯挂在脸上的憨厚笑容,双手依旧互抱,只是腾了一根手指指指自己跟对方:“我们都来自一个前共产主义国家,传闻中,我们都是依靠女人上位,我们都在伦敦试图融入到那个欧美人自以为是的圈子里面……更重要的是,我们脸上永远都是伪装!”

齐天林有点愣住,伪装这么容易被看透?

阿布的发家历史,的确也是一部传奇史,随便上网都能找到,他就是那群在苏联变革时候稳稳的判断正确了每一个分岔的路口,从无数个失败的同行者中间脱颖而出的幸运儿,传说他的最高峰也就是在跟俄罗斯第一位领导的女儿打得火热时候获得的,但之后就开始逐步外移。

但低调和谨慎几乎就是他的代名词。

齐天林是真的停顿了一下才开口:“你在伪装什么?”

阿布终于又有点笑容,有点狡黠的笑容:“我是用我的心态来揣测一个跟我有着惊人类似的

你,我猜你是在为华国经营点什么?”

天底下真的有无数的聪明人!

齐天林几乎是强忍才能让自己的表情没波动:“你表达的意思就是……你其实是一个一直在为俄罗斯利益奔走的人?”原来他那些可能俄罗斯内务部对他有威胁的说法都是假的,也许就是说给洛克维拉迪等人听的!

阿布一下就换回了自己原来标志性的憨厚笑容:“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只是想表明我的立场,免得我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如果在可能的将来,假如我们有了什么交叉,什么是先,什么是后,需要分得很清楚!”

齐天林挥挥手阻止了正要走过来的姑娘,眼前这段对话,希望没有被任何窃听装备给抓到,不过在这样一个民用码头边,应该不会:“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会好好的回味这段话。”

阿布已经很满意他的答复了:“你能明白……你能明白一个孤独的前行者,不能相信身边的每一个人,还要抵御来自国内各种猜疑目光的感受,似乎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一个几乎已经拥有了一切的男人,居然还可以拥有一颗炙热的爱国心,我知道你能明白的……我研究你的资料不是一两天了!除了……你似乎跟迪拜居然有我想象不到的良好关系之外。”

所以说,天底下是没有秘密的,然后东西都有可能在阳光底下,关键是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

从长官他们的视线中,带有浓郁的宗教色彩,齐天林的行为模式符合奥塔尔的理念,他们就能够把齐天林的一切跟奥塔尔的圣光契合起来,包括四个老婆的事情;

在一个几乎跟齐天林具有同样翻版的阿布眼里,他只需要把自己代入齐天林的整个发展轨迹,那种心态上的完全相似,几乎就让他一举肯定齐天林的真实目的!

而在欧洲人的思维模式里面,齐天林这样一个外族新兴贵族就是会不择手段,抓住封疆裂土的机会向他们靠拢,就好像一条摇着尾巴的拉布拉多猎犬,他们只要稳稳的掌控住就能不劳而获;

可是美国人的看法更接近他们的普世观,种族族裔的界限更小一些,只要有机会有能力,谁都能够脱颖而出,齐天林这种唯利是图的形象,他们更有认同感!

这就是主观判断力,越是成功的人,就越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因为正是这种主观判断让他们曾经获得过一次次的成功,其他细枝末节的东西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齐天林能够信任阿布跟美国人肯定没有关联,何况现在他若隐若现的表达了其实他是俄罗斯在海外的一枚棋子,这已经很开诚

布公了,对于一个身家过百亿的人,居然有这样一层让人匪夷所思的身份!

但他还是不敢信任:“很惊讶……但你也可以相信我的职业素养,会对这一切保持缄默……我也很期待跟你的合作,但是目前我似乎还不够格,很多方面都刚处于萌芽的状态。”

阿布伸出一只手:“我上一次主动跟人这么谈话,是在十二年前,这一次这么冒失的主动开口,我自己都很惊讶,但同样也让我明白这种急于找到同类的感觉多么强烈,我很满意你的谨慎回答……说实话,我有点嫉妒你,你现在的局面比我好,因为我现在除了钱,还什么都没有!”的确是,如果阿布说的一切是真的话,他迄今为止都没有真的融入到欧洲的圈子里面去,前俄罗斯领导的女儿并不是叶卡捷琳娜女沙皇那样的顶尖贵族,阿布在欧洲的圈子里面一直被若有若无的防备,也许是他的那种挥舞卢布支票本的行为太过刺激欧洲贵族,总之他所有的名声都跟花钱有关,他也只有用不停的花钱来稳固自己的名声,陷入了一个颇有些无奈的恶性循环!

也许就是同类这个词,终于打动了齐天林,微笑着点点头,把手伸过去握上:“华国人有句话,路遥知马力,虽然我现在不明白你表达的什么意思,但能跟你一起做点什么,显然是我的荣幸……”

只是十二年前是个什么时刻,对谁说的?

齐天林有点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