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60章 优化

第七百六十章 优化

印度一直都是朵奇葩……

在军火市场上,印度经常挥舞着支票本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下不少的订单,也习惯性会延迟或者取消这些订单,这种有点拍脑袋的做法,常常让跟他们打交道的军火商们哭笑不得。

印度是个传统与未来奇异并存的国家,既有类似非洲一样糟糕的卫生交通生活条件,又有领先全球的IT软件产业,一方面号称自己是民主化进程的先进典范,另一方面其实到处都有种姓阶层和封建地主制度,所以这就导致欧美国家跟印度打交道有时候很难踏上一个步点。

这次直升机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这些亚非拉国家在进行军购的时候吃点回扣拿点好处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当意利大总理携带商贸团过去以后,在政治意图的影响下,印度方面签署了一系列的军购合同,其中该给经办人上贡的也送了,事情都稳稳当当的运转起来,十二架直升机交付了三架,就因为俄罗斯人又带着商贸团过去了一趟,印度人突然就宣布意利大公司有行贿的做法,取消了合同,转而向俄罗斯人订购了十多架直升机!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关键是还申诉无门,意利大这些年在航空器材的军用产品上面很出了点好东西,C27运输机也是他们的杰作,可是意利大政府并没有美国俄罗斯那么强势,出了这种哑巴吃黄连的事情,内部都怀疑是不是印度人给他们下了个套,早就决定不履行合同了,官司是在打,把行贿的意利大公司管理阶层也关押了,但明眼人知道都没什么结果。

这方面意利大人还是没俄罗斯人做得绝,俄罗斯人先收钱后做事,一艘美其名曰赠送只需要花几亿美元改装的航母最后硬生生的把价格拉到几十亿,套得憨厚的印度人欲死欲仙。

但不管怎么说,九架价值不菲,又不具备兼容性可以转卖的直升机就砸在了意利大人自己手里,现在是真的急于出手,这种情况下,实力雄厚的军事承包公司就成了很好的选择,扣除一些原来的报价水分,还有印度的一些款项弥补,真能拿出个比较诱人的数据来。

齐天林是很倾向于收购的,但目前他得直奔阿汗富北面的这两处防区,对苏威典PMC公司和对外应援队进行巡查。

蒂雅带着黑妞和买买提两队人留在了圣玛丽号上面,这一趟只是车程比较远,没有太多的实际难度,只需要等待齐天林这一帮人回来就行。

但也许就是这种心态下,沙狐车队刚刚路程过半,就在崎岖的山路上遭到了武装分子的袭击!

齐天林注意到麻桦腾用

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看自己,笑着转头用华语给他解释:“我们并不约束下面的作战人员发生战斗,我的人除了你,都不知道那天的场面,所以才能保持最真实的场面给各方面看。”

麻桦腾恍然大悟,双手紧紧抓住本来就颠簸的车内把手,剧烈的呼吸,竭力控制自己在这种密闭空间遭到枪炮袭击时候的必然紧张感。

齐天林不紧张,一边说着就通过一台显示器观望外面的场景,偶尔还打开侧面的射击孔观看。

随车过来的应援队成员就更习以为常了,先调用车顶上的榴弹发射器和机枪进行压制射击,然后尽快的脱离这个路段,不缠斗:“有可能是我们之前在这里击毙了两三队外运毒品的人马,现在搞报复。”

齐天林靠在车壁上思考一下,再看看麻桦腾:“美国人是有可能通过这边向俄罗斯还有华国进行毒品倾销的,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麻桦腾更加急促的呼吸几下,让齐天林踢踢腿:“下面有临时纯氧呼吸器,别搞得跟个哮喘病人似的!”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反应,非军事人员在这种枪林弹雨中身体反应过于强烈,需氧量特别大,又在比较密闭的空间里面,一方面氧气比较少,另一方面对心理压力也比较大,不过这倒是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麻桦腾确实不是什么作战人员出身。

有些手忙脚乱的从脚下的储藏格里面翻出一个压缩气瓶,上面有简易的口罩,就跟灭害灵似的,摁动上面的按钮就能呼吸,麻桦腾吃人参果一样贪婪的吸了两口,就摘下来,抢着说话:“服从命令!服从……今天那个中情局要求你的事情,服从他!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

齐天林笑起来:“你不让我去挡住所有可能流向国内的毒品了?”

麻桦腾再吸两口,肯定的摇摇头:“孰轻孰重!”

齐天林笑得更轻松,看来这人真不是个死脑筋,通过通讯器吩咐自己的应援队部下:“回头你们跟这边的一个部门官员联络一下,你们的缉毒工作按照他们的指挥和要求进行……”

对中情局表明了自己比较强硬的态度就可以了,但是实际操作还是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吧,实际上因为独眼从南面大量出货,现在北方地区能运出去销售的毒品量已经少了很多!

不管这种袭击是美国人在背后指使还是塔利班分子的做法,枪械武器还是采用的落后设备,也不敢过于靠近这些火力凶猛的轻型装甲车,所以RPG的发射效果不太好,这才是沙狐们唯一忌惮的东西,一般的枪弹对沙狐真没威胁。

但看起来警告或者

胡搅蛮缠的成分真比较重,当沙狐开始猛烈还击以后,袭击者立刻翻过山脊逃跑了,应该有留下两三具尸体跟伤员,但齐天林去查看的兴趣都没有,这也是他们跟军队的不同,绝大多数情况下,军方都会要求确认战果,这边却一行车队比袭击者更快的撤离战场!

没有一个人下车,齐天林甚至都没有摸一下自己手边的枪支……

直到抵达那个苏威典军方驻扎城镇,他才单手提着步枪让麻桦腾跟着自己跳下车。

迎接他的就是苏威典军方在这边的最高指挥官一位上校,之前齐天林和安妮在这边服役的时候也有见到过,现在的态度又不同了,那时齐天林不过是安妮身边的护卫,上校也持很尊重的态度,现在有些熟络的口气跟感觉,首先就祝贺齐天林和公主的一双儿女平安诞生,一手握手,另一只手在齐天林的臂膀上拍拍。

齐天林把步枪挎在肩膀上,看看周围的地形,还是自己和安妮那个时候差不多,但现在自己的状况变化太多了,来不及感叹,笑着也跟对方双手握握,开始询问PMC公司和军队换防的进展。

苏威典国内的这个半官方性质军事承包公司,就是以齐天林调拨一小部分人,然后逐渐增加苏威典退役军人的形式成立起来的,算是耍个花招,逐步把苏威典军方成编制的军队撤出去,一方面对国民有个撤离阿汗富战场的交代,另一方面也对北约有自己依然派了作战人员在维护职责的说法,因为对于苏威典这种北欧国家来说,参与这档子事,更多还是属于履行自己的北约成员国义务,并不会直接捞取到什么好处,能走是巴不得早点走的。

苏威典一共也就来了八百多人,现在已经只有两百多的士兵在这边了,其他五百多人全都是PMC公司的员工,齐天林是公司董事,董事长是一位退休的苏威典将军,所以这算是公司高层来战地看望大家,齐天林在营房里照例也是要跟留在这边的三百多名苏威典籍PMC主力讲讲话鼓劲的。

这些文化层次就不同了,和跟小黑廓尔喀谈话大不一样,讲人生规划,讲生命的责任,稿子是安妮给他准备的,齐天林随意的用手机投射到墙面播放了一段亨克的视频:“之前有些同事接受过马克的培训,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位PMC高层,几年前,我和他还有这位亨克,我们一起在执行任务,我们每个人的追求不同,马克更愿意开拓中东的市场,我去了非洲,而亨克,他决意要一直守候在美丽的苏威典公主身边……嗯,这家伙陪伴我女朋友的时间比我还多!”下面引来一阵阵哄笑。

亨克的生活就是

PMC的另外一种,跟平常的白领上班没什么不同,在电脑上做表格制定工作轮值,安排调配人手跟设备,日常伴随安妮进出,闲暇就保持到足球俱乐部的健身锻炼,片子是柳子越的人顺便做的,剪辑得不错,有点“亨克一日”的感觉,这胖子没事儿还老对镜头做鬼脸……

齐天林也就是想气氛轻松点:“大家都有不同的职业规划,在座的诸位也一样,渴望更多枪林弹雨的可以跟随我或者马克参与不同强度的作战,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技能过上平常生活的,也可以得到公司的妥善安排,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拥有四千多名作战人员和一千多名后勤保障人员的大型防务集团公司,衷心祝愿各位能找到自己合适的岗位!”

跟着在旁边看热闹的苏威典士兵们却串通了一起高喊:“祝影子骑士,武运昌隆!”

又引来一阵阵的哄笑……

北欧大多都是高福利国家,啥都不做,饿不死冷不死的,愿意在服完兵役以后,依旧来战场的,除了爱好这种职业,就是寻求刺激或者寻求什么突破的,所以齐天林也更愿意从这些高素养的职业军人中提取一部分到自己的核心当中去,相比之下,苏威典人怎么都比德国人更信得过一些吧。

要知道迄今为止,齐天林对维拉迪其实都是有隐隐的防备之心,从战刃到那个神秘的TS组织,一直都是他不敢放松的原因,而苏威典人,无论从国王到公主,还是洛克这样的富商乃至平民,齐天林都能比较好的往来,他现在不过是在试着优化自己的作战人员结构。

麻桦腾依旧被一帮亲卫队包在中间,穿着一样的服装打扮,拿着空枪,一直静静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