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63章 不可思议

第七百六十三章 不可思议

班西加培训基地的整个海岸工程区地带都是荒漠,接近沙漠边缘的状况,所以美国海军工程营打造的跑道上,都还是有一层薄薄的黄沙,一辆清洁车只有在需要起降飞机的时候,才会上来连扫带吹的把沙尘弄干净。

但纵然是这样,天空中却极为干净,也许是因为这里还比较原始,没有什么工矿企业,也没有多少污染设备,所以很蓝,现在已经有点西下,就是齐天林那文青老婆最喜欢的大漠夕阳的黄昏感,波波维奇正在招呼场地人员开始拆装那些装枪的集装箱,意利大人开始喜笑颜开的检查直升机,买买提正在带着一帮华籍战士开会,还要求他们不要跟在国内军队那样坐得端端正正,尽量吊儿郎当一点,学外籍军队的感觉……

蒂雅靠在家里的豪华喷气机舱门口,只是远远的看齐天林什么时候谈完事情,她好准备晚饭,在她看来,没什么大事儿,每天的生活就应该是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顾好丈夫,只是一身缠着的黑纱映衬着白色的机身原装涂层,格外的婀娜靓丽。

然后就是一瘸一拐朝齐天林走过来的麻桦腾了,尽量的挺直胸膛,面部表情也尽量的端正,可是满头嘻哈风格原汁原味的非洲癞头辫怎么都让齐天林严肃不起来,看他的动作是打算习惯性的双手拉拉自己衣服前面的下摆,这是个穿军装穿惯了的人一旦腰上扎了皮带,就会下意识在庄重时候喜欢做的动作:“我想跟您正式的谈一谈!”

齐天林目光还在小老婆那里呢:“飞机上怎么不谈,几个小时又没外人,这里你看看人多嘴杂。”望过去连美籍教官都在视野里面能看见。

麻桦腾回答得很认真:“我不知道那上面的机舱里面有没有窃听设备。”

齐天林轻笑一下:“反侦查意识还很强嘛……”招招手指指,那边一直瞟着这的小黑就把旁边一辆电瓶车开过来,跑道太长,射击场跟训练场也面积颇大,好几部电瓶车都是用来送给养或者弹药的,有时候教官也会用这个撵培训学员跑步。

齐天林坐上驾驶座,指指麻桦腾,这家伙就抱着步枪小心的坐到另一边,两人慢吞吞的就把电瓶车顺着跑道朝远处开,越远就越没什么人,尽头就是海滩了……

买买提的眼睛也老瞟着这边,惴惴不安……

一只手抓住电瓶车的钢管把手,麻桦腾开始自己的内容:“我希望你让我留下来。”

齐天林没有问这个留下来的意义是什么:“给我个理由?”

麻桦腾居然还是那句老开场白:“你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需要我的谋划能力。”

停下的电瓶车已经在跑道的尽头,周围全都是一望无边的海滩,没有人能靠近这里, 至于远程窃听器估计也没人能在这地方使用,那么多齐天林的武装人人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一带呢。

麻桦腾指指基地,再指指南方的三角洲地区:“你现在做的一切,在过去的两百年当中,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有人在做,但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

齐天林看着他:“你认为我在做什么?”

麻桦腾点头:“就是政变,你就是在输出暴力革命,无论你怎么用黑人在前台掩盖这种行为,本质是没有改变的……”

齐天林抽出两支雪茄,递给麻桦腾,这位摇摇头继续自顾自的说:“而且你在政变过程中,采用的是武力重压和思想灌输双重的方式,不得不说,这种方式的确很有效,但是从长期来看,是必然要出问题的,因为你的人一方面在灌输对你的忠诚,另一方面又在鼓吹这是为了非洲人民的自由民主,可你又在隐藏自己的身份,推出其他人担当傀儡,这样的矛盾只会导致你的思想体系混乱,这在政变的案例当中,是无数次被体现有问题的。”

齐天林点燃了雪茄:“你很熟悉政变?”

麻桦腾讲话有个特点,没有什么手上的语气辅助动作,就是保持原样在,可这次还是忍不住指了指自己的头:“上世纪一百二十一次政变,每一次,我都能详细的描述其中过程跟来龙去脉……”很骄傲的样子。

齐天林点点头:“继续……”

麻桦腾却没继续说政变,话锋一转从自己说起:“我被关押了好几年的时间,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思考,只有思想的自由驰骋才能让我脱离身体的禁锢,有活下来的信念,所以我反复梳理各种自己熟悉的案例、国际形势、理论研究打发时间,这几乎成为跟那些宗教人士冥想一般的功课,也算是一种修行,但是突然接触到你的规模体系,我才发现我算是遇见了一个机遇。”

“以前我一直在国内在校园内,参加什么大课比赛,沙盘演练都很顺手,但直到思考得越多才越发现之前的东西基本都是纸上谈兵,所以之前也才会隐隐觉得不对劲,要求到非洲来实地查看,但这种查看都是表面的,也许只有留在你这样的团体里面才能最大的施展我的所学……”

齐天林拿雪茄指指他:“嗯,解释了你为什么要留下来,但这是着眼在你的发展上,我有什么好处?”

麻桦腾认真:“政变是双刃剑,既能极快的达到目的,但也会给你的区域你的团队成员打开这样一扇门,随时可能爆发

更多的政变,来反对你,政变很多时候都是爆发在自己人内部。”

齐天林不跟他解释自己凭什么能控制团队:“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一城一池。”

麻桦腾头脑很清晰:“我不会再劝你必须要为着华国的利益行动,我站在你的角度,为你谋划,而且我觉得你的行为才是最符合华国的利益,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

齐天林心想意识个屁:“你说怎么才符合华国的利益?”

看来这书呆子是真的不太擅长于观察揣摩人本身,注意力都放到了政治军事形势理论上面去了。

果然,麻桦腾接下来就齐天林吃了一惊:“我认为华国现在就不应该贸然插手非洲事务,也不应该对所谓的太平洋包围圈搞对抗,尽量维持现状就好,这时的所有注意力都应该在中西亚!”

齐天林终于笑起来:“你知不知道华国现在在非洲的投资有多少?你知不知道华国现在在东南亚、南海以及东海的诸多利益争夺非常厉害?退一步就会丢失多少国家利益?”

麻桦腾点点头:“我都明白,这一切在几十年前就经历过了,刚刚建国的时候,形势比这个时候更严峻,整个沿海全部被封锁,华国在海洋方向全面受阻,所以才会选择倒向苏联阵营,直到跟华约反目,陆地方面受阻,又通过跟美国建交打通海洋方面,通过海路改革开放至今,这其实就是华国这几十年来的两个战略阶段,现在不过是需要开启第三个阶段,重新转身经营陆地方向!”

乖乖……这种擅长搞战略谋划的人说话口气就是大,上十亿人口的事情在他看来就是拨来拨去的两个部分,所有中间的运动、折腾、兴衰都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过程,齐天林自己是真没这种气魄,雪茄有点叼不住。

麻桦腾傲然,真有点挥斥方遒的意思:“所以改革开放的设计师才会那么的重要,是他开启了第二个阶段,现在呢……美国之前是无暇东顾,所以华国才能在国际政治矛盾和华国自己政治努力的作用下,高速发展了三十年的战略机遇期,那句韬光养晦就是真真高明!但是这句话差不多也到头了……”

齐天林不打岔了,看这个军事政治理论教员研究员自己发挥。

麻桦腾指指大海:“美国人对中东伊斯兰世界的征服接近尾声,起码他自己国内的实际情况跟舆论都说明是接近尾声,急于要画上句号,叙亚利和伊琅是不是能拿下都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在这里做得越多,美国人就会越陷入泥沼,他们未雨绸缪的转移全球战略重点到太平洋地区,只要逐

渐展开,华国再想韬光养晦或者守株待兔的希望再来一次‘战略机遇期’怕真是要做梦……”

看见没,齐天林还在看着叙亚利和伊琅,指着美国人会不会被纠缠进去,别人就做出了这样的决断,看来这个高瞻远瞩的论断是不是可以传递给贾拉尔将军,看看他们能不能证明这个论断?

阿腾有些专注的指指齐天林:“机遇只有通过高超的战略运筹才能获得,是危机同时也就是机遇,现在美国为了保证自身的利益,不仅仅对华国围堵,对俄罗斯、欧洲甚至连日本这样的狗腿子也要压制,这就使他事实上成为全球公敌,给了华国……也给了你一个广大的运筹转圜的空间,这才是你的生存之道?”

这才是明眼人,那些之前一个个认为把齐天林看透了的人,一个个以为了解齐天林所作所为的人,都没有看出来齐天林最核心的这个倚仗。

就是利用所有国家都对美国明里暗里的不带劲,悄悄的把这一切串联起来,获得现在这样一个有点不可思议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