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65章 站稳

第七百六十五章 站稳

最后的解决很简单,齐天林给老吕打了个电话:“我这里有个说自己是总参情报研究员的人要跟你沟通一下。”就把电话扔给了麻桦腾。

颇有些懵懵懂懂的阿腾听到里面的声音,真的是突然就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齐天林,拿着电话的手有些哆嗦,也许那种话筒里面很典型的国内军方官方说话的口气,让这个已经远离华国系统好几年的黑瘦汉子一下就知道那边是什么人,无法相信齐天林居然是个跟国内有联系的人,或者干脆就是国内的棋子?

老吕却很简单的询问了麻桦腾的姓名,就知道他是谁,上次齐天林刚把所有人营救出来,买买提他们就跟老吕核实过这几人的身份,跟麻桦腾在电话里面说了几句,还一开始就要求麻桦腾打开免提:“信任你面前的人,一切服从他的安排,你的编制会很快被转到我的部门来,再次重申纪律,为了所有参与人员的安全和保密,任何私自跟国内的任何电话、网络联络形式都会被视为叛国,请全面服从齐天林同志的安排,就这样了!”说完老吕就直接挂断电话。

麻桦腾呆住了,齐天林同志,这个词……似乎诠释了齐天林所有的身份。

齐天林指指自己:“这是我的华文名字,就好像阿腾你以后只能被叫做阿腾,你既然选择了进入我的体系,也许这就是你一生的职业……我们有过几次交流了,但我还是不敢完全信任你,你也知道这是多么艰难危险的一件事,我确实需要一个策略上的臂助,而不是一个累赘包袱,你明白我的意思么?现在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留下来参加随时危机四伏的未知行动,还是返回国内到某个机关部门去做你的太平研究员。”

麻桦腾的脸色有明显的加深,老实说在他这张已经有点风干黝黑的脸上,再看见点加深的感觉,可见是多深,声音有压抑的感觉:“我说过!我必须要在这片土地上做点什么,才对得起老常和老董,我也要在这片土地上为你做点什么,为国家做点什么,才能证明我们的战略应该得到什么样的调整!齐天林同志!我希望您能够给我这个机会,给予我信任!”

齐天林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这么悲壮……你就还是返回迷雾岛上,我会让人安排给你一间办公室,你自己逐渐构成这个情报策划中心,但尽量掩人耳目,我自己都不排除岛上还有没有其他情报部门的人,我也从来都没有试图去剔除身边的探子,那样心虚的行为不证明有问题么?”

得到确定的的麻桦腾确实有些激动:“我会尽我一切所能报效祖国!”

齐天林心情其实也有些舒畅,他厌恶

跟官僚阶层或者政治体制打交道,但是现实让他又不得不需要了解并决策这些方面的事情,如果有这样一个人,确实是两全其美的:“我不是华国安排在外面的人,我就是一个希望为祖国尽一份心的海外游子,我希望你也这样定位自己,从我的角度来考虑,只有我们做大做强了,才会在很多层面明里暗里的帮助到祖国,而不是饮鸩止渴的玉石俱焚……”

麻桦腾还是那样抓着电瓶车的扶手,除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抓得青筋直冒的手背看得出他用了多大的劲儿。

电瓶车开回跑道的这一边,麻桦腾似乎感觉到那边一直在不放心偷看自己的买买提,小心的开口:“这几个是东欧的职员?我觉得他们……特别是那个戴灰色棒球帽的家伙,很喜欢偷偷摸摸观察我。”

齐天林哈哈大笑:“得了吧……那是维族的战士,他们都是军方过来进行学习的人手,看见他带领那一拨儿人没有,其中有一个就可以参加这次的新型直升机驾驶培训,人家是关心你的安危,生怕你被我灭了口,他们只管跟着我作战学习,从不多嘴多问的。”

麻桦腾使劲拉下自己头上的棒球帽帽檐,掩藏自己看着同胞的那种喜悦眼神,喜极而泣的那种情绪:“真的?他们都是?真的都是?看不出来……一点都不像!”

齐天林跟他稍微解释了一下,吕将军、冀冬阳还有向左以及买买提等人的关系:“迄今为止我也不知道吕将军究竟是那个部门,只隐约知道他应该是西南军区的一位官员,但他现在独立针对我们服务,会尽一切的把我们掩藏起来,你明白了没?”

麻桦腾只剩下点头了。

齐天林现在并没有全面跟他阐述自己的各种状况,有些东西还需要再相互配合验证,才能坦诚相见,所以麻桦腾在跟齐天林秉烛夜谈了一晚以后,很快就跟随一组轮休人员搭乘军机返回法西兰,回到迷雾岛上,齐天林打电话把情况给苏珊讲了一下:“算是个军事策略理论专家,看看能不能帮我们补充这个短板,您可以适当的为他提供一些便利,他承诺不会跟华国产生关联,您也顺便注意一下。”

苏珊很爽快的同意了,这个丈母娘一直都认为自缺乏足够的谋略能力,所以催促过齐天林好几次,就连迪达的成长也是她纵容的后果。

萨奇已经安排哥萨克们陆陆续续持旅游护照离开乌克兰,到达希腊的一个美国空军基地集结,然后两三个架次的C17运输机就把这些人直接拉到了班西加,再顺便把班西加已经基本训练成军的那些非中以及周边国家的投诚黑人军队全部运送回了三

角洲地区。

杀气腾腾的绿洲工程公司现在已经在这块原住民都不到两万人的地区,聚集了五千多名作战人员,明摆着要做点什么了,但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那接近两千名哥萨克集中在班西加,还有陆陆续续在阿联酋轮训聚集的千余名廓尔喀……

从苏威典抽调的退役军方飞行员已经独立组成了一家绿洲空勤商务承包有限公司,涵盖从之前的两架小型直升机、单发小型机、C27\C17军用运输机,现在又增加一部分人开始熟悉新加入的AW101多用途直升机跟老板的豪华商务机,加上招募的地勤人员,都是数百人的规模了。

齐天林让圣玛丽号返回了欧洲,安妮跟玛若兴致勃勃的拉着柳子越准备带着摄制组和环境设计师回圣玛丽岛再去逛逛,所以他就直接跟亲卫队一起登上C17运输机,返回离开了两个月的三角洲地区……

有变化……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让这一带的建筑工程突飞猛进,厂区建设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窜起来,最急需的一个小型炼油厂已经投产,这样就能自给自足的开始提供能源消耗,三座城市终于开始摆脱原来完全依靠外界运输所有物质的状态。

这还是第一步,只是个提炼燃油的小型工厂,随着正在建设投产的综合型大炼油厂,是可以生产一系列用于建设的化工原料产品的,接着所有石油产业的下游工厂也都在同步建设,这种涉及到工业化建立的工程,在一个贫瘠得一无所有的地方建设起来,只要用钱来堆,真不算难。

这种日新月异的城市化改变,也在震撼当地人……

亚亚的小黑已经升格成为担任警察的职责,只在城区内巡逻,城外游动的都是各种欧美PMC的打猎巡逻队,所有投诚部队被严加约束在营区,分成五六个部分,迪达的政治思想教员入驻进去,开始轮番开展各种训导工作。

这种训导的过程中甚至停止了军事训练,相当严厉,根据中情局非洲部驻这个三角洲地区的情报人员给齐天林的通报,在他离开的阶段,曾经三次发生训导炸营的事情!

但最后都被耶米斯基纳带着自己越来越扩大的新非洲民主军镇压下去!

无情的镇压……

迪达的态度很简单,在给齐天林通话汇报的过程中语调平静:“所有反对革命的异己分子就必须铲除,革命当中容不得丝毫的杂音!”

而麻桦腾就是对这种做法持谨慎态度,他不是怜悯或者同情,而是看得远一些,认为这种在欧美国家情报机关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血腥行为,都是

以后齐天林的把柄!

所以他返回岛上以前留下的思路就是,这些事尽量都让耶米斯基纳带人去干,然后在城区需要更加宽松的生活态度,统一的军方制服、警察制服以及军事承包公司特殊情况处理部门的制服都要完善起来。

简而言之,麻桦腾要求整个三角洲地区,也就是现在已经宣布成立的非中共和国北部临时政权,必须拥有自己的旗帜、服装、口号等等一系列的识别系统。

迪达是前面意识到零零星星的在捶胸礼、名称等等方面开始着手建立,但麻桦腾这深谙系统步骤的一参与,齐天林就明了了,一家服装厂立刻就全部转而生产这些产品……

城市里面再也看不到全副武装的巡逻人员,取而代之的是着装规范开着警车的警察!

在强大的郊外军事力量和同样强大的资金堆砌下,三座城市呈现出一种让很多当地人专门过来好奇查看,继而申请留下居住的太平盛世模样!

基本站稳脚跟,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