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4章 说说

第七百九十四章 说说

圣玛丽号被重新打扮成了底部浅蓝色,机腹以上是白色拉花加金色暗纹的绚丽组合,总而言之外表的主题就是从地面看上去,是世界上各大空军最常用的伪装蓝色,象征这架豪华商务喷气机的军事背景,白色拉花是带有安妮的公主封号徽章跟齐天林的勋爵纹章,金色暗纹则是沙漠鹰防务、绿洲工程集团、星云传媒、SGM工业集团、安妮足球慈善基金、迷雾岛等等一系列超过三四十个各种标志的重复混合,整个机身上半截就是密密麻麻,组成了一个圣玛丽岛的轮廓……

创意是玛若提出来的,柳子越本来还觉得是不是太招摇或者太暴发户了,安妮却一口肯定:“现在就是要招摇!让人看见保罗已经网罗了多少企业,有多少资产身份,就是要让这些事情公之于众,所有人都知道,才没人敢随便拿捏他……”

柳子越一想就明白了……

因为她可是在国内的论坛看见了无数巴黎华人游客用手机单反拍摄的“华人大战洋鬼子”照片视频,就跟她当年看齐天林在孟买枪战的那一段一样,同样迅猛血腥,同样矫健利落,可是这一次看起来她就惊心动魄得多,毕竟那个身影已经是自己的丈夫,孩子他爸。

所以当齐天林在伦敦休憩了几天,打电话给苏珊,邀请丈母娘跟自己一起回班西加,打算顺便带丈母娘去看看自己跟罗伯特宝宝他们命丧黄泉的那块荒漠的时候,她就毅然决然的要求也跟着去看看,之前到班西加都被齐天林小心的保证她们看到的都是比较平和的地方,在听玛若说齐天林曾经九死一生的从那块死地爬出来,她就怎么都坐不住想去看看。

玛若当然也是要跟着母亲去拜祭一下父亲的,安妮感兴趣的是班西加那边的撒哈拉沙漠里面宝藏,所以干脆全家人一起去非洲。

于是这架圣玛丽号就装满了一家人,孩子们也一起,算是到父亲奋斗事业的地方也去看看,虽然都还很小,但也需要接受这种精英教育了。

机舱内部就做成了淡淡的橄榄绿,不是以前华国武警的那种,而是有点偏蓝的一种很有点艺术浪漫气息的绿色,去掉了那些走高档路线的石材桌面,取而代之的都是厚重黑橡木之类,没那么富贵,用安妮的话来说,有点非洲异国风情突出齐天林的根子特点,然后还有点底蕴的感觉,不学习美国富翁最常见的那种闹喳喳的风格。

所以现在孩子们就肆无忌惮的在各种桌椅上面爬来爬去,整个机舱也去掉了原来中间装模作样的会议室,就两部分,前面是贵宾舱,七八个豪华座位,后面随从舱,靠壁两排舒适的座椅,还方便携带装

备。

今天就除了两名苏威典驾驶员,全都是家人,亨克他们留在伦敦算是休个假,安妮在那边的时候他们真是时刻都不敢松懈。

安妮也在驾驶舱操作驾驶,她本来就有资质,现在算是复习,用柳子越的话来说就是考了本但没怎么上过路,现在算是女(司机)魔(合期)头(次上路),很有点提心吊胆。

玛若坐在齐天林对面不打搅他跟儿女玩耍,自顾自的用电脑忙活永远忙不完的事情,偶尔跟母亲低声讨论些细节,苏珊还能招呼柳子越,两人共饮点红酒,气氛相当和谐。

这一次飞机上还携带了一笔巨款,就是那个卡隆迈前总统的资产,已经由阿布扎比投资局洗出来,用一百多个账户加不同国家的户头来体现,几十亿啊,按照玛若的思路,是真想横下一条心,黑吃黑了!

齐天林劝得很简单:“这不过是个开始,我会好好收留这位的,他也知道离开我的地盘多半会横尸街头,所以这笔钱还是在我们家的地盘上,而且这是个榜样,每一个下台的前领导人,只要够合作,我就会保他平安富贵,以后作战的阻力也会小很多……”这就有点阿腾灌输的东西了:“说到底,这些非洲领导人,不管有多少钱,都不得善终,我这是在帮他们,应该感谢我的。”

唉,他也真够无耻了。

可玛若就喜欢他这股劲儿啊!

不过等圣玛丽号降落在班西加培训基地的跑道上,安妮才乐淘淘的从驾驶舱出来:“我操作的降落,还不错吧?”

一家人是真的给她树个大拇指,之前不知道,现在真有点后怕,是玛若先叫出声的:“外面?!”

都凑到舷窗边看出去,和全家人之前来班西加游览沙漠风光的时候大变样,外面几乎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人士兵!以前不都是训练邻国北非反政府武装人士么?

齐天林随口介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里就是非洲籍投诚还有俘虏兵的初级培训基地了,每个批次五百到一千人,不停给非中还有卡隆迈输送兵源。”

真的是,难道以为迪达带着一帮人,和马嘉带着两三百人在卡隆迈就是真是做点业务,就能保住新政权么?

不停的以培训新军的名义,把卡隆迈的原来军队拉到这边来洗脑培训,口口声声还是忠于目前的总统,但基层骨干全都是接受了政治熏陶的忠诚学员,这些精英力量是被送到非中单独培训,见过新非洲新气象,完全接受了耶米斯基纳那一套崇拜主义加革命精神洗礼的,而且他们都是以一个神秘党派的名义在控制这些卡隆迈军

队,成型一部分,就送回去一部分,一点点瓦解现有政权的实际控制力。

用一种软性革命的形式,实际掌控了卡隆迈的各地实权,却让总统府和国际舆论都没有察觉,颇有些当年国共合作时期,大肆发展先进人员入党的风范!

就因为最近有源源不断的黑人骨干力量被送到加图拉的政治大学去培训,所以蒂雅手里的人手也宽裕了不少,是她带着几个黑妞飞过来接机的。

好久没看见这姑娘,柳子越亲昵的拍拍她的脸蛋,蒂雅也有看见家人的笑容,很难得,招呼着抱过孩子:“车都在旁边等着的,我们直接出发……”

黑妞被留下看守喷气机,有齐天林跟蒂雅在,这一家人几乎就是没什么危险的,两部沙狐被他俩各开一部,就从基地出发,直接奔赴不到一千公里外的加拉小镇,那个齐天林获得新生的地方。

这几乎是一次公开的家庭祭拜活动,苏珊甚至煞有其事的给法西兰方面备注了一下自己一家人的去向,关于沙漠鹰前任领导,也就是齐天林的岳父,都曾经苦战过的地方,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这条路线也是一路向南,只是跟到撒哈拉深处的宝藏地点不同,这边基本就是沿着利亚比中部撒哈拉沙漠的边沿,靠近海岸线,远远的经过艾季达也比再往石油腹地走一点,就到了,地广人稀,虽然还不怎么太平,但是鉴于油水都在大城市,石油也没有怎么产出,所以一路走来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安妮跟柳子越在蒂雅的车上照看孩子,这是两部刚从阿联酋运过来要送到非中给总统级人物配备的崭新VIP级沙狐,所以内部装潢和座位都很舒适,孩子们在飞机上玩闹了一路,现在在凉爽的车内温控下,就趴在松软的皮沙发上面睡着了,安妮坐在副驾驶漫不经心的看周围环境,只有柳子越抚摸着挂在车壁上的那些冰冷的枪支,觉得逐渐在接近丈夫的工作实情。

齐天林开在前面,苏珊也不停的张望外面:“二十年,罗伯特一直都在经营北非,我却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总说这里太艰苦,舍不得我来吃苦……”有点情绪受到波动的样子。

齐天林专心开车不吭声,他也不太擅长安慰人,玛若代替了男朋友:“他自己都经常说总有一天会把运气耗尽,有这个思想准备的,您也别太……嗯,想想那位露丝?”

提到罗伯特的发妻,苏珊终于有点笑意:“那倒是……”转头看看女婿:“你们现在这样看起来也蛮不错?”

玛若还是有点不甘:“还不是我牺牲最大……”还抱儿子从后面去咬男朋友的耳

朵,说起来沙狐的前排中间扶手箱那是真够宽大,小奥塔尔索性就坐在上面了傻呵呵的笑着看外面漫漫荒原……

齐天林抽空回头狠狠的亲一口儿子:“快到了……别这么伤感,我会替他们报仇的,老鹰不过是个小卒子,也不会善终,别以为躲在牢房里面养老就可以善终,嘿嘿,我可不是个善人……”

几个小时以后,转过一片荒原,蒂雅还在后面给安妮和柳子越陈述她第一次跟着齐天林出任务,就是在这附近爆破石油开采区,车载电台里面就传来齐天林的声音:“到了……把车就停在前面的高地上,我们慢慢走下去,你们几个就留在车上,蒂雅顺便做个高点监控……”这纯粹是一种习惯。

蒂雅回应一声,就呼啦啦的把沙狐开上高点,停好车,打开后面的圆形天窗,从一张皮沙发的下面拉出一支大口径狙击步枪,送上车顶,自己才取出一具高倍双筒望远镜,探出半个身子,就那么靠在那,娴熟的往四周做瞭望。

安妮也在手套箱里面翻出一个小望远镜,招呼柳子越:“走吧,我们下车,就在外面看看他们干什么,在车里也颠簸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跟保罗也偷偷来过这边的,不过是在沙漠那边……”

家的感觉比以前确实要紧密一些,有些比较秘密的事情也可以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