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6章 热闹

第七百九十六章 热闹

齐天林自从离开了荒原,上次也是远远的看过,这才算是故地重游,上车时候,就临时找柳子越要过她脖子上的那根皮绳,上面包着那颗神秘的小石头。

现在抱着儿子,玛若扶着母亲,三人就慢慢的顺着凹凸不平的沙石枯草地面走过去。

那片齐天林曾经焚烧遗体的地方早就长满了野草,十几个人的遗体烧成一团,这些年的风吹日晒,只留下一个桌子大的混杂土堆,也许是人体有机物质无机化以后凝结在一起,形成板结,但齐天林更愿意相信是这些战友们的冤魂不甘消散在空中,死死的抱在了一起。

但可能是遗体的营养,这一片的野草就长得格外茂密,让齐天林他们这样走过来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他甚至还在不远处看见了自己当年用来打火的变形铁器,单手抱着儿子过去捡过来,放到土堆上,因为这一带的降雨量非常小,所以说不上多锈蚀,拿在手里好像恍然一梦,一切都不过是刚刚发生过的一样!

可手里沉甸甸的儿子,提醒他一切都是真的,更何况小奥尼尔这在车上睡过一会儿,现在精神正好,又孜孜不倦的要去咬父亲的腮帮子,也不用力,就是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亲昵,让齐天林心里的阴霾和感叹少了一大半。

干脆把儿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掏出皮绳上的石头放在土堆中央,又掏出战刃跟战锤,特别叮嘱蒂雅带过来,放在石头的两侧,点燃三支烟,跟三支香一样拜一拜,插在土堆缝隙里。

轻声给苏珊和玛若描述了那一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自己和大家从什么方向来,准备往哪里走,罗伯特要求大家各自逃命以后,他和队长分别走的哪个方向,自己在哪里找到他的尸体,当时是什么模样,一一描述。

苏珊这个时候就没有问他当时是怎么还能有力气找寻遗体的,只是按照齐天林的描述深深的凝望着这周围的一切,似乎在想念爱人那一刻是不是挂念着自己。

玛若一贯对罗伯特表达得有点漫不经心,但这时才一言不发,眼眶略微有些红,扶着母亲的手肘,只是注视着那个土堆,齐天林描述这就是大家的遗体焚烧以后的模样,就好像一座碑……

西方人其实没有齐天林这种拜祭的动作,母女俩都在胸前佩戴了一朵小花,这时候轻轻的放到土堆上,玛若看着齐天林重新收拾那些东西,才开口:“圣玛丽岛上,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一个陵园,要不要把他们移过去?”

齐天林摇头:“不用,人死在哪里,就消散在哪里,但给每个人都在陵园里面立碑,一个小小的纪念碑,这方面美军的阿

灵顿公墓做得不错,可以参考……”

玛若使劲点头的记下了。

天色已近黄昏,蒂雅在高点指挥着有些兴奋好奇的柳子越和安妮搭建帐篷准备野营,齐天林抱着儿子和女朋友站在一起,苏珊在他们前面,自己慢慢的往天边走,背对的女儿和女婿看不见她轻轻淌过的泪水,荒原上的风吹动她银白色的卷发,好半晌,才停止了这种追忆的情绪,转身对着齐天林露出一个溺爱的笑容:“我想,罗伯特对你们和他的外孙也会很满意的,所以我们将会一直努力,努力到保罗的那个心愿目标的完成!对么?”

可这位丈母娘从来都没问过齐天林要干什么啊……

还真是慈母多败儿,齐天林笑着就把儿子递过去在外婆身上乱爬:“好了,祭祀活动结束,算是一家人旅行的时光了……”

的确是,野营野炊的活动,从这里一直持续到加拉小镇,蒂雅也跟齐天林一起去拜祭了自己的母亲,除了觉得没能带个一儿半女来给母亲看,很有点嘟嘴之外,一路上经过的每一处她和齐天林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都很兴奋,不停指着路边给柳子越讲述自己两人曾经经历过什么。

让柳子越也越来越明了,丈夫究竟是怎么一个人,很有访谈节目的探索挖掘性。

安妮不是很在意,转了一圈两三天就要求回班西加基地,蒂雅她们是搭乘羚羊直升机过来的,回到基地,她就自己和齐天林驾驶,仨姑娘坐在后面,关闭所有能对直升机定位的系统,仅仅依靠罗盘指针,回到那个宝藏洞!

苏珊没有来,她就在基地乐呵呵的和黑妞们照看四个小孩子。

可一降落,四位姑娘就顿时分成两边……

安妮和蒂雅显然对士兵坟墓感兴趣,一个收集查看枪械,一个研究历史事件……

玛若跟柳子越就从打开宝库的一刹那开始,就有点喘不过气,柳主播实在是要控制住自己的手才能让自己那种打开相机或者摄像机记录一切的职业冲动被摁下去,只能慢慢的把手指在几乎无尘的金砖上轻轻的摸过……有些仰慕的看丈夫:“真……有探险的味道,好像电影里面的情节……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想和你一起,我也想体验那种探索的感觉。”

已为人母的柳主播现在三十出头了,可脸上的光彩好像才重新回到学生时代沉浸在热恋中一样,那种成熟的艳光跟睁大眼睛的认真模样交织在一起,别提多有魅力了,齐天林伸手就把她抱起来亲一下,还真有弹性:“会有的!很快,我们会去海底捞宝,跟那些相比,这都不算什么了!”

齐天林盘算点头:“没有问题!”有潜艇嘛……

乐得柳主播立刻送上香吻,说起来这样的生活还真是谁都梦寐以求的,对不对?

滚滚不断的财源,日益庞大的商业集团,健康成长的儿子和勇猛惊险的丈夫,经常能带来刺激跟爱恋,嗯,多了三个姑娘的事情就完全可以视而不见了。

玛若才不看这种亲热戏码,头都不抬的埋头看一箱箱珠宝首饰:“搬一箱回去?直升机能多装多少?把蒂雅那姑娘挂在起落架上好不好?我们多搬两箱走?”

乐得柳子越嘲笑她:“那小老婆可是他的心头肉,多少珠宝都不换的!”

齐天林总算温柔的过去抱开她:“带一箱走吧,就是来看看,家里又不缺钱,而且安妮也说过,这里的东西大多都是有名挂号的,在古玩市场容易露馅,等着我们从海底捞宝贝,那就是名正言顺没人跟我们争了,就是我们家的!”

玛若还是尽量扭身小心的拿起一顶小王冠,试着戴自己头上问柳子越好看不,埋怨齐天林该提醒她带面大镜子过来照照的,齐天林看她娇憨的财迷样子也爱不释手,笑着出主意,你不会用手机拍个照片看看?

完全被珠宝迷了心窍的姑娘终于醒悟过来,一边埋怨自己笨,一边就开始折腾,柳子越还要提醒她别把金砖墙拍进去,最后索性帮她弄,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最后还是齐天林毫不吃力的搬了两箱珠宝首饰上直升机,反正羚羊本来就是五个座位,但是外面能外挂七百公斤的武器系统,因为有了灰背隼AW101直升机,羚羊就基本是支援和医疗功能,拆了武器装备架,所以现在绑两箱珠宝在滑撬上正合适,

那可是价值数千万的珠宝,直升机起飞以后,玛若就毫不顾忌自身安全的探出半个身子不时去看珠宝箱子,不停提醒安妮小心点,别让机体抖得太厉害,大半个世纪以前的木箱子不知道能不能经受住折腾,要是没这两箱东西,准保叫她稍微靠近直升机窗口都要尖叫,现在舱门大开她都根本不在乎,还是柳子越伸手帮她把安全带紧紧固定住又拉住她的腰,免得她只想趴到箱子上保护珠宝!

安妮烦死了,稍微机动动作大点后面就能听见玛若的念叨声,只好把怨气发泄在齐天林身上:“谁叫你惯着她!先说好,我不帮她销赃的!”她就小心翼翼得多,除了收集几枚勋章还有两块手表和一枚戒指式印章之外,什么都看不上眼,就这几样,也是因为可以研究点家族纹章学之类的玄妙东西才拿的,还对干尸祷告和交谈了一番才下手。

玛若现在可不怕

威胁:“我自己有渠道!我找阿拉伯人干这事儿!蒂雅!把你那些铁疙瘩扔下去,别在这里占重量!尽是死人堆里刨出来的东西,想着就渗人!”

蒂雅撇撇嘴,尽量把自己比玛若还修长高挑的个头缩小一点,转身对着这边的舱门角落,只对着柳子越嘿嘿嘿的傻笑,她上次搞了两支98K步枪和一挺MG42机枪回去,经过马格西姆专家鉴定以后,的确都是好东西,但还提到齐名的鲁格手枪更有市场和珍稀,所以这次蒂雅毫不在乎的在无数干尸中间到处寻找,最后还是在那两部越野车的军官身上,找到两支镶嵌云母贝壳握把,枪身雕花的珍藏版鲁格手枪,还一点不顾忌的在干尸身上把皮枪套连带另一边的两个弹匣套一个配件护具套都摘下来收走,最后又习惯性的拿了两支MP44突击步枪和两支MP40冲锋枪,纯粹是因为她的军火收藏库里面没有这俩型号,特别是前者,马格西姆给她介绍是AK步枪的始祖,具有很高的地位。

那就一定要搞回去了,她才不会对干尸有什么心理障碍!

齐天林这一家子,装在这么一架小直升机里面,别提多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