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1章 理念

第八百一十一章 理念

因为经历过黑暗,甘露一样的非洲天神新军得到了迈杜里古城市民的热烈拥戴,更何况重建城市的过程,等于也是在重新梳理城市阶层,能够积极投入到城市建设中,就能用工作换取新身份,那些好逸恶劳,不服从管教的人只会被勒令离开这个地区。

之前各种分队在周围游走的好处开始呈现出来,新一批沙狐被调过来以后,高机动力的重火力作战小队严密控制了这方圆两三百公里的东北部州,这个比邻乍得湖的省份曾经是尼日亚利最富饶区域之一,正是因为环境恶化,三四十年间乍得湖的面积缩小了超过90%,生存状态急剧下降,才会让这一带变得极为贫瘠和不稳定,可以说,如果齐天林的新军不来,这里的生活就是明白白的过一天算一天,坐拥丰富的矿产资源,只能被人掠夺,却根本无法改善民生生活,等乍得湖完全干涸,就是等死!

要知道近些年来的非洲战乱,大多都是因为环境恶劣变化引起的,比如之前的苏丹分裂战乱,也是因为撒哈拉沙漠面积扩大,导致适应生存的空间被压缩,原住民和新移民之间产生的矛盾演变成出来的,活下来,才是非洲绝大多数国家民众的第一要素。

所以眨眼间涌来的生活质量改变,让这里的市民毫不犹豫的投向了天神新军的阵营,积极的用自己的劳动换取生活消费品。

如果反对的话,直接押解出境,这里只留下万众一心的民众。

虽然不宣布独立,不宣布政治理念,但这一带已经俨然成为一个独立王国,千余公里外的首都不止一次的表达了愤慨,却有些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但肯定不甘心失去这样的控制力……

于是在非中被收缴起来的武器,开始成吨的跟随其他生活物资一起往这边运输,统一存放在军火库里面,等待可能发生的中央政府军对这边的讨伐。

更重要的就是募集数千人的尼日亚利新军,在这里,马嘉和亚亚听从麻桦腾的吩咐,玩了个小花招,凡是尼日亚利的新军,调到卡隆迈甚至非中去培训驻守,换到迈杜里古的军人,全都是邻国的,这样的结果就导致军队和地方没有部族或者血缘上的关联,而且那种身在异乡的感觉也让这些军人更好管理,也更容易被周围的军队同化,尽早形成迥异于非洲军队的战斗力。

所以五千名黑人士兵,和数十万人的迈杜里古城周边市民逐渐捏合成了一个顽强的整体,但消耗也不少,毕竟这里目前还只有消费没有产出。

地主家再有钱,也经不住这样耗啊!

每人每天吃个馍都不是小数字……

安妮和柳子越虽然嘲笑她这种钱串子心态,却也都觉得齐天林只要能掌控好局面,多陪着家人也是极好的。

所以齐天林回加图拉带走了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蒂雅,就一起取道班西加到阿联酋了。

只是乘坐的运输机刚刚在迪拜私人机场降落,齐天林就接到了一个好久没有看见过的地区号码,蒂雅递给他的。

因为齐天林现在身份复杂,所以他自己随身携带的电话就两三部,分别是家里,欧洲和美国方面,连华国的那部加密手机都放在了蒂雅那里,过往的不少移动电话卫星电话,都是蒂雅用一个弹匣包一样的公事包分门别类的装在一起,甚至还做了个统一充电的头子,不然十多二十部电话天天充电都烦死人。

但姑娘显然很认真的在做这些琐碎的事情,熟练的摸出来轻声:“是尼日尔来的电话。”

尼日尔……感觉都好遥远了,齐天林接过来,那个有些衰老的声音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严:“是……你吗?”

齐天林听出对方那种身体上的虚弱感觉,有点感慨:“是我,还好么?”再彪悍的枭雄都抵不过岁月的侵蚀,不知道自己在几十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身体,会不会还是如同妖孽一般的存在。

利亚比前任强人的腔调还是有派头:“安东尼来跟你说……”不过也许是一种安全措施,因为无论怎么不通过设备伪装自己的腔调,据说美国国家安全局都有一种声线监测仪能够确定身份,齐天林知道这档子事的时候就很想笑,好奇要是喝点酒大舌头会不会被辨识出来。

但接下来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应该就是用了一个变声器:“主要是跟您确认一下,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齐天林简洁明了:“发邮件给我吧!”

那边想先解释一下:“因为现在尼日尔周边国家的变动很厉害,我们担心是有美国人在背后的影子,也会针对尼日尔,所以需要做一些准备,我们想返回利亚比!”

齐天林一口否决:“老板已经不可能重返原位了!”这是个底线,标志性的底线,欧美国家都绝对不可能允许卡菲扎重新回到位置上,那简直就是在他们脸上打耳光。

安东尼作为卡菲扎最小也是唯一还活着的儿子,还是明事理:“我们明白,所以我们会推举一个跟前政府没有关系的人参加选举,我们会从经济上支持他,希望您能提供一定的安全保障。”

看起来这方面对齐天林目前状况的认知还停留在那个高级作战人员的阶段,也是,换了谁,能在短短两三年之间就崛起,现在居然不声不响

的背后掌控了两三个国家,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可控范围呢?

齐天林笑了:“没问题,我能提供所有一揽子的计划,我在利亚比本来就拥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了。”

那边大喜过望的说会尽快整理出一个计划发给他,然后就挂了电话,

齐天林知道老首领跟儿子手里还有一笔巨大的财富,他们也一直隐蔽在尼日尔的某个地方期待东山再起,所以他一直都对利亚比不伸手不着急,他就是在期待着等这些不甘寂寞的人重新布局完成以后,自己再顺势而为,作为非洲曾经最富饶的国家,又是自己的发家之地,葬身之地,还是纳粹宝藏的所在之地,他怎么可能没有染指之心?

不过是先放在那里等机会罢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在迈杜里古的动静,居然会惊扰到了隔壁邻国尼日尔的这对父子,也算是个意外举动了。

但在齐天林的通盘考虑里面,这就是必然会出现的,迟早而已。

这都是后话了,迎着齐天林过来的家人,让他暂时把政治博弈和军事战斗放在脑后,毕竟对他来说,除了家人,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这样暂时放手,也算是对自己的高级团队进行测试。

齐天林一家在迪拜显然是有特权的,因为这里几乎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商务机光临地之一,光是在迪拜国际机场就拥有三家FBO(专为公务机私人机服务的航空产业基地运营商),每天都停满了商务机,这里就跟一般老百姓争抢办公楼下面那点停车位一样争抢最好的停机坪,哪些地方方便老板下飞机清关,哪些机位方便加油,都得是一个合格的商务机驾驶员机长熟悉的业务内容。

但圣玛丽号却在这里拥有跟阿联酋王室一样的待遇,直接进入王室停机坪,无论是车辆接送还是过关手续都要简便轻松得多,这一点,甚至让维拉迪和阿布都有些嫉妒:“你给了这些酋长多少好处,他们才给你这样的待遇?”

齐天林笑而不语……

大富豪们都是前后脚到达的,他们都是乘自己的商务机过来,而他们的豪华游艇则是提前到达等待,现在有五六艘一起停泊在奥塔尔军团驻扎的人工岛边,世界游艇排行榜第一二位的日蚀号和迪拜号都在其中,这俩一百多米长的超级尺寸,让维拉迪和洛克的游艇以及被命名为冒险号的寻宝船相形见绌。

但被漆成了橙黄色加白色的冒险号却已经在海底藏宝打捞界引起了相当的瞩目,毕竟这艘总造价超过三亿美元的超级船只,确实是一般海捞公司无法企及的高级货,只能是这些超级富豪们的玩具。

所以行业内的巨头,美国的奥德赛公司很有些酸溜溜在行业内说:“看看冒险号最后能达到的成就吧,希望别只是一艘带着打捞设备的高级游艇,收获的不过是一条条超级巨大的金枪鱼……”

可超级富翁们在乎的不就是个乐子么,打捞什么的,真也就跟钓起来一条巨大金枪鱼的成就感喜悦感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结成了一些小团体。

具有经济战略意义的小团体。

这就是安妮给玛若上船以后灌输的自家理念。

别太在意真的去捞什么海底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