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4章 旨意

第八百一十四章 旨意

哪里来得及,等安妮被扶着上了冒险号,还得絮絮叨叨的接受随行医生的身体检查,毕竟压力转换对一般人来说都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没准儿突然一歪就倒下了,更何况她这身份。

所以齐天林站在巨口鲨背上扶着鱼鳍转了两圈就自己跳下了海水,大鱼颇有些亲昵的跟他转悠了两下,估计还是害怕周围这些喧闹巨大的船体,温顺的摆摆尾沉下去了!

齐天林才爬上从寻宝船侧面抛下来的绳梯爬上去接受了儿女的热烈欢迎,有这么一个父亲,还真是够孩子仰望崇拜的。

被悬吊在船体旁边的深潜器已经检查完毕,正在充电检查准备下一次下潜,因为阿布和维拉迪他们已经兴致勃勃的过来排队了,但之前自然是要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些被机械手放进采集框里面的物件!

齐天林随手在残骸仓库里面挑选外形完整,摸起来还算光滑的盘子,让考古专家兴奋莫名:“华国的唐代青花!而且是釉面完整没有被腐蚀掉的!非常珍贵!”

安妮原本很有些仰慕的牵着儿女站在齐天林旁边嘿嘿笑,作为见证过爱人神奇的她,有种想说点什么,又什么都舍不得说的满足感,对她来说,配得上她,又要不落入俗套的过金丝鸟生活,太难了,所以心情还是有点澎湃的,结果一听见这种考古术语,就把小公主王子往蒂雅的怀里一推,转身就过去看珍宝了!

三个盘子因为是齐天林挑选过的,就一个是唐青花,另外一个是土釉面白瓷,还有一个青瓷,没那么珍贵,但也很难得,那个罐子就的确值得带出来,因为充满了阿拉伯风格的造型特点却是活脱脱的华国制造工艺,说明在那个年代,华国就已经开始按照国外的要求制作货物甚至来料加工了。

欧洲公主的加入让专家们如痴如醉:“这种唐代青花的蓝色釉料,是钴料,只有当时的西亚在产出,信息量太大了!”

翻看盘子的时候哦,那个青瓷盘背后篆刻了一个盈字,也让这个盘子的身价陡然就超过了唐青花,因为这很有可能表明这是来自唐朝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的宫廷内府“盈”字库的大内用品!

就相当于现在的爱马仕包包皇室用品的档次了,看着差不多,却天差地别!

至于那个镂刻的金属首饰盒,上面精美的纹饰图案和制作工艺则是典型的波斯出品,这样两类东西出现在同一艘船上,这帮学者都忍不住要写论文了!

大富豪们已经急不可待的登上深潜器,两人一组的先下去看看,并再三被历史学家请求不能翻动破坏任何物品,胡乱答应着,水手们检查封闭

完毕,才开始慢慢的又放下去……

但迪拜号上的人却没有过来排队,他们的潜艇当时在齐天林挥动弯刀站在鱼背上的时候,在周围旋了一圈,就驶回迪拜号的船坞了,现在迪拜号停顿了一会儿,直接的就朝冒险号驶过来,一个轻巧的摆尾,把自己的船身略落后于冒险号半个身位,有点表达尊重的意思靠上来,水手们迅速的搭上带有栏杆的跳板挂在两船船舷之间,就这么几米的距离,居然还有人娴熟的铺上红色绒毯,在两边的栏杆上挂满表示王室地位的白色纹饰带,迅速把气氛搞得很隆重。

长官没参与航行,他作为一个国家元首出现在这里就有点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帅气而富裕的阿卜杜拉和特别爱烧钱的曼苏尔混迹在这里就很合理,但是现在从迪拜号上走过来的两位亲王和后面的一众王子却明显的换了一身很隆重的白袍,面色也有些凝重……

齐天林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小奥塔尔正捧着的自己刚捞起来的那柄弯刀,心里有点征兆。

因为一直被密闭放在柜橱里面,雕花的首饰盒跟弯刀没有和外面的东西那样长满各种生物,虽然饱经岁月,一出水,稍微擦拭就绽放出光亮的外表,因为一上来玛若扶住他的手,齐天林就顺手把感觉已经在海水里面洗过的弯刀递给了还没这把长刀高的儿子,小奥塔尔看来是被当妈的教训过,没有再随便的就张口咬,正乐呵呵的杵着弯刀抱在怀里跟大哥分享。

刀鞘上的雕花和首饰盒同样精美,这种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马刀的原型阿拉伯长弯刀造型很让人熟悉,细长得像礼仪刀一样,和现在阿拉伯人喜欢挂在腰间的阿拉伯短弯刀截然不同,在不熟悉这种东西的人眼里,这就好像是稍微遇见重物就会被轻易折断的样子货。

但齐天林却明白,一把真正的阿拉伯长弯刀,二指宽的刀身,却可以轻易的砍断马头!

这才是为什么从拿破仑到哥萨克,所有的骑兵后来都采用了这种马刀造型!

一来就是那诡异的弯曲弧度,最大限度的放大手臂挥刀的力量,二来就是那已经失传的乌兹钢锻造技术,也就是后来所称的大马士革钢,现在的所谓大马士革钢已经和原来的不是一回事了,就好像现在的少林寺一样,都是后人重新琢磨出来的东西。

但纵然是一把古典乌兹钢的宝刀,也不至于让对方这样慎重吧,要知道他在迪拜塔王室的珍藏室里面,可没少看见他们收藏的古典刀剑。

走在前面的阿卜杜拉对着他先深深鞠个躬:“能让我看看这把刀么?”

齐天林觉得

让儿子递过去不太尊重人,就自己弯腰从死不撒手的小奥塔尔手中拉过刀,可这小子估计跟他妈一样财迷,双手紧拽着不放!

阿卜杜拉赶紧说无妨:“我抽出来看看就行……”

小奥塔尔抓着刀鞘,阿卜杜拉在刀鞘卡簧上轻轻一碰,千年前的弯刀终于弹出来!

虽然仅仅是一寸不到的刀身,齐天林也看见了上面暗金色的装饰纹!

一般都是直接厚重的刀脊上,居然有一层非常精美的图案,还不是刻在上面,而是用什么工艺包裹在刀身上!

阿卜杜拉的声音有点激动:“这是哈里发之刀!只有酋长君王的佩刀才是全金属刀鞘,也只有阿巴斯王朝哈里发的刀柄才是驼峰加驼头!”

齐天林这时才仔细看了看,刚才他挥动的时候,就觉得蛮顺手的,刀柄上两个自然的起伏正好适合握刀,现在整体的看来,才发现横着的刀柄就是一头高昂着头的骆驼,那两个起伏不过是驼峰罢了!

唰的一下拔出一米二长的弯刀!

整个刀脊上都是一层薄薄的镶嵌饰纹,灰黑色的刀刃历经千年的浸泡依旧绽放出一种诡异的光芒!

那些个学者早就垂涎欲滴的站在旁边了,很想伸手接过来看看,也许唐青花瓷器目前在市场上和科研界名气太大,他们都没注意到齐天林随手扔给儿子的这把刀,现在看来,这才是最有传奇色彩的!

正在排队等着上深潜器的洛克等人也围过来,啧啧称奇的看着这把刀,小声跟齐天林打探他怎么找到的。

齐天林随口胡编几句,说是机械手无意中翻开一块船板压着的。

阿卜杜拉却不撒手给别人看,双手捧住刀近似于贪婪的把眼睛贴在上面一分一毫的仔细端详,齐天林能看见灰黑色的刀刃上全都是一个个打着旋的奇妙纹路,这正是古典乌兹钢特有的纹路,而且是比一般常见的水纹乌兹钢更高级的顶尖所在,这种现代科技分析含有纳米技术的锻造技术在十八世纪中叶却莫名其妙的失传了!

阿卜杜拉的声音有些颤抖,又有些激动:“是的!是哈里发拉希德的佩刀!是拉希德的佩刀!”那边的王子们哗啦啦的就伏下去了,曼苏尔闪开避免正对着高举弯刀的阿卜杜拉,胖乎乎的身材却敏捷的从白袍里面摸出一个卫星电话,靠在船舱边拨打:“尊贵的长官!感谢真主,真的是拉希德的佩刀!是,是他亲手从海底拿出来的!感谢真主……”

安妮轻轻靠在齐天林身后:“阿拉伯世界最巅峰时期的最高君王,阿巴斯王朝最著名的哈里发,《一千零一夜》的

主角,那时整个中东、北非、中亚的领导者哈伦.拉希德,他的东西近似于圣物……”

齐天林忍不住就瞟了一眼安妮已经抱在怀里的那个一起从柜橱里面找到的首饰盒,他除了觉得那把马刀比较顺手,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应该比不上战刃战锤的神奇吧?值得这样惊奇么?

值得!

等齐天林好不容易掰开儿子的手指拿下刀鞘还给阿卜杜拉,让玛若把要哭的儿子抱走的时候,阿卜杜拉却主动把刀插回去,递给小奥塔尔,低声:“天意!这就是真主的旨意……您先去换衣服吧,我们在迪拜号的会议厅恭候您的光临……”

好吧,大半小时后,齐天林抱着兀自把弯刀不撒手的二儿子,换上一身还算休闲的T恤长裤加溯溪鞋,走过恭恭敬敬守候的跳板,看见明黄色的深潜器正浮出水面,推开圆形舱门的阿布兴奋的高喊:“我们也捡了几个盘子!我要装饰我的书桌!”

得,拍卖市场上几百万美元一个的唐代青花盘子,也就是这个作用,幸好他没说拿去垫桌子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