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6章 开头

第八百一十六章 开头

不知不觉之间,齐天林麾下……准确的说,应该是公司内部,已经有了近万名常驻员工,这其中包含了所有非中共和国的军队,如果算上现在还偶尔临时帮忙打工的卡隆迈新军和迈杜里古新军,就超过两万人。

而号称自己有万把人的大型PMC公司比比皆是,所以齐天林这样的还真说不上打眼,不过他可是实打实的有这么多人,而不是那些公司都是躺在电脑硬盘上的名字,只有需要接单的时候才临时签合同。

万把人的军队,如果是装备‘精’良,战斗力可观的话,不光是在非洲,就算在欧洲都能横行很多小国家了,而其中的重点就是投放速度。

在战争军事理论当中二战德军闪电战的核心就是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刺冲杀,当然这样的军队如果没有后援跟上,冲到辽阔的苏联成为无力之箭也是理所当然的。

二战以后研究这些战略理论的非常多,苏联的大纵深大集群,美国的全球快速化战略都是基于这些理论衍生的。

但现在因为核武器的存在,再次爆发没有底线的世界大战似乎都有些顾忌的情况下,局部小型战争才是主流,而这个过程中美军在伊克拉、阿汗富战争中体现出来的运输投放能力,几乎才是最决定‘性’的!

可以试想,当年的德军,要是有这样的投放力,还会局限于油料短缺或者转运围困的败局么?

老话说得好,打仗就是打后勤,齐天林的部队一直都是小规模的流转冲击,这个阶段用直升机或者一两架C27、C17投放给养没有问题,但是扩大到师旅级以上的人数,就必须解决运输的问题,而依靠他自己,财力上是能做到的,但太招眼了,很容易让人怀疑他究竟要做什么!

所以把这一块甩出去,甩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是个不错的变招!

要知道,在美军内部,号称全球最大运输公司的联合运输司令部,是跟非洲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齐名的十大一级司令部之一!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阿汗富战争的转运,除了美国人自己的运输团队,还租用了大量的安124运输机来运送斯瑞克专装甲车和MATV反地雷伏击车!整个阿汗富战争仅仅运输就耗资数百亿美元!

有上百家运输承包公司在围绕美国和北约军队端饭碗,这样一个貌似正常的商业行为很容易掩盖进去。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人现在掌握的超大型运输机,是屈指可数超越了美国人的环节,就算财大气粗的美国人,现在也没法自行拥有类似的东西,不是技术上的问题,实在是他们的研发成

本太高,与其说‘花’那么多钱研制生产,不如直接租用,所以,嚷嚷着到处找齐天林的阿布晚餐的时候就坐在了一起。

这个家伙很兴奋,要求从自己那个超豪华游艇上搬到冒险号来住,因为他想一个人呆在深潜器里面,然后把他放到尽量深的海底去!

阿布挥动手里的刀叉,坐在金属板的军队风格餐桌边叨叨:“感觉!那种感觉太奇异了,就只有我孤零零的在深海中,什么都没有,安静的看着外面的一切,就跟在太空中的感觉差不多,这可比倒太空安全和便宜多了!回头我也定制一个深潜器,这很有利于冥想……知道么,那种深邃的感觉,让人生畏的空间感,和星空差不多了,要知道!现在还真没多少值得我敬畏的东西!”

齐天林能理解,对于这些似乎已经走到人类顶尖的人来说,寻求刺‘激’或者享受生活都需要有个出发点,单纯的感官生理刺‘激’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也许心灵上的触动更容易打动,他在海水深处的感受更深刻,不过那也仅仅就他能用:“加班费你自己支付给我的船员……现在来说说运输机的事情,你能投入多少进来参与此事?”

阿布毫不含糊:“我知道这事儿,有一个新的安124运输机系列还呆在厂房里面,没法出厂随时可以买过来,这是原定为欧洲军方提供修改的,现在经济危机没人买……1.95亿美元一架,如果能确定这件事,我可以买两架入股,还可以介绍你们买,很快就能投入使用的一批,和市面上常见的略微不同,空间更大,载重量倒是差不多,但电子设备要新很多,毕竟现在市面上的安124都是九十年代末的产品,我说你能给我安排一张沙发放到深潜器里面去么,那椅子有点硬,不舒服……”

这就是阿布的特点,他很多时候都装傻,但清楚得比谁都清楚,齐天林笑笑就起身去安排人拆了沙发送到深潜器里面组装,换曼苏尔过来跟阿布洽谈建立空中运输公司的事情。

当晚就各自开始运作了,齐天林一个思路,两边的人细化分担,然后发散到各自庞大的企业集团中去,立刻就转变为数十亿投资的大型跨国项目!

而这时候,齐天林已经回到恒温保护室,跟洛克还有维拉迪‘混’在一起,聚‘精’会神的通过无菌恒温箱,把里面隔离开来的那个首饰盒细致的用各种工具不伤害外表的打开。

那把小奥塔尔不松手的弯刀,被阿卜杜拉从迪拜号上找了一把同样名贵的弯刀换出来,傻不愣登小子抱着跟哥哥弟弟玩儿去了,齐天林就把刀送给了对方,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但阿卜杜拉‘欲’言又止的‘激’动表情

,说明这把刀在他们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斗争中,是具有很重要意义的。

长期浸泡在海水里面,各种侵蚀是很严重的,而拿出来一旦接触到空气,更加会伤害这些物质,所以立刻进行隔离恒温保护是必须,这也是为什么华国当年打捞南海一号那么小心的原因。

专‘门’设置的舱室里面,一溜排开的无菌‘操’作箱,只要把东西放进去,就能隔离杀菌,安妮正乐淘淘的扮科学家的模样,把手从两个箱体手套伸进去,小心的在柳子越用一台高清小型机拍摄的镜头下煞有其事的清理几个盘子,玛若只看看强调要编号,以便卖个好价钱,就回舱室去搜索最近的古玩行情了。

都觉得是个有趣的事情,洛克在动手,他比齐天林有经验,比维拉迪更手巧,用工具一点点剥离锁扣上的污垢:“其实‘挺’简单的挂钩形式,具有典型的阿巴斯王朝风格,我们下去就没看见这样的好东西,尽是瓷器,维拉迪倒是翻到一面铜镜……成‘色’还不错。”

维拉迪很陶醉的指指另一边:“不错,做好保护处理以后,挂到我的书房,相当不错的藏品!”这就是贵族跟玛若那种民‘女’的区别,人家想的都是先收藏把玩。

有专家凑趣:“这不是一般的华国古代铜镜,这是具有帝王使用资格的江心镜!”

齐天林看这边俩看他,一个劲摇头:“别问我,我没历史专业知识,我也没听说过什么江心镜,铜镜我都是第一回见!”怀疑得很:“这么斑驳模糊的东西,照什么照……这位,您把铜镜照看好了,把台子推到那边去,我跟这两位有事谈谈……”

支走了周围的两三位专家,齐天林才低声把俄罗斯人跟阿联酋方面打算一起搞个运输集团的事情透‘露’一下:“你们有兴趣也可以参与,市场非常大,无论是民用还是军用市场……”

洛克手一抖,就把装饰盒给挑开了:“我当然知道!原定欧盟空军司令部定了十来架都没钱买,唯一经济还坚‘挺’的德国也怂了。”

维拉迪反‘唇’相讥:“没有谁是傻子,按照比例平摊可以,凭什么德国就应该当冤大头多掏钱给大家办事?法西兰人不是闹得那么厉害么,何况现在德国也受到影响了,做!值得做,从国家的层面不太好运作,但是越是这种时候,才越能获利,我很有信心!我自己的民用需求就不少!”

的确是,这两位自己往非洲开拓市场,建立企业的项目都那么多,的确是很有必要。

齐天林的目的其实只是知会一下,表现得自己云淡风轻没参与的样子,三人随口说着,把注意力也放在了打开的盒

子中……

柔和的灯光从无菌箱的四个角照‘射’过来,保证没有死角‘阴’影,但盒子里面黑漆漆的泥沼一片,很让人失望。

洛克轻轻拨了一下:“文书、契约之类的东西,肯定非常重要,能放在这样的盒子里面,还跟你捞起来的那把什么哈里发佩刀在一起,肯定重要,你倒阔气,转手就把刀送他们了,得,请他们自己来收拾这个吧,我可不是玩泥巴的好手!”

的确是,看上去就是羊皮纸之类层层叠叠的东西黏糊糊的一盒子,齐天林打个电话给迪拜号,其实他们一直想来看这一起的盒子,只是不知道长官转过头给他们叮嘱了什么,愈发小心,都不敢随便问,立刻就过来连无菌箱一起抬走,抬上一架直升机,说是连同佩刀一起,立刻送回迪拜请顶尖专家维护恢复!

剩下的时间就在这个沉船残骸处玩了两天,算是给大家都打捞了点单件价值过十万百万美元的纪念品,才开拔继续往前,旅程才开始不到三分之一呢。

但看上去开了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