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21章 垫资

第八百二十一章 垫资

齐天林很少发出这样具有煽动性的演讲,虽然大提纲是迪达准备的,但在一场暴风骤雨式的冲杀之后,站在那个高高的枪头,一边的脚下躺着奄奄一息的敌人,另一边的墙头排开一具具部下的遗体,齐天林自己都有些情绪激动,说完以后,下面的部下已经全部站起来,在迪达带领思想教员们有意无意挑动之下,听见他们开始山呼海啸的齐声高喊“非洲人!”

他自己也有点激动……

接过亚亚扔上来的一个打火机,齐天林点燃了一具具遗体,借着高浓度酒精的火势,在天色已经黑下来的荒漠上,那个浑身血污躬身放火的身影,相信这近万名士兵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都很难忘记这一幕的场景!

齐天林是直接从十来米的高度跳下来的,毫发无损的提着步枪,登上亚亚的沙狐,穿过潮水般分开的士兵中间,在嘶吼声中叮嘱亚亚招呼小黑和廓尔喀们,把几名战友的遗体骨灰收拾好,记录好姓名番号:“我已经在我们的新大岛上建立了一座陵园,所有人都会被移过去,好好收拾,不能掉了!”最后还得把那些被战刃破坏的武器都熔炼处理了,不能留下什么漏洞。

再给迪达语气不重但非常坚决的强调,以后所有士兵的招揽培训,必须再次加强甄别,并关注背后会不会有哪个国家的人在挑动,迪达应该面色有点发白,但索马里黑人的脸黑漆漆的也看不出来,直点头,目送齐天林登上停在远处的直升机离开了!

跟齐天林一起离开的几架直升机上,还有那一百多名默不作声的狙击手学员。

剩下的人被迪达按照编队番号,轮流进去参观杀戮现场!

让他们再次加深印象,知道他们跟了一个什么样的老大!

虽然迪达自己看了一遭,就立刻忍不住在某个角落开始呕吐,德让满带讥讽的戴着一张骷髅面巾在旁边嘲笑:“你不是很能么,很喜欢虐待俘虏么?看看满地的内脏和头颅破开就不行了?”

迪达不跟他争,挣扎着站起来接过自己亲随递过的纸巾擦嘴:“老板的战斗力我是绝对相信的,但他的残暴程度如果被挑动了底线,今天算是个很好的警告!”

士兵中呕吐的却不多,大家都是见惯了战场的,但是目前这种一个人造成的局面,还是绝对震撼。

可以想见,这些人会回到自己的部队,把他们看到的场面,添油加醋的传递到更多的部下耳中!

连齐天林登上直升机,那些苏威典空勤驾驶员都不敢和他说笑了。

之前在吉班体育场搞的那一幕,直升机驾驶员还敢跟齐天林

调笑他的鬼把戏,但是今天远远听着那边的枪声,有望远镜的驾驶员们看着齐天林一个人进去,又一个人在墙头对黑压压的士兵宣讲,那种感觉,称王称侯的人上人感觉,加上浑身血污的杀戮冲击,再看这位苏威典王室乘龙快婿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的有点偷偷摸摸。

没人再敢私底下开玩笑说他沾了苏威典的光……也许反过来说可能更实际一点。

一场局部的作乱,很快就被当成了军方思想教育跟震慑,平息得无影无踪!

迪达和麻桦腾相当满意!

只有蒂雅有些心疼,因为回到加图拉的军营,齐天林去洗澡,她才开始轻轻收拾那些血衣,上面的弹孔却明明白白,说明齐天林受过伤,一边把这些衣服浇上汽油烧掉,一边悄悄的拿个小本歪歪扭扭的计数!

因为齐天林曾经给她笑称,要是凑够了一百个弹头,就得全部清理一遍,曾经是蒂雅自己打到齐天林身体的手枪弹头现在早就成了这姑娘的珍藏品了。

赤身**出来的齐天林身上没有什么伤疤,一场苦战也许会让别人精疲力竭,对他来说却跟吸毒过足了瘾一样,神清气爽!

抱着姑娘就靠在**:“过些日子我们就回利亚比去?”

正在一边扭动一边褪下自己衣服的姑娘有些惊喜的转头:“要打下利亚比?!”两人其实经常经过班西加,前段时间还全家同游了一把利亚比小镇,但蒂雅明白齐天林说的回利亚比就有太多含义了!

其实夜晚真是清凉如水的,抱着身体有点火热的姑娘,齐天林还真是好享受,嗅着那种让他感觉很宁静的馨香气息,一边浑声:“算是吧……也许会逐渐控制……”

有时候,彪悍或者权力交织在情爱中,真能起到点催情的作用,也许蒂雅最大的野望就是当个加拉镇的地主婆,就算在外面横行无忌了这么些年,见识过那么多大场面,这姑娘还是觉得能在家乡称王称霸才是最带劲的,所以喘息着在齐天林身上扭动享受,一双猫眼就散发出璀璨的光彩来!

其实说到两口子在军营一直能比较和谐的夫妻生活这个问题上,齐天林对下属也并不苛刻,因为他们不是军队,所以并不杜绝结婚恋爱,只是在军营就分了单身宿舍和夫妻宿舍了,之前小规模的时候一直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人数越来越众多,迪达和麻桦腾就觉得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了。

齐天林回应得很简单:“家属随军,而且女性作战人员的能力其实也不差,要知道,我带着老婆就不可能干出在外强奸的事情来,就是同队中有女性,都

能有效防止发生这种事,比你们说一千道一万的强调纪律有效得多!”

这是真的,在军队中,性问题也永远是一个棘手的事情,不好好解决,不是变成日本人得用慰安妇来摆平,就是美国人搞基的结果。

但显然发生在平乱军营的那一幕,给齐天林的军队建设造成了相当正面的影响,包含所有战区的黑人士兵这个阶段的统计数是一万七千余人,这其中包含了六千多非中籍、五千余名卡隆迈籍、五千余名尼日亚利籍,一千多索马里小黑。

然后各有一千五百多人的廓尔喀和哥萨克跟七八百人的欧美PMC分布在从阿汗富到阿联酋、土其耳、亚美尼亚、乌克兰、利亚比班西加、非中共和国、苏丹的各个基地和作战区域中。

两万出头的实际作战兵力,让齐天林整整拥有了接近两个整编师的兵力。

这还不包括实际在卡隆迈是有近两万军队都在接受培训,只是其中可靠的才优先吸收到新军中来。

耶米斯基纳已经顺理成章的宣布自己获得了第一次国内民主大选的胜利,担任非中民主共和国的第一届总统,任期四年一换。

所有欧美国家都觉得这个只增加了民主两个字的非洲国家名称,和以前自己扶持起来的非洲国家没什么不同,争先恐后的宣布承认,然后就催促齐天林尽快拿到一个出海口,方便建成非中的石油以及其他资源的外送通道。

什么都用飞机空运,还是太贵了,特别是初级资源。

齐天林略微有些作难:“卡隆迈的军权我还没有拿到,现在只能两国之间协商建立通道,应该那一方是不会为难的,等我稍微稳定一下,才能发起新的一轮攻势,正式拿下出海口跟整个非洲中部的控制权。”

可刚刚开始铺设的石油管道在卡隆迈的国境上,却屡次遭到袭击,磕磕绊绊!

总而言之就是,欧美国家在非中已经获得的资源还无法顺畅的低成本运出来,所以支持齐天林继续打仗成为主流,支持大型低成本航空运输公司也是一个当前的选择,搞一些短平快的人力集约化生产项目才是目前似乎能赚钱的。

这是维拉迪和洛克最先证明的一点。

这两位打一开始跟着齐天林一起捣鼓非洲战略,就是奔着生产型企业而不是资源型产业来的。

因为无论是德国人还是以企业投资起家的瓦伦家族,都格外注重制造业,做一行专一行也是欧美家族比较共有的特征,不会看见什么找钱就囫囵吞枣的去做什么。

所以比较专注制造厂顺带圈地房地产的维拉

迪跟只做厂家生产线投资的洛克最早在加图拉投产,接着一系列的轻工企业和农产品加工企业建起来,无论可可、烟叶、咖啡这些农副产品都是可以向欧洲亚洲外销的,但最重要的是,几个国家连成片的自身消费力,就足够这些轻工业工厂自产自销了,非洲本地产的家电和平民汽车陆续上市。

就算是跟齐天林同一条战壕的这些欧洲资本家贵族们,可也不是慈善团体,他们是要看到利益的,必须投资见回报,所以在维拉迪和洛克的带动之下,投资方向无形之中,有点改变了。

但闻风而动加入到这片商业投资中来的却是华国人!

华国人才是在轻工业生产和销售以及产品体系方面最完整的,齐天林这种鼓励地方建厂生产,并尽可能提供各种资源和安全保障的方式,一下就让华国人无孔不入的冲进了这个市场。

和欧美国家更注重资源采集,就算做生产制造企业,也是电器汽车等比较大的项目不同,华国人小到一个塑料盆的注塑厂车间都可以做得风生水起,而且还很快就一窝蜂的涌入形成价格竞争,搞得麻桦腾哭笑不得的提醒齐天林要限制一下华国人的做法。

耶米斯基纳接二连三的颁布一些不太利于华国人小型私人投资项目,这种做法也让一直关注齐天林的欧美国家频频点头。

觉得他果然没有跟华国穿同一条裤子,殊不知,麻桦腾早就跟齐天林阐述得很明白,华国人那种小打小闹的民间投资创业方式对目前的非洲新开发区域有害无益,很容易陷入小市场经济化的恶性循环,现阶段,只能是大企业,大工厂稳定化的生产经营才是最利于这一带黑人们就业和经济利益的。

所以齐天林现在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个“垫资”进入的家伙,只有他才说得上是只投入,暂时不要回报,等待一切最后获得最大经济收入的大赢家。

看上去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