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32章 嗞

第八百三十二章 嗞

而且这帮开火的家伙还毫不掩饰自己发射器口的火焰,所以远远的望过去,那栋黑夜中的楼顶绽开出十字星的火花,就好像索命的十字架,那么的璀璨醒目!

也向这一大片的米苏军指明了确切的敌人开火方向,经受过最初一轮猛烈轰击以后,狼狈躲到各个隐蔽物后面的武装分子们,很快发现了开火点,纷纷叫喊着疯狂的朝那边开始射击!

这第一轮的轰炸就留下了遍地的尸体和伤员,在枪声中穿插的就是无数惨叫呼痛的声音,有些卫生员也趁着自己方面开始反击的态势,终于奋不顾身的冲出来拖拽地上的同伴甚至是缺胳膊少腿浑身血淋淋惨叫的伤员!

狙击手和精确射手开始冷静的击发!

在一大片乱七八糟的枪声中,一点不起眼,而且他们的枪口不是有消声器就是搭盖了遮掩物品,枪口焰很小,使得整个楼房好像只有那两盏因为消焰器样式形成十字叉的还在不断喷火灯!

但这样的精确杀伤,却更明显的丢下一具具新伤员和尸体!

只要其他人不企图到开阔地带营救,这几个人就不开枪,留下一地的惨叫!

却不毙杀这些伤员,让他们凄厉的惨叫给自己的同伴造成极大的心理恐慌感,因为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随时可能降临到自己身上,这样的做法可以很简单的让对方战士产生一系列的畏惧和胆怯情绪,非常有效!

齐天林只趴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不报坐标不指挥,就那么看着周围一切的惨状变成火海!

其实说起来,这些人才是当年亲手杀死沙漠鹰的队伍,可齐天林出奇的对这些人没有丝毫的恨意,甚至还有点可怜,可怜这些被人怂恿着推翻自己的国家,现在却依旧被人抛弃的游兵散勇,他从来没觉得这些有过上什么好日子,一直都在辗转颠沛流离的打仗打仗,给国外势力或者军阀们当枪头……

可悲!

更可悲的当然就是他们的现状了!

榴弹发射器是不停的,外形就跟一挺重机枪一样的MK19正面横截面很小,虽然没有炮盾,但是面对基本是几百米外的子弹射击,它还是能屹立不动的,很小几率打中也不会有什么伤害,而火箭弹胡乱的飞过几支也没奈何它,更重要的是操作员没有任何暴露在外面的地方,循着身前的小屏幕,准确的操控手柄发射,反而是送弹的两个家伙要危险点,但只要两部发射器交叉更换三十二发弹链箱,问题并不大,猛烈的压制能让武装分子只能顺着墙根和房屋包围跃进,丝毫不敢大面积的涌上街头。

但三四百米的距离

数百人涌过来,总有一个时间段会集中,会暴露在某些街头交接的地方,下面窗户的步枪突然开火,又留下尸体跟伤员,带来剧烈的杀伤,让冒着枪林弹雨围攻这栋楼的人越来越少!

上千人的规模就在层层叠叠有效的火力安排面前,好像洋葱一样被层层剥开,生命被快速减少!

进攻人员们不停大声叫喊带来的结果就是,周围的米苏军基本都被吸引过去,好像添油战术一般陆陆续续的加入进去,这是最业余的做法,如果有人数上的优势就应该首先强调隐蔽接近,包围敌人的阵地,在指挥官的统一讯号下发起围攻,才能让守军顾此失彼突破缺口,但毫无章法的随意参加战斗带来的结果就是,零零散散的人员从各个方向的进入阵地,数量再多也只会给那些杀神的手上性命增加一些数字!

齐天林依旧一动不动的趴在楼顶看着对面院子里面的人也涌出来,同样是武装分子,院子里面出来的人就看起来精良不少,几乎都是一水儿的M4、M16步枪,说明这是批量接受的援助,他们的弹药也是共用的,这样这部分人的战斗力也比较均衡和强一些,起码知道调整枪械类型,降低补给难度。

但这些人却涌出来以后并没有一股脑的就去参加战斗,而是交头接耳的在那看,有些焦急,但绝对不盲动,有些人开始回院子里去叫喊汇报。

齐天林把步枪上面的T1红点瞄准镜电源打开,这个几十米的距离对他来说是用不了加倍数的,所以后面串联的三倍菠萝镜被翻开到侧面,无声的把枪托抵到自己的肩膀上,把右腮贴在枪托上,缓缓的按照狙击手的习惯调节气息呼吸,三厘米直径的瞄准镜里面出现一个红点,无论齐天林的头部是否贴腮到位,他通过这个瞄准镜看见的红点,就绝对是子弹的弹着点,头部是否在瞄准基线上都无所谓,这才是发明内红瞄准器的根源所在,在战斗中,哪里能给你那么多时间去瞄准,都只能大概的把视线放过去,如果不是能练到指哪打哪的地步,这样的内红点瞄准非常有效,这些是为什么几乎每个美军士兵的步枪上都装有各种型号的内红瞄准器原因。

齐天林当然还是因为习惯性使用这些瞄准镜,特别是在当下他需要中短距离精确射击的时候,免得一枪打过去没中,谁都躲起来,那多没趣?而且红点瞄准镜还有个最大的有点就在于是双眼瞄准的。

只有打过枪的人才明白,双目瞳距之间的转换,对射手瞄准是有很大影响的,闭左眼和右眼瞄准线都不同,所以很烦人。

但内红瞄准镜就不用,双眼看过去,内红框定的

只是视野的一小块,就看着那个红点吧,那就是目标,无论哪只眼看过去都一样。

有人可能觉得眯着眼瞄准不是天经地义么?

也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知道,要是双眼张着,能给自己多大的便利,因为单眼瞄准人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瞄准的焦点上,这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是非常危险的,一只眼睛主瞄,一只眼睛观察周边,就这么点区别,就能让美军士兵在跟别的国家士兵作战的时候提高多少多少个百分点的存活率和杀伤率。

所以现在的齐天林就是慢慢的把瞄准镜在一张张或老或年轻,或迷惑或惊讶的脸上晃过,寻找自己的目标。

一片纷乱中,四五个年龄和气势明显不一样的人走出来,他们身上依旧也有战术背心,手中也提了步枪,但领导者的气质真的是一眼都能看出来,齐天林没有片刻的停顿,狙击手圈子里面就有个笑话,说狙击手看见目标总会想下一秒才是最佳的瞄准角度,于是再等下一秒……最终目标就跑了。

于是加重枪管的沙漠色马萨达步枪带着消音器的枪口立刻就开始射击起来!

相当的快,齐天林的步枪枪身略微有点向左面倾斜,因为这样才是最符合人体右手握枪角度的,任何人比划一下扣扳机动作就明白了,正端步枪握把的话,右手手腕是别着的,打个靶或者狙击问题都不算太大,但是要快速精确射击,最好还是侧一点。

手指就不停的拨动扳机,说起来这个节奏真的跟弹琴的拨琴弦差不多!

左手死死的握紧步枪护木下的小握把往自己右肩摁紧,并依托右肩为圆心,移动枪身瞄准,人枪一体!

带着轻微后坐力的震动,达到一个全身肌肉都在陪着这个后坐力节奏的韵律感!

这才是无数射击教练要求达到的最高境界……

内红瞄准镜里面爆开的就一个个人头!

齐天林只当做是西瓜炸开了,熟视无睹,左眼寻找下一个目标,右眼锁定瞄准镜里面的红点,全身处于高度的作业状态,高高的举起镰刀收割生命!

同样收割生命的就是加特林机枪……

那么多人只要靠近在一百米范围内,没有俯视角的MK19就无法杀伤楼下的人,所以一窝蜂就好像抢命一样的靠近,然后大口的喘着气端着步枪靠在墙面感受腺上素的剧烈分泌,感觉越来越多的同伴都冲过来,甚至借着冲劲撞在一起,这样的动作似乎才能明白自己还活着,真的从那片尸海爆炸中冲过来,也对那些在楼上的袭击者更加愤怒,叫喊着集结起来,剩下的人怎么也能上

百,大声叫喊着算是给自己鼓劲,学着在电视电影里面看见的动作,高呼一声就一起冲进去!

出人意料的是一楼一个人都没有,隔着楼板射击楼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小心翼翼的端着步枪指着楼上开始登楼,这个时候就算外面炸得天崩地裂,也只觉得地上自己踩了一块碎石的声音是那么刺耳!

随时都可能因为这点声音换来猛烈的子弹射击!

刚刚还剧烈激昂的情绪这时候就立刻转化为慎密,必须慎密紧张得呼吸都要屏住,才能一步步的走上去……

再次出人意料,二楼也一个人都没有!

一楼是门面房,二楼空荡荡的像办公室,到处都空荡荡的,有人试图从窗户探头看出去或者爬上去,按照这些家伙的作战能力试试自己没有这个吊在窗外腾跃的把握,还是决定集结起来往上走,因为在窗户能听见的就是遥远的枪声和发射器声音,在最高的楼层!

按照眼前的感觉,再走一两层才会接敌吧?

但愈发紧张的结果就是,刚开始的激动愈发畏惧,就要等待越多的人一起登梯……

就好像总是有人认为法不责众一个道理。

也总是有人愚蠢的认为,只要人多势众,前面的危险就会降低,或者不是危险……

当他们心惊胆战几乎是挤作一团的走上三楼的楼梯,数十人挤在一起走上走廊的时候!

突然就听见一种诡异的嗞的声音!

先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