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34章 不安心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不安心

齐天林没有把关于卡菲扎两父子在尼日尔的消息和自己的两个军师分享,这个消息还是愕然了一点,只是把两张从网上找到的父子俩照片发给了亚亚,要求他按图索骥的去奔袭这个躲在边远地区的指挥部。

这个企图复辟利亚比的指挥部。

齐天林打心眼里就不认同这种方式,既然当年会挑动全国那么多人来反对,再复辟和华国历史上的那些复辟小丑也差不多了,所以利用完了以后,这对儿父子还是静静的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面吧。

他现在是越发有点枭雄的气质了!

可电话打过去,亚亚给了他一个有点出人意料的消息:“我们没发现老的那一个!”

尼日尔就基本是黑人,亚亚带着的人混过去并不起眼,而且这百来个人都是精兵了,欧洲亚洲非洲转战了一大圈的,驾轻就熟的换上便装,混在居民中间就靠近监视了那个陡然忙碌起来,在这个偏远城镇相当容易被注意到的庄园大院子。

亚亚做事情和一切求稳按照战略战术按部就班的马嘉不同,灵活性比较大,而且也更没有底线,你还能指望一个前索马里小海盗有多高的道德水准?

远远观察了一天,发现了进出规律以及周围居民的交流方式,他就提着胆子跟几个心腹换上给庄园里老爷们送水果的当地人,堂而皇之的混了进去!

应该说已经在这个国家到处躲避了好几年,也经营了不少时间的安东尼父子原本是非常小心的,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换地方,但这一次,这两三天太非比寻常了,几乎是孤注一掷,他们也许认为自己干完这一票,就会换地方,换回原来自己的家乡,所以就有点大意,加上进进出出的人实在太多,几个好不起眼的小黑人顶着水果弓着腰赤膊上阵的模样实在是不会引起注意。

亚亚亲自带着这几个小子混进去以后,拔出藏在沙滩裤里面的手枪就突击控制了后门,然后越过广袤的庄园,到后面放进来一大帮家伙,装着是在庄园里面做事的黑人,一点点的靠近和躲进庄园!

毫不留情的就开始杀掉里面原本的仆人,换上自己的人,端上水果送给忙碌的老爷们,顺带就把人看了个遍!

安东尼是一下就找到了,老首领却杳无音信!

这让齐天林不得不又暂缓要求亚亚动手的时机,叮嘱他注意安全,别露了马脚就好。

亚亚嘿嘿笑着:“我们现在自在得很,吃喝都有!”

齐天林笑骂两句挂上电话才有点挠头……这两父子,要是不一起收拾了,留下一个都是祸患!

特别

是现在这件事儿两边掺和的有点深,他不认为自己能控制得了这个称王称霸几十年的前总统,久居人上的那种气势不会因为虎落平阳就丢失,上一次自己送老首领出境的时候,就感受颇深了。

但是多想无益,还是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再说,毕竟这个情况只有自己在掌控和抉择,自己的军师们都帮不上忙。

回到办公楼的路上,已经到处都能看见绿党武装人员在到处穿梭搜寻,看见挂了绿色旗帜的沙狐倒是相当友好的打招呼,齐天林随意停车询问了几个人,他们都是西南地区的部族人员,说是早就受不了米苏军和新政府对他们这些前政府亲随地区的迫害,早就盼望能有机会收复失去的往日生活了!

只是齐天林再询问领导者是谁,他们都把目标指向了这次蒂雅带人护卫的一个绿党政治领袖,这些基层作战人员确实不知道卡菲扎父子参与了这次行动,还口口声声说要为冤死的前首领报仇!

齐天林若有所思的跟随自己的作战人员返回了办公楼,但这一晚还真不平静,他三番五次的带人出去解救各处被围困的狙击观察人员,但基本都没有撤回来,而是换个狙击点观察哨继续潜伏,尽量避开双方争夺激烈的街区而已,而且随着机场那边运送了越来越多的狙击手培训学校的学员过来,这些外派小组的构成也被齐天林一改再改,从开始的四人为队,逐渐变化为十人,二十人,三十人,接近一个排或者说分队的兵力了。

一个分队就用狙击手在高点观察控制,下面有突击手把守楼体,还有通信员架设了中继台,随时能相互联系,有些带地下车库的楼体还能藏一两部沙狐作为机动,齐天林这一晚几乎都在一点点的把这座庞大的城市用自己的几百个人点点滴滴的布满起来。

而其他从非中三角区调集过来的武装人员全都集中在了班西加的培训基地,和那里原本就有的一两千人合在一起,静待命令,两架能够把他们一股脑运送到这个国家任何角落的安124也在培训基地机场待命,而一架从阿联酋起飞的安124更是把奥塔尔军团一股脑的带上送过来,这个时候就是齐天林急需人手的时候,各处的储备都用得上了,也算是试验一下运转的能力。

目前看起来,还算正常!

齐天林他们留在办公楼的人越来越少,蒂雅几乎彻夜未眠,跟齐天林一起检查安排人手,调送物资,这个时候抢先抢占机场的好处就开始显现出来,等C17不做声不做气的开始把弹药、物资给养包括装卸叉车都运送过来,齐天林自己已经能完全保证供给了。

任何针对大型都市的进攻总会这样,特别是这些从小地方来的武装分子,又没有较强的纪律约束性,一旦冲进了物质生活水平程度远超自己在郊外接触的层面,就会难以抑制的想到处抢夺霸占,这是种人的天性,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就想获得自己卖命代价的本能行为。

所以说当年李自成的军队进了京城就完全乱了,跟眼前几乎就是一个道理!

得益于一些PMC在豪华酒店外面的严加看防,加上几辆带着绿色旗帜的沙狐也停在酒店门口阻挡,临近的几家豪华涉外酒店并没有沦入此次的暴行之中,但所有记者跟国际官员还有商人在楼上窗户边都能看见到处滚滚燃起的黑烟,还有那些端着枪支随意冲进任何一户人家找寻任何自己觉得有价值东西的武装人员!

如有反抗,一律击毙!

至于在这个过程,还有什么针对女性,弱势群体的任何行为,都不可避免的发生!

这就是这个国家的人要的自由!

也就是这些外国人怂恿人家得到的自由!

真是讽刺!

蒂雅还是看不惯,想来想去,找了两三部沙狐,带着一大群黑妞开始在周边巡查,发现任何女性需要救助的,立刻带上车,装满了就运回办公楼,专门找了一个楼层给这些人避难。

相比安妮那些尽唱高调的慈善行为,蒂雅的做法才是最实际的,而且也是有相当危险的,中途不止一次的跟武装人员发生冲突,这姑娘居然能忍住不发作,只是蒙着面纱在无数枪口的拱卫下胁迫对方让步,看看沙狐车上的武器以及无数只等命令就会开枪的黑妞,绝大多数暴徒还是选择退让……

只灭杀了七八个正在办事的家伙,这种人是最不招蒂雅待见的,她那群黑妞的思维模式也差不多,要说她们大多也有被拐骗贩卖的经历,更憎恶这种行为,所以下手也狠,杀了以后直接扔到房间里面藏起来。

齐天林看着楼上越来越多的女性,倒也不反对,战争,还是尽量让女人走开。

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各种情报汇集上面,通讯频道里面此起彼伏的各观察组在报告城里面的各种动向,当然也是蒂雅带着人能很快发现什么地方在为非作歹的来源。

但总统府已经被绿党占领,里面数量不多的总统府卫兵稍微抵抗一下,明知道总统不在,很快就放弃投降,齐天林叮嘱他们严格监视进出总统府的武装人员,关注不要让人有机会把总统府里面的什么大宗物资给搬走,就转而关心酒店这边的绿党政治人物,在他看来,这些人多半是会跟卡

菲扎或者安东尼有联系的,他们的动向也许能揭示出那对父子的暗自谋划。

这边的确很活跃,在酒店里面就到处拜会各处的使馆官员以及国际媒体,首先强调之前晚上针对总统的袭击跟他们无关,毕竟他们的一名议员是当场毙命,现在看来就是米苏军企图撕毁大家共处的协议,要推翻民选政府,是大家应该得而诛之的敌人!

但根据廓尔喀护卫的反应,几乎所有外国人都是静观其变,现在这个时候,在没有得到各自政府明确要求支持哪一方的吩咐之前,都是标准的外交口吻。

可这帮绿党人员当中又分为两部分,搞政治的大多是前政府曾经的官员,他们基本就赖在酒店不出去,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游说串联上,而一帮部落首领却一早就开始离开酒店,跟自己的部落成员会合,有些人甚至亲自带了人到作战区域督战!

鉴于整个的黎里波的东郊已经响成一片,到处都陷入了犬牙交错的混战,齐天林觉得趁乱自己过去摸个舌头,看看这些部族长老首领什么的,知不知道卡菲扎在哪里。

不搞清楚这个老而弥坚的家伙躲在哪里,自己都不安心开始下一步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