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7章 天差地别

第八百四十七章 天差地别

这是一个和上面穹顶类似大小的圆形空间,刚才匆忙的一瞥,齐天林就纳闷过,这样的地下密室,还装模作样的把顶部也弄成球形弧顶,分成六部分做什么。

现在探头看见栏杆的下面一个绿色的球头,他什么都明白了!

就在栏杆边,绿色球头下面的巨大锥形向下延伸!

毋庸置疑的一个垂直导弹发射井!

自己站的所谓通道,当导弹发射的时候,不过是个泄流匝道!

那天花板上的六片扇形穹顶肯定就是发射时候张开的发射口!

老卡居然在自己住的总统府军营下面埋了一颗这么大的导弹!

从齐天林的角度能看见那么一点点跟导弹连接的巨大卡钳,看见上面大量敷满油膏的黑色橡胶件,以他不多的导弹知识来说,只明白这是弹性连接,就是让导弹随时能处于待命状态,而不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来临时准备发射的类型。

至于体积上面,齐天林不用深究这是哪国的产品,都明白,这一定是一枚战略级导弹!

用这种带有泄流道的热发射井,几乎就是陆基战略弹道导弹的明显标志!

这种直径超过一米五的导弹,如果是携带常规弹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战略导弹!起码都得携带过百万吨当量级的核弹头,稍不注意就是近千万吨级的当量!

还是用日本广岛的那枚核弹来比较,那就是个两万吨级的小弟弟!

能直接发射到大气层以外,脱离地心引力和空气阻力,以十多倍音速的速度飞行以后再重新进入大气层找到指定位置爆炸!

航程八千到一万公里都是很常见的,从这里发射攻击……应该说美国是最合适的,欧洲的距离近了点,华国东北或者日本稍微有点远!

其实也就是说地球上绝大部分的国土,都能被袭击!

以齐天林的心态来说,都突然觉得不寒而栗!

原来这个老卡不光是掌握了三枚小核弹,这里还有一把大杀器!

他不禁有些纳闷,为什么在那么危急的时候,老卡都没有动用发射这枚导弹,反而是现在才来捣鼓呢?齐天林好歹也知道这种东西维护得好的话,两三个人就能操控发射,并不是个很复杂的事情。

但现在,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齐天林都得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因为除了把这枚导弹飞向日本那个不会牵扯到别人的岛国,对齐天林来说可以接受乐见其成,其他任何国家成为目标都不是他愿意看见的,因为无论美国还是欧洲、俄罗斯、华国,在受到战略核

导弹袭击以后都具备反击毁灭地球的能力,战略核导弹更大程度上来说是威慑作用大于实际意义,就好像一帮小孩儿,人人都有个恶狠狠的爸爸相互吓唬住,才会安安静静的在一起玩儿。

至于用这玩意儿来袭击华国周边那些跳梁小丑一般的小国家,真真是浪费!

按照老卡的个人喜好,他肯定不会对日本有什么特别的情怀,所以这枚导弹不是奔着英法就是美国去的,前者呆着自己的妻儿,后者一旦被战略导弹袭击天晓得会发生什么抓狂的事情,会不会把地球炸个底儿朝天?!

老卡肯定是不担心这件事的,他怕个屁,什么都已经失去了,现在无论是要求个世界大乱,还是单纯的泄愤报仇,都可以放了礼花,笑眯眯的看结果!

无论怎么样!

齐天林都必须阻止这样事情的发生,他必须阻止这种几乎是反人类的行为发生。

所以把步枪抵在肩头,齐天林加快了脚步就快速冲进这个发射井!

左臂挥动一下,带动战刃让自己的脚步异常轻快,不在钢网的铁栏杆走道上带来任何声音,飞快的判明方向,就朝着铁栏杆往下延伸的楼梯下方一个壁面通道口冲过去,那是这个巨大发射井里面唯一可以找到的另一边通道出入口,刚刚贴近通道口就能看见这里有一个极厚的闸门,伸手拉拉,关得很紧,一动不动,齐天林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拔出战刃就开始切削,一打开,就看见旁边有一个电闸合上了,很明显这就是整个电力系统恢复的开关,轻脚轻手的齐天林持枪开始在变成一人多宽窄的战备通道里面行进,这个时候,灯光明亮,他甚至都不太顾忌自己的行踪,因为天晓得对方是不是已经在开始准备引爆发射导弹,要是真搞出个什么倒数多少秒的事情,他可不知道该怎么促使外面的庞然大物停止!

用战刃去切削导弹还是用战锤去把导弹打成瘪三?

带着这样的胡思乱想,穿过转折的走道和又两道没上锁的闸门,齐天林突然觉得脚下一松,有点晃悠的感觉,心里却有点了然,放慢了脚步,快到了!

因为导弹井发射有非常强烈的震荡感,附带的发射控制室都必须加装在带有减震弹簧和避震橡胶的弹性平台上,这说明自己已经靠近控制室了!

手指神经质的再次确认步枪保险已经打开,摸摸弹匣侧面,感觉子弹满膛,确认无误,齐天林就把自己贴近转角处,眼睛已经能看见晃动的人影,耳朵能听见依稀的人声,呼吸禁不住有些发干……

再靠近一些,就能听清楚说话的声音:“我看看发

射说明,必须要五六个人……留下两个人在这里,因为必须是两个人同时操控相距五米的钥匙,你们俩到外面去炸开地面那个圆顶,爆炸点就在圆顶中心点,里面埋藏了塑胶炸药的,然后我们这边打开顶部水泥盖板,就能准备发射了……”不是老卡的声音,要精神和年轻不少。

嗯,的确是,在发射井的上部地面还有一个穹顶,而且是很坚固的保护穹顶呢,看来是还没到发射的关键时刻,齐天林简直就是大松一口气,然后就听见脚步声出来,稍微隐蔽一下自己,等着两个奔赴外面准备去炸开穹顶的家伙刚跑出来,就被齐天林直接抹了脖子!

然后根本不管这两人手中的物品枪械跟尸体坠地的声音,齐天林直接扑进去,端着步枪,和里面的五个人打上了照面!

一身白袍,头上戴着白色头巾包裹的老卡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拐杖,站在旁边,四个身着T恤夹克便装的阿拉伯裔男子站在旁边,一脸愕然的看着齐天林!

其中一人刚把手伸向腰间拔枪,齐天林居然扔了步枪同时伸手去拔手枪,后发先至,被固定在胸前快拔套里的P229几乎是滑出来就在胸口侧面,不需要移动任何位置,右手掌顺势贴住自己的右肋骨就开枪射击!

两连击准确命中对方的胸腹部,齐天林才转换动作变成双手持枪,冷冷的开口:“对不起……请各位到这边的墙面来靠着!”

实在是不愿意用穿透性过强的步枪来射击,天晓得要是穿透这些身体击中背后那些已经亮起各种五颜六色小灯的操控台会发生什么!

还是停止性能更强的九毫米手枪弹更保险一些,这就是齐天林已经拥有步枪却宁愿冒险也要用手枪射击的原因。

对方显然属于比较狂热或者勇猛的家伙,有两个人根本就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另外两人也在拔枪,只有老迈的首领一动不动的看着这边!

齐天林尽量把枪口抬高,把射线保持在对方头部,也保持在对着那巨大的观察室超厚玻璃上,极为罕见的用单发击毙……

说起来好像很难,对付四个都在动作的人,其实在IPSC射击训练中,这不过是个很常见的小儿科,而且距离这么短,五六米的距离,关键是不能慌乱,还能电光火石的迅速判断出先后次序,只要训练有素,解决四个说不上高手的家伙,就跟打靶差不多!

P229极好的射击控制性,在这个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就是为什么很多IPSC的射击选手都喜欢用西格绍尔系列手枪来改装比赛用枪的原因,齐天林三角据枪,稳稳就把冲在最前

面的那个家伙几乎凑到自己枪口前方的头部命中,肩膀不动,腰部扭动角度,这样整个据枪姿势丝毫不改变,就对准第二个冲上来的人同样命中头部,才再次微调角度,整个身体就好像一尊炮台在转动一样,连续命中剩下两名已经堪堪拔出手枪和抓住靠在脚边步枪的家伙!

枭雄就是枭雄……

老卡在这个过程中,一直纹丝不动的杵着手里的拐杖把目光集中在齐天林的身上!

看都不看眼前也许是自己最后能指挥和掌握的几个人,能帮助他发射这枚饱含他所有情绪的导弹,在奋不顾身的帮他阻挡子弹的部下。

其中一人的血溅到了他白色的袍子上,他也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瞥一眼那醒目的痕迹……

直到齐天林击倒最后一个,又走近按照习惯每人头上再补一枪,最后娴熟的褪掉弹匣,换上新的,把手枪插进自己胸前的快拔枪套,把目光终于抬起来放在老卡老迈的脸上时候。

前首领才开口:“你究竟是什么人?”

好像几年前在逃出边境线的时候,首领也曾经满怀疑窦的问过齐天林这个问题,时光荏苒,齐天林都觉得自己跟那个时候,有了天差地别!

他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心中只有仇恨不知所谓的小佣兵了……

现在他才是傲然纵横于战场之中,营造出一大片天地和市场,拥有自己的信念跟目标的枭雄!

如果说那时的他还青涩得跟个毛头小子一样只知道随心所欲的损人不利己白开心,现在的他才真的是需要给眼前的老家伙说,什么叫做自古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