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50章 同床异梦

第八百五十章 同床异梦

所有跟随齐天林在机场外作战的十多名廓尔喀都接受了极为详细和复杂的过程调查!

其中甚至还有测谎实验。

廓尔喀们的口供非常简单,接到观察人员通报,对一组强行冲进城的车辆进行射击,然后起火,齐天林都是接到通报以后过来查看现场,才发现一具滚下车浑身燃烧的尸体长相惊人,为了避免麻烦,才砍下头把其余部分和车体烧得一干二净。

因为这是在战区,随时都有各方的人在四处冲杀,齐天林可没兴趣带着一具尸体东躲西藏,而且是一具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尸体!

但中情局的人员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审核他们有没有跟活着的老卡以及身边的任何人沟通过!

廓尔喀们一脸无辜和茫然,说起来他们真是撒谎的最佳人手,只要不作战,这些来自尼尔泊乡下的青年们,满脸都是傻气,原本就是在不远处对着几辆缓缓移动的越野车定点打靶的他们真的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齐天林也一口咬定自己到达时候车辆已经烧得面目全非,自己只是把剩下的尸体浇上汽油化为灰烬:“就跟你们处理拉登的尸体一个道理,我也不敢留下他的尸体,头部反正都烧得面目全非了,交给你们肯定有DNA样本……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以为是个功劳,结果这么麻烦!”最后的他也有点不愉的表情溢于言表。

其实他跟非洲部的中情局人员都是熟人了,对方犹豫一下:“的确是功劳……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功劳有多大……我们知道他可能活着,而且就隐藏在北非的什么地方,但这一部分全都是部族武装,并不好渗透,我们有七个情报员失踪在这个区域了,但还活着的本地发展情报人员反馈,只有部族长老才知道真实的情况,白宫的反恐事务委员会也特别要求我们转告你,搞清楚卡菲扎究竟要回首都做什么!这才是关键!上面判断他绝不只是复辟那么简单,对于他来说,他应该清楚如果真的复辟,那一定会遭到我们各方的联手灭杀,比几年前的那次更直接和猛烈,那么他究竟回来做什么!”

只能说,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到处都有,没有谁是傻子,齐天林一边腹诽这特么的都是谁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一边内心哀叹一个谎话需要更多的谎言来掩盖!

仅仅因为自己当时懒得扛一具尸体到地面,就只提了人头出来,谁能料到美国人居然这么在乎老卡出现在首都周围的消息,看来这一带他们还是明里暗里有些情报网络,只是因为这里连生活都混乱得不得了,自然也没法建立完整的情报网络。

那么,他叹口气:

“好吧……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个插曲,我继续按照我的方案进行攻击,绿党和米苏军都是我的目标,现在我需要他们之间的战斗更加猛烈,有效的消耗有生力量,你们的情报人员潜伏人员大可以撤离这个区域了,接下来会非常惨烈。”

四十多岁的中情局非洲部外派主管耸耸肩:“都是本地招募的当地人,如果离开他们现在的岗位就没有半点用处,等你重新建立了秩序,我们再重新展开招募工作好了……”毫不在意这些棋子的丢弃,甚至还笑着拍齐天林的肩膀:“保罗,我们中情局构建情报网络,就跟FBI在国内到处安插监督人员一个道理,是为了更好的协助你,可不是不相信你,你也别太在意,这回你们是捞到了一条大鱼,只是……要能活捉,什么都好说,功劳肯定有,尽量活捉点绿党部族首领吧,我们看看能否审出什么来,这段时间我们会把欧洲部调一些人过来全力支持你,军方也会提供更多的支持。”

说完还笑笑:“你得知道,今天军方得到消息的特种作战司令部已经把这个消息用暗语发给各个部队,算是完结这个通缉指令,你要是听听那些各军种特种部队指挥官的哀嚎和羡慕,就知道你现在有多讨人恨了!”

那就是个幸福的烦恼了?齐天林撇撇嘴耸肩,真没感觉到,当然这档子事儿过后,那两个发现三辆越野车的狙击观察组,肯定会莫名其妙的得到重奖,那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靠坐在办公楼,齐天林的手指轻轻抚摸过那块带着绿宝石的小金属牌,上面镌刻着一个突尼斯的地址,就好像当年给蒂雅的那个一样,同样是跟手机卡一样大小的金属牌带着一片钥匙,齐天林却知道这后面牵连着多大一笔财富!

蒂雅的眼眸也是猫眼绿的,和这小牌上的绿宝石一样的深邃,静静的把目光在自己胸前和齐天林之间游动,却不问发生过什么,这一大串项链意味着什么,慢慢的把自己靠在齐天林的怀里,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枪炮声,心里还真是安宁得很。

好吧,齐天林觉得自己就只能是孤注一掷,加快进度,力争尽早控制这片土地,还这片土地一个安宁,也让老卡看看自己的本事!

所有狙击小队继续保持静默,只观察,不狙击,但是十个十人左右的廓尔喀小黑战术小队被放出去,专门在两边交战的结合部地带进行肆无忌惮的猎杀!

齐天林也亲自带队参与,依旧是把最危险的地区留给自己,作战方式非常简单,在观察员的引导和高点掩护下,潜伏进双方交战区域,用三五个人一组的强攻方式击杀对方一个火力点或者

休憩聚集区,另外的人负责掩护以及爆破,蒙上脸面的这些家伙穿着方式跟这些武装分子都差不多,只是袭击米苏军的时候扎上绿带,枪击绿党武装人员就换上红色袖套,搞得两边一刻都无法停息,风急火燎的大打出手!

因为巷战最怕的就是僵持,一旦僵持下去就是耗补给,两边都龟缩不动的话,只能让每个街道每栋房屋都成为胶着点,这不符合齐天林的利益要求。

他需要两边大动起来!

所以沙狐车辆现在只是装装样子的在绿党武装分子的周围巡逻搜寻,寻找那些部族长老,因为车上常常都坐着中情局的情报人员。

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了有效援助的绿党武装人员逐渐被人数越来越多的米苏军压制后退,逐步开始交出手中的控制权!

但更重要的是,肯定有部分接收安东尼或者老卡指令的人发现他们已经失去了跟指挥者的联系!

慌乱了!

但更让人慌乱的是,那家豪华酒店也发生了爆炸,米苏军为了报复他们指挥部被绿党血洗的惨痛结果,带人混在酒店后勤部门里搭乘员工电梯到绿党政治成员的楼层搞了一次袭击!

因为贴身护卫的廓尔喀们已经被抽调了不少人到其他地方,这边只有十来个人,但就是这十多个人在交火激烈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齐天林的指示:“撤离楼层,保全自己的安全!”

所以原本还在浴血奋战的廓尔喀们一股脑的全都从安全梯交替掩护到更高楼层,放任整个绿党包下的楼层被疯狂的米苏军袭击者们血洗一空!

这就是很明确的袭击,上下楼层的国外记者和驻外使节们吓得够呛,但袭击者挨个房间击杀了绿党成员以后就迅速撤离了。

没有人来质问或者询问齐天林的护卫工作怎么了,因为牵线这次业务的绿党政治领导已经葬身在豪华商务套间里!

齐天林干净利落的把绿党政治指挥部的讯息通过他找到的米苏军内部通讯录传递过去,让对方上门击杀,自己顺势就掐断了绿党之前跟绿洲公司利亚比分部联系的线索,剩下就是那些部族长老了,不管他们是否知道自己,一律都将成为击杀的对象!

但双方还是都有数千上万人的规模在这个城市里面进进退退的交战,齐天林和中情局的人想寻找其中的线头子,都没那么容易。

和麦克商量了一下之后,齐天林终于开始祭出自己的杀招。

由蒂雅带过来的一千六七百名精兵,突然就开始从利亚比中部发力,在数十辆沙狐的装载下奔袭米苏拉塔!

以黑人为主,廓尔喀为指挥骨干的这支队伍犹如一把利剑,恶狠狠的直插心脏,从三百公里外的荒野小镇隐蔽扎营,一直依靠空投给养厉兵秣马,现在一旦发出了攻击指令,憋住的那种劲头爆发出来,简直就是用碾压的方式,直接攻打下了米苏拉塔,将这里盘踞的所谓米苏军民兵指挥部的一窝军阀头子当场格杀!

还在首都鏖战的米苏军得到消息简直就是大惊,班师回朝,齐天林再把这个消息传递给绿党武装分子,让已经逐渐退到城区西北部的绿党大喜过望的重新集结追杀过去,哪里有什么穷寇莫追的道理,撵在米苏军后面穷追猛打!

追打真的是一种气势,非常过瘾,在城区里面对那些之前还负隅顽抗的敌人现在掉头就跑,不追上去狠狠的打两梭子放倒在地哪里过瘾?

部族武装的漏洞再次显现出来,没有完整严密的指挥体系,散乱无疆的冲杀,各部顿时就拉开了距离,五六个来自西南地区的部族逐渐就在拉开的追击阵线中被割裂分离出来!

同床异梦的齐天林和美国人,都觉得达到了目标,开始各自偷笑的针对这些分部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