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2章 主动

第八百四十二章 主动

每个国家实际情况不同,政变或者说革命的形式操作起来也不同。

如果说非中是农村包围城市,等边远地区稳固了再兵分两路合围拿下首都,那么卡隆迈就是典型的从中央开花,迪达现在就好像寄生在新政府新总统身上的毒瘤,一到合适的时候就会盘根错节的拿下寄主。

而尼日亚利和苏丹则是还在中途演变之中,不过一个利用宗教搞凝聚,一个利用贫困打游击,做法不同,目的却是一样。

现在的利亚比就是遍地开花了!

从首都的黎里波到、米苏拉塔、再到班西加多个利亚比较大的城市都突然动起来!

这些作战部队有个共同点就是高速游走,击溃有生力量绝不恋战!

而两头的班西加和的黎里波,基本上就直接被拿下了城市。

战斗全都被集中在两座城市之间的海岸线上,全都是当年班西加起义的反政府军一直争夺的那些区域城市,齐天林的人马在逐渐把这些武装分子往这中间驱赶!

两边的城市内部也开始肃清并重建秩序……

一种重新开始美好生活的秩序!

领导者是个女人。

没错,在利亚比这个阿拉伯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居然推出了一位女性作为引领者,她现在的身份就是的黎里波人道主义委员会的主席。

当然,这个人既不是安妮,也不会是蒂雅,就是之前最早站出来跟蒂雅提议建立难民区的那位年轻女性。

如沐春风的安妮公主跟她座谈了一个小时,这位在国外接受过不少影响的利亚比新女性就拜服在高贵典雅的公主面前了,决定要为公主描绘的那种美好的社会生活奋斗一生!

有时候在这些事情上,女性跟男人,真的有很大的不同!

不得不说,齐天林这几个女朋友兼老婆,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于是这位名叫苏海亚的的黎里波年轻女性就成了整个绿洲公司在利亚比的台前代理人,她的一切都是跟着安妮先从慈善事业入手开始的。

齐天林不可能不关注这些自己和安妮、玛若、柳子越乃至两位军师匆匆忙忙商量出来的事件发展状况,关键就在于这次的一整个一揽子行动太仓促了,从那发跳弹开始,整个行动就快马加鞭的往前冲,简直有些烈马抓缰的感觉,美国人又陡然被老卡的出现引起了兴趣,参与到这次行动中来,齐天林都有些自省自己在这个环节上是不是做错了,过早的让美国人介入,但假如隐瞒不报,拖得越久,美国人只要查验出头颅死亡的时间,又会怀疑他藏匿隐瞒

的阶段是何居心……

所以这一次齐天林真有些手忙脚乱!

一边安排重兵守卫首都,收缴所有的武器枪械,一边让自己的人马开始三番五次的合围进击,驱赶绿党武装分子逐渐靠近米苏拉塔和拜利沃德里这两座米苏军的重镇。

之前占领了米苏拉塔的精兵一待米苏军大军返回,就撤离了城市,利用高机动的沙狐在荒漠展开兜圈子的猎杀行为,米苏军有些顾此失彼,刚要出城追击,绿党武装又来了,只是绿党武装刚扎好阵营,齐天林的人马就从他们背后开始攻击……

总之场面就是一团乱。

美国中情局的人员把所有实况都是上报回了非洲司令部和中情局高层的,连麦克都打电话嘲笑齐天林没个战略战术,齐天林也很苦恼:“我有什么办法,我现在能抽出来到利亚比的就这么四五千人,主力必须放在你们要求的尼日亚利,中非和卡隆迈也要有足够的人手保证维持,为了这档子事,我已经花钱把在阿联酋的那个外籍军团都借调过来,如果不能一口吞下站稳脚跟,这次就赔大了!”

麦克能理解,顺便也透风:“在首都那边抓获的部族首领交代,卡菲扎跟他们的联络非常少,都是通过他儿子进行的,但前两年刚知道卡菲扎没有死的时候,他们是听说在首都留着杀手锏,可以复仇的杀手锏!我们怀疑这暗指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以他们才会在首都寻找,我们也会找!挖地三尺都要找出来!不然没法安心……DNA比对已经证明这次真的是卡菲扎,可他儿子又失踪了,你得小心点,这件大功劳很快会记在你的头上!”

齐天林都想在电话里面破口大骂了,美国人还真是老奸巨猾啊,老卡真身验明算是帮他们消除了一个心头大患,却让自己来顶包背黑锅?

要不是安东尼已经被亚亚把尸体烧掉,自己岂不是又要被人惦记上?

这边也只能咧嘴:“来点人手支援!别说这么多,我人太少,扛不住!”

麦克跟无赖似的:“哪里有人?你不会要一大帮美国人帮你冲锋陷阵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不就是舍不得你那些子弟兵伤亡,这个阶段要找炮灰么,我不可能提供美军踏上非洲土地作战的!”

齐天林有腹案:“你们训练的那些起义军!给我!反正他们在埃及的阿拉伯之春也没折腾出个什么结果来,给我当炮灰!”很多人也许都忘记了,班西加培训基地建立的初衷就是为阿拉伯之春培养反政府武装,一些只懂得初级作战技巧的反政府武装炮灰!

麦克居然楞了一下才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还记得这茬儿,给你给你,这些家伙要钱要粮还要枪,又打不出个名堂,早就想甩掉了!”

双方心满意足的挂上电话。

齐天林想想给跟随自己也差不多冲到了米苏拉塔附近的中情局官员通报一声:“这边就是个乱战场面,非洲司令部已经同意给我一部分人马来搅局,你在这边看看,需要抓部族首领,有机会的时候让我的队长们下手就好,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正面接敌,我得回首都,安妮的慈善行动已经很大的摊子,我总得去看看!”

这个人之常情被笑着点头的官员认可,齐天林驾车离开了前线返回首都,可他的路线却在半路的海滩边停留了一下。

骑士号就藏在蜿蜒的海岸线礁石里,等他把车藏起来,安妮才把飞机在水面滑翔过来笑嘻嘻的推开副驾驶门:“又有宝藏要去挖掘么?”

齐天林摇头:“宝藏肯定有,在突尼斯,但是现在的目的就是要保住宝藏!”擦着水面起飞的骑士号几乎就保持在水面上空几十米的高度,有点费油和考验技术,但绝对能逃脱所有雷达的监视!

要知道米苏拉塔就在的黎里波到艾季达也比之间,后者就是齐天林扔下核弹的那个地方!

齐天林和蒂雅驾机过来取走了一枚在以列色引爆,还有一枚一直深藏在海底!

齐天林打算把这一枚交出来顶包!

就这么简单。

只是安妮坐在打开的机舱门边浮筒上,悠闲的把脚丫子放在海水里面泡着,看齐天林匪夷所思的从水下提出一个完好无缺的金属包装箱,一点都不惊讶,只是嘻嘻嘻的凑上来细细打量:“真的是核弹?”当时齐天林把箱子上的那个著名三菱型标志铲了,现在历经海水侵蚀,也没什么变化。

齐天林水淋淋的把箱子推上飞机后座,也不要姑娘帮忙,自己唰的一身窜出水面,安妮才不会有蒂雅那种拿着毛巾来帮忙擦的动作,稍微退远点打量一下:“等等!我拍两张照片……你还是稍微晒黑点更健康一些,可是只要回到家里没几天,你就又没那么黑,真烦人!”

等姑娘抒发完这种两人之间的浪漫小情绪,才重新驾机返回的黎里波,这里就轻松得多了,全在利亚比国境内,不用担心任何方面的查探,也没有海空军会来骚扰他们,故意在海面上磨蹭荡漾一阵,等天色黑了,才把骑士号靠近的黎里波的海岸线,齐天林把箱子煞有其事的藏在港口外的水下。

剩下的就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需要有意无意的引导美国人自己来发现这玩意儿。

再次出

现在公众场合的安妮和齐天林就各干各的事情,一边是用慈善行为掩盖的政府架构慢慢形成,另一边就是齐天林在豪华酒店里面查看那些被袭击者打得支离破碎的房间和尸体,和中情局的人一起嗤之以鼻:“狗咬狗一嘴毛,总而言之倒是方便我来做事……”

关于米苏军到豪华酒店袭击的细节当然会被酒店监控视频抓到,剪辑一下送到各大视频网站媒体播放,声讨这种越线的行为,以前俨然是正义化身的米苏军,也顿时落得一个口诛笔伐的下场!

更重要的是西南部地区,这些绿党政治人物家乡的部落族群在派出了自己的武装到首都作战以后,现在只见有人去,再也无人回,陆陆续续从网上看到这样的讯息,又诧异又愤怒,再次集结剩下还能拉出来的武装人员,讨伐米苏军!

代表南部前政府势力的绿党武装,前反政府武装的主力,也是首都以东包括米苏拉塔、艾季达比也到班西加的强大势力代表米苏军,外加原来西部地区的政府军,三方割据的态势,在经过这一番胡搅蛮缠以后,齐天林的绿洲公司隐隐的在其中已经蹬掉了政府军,削弱了绿党武装,前后夹击了米苏军。

终于在这片国土上逐渐掌握了战略主动。

下面就需要来一次近似于总攻的局部军事作战,彻底把米苏军打垮打散,让这个国家再也没法凝聚起能跟齐天林抗衡的武装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