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7章 选择

第八百四十七章 选择

连续不断的攻击已经持续了三天,连齐天林都从自己的嗓子眼儿里感觉能咳出硝烟味来!

武装分子开始疯狂的集结在一起进攻,如果受到沙狐装甲车辆的火力压制,就顶住但不完全退缩,其他人又换地方进攻,人数无论如何都会比装甲车辆多,拉开战线潮水般的汹涌而至,就好像一层一层的波浪在拍打各个阵地!

尸体已经来不及收拾了,横七竖八的散落交叠在街道、墙角、台阶上!

狙击手们早就在反复计算自己的携弹量,虽然随着狙击围困战术的加深,单兵携带狙击枪弹已经达到两百余发到四百余发的超量状态,但还是在这一场持续时间较长,敌人数量又特别多的战斗中,后方弹药补给都变得没那么迅速,因为太多地方都在告急!

除了最早的几天,一般情况下狙击手一天最多开几枪,有时候一整天都趴在狙击位上观察,看不到一个目标,这两天完全是疯狂的涌现到眼前!

一天每个狙击哨位都最少受到两次阵地冲击……

有时候刚刚把自热单兵口粮加热好,就有哨兵传来攻击开始的警讯,所有人进入战斗位,近乎于本能的盯住自己所属,又熟悉到每一块砖每一条缝隙的场景中,看着那些端着简单枪械的武装分子各自占据他们认为安全的地形,瞬间就能在每个狙击手脑海里面形成一个快速的射击次序,也就是把对面那些生命离开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很快排了个序……

一旦分队长或者小队长发起了攻击指令,首先受到攻击点名的,一定是RPG火箭筒发射员,有时候甚至不得不先让自己所处的隐秘工事受到一发火箭弹的袭击,才能从白烟升腾的地方判断出发射地。

而未经专业训练的家伙在这个环节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只要第一发成功发射,第二次多半还会从那个他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发射,往往这时候,等待发射手的就只有一发穿身而过的狙击弹!

齐天林不停在无线电频道里面喋喋不休的要求自己的部下:“目前的场面,你们拥有两种狙击的方式,一种是追瞄,把瞄准镜快速移动着跟随你的目标,直到你的呼吸调匀,觉得合适了扣动扳机,这适合两百米以外的目标,因为你的枪口移动范围会比较小……另一种就是近距离狙击,根据敌人移动的速度和方向,把枪口放在预先的地方等待目标进入狙击镜,然后扣动扳机!好好练习这两种射击方式,都将会是你们以后赚取业绩奖金的最大利器!”

通讯频道里面回复他的,经常都是成片的呲牙咝咝声!

黑人习惯用这样的口吻表

示他们尊重而欢快的心情!

但偶尔在其中能听见点不一样的嘿嘿笑声……

因为这时候,已经有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的几个小组强行进入了米苏拉塔,他们也在通讯频道里面听着!

不是来支援米苏军,几乎所有跟齐天林的绿洲公司打交道的国家军方都想派人来考察,实在是从二战以后欧美等国虽然经历过多次城市进攻作战,但无论是在早期的汉城、格林纳达、巴拿马还是近十来年的巴格达、费卢杰乃至喀布尔,对手的实力都相对较弱,而欧美军队投入兵力强大太多,这些进攻作战基本都呈现出摧枯拉朽的“一边倒”态势,与其说是城市进攻还不如说是城市治安清剿更为确切,真正说得上城市进攻战役的就只有格罗兹尼那一场惨烈战斗,却被俄罗斯军方掩盖了太多的细节,所以之前那些军事实践中获得经验是有极大局限性的,而齐天林领导的这一场以少打多,以专业对业余,几乎均衡的城市作战,就很有参考价值,所以美国军方的侦察卫星和空中遥控飞机监控了半个多月就忍不住了,再三通过麦克跟齐天林商量,要求派出军事考察组随行观测……

齐天林有点无可奈何,但又不得不对这个未来的敌手表示尊敬,那些跟着他的部下一起在战斗一线观察出没的军方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就是在收集各种城市攻防战的数据评测,可以想见,自己带着人流血流汗的过程,被别人就直接当成了兵棋演练的成果。

那就姑且顺从吧……

但齐天林唯一提出的就是不得携带任何拍摄录制影像的设备,偷拍都不可以,因为作战就是作战,反人类的事情太多了,谁都不愿意把这些最丑恶的东西一一展现在外,美国人同意了。

因为打到后来,妇女儿童上阵的情况都在出现,齐天林对自己的作战方针都产生了一度的动摇,他从来没有奴役非洲人或者利亚比人的态度,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符合自己道德价值观基础上的方案实施,但战争就是战争,只要有敌我双方,就不可避免的会把平民挟带进来,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狙击镜前面看见端着枪支的女性和儿童,很容易就联想到一身戎装的蒂雅或者自己的儿子们,不得不说,这对他是一种很久都没有体验到的心理挑战!

他其实明白自己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在占领非洲,是非洲的侵略者,无论自己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粉饰这个行为,核心就是清清楚楚的摆在那里!

有时候,他都在扪心自问,自己这样的行为和做法真的是正确的么?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也没有人可以在这个层面为他做什么解答,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在做他这样疯狂的举动!

所以齐天林感觉自己的心态也在经历一个变化,从以前那个单纯的士兵向一个领导者的转变,虽然这种转变是他自己也很难完全接受的,但这种转变几乎是难以避免的。

还好……他的部下,不会对这种行为产生什么疑问。

相比欧美国家的士兵,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对他们进行国家荣誉感和责任感的教育,前苏联以及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也必要进行非常多的政治思想工作不同,齐天林以非洲黑人和廓尔喀为主体的作战人员很少对这些问题产生思考。

数量只占百分之十的廓尔喀是习惯性的绝对服从,他们的文化水平也决定他们思考不了这么深层次的问题,而黑人们则是因为长年征战,对这样的相互杀戮表示相当熟悉,见怪不怪……

所以整个米苏拉塔的狙击歼灭战进行得有条不紊,甚至有点疯狂。

就如同一个高效的绞肉机,不停的把从利亚比全国各地甚至邻国吸引来的武装人员无情的剿杀在城区里面!

齐天林自己已经不怎么到狙击队一线参与狙击,一方面留给自己的狙击手们反复锤炼,另一方面,自己确实没法把瞄准镜锁定一个妇女或者十来岁的孩子,他宁愿在直接的冲杀中遇见这样的敌人,因为狙击手距离敌人太远了,有时候从这两种身份的身上,狙击镜里很难看见威胁性。

所以他索性带了一队五十来人的突击手,在利亚比武装分子那条极小的对外通道上搞频繁的袭击!

因为把包围的口子缩得比较紧,而且外围游动打猎的沙狐们都是优先攻击运送物资的车辆,所以能进出的,几乎都是步行。

而这其中无论是携带枪支的武装人员,还是运送弹药、粮食的妇孺儿童,一律都会受到攻击,最开始齐天林是想区别对待,击毙前者,后者只要停止抵抗,交出枪械弹药粮食就可以离开,但是经历过两次抵近妇女儿童,对方却突然从粮食袋子里面抽出手枪射击的情况以后,他的部下死活都不愿再让老板靠近敌人,抢先都会把目标击杀在地!

这对齐天林来说,简直算得上是一种煎熬!

一直煎熬了大半个月!

米苏拉塔武装分子的疯狂反扑才销声匿迹!

也就是某一天清晨,无数的狙击手趴在自己的岗位上,准备迎接天明以后的又一轮战斗时候,突然就觉得到处一片安静……

城里似乎再也听不到枪声……也没有喧哗跟吵闹,就是一片死

一般的沉寂!

被齐天林要求收紧了最后一点缺口的包围圈再也没有武装人员来冲击,到处都有一种诡异的安宁……

外围还有人在靠近,还持续的被打猎的精兵沙狐们拦截击杀,但城里却没有人再往外逃……

这样的宁静持续了大半天,在美国军事专家的提醒下,齐天林才派出两部沙狐,加大马力选择米苏拉塔城最宽最直的环城大道飞快的跑了一圈,廓尔喀队长在上面紧张的用潜望镜观察周围的情形:“没有任何动静……”就在齐天林正准备要求他们进入内环城市再冒险的看一看的时候,另一辆车开始汇报:“我看见投降的人群了……”

没有弹药、没有粮食,甚至连平民都没有,身在城里的只有数千名几乎拿着空枪和发射筒的伤残之兵,当齐天林判断外援武装分子已经几乎少之又少,终于斩断了最后一点缺口时候,里面的饥渴几乎已经彻底击垮了所有人……

一座海滨之城,一座满目苍夷的贸易之城,自身连淡水井都挖不出来一口,什么都需要外界输送的城市,终于在生存的面前选择了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