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49章 角落

第八百四十九章 角落

齐天林坐在一辆战术版沙狐的副驾驶座上,先试着扭转上半身说话,觉得很别扭,干脆解开安全带,把步枪靠在车门边,转过身迈到后面,一屁股坐在宽大的中间扶手箱上对后面开口:“我无所谓你们的态度……但只是想你们看看你们所谓民主和自由的世界,其实你们这几年自己都明白,你们对平民做了什么,这个国家实际上享受和得到了什么……”

后面拆掉了所有座位的钢板地面上,十名穿着白袍的利亚比人被约束带绑住了手脚坐在车壁边的地上,或阴鹜、或思索、或敌视的眼光打量着齐天林,当然也有一声不吭埋头在自己膝盖中间,恍若未闻的。

这是五六千名利亚比武装分子被最终俘虏以后,经过短暂的恢复跟治疗,伤残者和不治身亡的撇除掉以后,三千多名身体健全的俘虏中间被甄别出来的一部分领导者,齐天林离开米苏拉塔俘虏营的时候随机的挑选了十个人跟自己一起走。

前后还有各两部沙狐一起护卫老板的车返回首都,只是坐在地面的俘虏们看不到,只能感受着还算平坦的高速公路上疾驰的沙狐略微显硬的减震,听着齐天林慢悠悠的说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现在发生在利亚比的一切,都是我发动的……我是南非人,我的部下也绝大多数都是非洲人,假如要认为我们是在侵略你们的国土,我们已经侵略了五六个非洲国家,你们应该听说过发生在非中、卡隆迈还有尼日亚利等等国家的事情,都是我们干的!我们的目的就是平息非洲国家最让人生厌的战乱!”

终于,所有的俘虏都抬起了头!充满惊讶和不惑的看着他……

齐天林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你们在首都有十五天的停留时间,你们可以看看目前的首都究竟是怎么样,你们所谓的推翻暴君运动带来的后果被我们洗清以后,呈现出的是什么样子,你们都可以仔细观察,甚至在武装人员的押解之下,你们可以走进这些首都市民当中去观察,到底他们是在过什么样的生活……”

有些人脸上习惯性的浮现出好斗的表情,能在米苏军或者绿党部族武装里面当上头领的,无一不是聪明人,也无一不是骁勇好斗之人,但齐天林接下来一句话就打消了他们所有人开口的念头:“你们都回不去了!”

作为武装分子投降的时候,从未担心过自己的未来,因为有数千人投降,总的来说还是觉得最多是缴械以后关押一段时间就释放,那时还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干什么,毕竟现在国际社会应该也盯着这里,没谁敢胆大妄为的对数千名已经缴械投降的敌对分子搞大屠杀。

齐天林给自己点燃一支雪茄:“这个国家需要的是安定,你们都是习惯了作乱的家伙,已经不能融入这个社会,所以你们除了被枪毙关押,就只会被我调遣到其他国家作战,就好像你们看见这些来自非中卡隆迈的黑人作战人员一样,有机会获取每月超过数万美元报酬的雇佣兵生活……”

一句话又挑起了这些人眼底无数的火苗希望!

齐天林说得没错,经历过战乱的人,特别是在战乱中比较强势的武装人员,享受过那种无法无天,枪杆子就是王法的嚣张,很难再回到约束的法治社会,他们已经食髓知味,就好像土匪被招安以后很容易造反一个道理,血管里面流着的血液都已经变得野性和狂暴,哪里还能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听了前面的话被吓一跳,可没想到柳暗花明,居然还有这样一条路!

齐天林说出最关键的部分:“那数千名俘虏也回不去,我可以把任何数量的人拉到一个山谷剿杀活埋了,但也可以带着他们去打下更多的城市和财富,你们……这十五天的时间里面,你们随时可以要求回到俘虏营,去说服和整顿清理自己的部下,准备接受我们的整编,以后你们所能领导的部下数量,就决定于你们的号召力,以及在之后的训练过程中,表现出来对公司的服从性!”

说完,齐天林伸手扒拉下头顶的一个屏幕,VIP级的沙狐都装了这玩意儿,算是影音播放娱乐系统,摁一下播放键:“但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如果想挟众作乱,这里有个样板,你们先学习一下。”说完自己就翻身到前面副驾驶上坐着了,留下十个俘虏个个伸长了脖子看录像!

当然就是上次平叛炸营的视频,先播放一段白天的兵营,正常的训练和管教,然后就是黑夜中突然枪声大作,炸营以后把管理廓尔喀跟小黑尸体挂上墙头,想冲出来被沙狐打回去……

然后镜头一转,就是又一个天明时分,摄像机在整整一兵营的各种尸体尸块之间游走……

所有参与炸营的人员,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参加者,一律尸横遍野!

车厢后面都是经历过各种战斗场面见过不少尸体的家伙,这次在米苏拉塔城内更是挺过了地狱般的苦熬,所以对这样血腥的场面并不陌生,但画面中那些大多数用冷兵器切割、暴砸得极为残破的尸身还是让他们神色大变!

视频没有任何配音,前段只有枪声,后面查看各种尸首的时候,除了有点踩在血泊中的滋滋脚步声,就只有偶尔泛起的呕吐声,观看车厢里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如果说先惊后思,再有人想顺势打小算盘小聪明的话,这种

直观的惩治场面算是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齐天林颇有些阴测测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公司拥有十多个强力战斗部门,迄今为止心生异端的都变成了这种下场,但凡是业绩可观的主管以及部属,每年十万到数十万美金年薪比比皆是……就看你们自己抉择了……我们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只需要遵守公司的制度,所以这样的行为,你们可以试着想想是对自己用,还是对敌人用……”

剩下再到的黎里波的路途中,后面车厢几乎每个人都在低头沉思,极少次抬头对望,眼神里似乎也不敢相互传达什么。

齐天林几乎在他们面前打开了一扇潘多拉的盒盖!

去杀戮么?

数千人的规模真可能是一支很强大的武装力量了,谁来掌控?你?我?还是他?

在场的人没有谁心里没有怦然心动!

去夺取利亚比的政权,大家已经干过一次,得到的是什么下场?乱糟糟的一片,谁都捞不到好处,都成了被政客们指挥利用的工具,现在可以……似乎可以去横扫其他地方,也许比利亚比更富庶的地方!

可以说,这种诱惑顿时像毒蛇一样开始咬着这些人的心,剧烈抖动的心!

直到沙狐一下停住,后门被拉开,明亮的阳光投进来,几名彪悍的黑人枪手伸手开始毫不客气的拉下一个个被绑成一团的俘虏!

两人一个,提着就往前走,一长串……

没有被遮住眼睛的他们只看到这是个狭长的通道,不知道在哪里,但能够听到人声鼎沸的喧哗,其中有些生性多疑的家伙不由得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带到了什么集会现场,即将被公判公审!

禁不住扭头去看齐天林,似乎要看看他的表情才能分辩刚才说的真假。

齐天林依旧还是那身沙漠色紧身长袖T恤加罩灰绿色短袖T恤在外面,战术背心都没有穿,宽松的多袋裤腰间挂了一条战术腰带,挂着手枪和几个大小弹匣,一支步枪斜挂在背后,随着他的行走,啪嗒啪嗒的拍打屁股,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随意的模样,戴着棒球帽,脖子上拉下一张骷髅围脖,跟身边几个小黑和廓尔喀分发了雪茄,都叼着嘻嘻哈哈的低声笑着跟在后面。

首都嘛,难得有不少绿化树木,这片墙体边也有点斑驳的树影,洒在这帮都挎着枪械,统一服装却不同肤色的家伙身上,更像是在郊游而不是作战。

可能齐天林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相当平常的画面,深深的印在了几个扭头的武装分子头目脑海里!

这应该不是会被枪决的

前奏吧,有点安心的扭回头,说不得有几个人又会相视一看,居然忍不住露出点笑容。

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

前面有个铁门,哗啦一声推开,穿过黑漆漆的通道,就在俘虏们又被提心吊胆的吓唬住时候,面前赫然开朗!

一下就光亮的视野大开!

原来是在体育场的主席台。

齐天林从后面走进来:“这里就是老卡自己的包厢!你们想出头想上台不就是也想坐在这个位置么?就呆在这里吧,看看我是怎么做的,我是不会要这个位子的,没信心比老子做得更好的,就乖乖的跟老子去出力作战,别寻思捣鼓这些你们不擅长的东西!”

哪里需要他说,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直愣愣的看着下面了!

昔日气势雄伟的体育场,被打砸得一片混乱的体育场,现在整整齐齐全都是各种各种的简易平房,到处都是人,在看台上,在空旷地带,都在伸长了脖子向外面张望!

因为所有投奔首都来的人,都会先被带到这里,先在这里短暂住宿,检查身体,隔离身体疫情,稳定情绪,确认身份以后,才会按照先自愿后分配的原则到体育场以外的区域生活。

但是从体育场气势宏伟的大门那边,有宽宽的一个看台缺口,能够看到巨大都市的一个角落……

生机盎然,热火朝天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