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54章 宽广

第八百五十四章 宽广

很不幸,北欧真不是老卡的地产投资方向,最终位于德国的两座价值一千二百万美元的城堡被公主收入帐下,留给了自己的儿女。

直到骑士号起飞,她都还在得意洋洋的炫耀:“剩下的玛若和夫人随便挑选,只有我才知道怎么打理城堡,看看迷雾岛,都被她折腾成了什么样了……”

在离开突尼斯之前,安妮还拖着齐天林去游览了一番突尼斯的风景,这个海滨国家和大多数中非国家不同,拥有大量的古罗马时期的古迹,安妮还特别兴致勃勃的讲述了关于迦太基时期建国时候那个著名公主用一张牛皮换来一个国家的故事,在那些可以和华国历史古迹媲美的马赛克壁画面前流连忘返。

齐天林再文盲,站在那些上千年雕像和残缺建筑前面还是能感知到那种历史的沉淀,再看看自己经过的城市跟民众,所以一直到上飞机,都有点沉默,只剩下安妮有点兴奋的叨叨。

所以看见齐天林难得思考出结果,公主也不惊讶:“我尊重你的每一个决定……”

齐天林再回头望望那个消失在云雾下的城市:“这次到米苏拉塔,我也经过了胡姆斯,那里也有个古罗马帝国的遗址,我没有时间去看,但是听俘虏说,他们把那里维护得很好,舍不得伤害那些地方……”

安妮很认真:“人性是本恶的,但是人性又是追求美好的,所以这种矛盾的由来正说明了人性的复杂,也许你现在所处的位置不同,所以不可避免的开始思考这些比较全面的东西,这个时候我反而要建议你借鉴你之前的思路,作为一个战场上的指挥者,想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齐天林表示赞同:“我只是从昨天到现在感受突尼斯,确实有点与世无争的感觉,这个国家不同于大多数非洲国家,我也用你的电脑上网查看了前几年的那场骚乱,似乎这个国家连骚乱都有些漫不经心的不专业,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国家本来就是人家民众所喜爱的,我就不要去打破了……由此而延伸出来,对于我以后的征战,我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目标,总体来说还是要限定在国家比较动乱,民众生活比较困苦的类型,我才会去插手,这样才不违背我的初衷,不会为了政变而政变,不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独裁军阀……”

在一系列疾风暴雨式的讨伐征战以后,齐天林难得的拥有了一个思考跟比较的过程,还得出了结论,安妮帅气的对他打个响指:“好!恭喜你正式踏入了政治家的领域!”

齐天林不乐意:“我可不喜欢政客这个词!”

安妮笑颜如花:“我只希望你

成为拿破仑或者凯撒大帝,又或者你们国家那位毛那样的卓越领导者!”

齐天林撇撇嘴有自知之明:“我能把我们家的几位领导给侍候好就不错了!”

安妮被逗得哈哈大笑,连骑士号都在云端颠簸了几下……

所以当骑士号降落在圣玛丽岛的私家机场以后,安妮娇笑着给柳子越恭恭敬敬的打招呼:“祝领导万寿无疆!”

搞得柳子越很是莫名其妙,但明白肯定是丈夫跟她背后说了什么笑话,嗔怪的拿手指去戳齐天林的头,换来齐天林热情的一抱,笑容也就止不住了,玛若刚刚展开手,也被齐天林抱住,安妮就没好心的在她耳边轻声:“昨天我们又进账超过三百亿美金!”

玛若顿时就不顾还在齐天林怀抱里,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挣扎着转头落地:“哪里来的?现金还是不动产?转到我们家的手续费高不高?”于是低笑的柳主播就接管了丈夫,开始给齐天林介绍这个新家。

齐天林自从上次在美国人手里签署协议拿到这个岛上美军基地的使用权以后,这的确是第一次回到岛上。

那个之前有些戒备森严的军用机场已经大变样,首先是原本军用机场角落留给当地居民的民用航空进出口已经被扩大,那些深灰色带着典型军用色彩的楼房被漆成了明亮的蓝白相间外表,柳子越充满感情的说全部这是她的主意:“就跟我们当时在圣托里尼看见的爱琴海风景差不多,要不是我们家只有这个镇子的使用权没有管辖权,我真想命令全岛所有的建筑都必须漆成白色墙面,蓝色门窗了,嘿嘿,当岛主的感觉真带劲!听说蒂雅现在在利亚比当女总统?!”这主播啊,话多起来真不是一般人能接上趟的。

齐天林大白眼:“什么假消息,她不过就是带领一部分军队好了,另外找了个女的当总统,算是我们的台前操作者,我怎么可能让自己家人去做这些事情,又麻烦又危险的。”

柳子越就不会问那个女总统的事情,专心介绍自己这边:“拆了一部分基地建筑,但是那边那群漆成白色的就是保留的什么重要设备,这一部分机库保留下来,我们家的停在里面,还有一些据说是要留给公司员工,总之这一片就能住个千把人,出去以后的镇子原本听说美军基地撤离,都纷纷搬迁回了那三个岛上的自然镇,现在除了班车,通行于这个机场镇,就没有外人在这里了,我们也给这些离开的镇民相应的补偿买下了这些他们的建筑和店面,打算全部重新改建。”是能看见蓝色底纹加金色拉花的圣玛丽号正停在宽阔的机库里面,那些同样被漆成白色加

蓝色的大型机库停放C17都没问题,当然在没有运输机的时候,也可以跟营房一样作为住人或者射击训练的靶场。

安妮的骑士号当然是直接滑到停机坪边缘,自然有技师接过去检修停到机库,一家人就说说笑笑的走出来,原本基地厚重的围墙岗哨都已经被拆除,几名PMC正无所事事的坐在门口执勤,齐天林知道这些都是各战队休假的家伙,摆摆手打个招呼,换来的是捶胸礼,在利亚比这些日子,齐天林都见得少了,笑着也回礼。

街对面那些超市旅馆什么的还开着,都是公司自己的员工过来打理,但是一部分建筑已经被拆掉在施工,一辆很和善的MVP礼宾车停在修茸一新的小机场外,开车的小黑笑着就跳下来打开门,等老板上车以后平稳的启动,一点没有他们在战场上开沙狐的猛烈劲。

绿化相当好,应该说是自然植被,虽然靠近海岸线的因为海风海浪的原因都很低矮,但是顺着海边的三车道高等级路,公路靠岛内侧的植物就非常茂密了。

整个岛屿大概有一百平方公里,横竖都差不多十公里,基地所有权大概就占了三分之一,其实除了这边一部分是机场,别的都是从未开发的山地,反而是那三镇的附近有不少农田跟房屋。

现在从机场出来,就有好几处地方在施工修度假屋,一方面可以给高级主管们当做福利,另一方面那些作战英勇的员工更是可以作为奖励或者度假去处。

而玛若圈定修建的自家房屋就在基地南面靠近海边的角上,岛屿有点伸进海里的犄角上,繁茂的团状大树中间藏着的一栋三层楼住宅,安妮刚才还特意飞到宅子上方转了两圈,才看见玛若跟柳子越挥挥手出来上车到机场的,其实也就两三公里的距离,安妮还笑说玛若现在金贵这个新家得很,不允许飞机直接降落在旁边,说是不能损伤她刚培植的草坪,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所以齐天林也在空中俯瞰过,有印象,但是真靠近看了,还是觉得真有眼光,说起来三层楼的房屋真不大,但一家几口也足够了,就算孩子长大,再把父母都接来,也还是足够大,所以十间卧室也足够了,而周围就按照安妮说的方针,要有品位的设计,带有历史鉴赏的眼光,所以玛若还是听了贵族言,好歹她也是学艺术的,请人搞了个全套的设计,现在MPV下了公路以后,就是一条不太宽阔但足够平坦的石块拼装路,一直跟安妮嘀嘀咕咕商量钱财的玛若终于忍不住转头给齐天林炫耀:“这种路边才最接近自然风格,不会有突兀感,但是要做到又有美感,又坚固还得平整到跟泊油路一样,

就要花大价钱了!”

一路上也能看见在树林里面若隐若现的有小别墅,柳子越靠在MPV的最后一排,算是舒适的倚在齐天林怀里介绍:“都是我们家的,可以给员工度假,也可以招待来的客人,我打算过段日子邀请国内的一些明星和广电部门的领导过来度假……算是打通关节。”嗯,这些事情她比自己的丈夫可擅长多了。

齐天林现在捞钱的能力不差,花钱还真不如家里的领导,只有一个劲点头的份儿。

车辆停在主宅的侧面,门口已经停放了两三部小车,玛若的那部恩佐当然也在这里,柳子越还小声:“用军用运输机运其他设备的时候顺便运过来的……”

玛若耳朵好:“这样的风景,才配得上这样的车,而且我在欧洲到处都要携带安保人员,两人座的车,确实不太方便。”

白色的尖顶大宅其实就两层,上面都是阁楼,一楼全都是落地玻璃窗,随便哪一间都能看见周围浩瀚的海洋美景,而正前方就是两块网球场大小的平整草坪,中间一溜美国红枫,加上低矮红花灌木,两边则是棕榈树加铁树还有小白花打底的造型,平整得就跟英超足球场差不多,用安妮的话来说,这就是庄园的范儿。

一眼望出去,自有一种从树林中出来豁然开朗的感觉,不是更利于心胸宽广?

齐天林现在是得把眼光放宽广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