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57章 不简单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不简单

但很显然,柳子越跟玛若大可不必因为这件事对安妮耿耿于怀,当一家子在女保镖们挡出来的通道中进入房间,接过管家递过来的媒体采访申请单一看,熟悉这套流程的柳子越随手就掏出一支笔开始勾勾画画,还别说,她还真能履行一个王室新闻官的角色:“这家报社不行,全是走桃色新闻路线的,肯定是奔着安妮那个花心未婚夫来的,这个可以……属于比较严肃的政治经济类媒体,这个有种族主义倾向,估计会在非洲问题上做文章^”

然后这么噼里啪啦的删删减减,安妮端杯茶站在背后也频频点头,认可她的看法,最后一看大约六十多家媒体,有大半都是奔着齐天林来!

安妮长叹一声:“看来我这花架子还真是不如开疆封土,保罗现在在非洲做的事情这次基本上就被美国人全给扒拉出来了!”

女保镖上街很快买了一大摞报刊杂志,果然在最近的一两天,突然对于齐天林以及那个神秘的绿洲公司的炒作开始频繁起来,之前齐天林还说安妮到联合国的新闻远比自己多,现在一比,公主驾到最多就是在娱乐版有个头条,来张玉照,可是关于《用商业手段解决战乱非洲?》、《民族、种族、宗教矛盾奇迹般的消除!》、《一个华裔南非人在中北非的传奇生涯!》、《美利坚合众国如何能在新格局的中北非保证国家利益!》、《反恐战争新主角:专业武装防务公司》、《帮助美军脱离战争泥沼的最佳方案!》诸如此类的文章几乎占据头版头条,连篇累牍的大片大片文字专栏、评论家文章!

这根本比安妮那点曝光量,比重简直不是大一点半点!

柳子越严谨,快速的翻阅各种文字,安妮对遣词用句更熟悉,有时候柳子越在个别词语上还要请教他,玛若就有点傻呵呵的把柳子越看过的报刊抱着再自己读一遍,颇有一种嫁了名人自己也要出名的感觉,时不时还叫齐天林来看看某些形容的语句:“在战场上能保持睿智而冷静的头脑,奋不顾身的和战友出生入死,总能奇迹般的生还并带来成功的消息……嗯,我觉得这个形容很好!我很喜欢!”照着报纸,她当然是念的英语。

齐天林靠在窗边,外面的曼哈顿公园大道依旧人来车往,不会因为一对儿名人情侣驾到就改变什么,以他看惯了寻找地方狙击手的那些楼顶方位角度看过去也没什么威胁,但是心里真的发紧:“MI6的人已经提醒过我,美国人会一个劲的在这件事上把我推到风口浪尖,让我来替代他们在非洲的策略,一方面表现我的行为是跟美国无关的商业或者军事行为,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再循着跟我构

建良好关系的模式,来达到他们的战略目的,所以这个炒作才会这么丰富,我完全能理解……”但这段话是用英语说的,要知道,这个家庭的语言是个很微妙的东西,柳子越跟玛若在一起,多半用英语,安妮可以跟玛若用法语,和柳子越说华语,跟蒂雅侃阿拉伯语,可有意无意,只要齐天林在,所有姑娘都会不自而然的用华语,就连玛若现在的华语都挺溜了。

安妮反应最快,笑起来:“那就是你比我有名了……”脚下开始踢要说话的柳子越,手上似乎无意识的转了一下自己正在把玩的手机,原本是在看已经送回苏威典王宫的小王子小公主视频通话的,现在屏幕上赫然用华语写着:“可能有窃听和偷拍!”

齐天林已经在苏珊和MI5那接受过比较系统的特工情报人员训练了,对于这种自己事先预定的房间,又这么重要的人物场所,被中情局或者著名的窃听大户国家安全局窃听,简直就比不窃听的几率还要低,套用之前那位中情局北非负责人给齐天林表述的那个道理,窃听是看得起你,说明你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已经构成了影响,对你的窃听就好像对你的那些监控一样,就是为了让双方都处在一个相互信任的状态,连美国总统都会随时处在各种监控之下,你这么个非洲“总督”算什么?

所以柳子越笑着用英语接过来:“这孩子就是比天骄听话点……”手掌遮着点好像在挡阳光,又跟玛若分享:“小奥最近个头还是长得不错……”

玛小妞明显演戏的功力就不如这两位,脸色正要动,柳子越手上抹掉那行字抢戏:“我觉得吧,既然已经在操作了,就要信息效应最大化,星云传媒集团最近也可以结合美国方面热炒这件事,跟进一下,让信息别在欧洲滞后了。”

安妮眼睛亮一下:“有道理,保罗以前主要还是顾忌武装承包商身份太血腥,不容易被正常社会所接受,那么这次就接着美国方面的状况索性把绿洲公司展现一下,也避免以后有心人在中非和北非事件上做文章。”

都用英语,齐天林还真的思考了一下:“其实现在我有点反感美国人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我一下就亮在了所有伊斯兰武装或者极端组织面前了,我们在阿联酋那么大的生意投资,阿拉伯在利亚比的投资那么多,会不会因为我的人击杀了老卡,导致反弹?”眼睛就看着玛若,眼角有点轻微的眨动。

不管有没有窃听,都需要这样商量一下,有窃听其实有时候还真是个好事,玛若也不笨,看着齐天林的动作顺着他的话语,终于入戏了:“那……我出面跟他们谈谈?”

安妮眼珠子轻轻一转:“就不知道美国人会用什么规格来接待你了……要知道这家酒店可也接待过不少来自华国的名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利用你拉拢一下华裔,因为你那个南非籍的身份真没什么炒作的用途,南非人在这里从来不是主流,但是华裔的分量就重得多了。”

柳子越心领神会的跟上好奇:“华国名人?有谁?”齐天林也能悠闲的走过来坐在玛若的椅子扶手上,姑娘顺势把自己靠在他怀里,这种也许被监视的感觉,对她来说还是有点新奇,身体有点不自觉的轻微战栗,也许是兴奋,也可能是紧张,所以对白比较少,齐天林就把手臂揽住她的肩头,都把视线定在状态极好的安妮公主身上。

这才是高水平的演员,侃侃而谈:“华国的国家元首就不用说了,来了都是住这里,应该……应该就是这间,一般其实不会住楼上那个总统套间的,上一位来的时候,这里还全部都换成了红色墙纸,我看看,应该就是那个壁炉,但是最有名的,反而是华国前朝那位著名的李总督,身为掌管比整个欧洲人口还多的华国大吏来美国访问时候,那叫一个惊天动地,这家酒店允许来自各国的国家元首自带厨师,嗯,老卡住在这里就带了骆驼来的,然后在后面搭了个帐篷睡帐篷里面,其实都是托这位李总督的福,是他带了自己的厨师带了食材来,开了先河!”

齐天林这文盲还得看自己老婆:“李总督?华国什么时候也有总督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类似殖民地总督的身份上,华国是很惨,但也不至于被人殖民到总督的地步吧,好像只有租界?

柳子越完全进入角色,做个晕厥装扶自己的头:“直隶两广都有总督,所以说你没文化,还不承认,李鸿章!我们一贯称李中堂的那位,外国人都喊李总督,他做过直隶总督的。”这就是华语,两口子说点华语很正常吧,之前尽量英语一来方便人家窃听,免得翻译出岔子,二来减低这个家庭的华国感觉,这就是当红主播和公主的功力,瞬息之间就能觉得顺着齐天林说英语是个什么结果,而这个时候适当转换一些华语,更真实,又显得有点夫妻间的亲昵情趣,真真是戏如人生!

齐天林居然看不起:“他啊?嘁!大辫子没什么可得意的。”柳子越又报以鄙视的眼光,自己伸手在桌上拿个桃,扔给齐天林要他削了,齐天林照做,玛若抢过去她来削,要齐天林继续揽着她,一起听公主讲故事。

安妮才笑着点评:“这位李总督所做的事情其实就类似日本的明治维新,哦,他对日本很不感冒,当时在纽约,万人空巷,对树立华裔当中的

形象,当时的美国总统可是得了不少好处,你虽然不是华国人,但华裔身份其实比从华国那个政权来的,更容易被美籍华裔接受,一样都是华裔在国外奋斗成功的好榜样,你现在这么强有力的……”

齐天林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很西化的做个大力水手的动作表现自己强壮,三位或高雅或风情又或者伶俐秀美的姑娘都笑着亲亲他,才招呼女保镖们安排出门吃饭。

直到走在街头,齐天林才从兜里摸出一支手机一样的窃听探测器,挽着他的柳子越看见上面显示刚才在套间里起码有超过三个拾音头!

要不是他站在窗边耳疾手快的摁住了兜里的探测器,这玩意儿就要叫起来了!

生活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