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62章 诱惑

第八百六十二章 诱惑

前总统夫人若有所思的跟着轻轻鼓掌,注视着讲台上那个年轻而充满无限活力的粗犷男人,有点感叹:“年轻……真好,不是么?”

安妮也在轻轻鼓掌:“所以我觉得他值得投资……”不这道这句话是说自己还是别人。

赫拉里转头看了看她:“为什么不从政?”这肯定是指齐天林,安妮的王室身份就注定与政坛无缘。

安妮笑得有点轻巧,声音更小:“从哪里开始?南非?还是华国?更不可能在欧洲……他不是政治家,他只懂作战,战场就是他的政治,他就是一把枪!”

前国务卿一针见血:“可能被任何一方操控的枪?!”

安妮耸耸肩:“他是很好的合作者……”

赫拉里有点开玩笑的口吻:“加入美国籍吧,也许有很好的未来。”

安妮撇撇嘴,这真是个跟着齐天林学来的小动作,皇额娘看见一定会批评:“一把不是美国人的枪,不是更隐蔽,更好用么?”

赫拉里还扬了一下脖子,似乎在消化这句话,才畅快的笑起来:“安妮,你要不要来我这里做个实习生呢?你太适合搞政治了!”

安妮很无奈:“我能做什么?能一言一行的看着他成长,就是我最满足的事情……”

前总统夫人一下就沉默了,她何尝不是呢?从同样是年轻时候就认识了丈夫,陪伴他帮助他,引导他支持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法学院学生,成长为最富有魅力的美国总统,这个星球上拥有最强大权力的男人,最终却因为他的**演变成了一场悲剧!

无论她怎么努力,所有提到她的注解,必须要以那位以性丑闻被弹劾的总统夫人来开始,她越努力,越有名,这个注解就被越多人知道!

所以这个一直义无反顾昂着头的美国女性政治家,也许只有在安妮这种身份和地位面前才会微微的解开一下坚固的包装,透露心声:“那……你还真是得好好抓紧和控制这个男人!”

安妮下意识的看看站在不远处跟市长夫人热谈的柳子越,嘴角忍不住拉起弧线:“有时候,在某些环节稍微退让一下,对于一个都不谋求政治头衔的家庭来说,其实也蛮不错,起码这个时候,我们能以同一个家庭的身份分别完成战场、娱乐圈和金融界的交流?”

赫拉里还楞了一下,她身边的一位中东裔女性赶紧凑到她的耳边低语:“根据资料显示,保罗的第四位女朋友现在正在利亚比战场负责所有军事力量的控制,国籍就是利亚比人。”

前国务卿可是正儿八经在老卡被推翻以后,代表

美国到利亚比签署条约的亲历者,熟悉那里的一切,忍不住就哈哈哈的笑起来:“我们算是政界的交流么?!”手都伸到安妮的肩膀上去亲热的拍打了,真是让周围一众想达到这个层次的政客们好奇不已。

真的是金融界,布隆伯格是纽约市市长没错,但首先他还得是个亿万富翁,为了连任三届市长,他花费了两亿五千万美元的竞选资金,自己的钱!

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专业的金融信息平台彭博社,这个能关系到整个纽约乃至整个世界的金融数据库就是他的发家之道,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就认为他的女朋友是一朵附属之花,那就大错特错,恰恰是这个拥有跟安妮一样身高的女性才是真正的金融精英:花旗银行董事、跨国基金公司总经理、著名信托公司主席甚至于担任整个纽约银行业的监管人!

当然这样的女性肯定是纽约所有秀场、顶级奢侈品牌的座上宾和高级客户!

三言两语之间,柳子越和对方聊天的内容就从豪宅的品味、风格到自己家的岛屿、最近关于大量金融投资项目的走向,无所不包!

柳主播多能跟人聊天的?让这位名媛相当惊讶的带着她就进入了自己的圈子,热情的介绍这才是那位慷慨陈词的战争之王正牌夫人,所以关于交流如何掌控一个强大但是花心的男人,成了最主要的话题!

齐天林已经跟布隆伯格还有施瓦辛格等一众名人在一起交流关于几个战地的看法,齐天林这种时候就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只是偶尔提出各地的真实情况为别人的论调佐证,他确实是最有一线发言权的,所以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周围也围了相当多的人……

布隆伯格带来了后继的安排:“就在后天,我也会出席这个911纪念活动,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出现在现场。”

齐天林很和善:“这是我的荣幸……”

荣幸的其实是玛若,纽约的确是全球聚集了最多星光熠熠的地方,而纽约市长的宴会总是能邀请最有名的当红明星。

如果说开始她还是靠安妮或者齐天林的名头被GAGA小姐带着被介绍,好歹也是法西兰服装设计专业的出身,让她在这种稀奇古怪的时尚圈里面,还是能说点什么,再加上她自身相当小清新的风格,也很能获得别人的青睐,甚至有明星邀请她参与点什么客串或者表演,搞得小玛若轻笑连连,都不好意思请人家签名了!

最终只能略带稚嫩的邀请这些明星要么到利亚比的慈善活动去亮相博眼球,要么到圣玛丽岛做客……

相当能迎合各方面的这个奇特家庭,

在市长频频邀请齐天林参加他们第二天的男人派对以后,才心满意足的重新凑回到一起返回酒店!

安妮和柳子越能沉稳一点,坐在一起轻声沟通自己跟名流们的成果,玛若就只能满脸惊奇兴奋的跟齐天林描述今天自己和谁谁谁的接触,齐天林不认识,但有关注:“嗯,要不是看那个大帅哥动作还算文雅也不出格,我早就一个酒瓶飞过去砸他头上了!”

玛若乐得咯咯咯笑:“人家都是明星演员哪有你这么粗鲁的!”

齐天林是粗鲁:“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别跟这些明星往来太多,我看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草包!”

玛若会挑拨了:“夫人!他对你们娱乐圈很不感冒!”

柳子越却一本正经的嫁鸡随鸡:“嗯,娱乐圈的人真不能信,就没几个实诚人,我是极少数的那个!”

安妮哈哈哈笑,伸脚踢加长车厢对面的齐天林:“说说,除了明天打算跟他们去胡天胡帝的见识一番,你还有什么收获?”对齐天林还是信任,家花都这样了,他在外面其实还真没什么沾花惹草的行为,就当做应酬吧,就玛若听了还不太乐意的拿手指弹额头,柳子越都能神态安然的笑眯眯看着。

齐天林有结果:“我跟这位市长打算在非洲推行禁烟运动,他的反香烟慈善协会会跟我合作,我不是有人投资药厂么,会列入这一系列计划当中去。”藏起来的影子马歇尔终于可以搭上布隆伯格这条线,正儿八经的出现在非洲建设药厂,最开始的产品就会是戒烟糖。

齐天林其实内心是嗤之以鼻的,作为毒品消耗大户的纽约市,却假模假样的站在禁烟运动的最前沿,说到底还是这些名人有点二的那种慈善心理!

齐天林认为慈善就是给人吃喝,只有帮那些连起码的生存都不能保证的艰难人群获得生活资料,获得生存的权利,才是做慈善,其他的都是狗屁。

安妮继续踢他,不满意他这种诋毁慈善事业的一己之见:“帮助人获得受教育的权利、妇女儿童获得受保护的权益、帮助病残获得治疗的权益,都是慈善!”

齐天林撇嘴:“我也说了是一己之见,我看到的都是饥饿,还好非洲到处都比较热,你看看阿汗富山区那些没吃没喝又没衣服穿的……狗屁个权益!”

柳子越多能察言观色:“你今天的心态好像有点浮躁?”

齐天林点点头拉开脖子上的领结:“估计是有点……”却什么都没说。

直到晚上两口子靠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面,旁边还打开了哗啦啦的莲蓬头,齐天林才有些皱眉

:“看到那么多华裔,那么多上层名流的华裔,那么多标榜自己是美国人的华人,不知道为什么就为华国着急!”

柳子越能明白,靠在他的胸口轻声:“人都是趋利的,有能力,有实力的都移民,力求能融入到西方社会,最不济也是让自己的后代融入美国,自己在国内捞钱……这就是现实,我爸可是说了,天骄不许有什么国外绿卡!”

齐天林不说话,泡在热水里面沉思,自己想方设法的营造一切,编织布局,究竟是为了什么?

柳子越不像安妮一个劲的赶着齐天林做个思想者,伸手在他的额头轻轻抹动:“皱眉了都……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尽可能的改变自己周遭能改变的东西,你就算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了……你已经这么棒了!”

齐天林有点轻笑起来,爱人的抚慰可能是最值得贴心的,点一下头,热腾腾的水雾中,还是能看见孩儿他妈婀娜多姿的身材浸在水里,双手就到处游走起来。

姑娘这时就没了能言巧辩的劲儿,稍微有点笨拙的捧着胸:“生了孩子你看看我这皮肤,是不是差点了?”

这哪里是让爱人看皮肤嘛,就是诱惑吧?

齐天林当然是受不了这种诱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