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64章 有能耐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有能耐

所以齐天林最终获得了一个跟总统夫妇一起登上“陆战队一号”直升机,前往世贸中心遗址的机会!

总统也就是在这里稍事休息,等待前方现场最后的确认以后,才会奔赴现场,难道要总统在乱糟糟的现场去等着开始?又或者要陆战队一号直升机盘旋在空中等待开始?

所以跟幕僚官员们争分夺秒的商量了一会儿各种天下大事,还要接过各种文件来签署,于是陪伴在旁边的齐天林倒是能和第一夫人闲聊两句:“谢谢您的邀请,确实不太方便让我太太陪同。”

黑人太太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一改在各种媒体上看见她不是激昂就是严肃的样子:“我之前就隐约听说点你这个情况……还居然是真的!”她刚才就是没忍住,主动问齐天林为啥不带家属来见证这个重要的时刻,在美式人文关怀中,这样的事件,一定都是要家人陪伴在侧。

嗯,说起来,齐天林这个事情还真是一个很好在这种局面下使用的话题,第一夫人有些皱眉:“你这种态度我很不赞同。”

齐天林不局促,又不是自己丈母娘,怕什么,皇额娘当年都能吃糖豆儿呢,所以态度也自然:“感情的事情说不清楚,也许人性就这样子?”

第一夫人居然很赞同的点点头:“那倒是!”眼睛瞟了一眼背朝他们卷着衬衫袖子跟政府高官谈论事情的丈夫,传说这位总统的花边新闻也不少,所以第一夫人呷醋得很!

齐天林就不好接这茬儿了,他也不是个八卦的性子,只是随意点头笑两下,但不扭头去关心那些政客们的事情。

总统阁下很快接到一位上校副官的接头低语,快速的拍拍手掌:“好吧,下一个会议地点再继续!”转身就朝这边走过来,脸上其实还有止不住的疲惫表情。

第一夫人展开手中的西装迎上去,帮他穿上,齐天林看见肩角有一丝青草,也许是从白宫登机时候沾上的,用手指了一下,总统夫人伸手摘掉,他保持起码半米的距离,不会贸贸然的伸手。

总统笑得很爽朗,标志性的笑容:“谈论什么?我看你们聊得很投机?”

齐天林撇撇嘴有点小耸肩,不说话,总统夫人话中有话:“我在批评保罗关于婚姻观的问题。”

于是齐天林就看见总统立刻对他做了个鬼脸,表示惊骇的那种,加快动作伸手:“来,我邀请你参观一下我的陆战队一号,设备还是很有趣的……”如沐春风的就拉住齐天林上了直升机,看来总统阁下在这个问题上似乎也有点气短。

其实陆战队一号的空间不算很大,毕竟就是

一架标准的海王直升机,这里要稍微解释一下,总统的直升机分为两种型号,一种是距离稍远的黑鹰型,代号陆军一号,一种是市区短途的海王型,代号陆战队一号,因为后者在复杂气候条件下的稳定性更高,速度稍慢,特别是在高楼林立的曼哈顿区域,气流复杂得很。

但这些直升机都是由海军陆战队唯一的一支不受军方而是总统府管辖的直升机队操控,用华国的话来说,每个成员都得是又红又专,通过了美国“扬基白(yankee white)”调查,也就是家庭及个人国家忠诚背景调查,都得是服役记录非常优秀,对美国政府的思想态度极为忠诚的军人,军衔起码都是上尉到中校。

替两位大人物开门的就是两名身着黑色礼服白色军帽的陆战队士官,就算是在这样的军用机场,也要保持一定的礼仪标准,换个人这样陪着总统被礼遇一番,也许就会感激涕零,五体投地,甘效犬马之劳了!

齐天林却自己都觉得惊讶的,心理没一丝波动,所以还刻意的激动了一下,想摆出点狗腿的态度来,没做到……自己觉得挺失败的就登上白色的几级台阶门进入了机舱。

空间真不大,原本作战时候能乘坐十来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现在只能装上除了扶着第一夫人上来的两位军士外,四五位VIP贵客而已。

第一夫人熟悉自己家的感觉,随意的在条纹小牛皮沙发上坐下:“一般都是两对夫妇一起上来的,你那一家,的确是有点挤……”

总统看来很不喜欢这个话题:“听说你也有自己的直升机队了,怎么样?”随手在舱壁上一拨,就轻轻的滑下来一块案板,又是美国人最喜欢的那种镜面抛光到可以看见手指纹的实木板,上面卡着一小瓶酒和几个杯子。

齐天林懂得自己伸手来开酒,让总统给自己倒那就太大牌了:“还行,我们是能不坐就不坐,整个前线都比较忌讳坐这个……”伸手把杯子递过去,感谢安妮和玛若的悉心教导,齐天林起码知道这种威士忌杯打个底就可以了,别跟战场上粗胚似的,满满一大杯!

国家元首其实酗酒的也不少,出过不少笑话,实在是这份工作压力太大,但眼前的总统阁下显然相当自律,轻轻沾一下,感受酒熏的味道提提神就好:“我看到关于你的报告了,有点惊讶,从国防部、禁毒局再到中情局,你承接的美国政府合同订单总额超过了十六亿美元?!”

真的有这么多,在非洲的颠覆穿插合同其实没多少钱,前后两次追加,连同各种开支报销,也不过六七亿美元不到,禁毒局也是小业务

,但SMG成功在国防部拿到了一份价值七亿美元的长期轻型装甲车辆合同,这其中就包含了从沙狐、沙狼到沙虎的一系列轮式装甲车的产品,要知道美军的悍马越野车全面退役,留下多么大的一张空白订单位置,再加上零零碎碎的圣玛丽岛勤务、美国在外国的培训业务,伊克拉、阿汗富、利亚比、中非等地的某些跟随沙狐的安全保护,加起来就差不多。

齐天林还算了解自己的经济状况:“我主要负责作战部分,有些商业订单算是合伙人在负责,能够提供优质服务为美国利益创造价值,能提供优质产品保护美国利益,都是我的荣幸。”

总统上了直升机就脱下西装,机身轻轻的抖一下,陆战队一号就平稳的升空,同样还有两架一模一样的海王直升机升空,同时其他官员也纷纷登上自己的直升机,幕僚就算了,他们也就是到现场露个面,代表国务院和国防部以及各自部门出席,事情多得很……

总统从宽大的机舱窗户往外看,极度繁华的世界第一大都市就在脚下:“利益……是恒久的……”转头看着齐天林:“你得到的利益也不少吧?”

齐天林不否认:“国家级的承包合同,归结到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人身上肯定就很可观了。”

总统笑着摇摇头:“我说不只是经济上的利益!”有点直指人心的意思!

其实齐天林不是很喜欢这个总统,和肤色无关,他总觉得对方演戏的成分太重了,随时都在演戏,随时都在传达某个定位的形象给外界,不太好捉摸:“我现在只专注于经济利益,我没什么国家立场,当然更不会有太多的道德立场,美国是最强大的,我理所应当为强者服务……”

总统笑着点头……这个回答看上去还是很合符要求的,当然齐天林看上去也是这么在做的。

距离其实很短,市区内部堵车一两个小时的路程,直升机十来分钟就到,更何况陆战队一号这样肯定会拿到优先空中管制通道的航空器,以超越最高楼层的空中高度,在地面视线之外快速接近目标,利用自身的IRCM(红外制导导弹对抗系统)检测自身并没有被任何导弹类武器锁定,就快速下降高度,在总统夫妇没有感到不适的前提下,几乎是闪电般的降落在世贸中心遗址旁的一栋大厦楼顶停机坪,陆战队军士先放下阶梯,重新穿好西装的总统夫妇在前面,齐天林就跟个打下手的差不多,他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人,一个从头到尾都坐在旁边一声不吭的家伙,那个著名的提着核按钮提包的副官。

可以说,在刚刚的那十多分钟里面,齐天林周围

就只有两名驾驶员,两名礼仪军士外加一名总统副官,甚至连著名的美国总统卫队都不在身边,这……算不算是一种相当的信任呢?

当然更有可能的就是这不过是一种礼贤下士的手段罢了,被人信任的感觉总是极好的。

外面已经等待着不少的政商界名流,几乎总统阁下的每一次直升机起降都被当做了广告位一般利用起来,都能给予其他人能有幸观瞻的项目。

但这个时候,一大票身材魁梧的安保人员就穿着西装在两侧维护秩序,齐天林的同行们,终于登场了。

从高空停机坪,总统热情的跟一些民众商人握手以后,看上去非常亲民,实则跟旋风一样,哗啦啦的就在保镖的簇拥下,把齐天林和第一夫人,还有那位寸步不离的总统副官一起,挟带进了电梯,又四五个人把他们四人挤在中间,滋溜一声顺着高速电梯到地面,一路上都有带着真空耳机的彪悍护卫接力赛一样不停的交接换位,煞有其事的非常繁忙!

让齐天林看得饶有兴致,就当是看看这些最负盛名的家伙们是怎么安排的……

不过说起来,齐天林才是把这个行业做到了极致吧,现在居然能登堂入室的成为最需要高级VIP护卫的达官贵人们的座上宾,从欧美到非洲中东,到处伸手……

真是有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