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67章 市长

第八百六十七章 市长

特里的话题一句话就直指中心,关注齐天林跟赫拉里的会面带有什么样的政治意图。

因为他和这位女士,都是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内最大的决战对手,在现任总统因为已经连任,注定不会参加新一届总统竞选以后,特里已经从每个关注的细节开始注意竞争了!

可以说,这位现任国务卿只有战胜赫拉里女士,才有资格跟共和党争夺最终的总统席位,对于这个半决赛的对手,他怎么可能不注意任何动向?

齐天林都稍微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有影响力了……

他不知道自己带来的政治影响力体现在什么方面,但毋庸置疑,当他跟赫拉里不期而遇的时候,另一方就会感到在意,重量大小不论,他起码已经是一颗可以放在美国政坛,影响天平平衡性的砝码了!

大脑里面飞快的回忆了一下,安妮关于赫拉里实际提到过什么:“哦,她对我是否从政非常有兴趣,我认为我作为一名外国公民,能为美国提供更好更隐蔽的国家利益,她也很赞同这样的说法。”

特里没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布隆伯格市长对华裔的投其所好,非常见成效,昨天他们已经顺利通过了一项跟华裔社区建设有关的项目提案,之前华裔团体对这个提案阻扰过很多次,你参与举行的那次晚宴,很好的沟通跟解决了问题,华裔们也表达了非常乐于看见这样代表美国利益的华裔授勋。”三言两语点出了齐天林被纽约市长邀请利用以后,得到的好处,说不上挑拨,而是在提醒,提醒齐天林要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别随意的滥用。

齐天林笑了:“我跟华裔的联系真不多,还在三避免跟华国产生什么关联免得误会,其实我更擅长的还是作战,我还以为您找我是跟您现在经常国事访问的中东区域有关呢。”

特里答非所问:“布隆伯格在有些方面跟你有相当接近的地方,哦,我不是指你们的家庭概念,而是工作理念,他的创新性和你有异曲同工,无论在商界还是政坛,他的做法都是标新立异的,而你在战场上获得的成绩也说明强调出其不意是你的风格,赫拉里女士说得不错,也许你有经营政治的天分,我很有兴趣邀请你跟我加强联络,为以后的工作加深了解。”这是个非常明显的政治讯号,因为总统大选还有些时间,各位总统候选人都在遮遮掩掩的迂回战备,不会提早宣布免得成为标靶,但是暗地里各种准备已经展开了。

齐天林知道这位是参加过两次总统竞选,最终一次在决赛,另一次在半决赛失败,但现在的局势根本就

抓瞎,他完全不明白,肯定不会贸贸然的同意加入,只是笑着就伸手:“非常乐意为您提供各方面的支持!”支持可以,但不表明自己就不支持别人。

特里在这个阶段也就是要获得各种共识,笑着点头,给齐天林也介绍了一下桌边的另外几位议员,凭借那个两获总统自由勋章的名头,再加上风头无两的新闻渲染,能在国防部和国务院都成为座上宾的齐天林,也能跟这些性格各异,但无一不老谋深算的国会议员们平起平坐的聊几句,当然这点聊天功夫不难,用他之前在伦敦的贵族夜场得到经验,足以应付,看来安妮对他的培养还真是走在了前面。

其实时间很短,半个小时左右,也许外国人对美食没有华人那么热衷,他们在餐桌上没有华人那些喜欢耗费冗长时间的陋习,匆忙的进餐更像是个交流会,简单的就各种事情达成共识之后迅速各奔东西忙自己的事情。

齐天林也终于得以单独站在了阳光明媚的世贸遗址,安保警察力量已经基本撤离完毕,一些工人正在拆卸临时搭建舞台,远处的那些CSU也已经撤离,只有ERT(紧急反应组)的一些武装人员在整个会场做最后的巡察,顺便监督那些防弹玻璃的拆除运走,不光是因为这是美国政府的东西,要入库签字,更因为这种玻璃居然还是国家机密,不能有任何损伤和遗留。

不锈钢面的水池瀑布围栏非常光亮,侧着就能反射出上面的点点名字,刚在齐天林获得勋章以后,是跟总统一起抬着一个彩色花圈敬献到水池铭牌前面的,现在被白宫特勤处的人用一个大型的塑料袋包装给装起来,正儿八经的搬到车辆上,齐天林一直就觉得美国人这点不错,装模作样一定会装到底,而不是好像华国人在敬献花圈仪式完成以后,毫不在意的就扫到垃圾堆了。

灰色的石材地砖,跟旁边的绿色草坪相映成趣,不算浓密的树木星星点点,齐天林抬头看了看,这里原本应该是巨大的建筑物,在拉胡子他们充满仇恨的攻击下,化为齑粉……

齐天林不是感慨,他没有这么春花秋月,而是在思考自己的地盘,现在自己同样也是占据和拿下一片片国土,怎么做,才能避免美国人在全世界到处激起的这种疯狂抵抗,实质上肯定有些不同,自己并没有期望从非洲或者别的地方夺取什么资源,他的目标只是希望这些资源不要让美国获得,那就足够了,所以从根本来说是不抵触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面,方式方法确实值得深思……

不过大兵齐肯定不是个善于深思熟虑的人,很有些没头绪,就在他准备掏出电话跟姑娘们联系

,看看自己该去哪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招呼:“嗨……”

转头看过去,同样也是一声黑色西装革履的布隆伯格走过来:“刚刚清理完我那边的事情,就看见你在这里踱步,怎么样?对我的城市有什么看法?”两个男人并肩走在了没多少人的遗址公园里面,偶尔能看见有市民走到瀑布围栏前面献上鲜花,再轻轻的离开,断断没有放鞭炮烧香烛的习俗。

齐天林不讳言:“我在非中拿下和建立了一座城市,人口不过接近十万,觉得很有成就感,但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就攻城掠寨,直到最近拿下的黎里波,百万级的人口城市,我得承认,当我站在那个城市高处,看着巨大的城市建筑和忙忙碌碌的人口时候,有很大的压力感!”

掌握纽约市已经超过十年,比总统时间都长,实际上更接近于总统之下最大权势的这个男人,笑着随意的在围栏边寻找一个座椅坐下:“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你很有趣的原因,首先声明,我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虽然我现在的市长位置意味着我偏向共和党,特里找你是什么原因我大概也知道,也有人在询问我是否有兴趣竞选总统,其实我更乐意挖空心思修改法律,希望我能破纪录的连任第四届市长,所以我现在必须要拉拢华裔,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名华裔,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个原因站到他那边……”

齐天林也笑着坐下开玩笑:“我是雇佣兵来着,就要看哪边的价码给得高了……”

布隆伯格哈哈大笑:“我很有兴趣到你的领地去游览一下,感知什么叫战场的搏杀跟残酷,要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只会在这块金融土地上做买卖,从来没有去过战场……”侧了一下身,把自己的手肘放在长条椅背上:“身为两千万人口城市的老大哥,我有义务告诉你,抛开那些繁复的官僚主义,将会是你成功的唯一优势!”

齐天林有些认真的皱皱眉:“官僚主义,你得理解一个大头兵并不是很理解这种书面语。”

布隆伯格继续哈哈笑:“别被那些专业官员的所谓什么专业术语书面语给吓着了,一座城市就是一群人生活的地方,本质就是这样,让他们聚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就去发扬什么,这座城市需要什么,就去发展什么,尽量减少部门官员,这些东西对这座城市是最无益的,模糊所有阶层之间的界限,用你个性化的领导风格去带领这座城市生存,仅此而已!”

齐天林听明白了,原来这也是个不太相信政客的家伙,有点悻悻然:“我可不止一座城市……还跨国了都……”其实说不得意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逐

渐搏杀出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天地,纵然有奥塔尔的原因,可那也是个莽夫吧,齐天林内心还是很自豪而满足的,当然这个满足没止境,他还想做得更大更强。

布隆伯格乐于指点:“我是做股票起家的,按理说应该一辈子都跟股票打交道,但是半途却开始做金融咨询,为所有跟以前的我一样的人提供信息,我才有了今天的商业帝国,你也一样,当兵出身,却没有在军界发展,而是带着雇佣兵为军界服务,才有了你现在的地位,看清楚自己的优势,把不懂的地方交给专业的人,有问题爆发无所谓,既然都能获得成功,等问题爆发了再去补救……”指着周围的天空,隐约能听见点消防车的声音:“喏,有火警……派消防车去就好了,难道为了这个,我还得把所有建筑都清理一遍消除消防隐患?我累不累?!”

这个言简意赅的比方,让齐天林立刻醒悟……专业的事情聘请专家来解决,自己瞎想个什么劲,玛若都知道圣玛丽岛的建设要请人来设计呢,非洲那片土地上面真有什么问题,等爆发了再修正,也来得及,反正自己也损失不了什么,谁叫自己做的事情是前无古人的匪夷所思呢?!

摸着石头过河才是最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