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2章 鉴定

第八百七十二章 鉴定

柳子越和玛若相当闲适的靠在沙发里,看着电视上面齐天林已经站在台上开始宣誓不说假话,招呼安妮过来看,可这位刚接到一个电话,做个手势,自己就靠到VIP机舱的另一头去了。

是英兰格方面在找齐天林,希望他结束美国的事情以后,尽快回MI6报个到,有事情要商议,安妮挂了齐天林的电话,快速的在电脑上浏览一下最近的新闻,心里大概有底,才坐回单人按摩椅,看着齐天林已经接受州检察官的问询,随口指点玛若:“这次回了欧洲,还是得再给他做几套衣服,浅色的,细条纹和格子的都得有,另外小礼服,燕尾服,都成套的需要准备。”

的确是,手工定制西装的最大优点就是完全按照体型来,而且可以弥补个体体型上的缺陷,齐天林这种几乎完美健硕体型的配上六千多英镑一套的两件头西服,站在证人席上真是有种落落大方的气质,完全掩盖了他惯有的血腥杀气!

玛若更专业:“这次换一家,不一定非要定制萨维尔街的顶级货,他这个身份也不用在乎这点了,我试试那不勒斯风格的,我觉得可能更适合他,整个意利大的米兰风格都是抄袭萨维尔街,他还是有点独特风格更适合露面。”

柳子越在这种事情上面只能保持期待的心情,看自己丈夫被未婚妻和女朋友打理出来是什么效果,她只有对中山服有点发言权……

当然现在大家更期待的还是齐天林会做出什么样的专业鉴定,最重要的是能说服人的鉴定。

因为鉴定人大多是干巴巴的陈述一些理由,这是否能获得九名陪审员的认可,相当关键。

可斯条慢理的齐天林却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确认伯恩的身份上面:“我是专业人员,当然要先了解对方的专业技能水准,才能做出基本判断……”于是原本想对他一问一答的州检察官不得不让他询问伯恩。

齐天林注视着那个满脸通红,一改刚才无所谓表情的家伙:“杰森.伯恩,请陈述你的专业技能和接受过的培训水准,其中涉及到军事机密的可以不用说……”

伯恩可能根本就不是很在乎自己是否被定罪,以他的人生来说,已经是个无比失败的人生,反正也没有被判处死刑,在牢里也许还有饭吃,所以表情激动的想跟齐天林说话的欲望被引导过来,背诵得相当熟练:“杰森.伯恩,社会保险号码2363224,血型O型,服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1陆战远征分队三连,担任步兵狙击手,二级枪炮军士长!”随着几乎条件反射的背诵自己的军衔身份,伯恩的脸上有种神情在不由自主的改变,

那些熟极而流的词语似乎让他重新站到了自己的狙击位上,站到了长官的面前,目光紧紧的盯着齐天林,那种粉丝的狂热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被培训了多少年的专业思维……

在场有不少的退伍军人,当然明白他的身份代表什么,那个极为稀少的二级枪炮军士长是只有美国海军陆战队才有的一个高阶狙击士兵军衔,陆海空三军都没有,不少人轻轻的发出一声整齐的惊叹声。

齐天林面无表情的注视他:“你主要负责执行什么样的任务?”

伯恩的表情也慢慢变得安静,似乎在沉浸到狙击手习惯的心态中去:“负责一系列野外观察与追踪,地图判读,情报搜集与分析,为战友提供进入与撤退路线安排,高点瞭望警戒与狙击敌人。”说实话,扣动扳机狙杀对手真的只是军队狙击手很少一部分的工作,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为同伴支援或者警戒,为长官提供各种侦查讯息,只是奇葩到福神这样,一枪未发好几年的,真的绝无仅有了!

法庭现场似乎也能感受到这种两个军人之间对话的气氛,相当安静,陪审员们更是聚精会神的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齐天林沉声:“你所使用的专业步枪是什么型号?”

伯恩似乎追忆起自己最美好的年代,其实他的年龄跟齐天林差不多,但是却衰老很多的样子,这时候终于开始放光,挺胸抬头:“M40A3是我的主要配备武器,个别特殊作战任务,也会配备M82A1,长官!”不自而然的,他在这样的命令式一问一答中,带上了一个“SIR”,充满自豪和骄傲的语气,让原本伸手拉住他的法警都松开了手,同样挺挺胸站在了他的身后。

齐天林低身提起自己那个已经经过了法警检查的箱子,当着法官和陪审员的面打开,取出一支有布套的M40步枪:“就类似这种?”

伯恩只是瞟了一眼露出来的部分:“这应该是一支训练用高压气枪,外形类似,长官!”身体一动未动!

齐天林转身对法官:“我申请请这位当事人,为大家做一个专业演示……”

这是允许的,法官点点头,法警打开了伯恩所处笼子的门,伯恩几乎一改之前拖沓的动作,高仰着头绷紧了看向齐天林,身体却站在里面一动不动,齐天林点点头:“杰森.伯恩,现在请你为在场的人做一个标准的立姿射击演示,目标,这支笔!”说着随手把训练步枪放在了天价大律师们的桌上,自己从箱子里面拿出一支有底座的笔,随意的立着放在证人席的围栏上,大概有十来米的距离。

得到命

令的伯恩才快步走出牢笼,先立正,然后快速的拿起桌面的步枪,解开布套,做了一个快速的检查动作,就把步枪从保险到枪膛审视一遍,然后才眯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端枪上肩……

真的,就是那么一刹那,那个十分钟以前还瘫软如泥的刑事犯,一分钟前紧绷如松的军人,现在突然一下就变成了一尊石像!

一动不动巍峨如山的石像……

就算所有电视机前不懂枪械的观众,几乎都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浑身一下就跟那支枪融为一体,全神贯注到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一切!

四倍的瞄准镜已经打开,在这样的十来米距离上其实效果反而因为太近有影响,可伯恩贴腮的动作很稳定,右脸在步枪托上稍微移动两下就找到了合适的瞳距,鸦雀无声的法庭里面似乎都能听见他刻意加重的吸气,然后悠长的呼气声!

很长的呼气声,似乎在等待什么……

齐天林一声急促的低呼:“开枪!”

噗的一声轻响!

一颗红色的塑料墨水子弹准确击中白色的细细笔杆,染成红色!

气动训练步枪的外形和真枪一模一样,大多是用在初级训练中,基本构造和真枪一模一样,只是子弹弹壳里面不是火药而是灌注的CO2冷凝压缩气体,把6毫米的圆形弹头在击发以后打出去,没有膛线,射击精度也就二十米到三十米左右,优点就是没有火药,没有杀伤,能让狙击手熟悉射击的整个流程,但是高阶训练不爱用这个,因为后坐力不够,会让训练者忽略后坐力。

但流程完全一样,枪声响起,所有人跟着齐天林的低呼声似乎都屏住了呼吸,看见准确的命中,似乎都要鼓掌的时候,齐天林突然跟上一句:“准备!”

所有人都看见,伯恩近乎于本能的用右手拇指拨动枪栓,往后拉动,黄澄澄的弹壳跳出来,眼睛都没有离开瞄准镜,食指和中指就正好在抛壳口的位置,从空中一下挟住弹壳,然后有个怪异的脚尖动作在实木法庭地板上一敲打,发出一声清脆的木板声,察觉地面会是让弹壳落地发出声响的硬质,右手就快速的把弹壳塞进嘴里,回到刚才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

齐天林表情略有放松:“任务完成,撤离现场!”

伯恩下意识的居然有个缩脖子的动作,似乎是在躲避什么草丛隐蔽物,然后才一下把步枪离开肩部,转身飞快的把步枪用布套包上,把嘴里的弹壳吐出来,塞进布套边的一个小袋,检查无误,才把包好的步枪横放桌面,立正站好!

齐天林伸手打开自己的手机,

把一张风景画面投影到墙面,快速发问:“距离九百米,目标A山头,你在B山头,拥有一辆皮卡车,这里和这里,下面的兵营有一百五十名敌人……你选择的狙击位在什么地方。”

几乎不假思索,伯恩的描述简单而本能:“B山头的公路侧面,那里有个缓坡,皮卡车尾朝向A山头,在车厢里面瞄准射击,然后迅速撤离,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长官!”

齐天林关了手机,笑笑:“谢谢,杰森.伯恩……回到你的位置!”

伯恩居然转身快步走回牢笼,还自己小心的把门锁上……好像锁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哨卡的安全门!

齐天林过来拿上包好的步枪,转身回到自己的证人席:“这就是我的鉴定证词,州检察官可以作证,我从未见过和接触过杰森.伯恩,我只相信他接受的专业技能训练,在场也有军人,了解军人应该怎么训练,伯恩刚才的一系列专业行为足以说明,现场遗留弹壳的行为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样一位枪炮军士长的身上,他也不可能选择一个不方便撤离的露天停车场进行狙杀行为,那样的做法,说实话,是在侮辱专业狙击手的智商,也是在侮辱各位陪审员的智商,谢谢……我的鉴定完毕。”

哗的一声,法庭里面的掌声一下就响起来,原本应该控制法庭秩序的法官也笑着鼓了两下掌,才敲击法槌示意肃静,齐天林退场……

天价律师们终于开始跳起来,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历数当事人的专业技能和日常生活技能的不匹配,这是个典型的军人尖子不适应平民生活的典范,精神类药物对他的刺激和麻醉有多么大,他却依旧能保持每天十发子弹的训练量。

让下面的退伍军人们感同身受,关注点顿时改变,掌声一次次响起!

活脱脱的苦情牌导致最后,九位陪审员一致认定,杰森.伯恩无罪!

当庭释放!

所有的镜头定格,都在被释放的伯恩,一头扎在齐天林的怀里嚎啕大哭!

哭得好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美国大兵也是人,就好像齐天林在遇到奥塔尔以前也倒霉得可以,伯恩就是最倒霉的那一个,没有战功只有屈辱,一身的武艺却穷困潦倒,自暴自弃却只下意识的保留扣动扳机的那点生命本能,却被人陷害入狱。

种种细节都让好莱坞好奇不已,无数个电话已经通过莎琳娜和杰西卡分别找到了安妮跟柳子越,希望能买下这个故事版权,为好剧本难寻的电影市场掘金!

齐天林好像个大哥一样,伸手拍拍伯恩的后背:“跟我

走吧……回到战场,那里才是你最适合的地方……”

一贯讲究情绪稳定的狙击手,哽咽得抽抽,满脸的泪水蹭在齐天林的西装上,不停的点头,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周围围上来的粉丝团朋友们挥挥手。

玛若通过电视看得才痛心:“这家伙要是被保罗招到公司来,第一个月就扣他的薪水!保罗的双排扣!全弄脏了!”

万恶的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