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1章 赢利点

第八百八十一章 赢利点

狙击步枪,基本上来说就是枪管越重越好,这样在子弹出膛的时候,枪管的震动跟变形才不会影响到弹道,因为子弹是以高速旋转在弹膛里面顺着膛线前进的,震动和摩擦不可避免。

假如是单发射击,枪管在前两发没什么关系,到后面就会有温度上升,会有热胀冷缩的现象出现,所以重枪管绝对比轻的好。

但也只有最精良的狙击手,才会注意到另外一个细节,升温的枪管会扰乱枪管上方的空气,就好像酷热天气眺望平坦的马路上方,热空气导致产生下蜃现象,也就是海市蜃楼的原理,导致幻象,那就会影响到瞄准镜的使用了。

所以伯恩把枪管上方到瞄准镜之间虚贴了一条白色的长带,就是用来隔绝热空气的,对于他这种几发的射击量,热量阻挡用纸带就足够了。

子弹是开花弹,也就是最被深恶痛绝的达姆弹,弹头铅质外露,一旦命中就立刻变形,六百米左右的距离,伯恩能保证射穿的可能性极小,就让头部诡异的炸开。

五个人头没有让他的心情有任何波动,狙杀完毕,听见耳机里面一叠声的喝彩,伯恩嘴角终于有点点笑意,极其缓慢的动作,把米白色的枪管缩回来,把自己的身体也慢慢蜷缩到伪装布下面,这时除非空中来架直升机,都还得贴近了才能发现他,没有人知道他了。

暴晒一天,根本不关心下面的广场和远处的尸体发生了什么,直到夜里才有一个小黑狙击组过来接他,仰慕得不行:“这座城市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中了,老板安排你回狙击学校……”

伯恩不发一语,交出自己所有的装备前往加图拉,在三百名新狙击手面前开始教学,只是经过申请,他获得了上网的权力,但在网络上却对自己在做什么一言不发,就是每天乐呵呵的看那些自己的伙伴们跟着保罗在社区里面,在网络各个层面闹得风生水起。

这就是他的唯一娱乐了,看来也是个死宅男。

齐天林绝对不宅,让迪达安排人开始渗透卡隆迈海港首都以后,他的AW101专机就好像定点蛙跳一样,从卡隆迈移动到非中西部,这里是去年亚亚的西路军清剿的地带,现在就是按照收缴武装力量,只保留警察和小型武装承包商办事处的架构维护秩序。

变化不大,因为经济建设的中心没有在这边,这边也是历来生活环境比较好的区域,所以控制了战乱以后,生活基本趋于平静,担任这个区域办事处经理的小黑跃跃欲试的想去战场:“这里安静得很,盗贼都没多少,想大发展的都去了首都和北面,剩下的就是原本的地主和庄园

,和以前没多少变化,穷人胆子小的留下来的还是被弄去当苦工做事……我还有半年才轮到上战场!”

真是这样,千百年传承的生活架构在周边地区没那么容易改变的,齐天林也并没有伸手去改变,所谓的庄园地主制度或者别的什么部落制度都不是他应该伸手去改变的,受不了剥削完全可以去首都和新兴三角洲地区等地方打工,他也相信随着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接受的新思维也会多,那时候的改变几乎就是自然而然的,而不是由自己伸手来强行改变,打土豪分田地以后,这些穷黑人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经营自己的土地,还是等他们自己逐渐醒悟吧,自己当个旁观者引导就好。

直升机上有完备的通讯系统,阿联酋人打着勘探石油的旗号,到阿威兰德郊外的临时野战机场降落运输了大量的物资,在这里建设了一个机场,要把穆塔伊清真寺活生生打造成圣地,留在清真寺的五长老请求在这里建立一个军事训练基地:“我们只负责把身体条件最好,最精锐的宗教武装人员送进去,绝对不试图用他们,我们只想为您打造最忠实于您的战士!”

齐天林有顾忌:“我的真实身份不能泄露,他们跟随在我周围不会被欧美国家注意到?”

五长老斩钉截铁:“无论您用什么样的口气对他们说该怎么做,就算面前是火海,他们也会昂着头走进去,保护您侍奉您是他们唯一的使命,请您赐予我们这个荣誉吧……”说得上有些苦苦哀求的味道了。

齐天林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会调集教官过来的,再强调一次,离开寺庙进入培训中心,他们就不是神职人员,只能是雇员,不受你们指挥,绝对不能搞乱了这个关系!”

五长老诚恳得很:“我们一定会让宗教系统保持最纯洁的思想体系,只做我们在宗教方面的传播,所有武装人员现在都单独聚集在一起,从中整编最忠诚的等待培训成为您的侍卫,其他的就送到奥塔尔军团那边,由他们带领训练,期待能为您征战。”

所以齐天林在非中西部到首都的路上,查看了七八座城市乡镇,观察各种情况,最后要求麻桦腾自己来:“老子是负责作战的,天天搞这些烦死人了,你自己来看,最后给我个总结就好了。”

到达非中首都吉班以后,这里就完全不同了,耶米斯基纳的政治经济改革在强大经济后援支撑的力量下已经开始呈现效果:“您卖掉的那些资源开采权,现在基本能自给我们的建设,不再需要公司投入了,另外外商投资的部分量也很大,一些轻工业产品已经开始生产,正在争取向非洲

中南部推销,我们要力争两年左右达到贸易顺差!”

齐天林坐在四五个非中国家领导人的面前,看着他们拿个小记事本专心汇报的样子,似乎有点当年学习毛太祖语录的感觉:“非常好!”其实他想宽慰这些家伙,自己不管事,只是到处看看,只要他们能宽待民众,不要贪污纳垢,为非作歹就好,可是迪达就再三叮嘱他要摆足了老板的架子,要威慑这些人,安妮也对这种心态很明了:“你如果太过宽厚,人心只会膨胀,最后带来的结果反而是害了他们,害了你的架构和那些民众。”

所以现在他还真是有点太上皇的感觉:“利亚比和乍得都在进行类似的改革,我也在试着引入宗教体系,你们注意观察配合,目的只有一个,让国家更安定,我厌倦了那种到处叛乱的场面,一方面要让人民过得幸福,吃饱穿暖,另一方面就要防止混乱思想到处冒头,所以宗教的作用就是后一部分,他们绝不会影响你们的管理,你们随时掌控局面,如果觉得宗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马上给我反应,我来处理!”

耶米斯基纳能摆正位置:“我和苏海亚女士已经通过电话,我们争取下半年一起出现在联合国还有非盟的正式会议上,把我们现在的状况真实的展现给世界。”这个总统还是年轻,但发自内心的对目前自己和同伴们正在改造的祖国感到自豪。

齐天林有点沉思:“我不知道美国人是希望看见一个安定幸福的非洲还是混乱的非洲,如果他们存心要捣乱,我们现在还很脆弱,所以我希望对外你们要保持低调,明白没有?”

耶米斯基纳几乎不假思索:“好!”看来从民主大学出来的,服从性还是强。

齐天林其实也满意:“你们就专管经济和民生,下半年北部三镇也交还回来,非中不会有独立的国中国,也不会有谁搞自治,所有战乱由我来处理,我不希望看见任何希望作乱的心思和行为!”隐隐的警告以后,才告别这个到处在崭新建设的首都,开始往北。

越往北,变化就越大,毕竟这里才是整个非洲战略的起始点,一切都是新的,开垦的农田尽量采用机械化作业,荒原还是有东西能生产,现在就是集中人力物力,大批量的种植咖啡和棉花,这两种原本就是非中的支柱产业,现在用国家农场的方式来操作,效率提高不是一点半点。

农田里面的人是真的很少,因为大多数都集中到经济开发区的工厂里面了,只有在农忙采摘的时候,才会以政府的名义请工厂放假,格外出钱请工人们去帮帮忙。

洛克就很喜欢这点:“非中的咖啡其

实是很有特点的,现在亚洲的咖啡消耗量其实并不比欧洲小,而且只要听说是非洲原产的,价格非常高,这一边的销售我都代理了!”

齐天林不敢说钱最后都进了非中的国库,装着是自己捞了的模样:“乍得呢?刚刚拿下来,乍得能做什么农产品不?”这方面维拉迪都不如洛克的见识广博。

洛克居然怂恿他大面积的在乍得种植西瓜!

齐天林匪夷所思,那种水灵灵的水果能在干旱地区生长?

博学的世家公子毫无遮拦的就在电话里面嘲笑自己这个没文化的朋友:“西瓜就是从撒哈拉沙漠里面发源起来的,别看华国是全球最大的西瓜生产国,但是非洲的西瓜是有些不一样的,特别是有些品种根本就不是华国那些大路货能比的,还是那句话,非洲产的东西,只要经营引导得当,这些原产品按照品牌化的高档操作路线来走,绝对比你那些工业产品赚钱,你想想吧,反正你这些地方的农产品建设完全可以交给我来做,工业维拉迪操心,我算是发现了,农产品其实才是这边最大利润的。”

所以说专业人做专业事,一直都走中高端路线的瓦伦集团操作起经济投资来,赢利点找得非常不同,齐天林笑着同意两方建立合资公司,对每个国家的农产品进行合作经营。

挂上机舱里的电话,看看前面的阿联酋驾驶员和唯一的那名华国驾驶员:“这趟完成以后,你们就去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