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4章 这里

第八百九十四章 这里

提醒:礼物活动细则在作品相关里面看

合称伦克城堡的两位兄弟给各自的领地取了长长的名字,以示区别,也许就是这个充满德国山野地主风格取名方式,跟家族、纹章、封号、渊源都无关,所以才让学识渊博的索菲娅公主看走了眼,没读出背后的联系。

但撇开繁杂如山的表报清单,伦克城堡真的足以当得起美丽二字。

德国堪称城堡之国,整个国家境内上千座大大小小的城堡,也许为世人所知的就是那寥寥无几的诸如天鹅堡、海德堡之类的著名城堡,其实在深山乡村到处都藏匿着这样极为孤傲存世的优雅小城堡。

的确是不能跟天鹅堡之类的大型城堡比较,这两座都是只有一个塔楼,一栋主楼然后周围一圈城堡高墙的小型领地,但正是这种钻石一般的璀璨玲珑,镶嵌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之间,屹立在玉带般的河水湾流边,非常迷人。

安妮的确熟识这种城堡结构:“重点就是和宫殿的区别,很多宫殿的外形也跟城堡差不多,也是独立的这种建筑结构,一个判断点,就是是否具有防御功能,好像这边,把城门一关,吊桥一拉,就不容易攻打进来……哦,我太喜欢这小巧玲珑的感觉了,我们能在这里住多久?”两边都有管家和相应配套的人员,账单上很清晰,在被老卡家族出手收购这里以前,这里是个相当有档次的古堡酒店,所以一切设施跟管理都很到位,也许就是老卡家谁来这里旅游过就顺手买下,之后却除了管理公司一直收钱打理,就没人管了!

这种富豪通过中介管理公司的方式很常见,可以有效规避一点税务财产方面的问题,也算是个人隐私,重点是在地产市场那边老卡的地产都是以代理的形式挂着的,这次比上回那个别墅卡片的地产转移便捷很多,不需要走灰色渠道都全都逐一转到了几位夫人的名下。

最近正是断了资金一段时间,以前的账号上没了钱,结果主人就过来了,所以管家才会极为认真的搬出所有账目要跟东家核算,表明自己的专业跟认真。

安妮是摘了自己的墨镜,用公主的赫赫威名吓跑了两位勤恳的管家,让这俩老头容光焕发的去准备丰盛的晚宴表达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意。

欧洲人也许有点高傲,但那得看是对什么人,当听说这两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堡居然成为苏威典新公主王子的封地,两位管家激动得乐成啥了!

所以安妮终于得以脱身,悠闲的靠在塔楼顶部给齐天林几人介绍周围的环境:“往前面一英里多就有小镇,三番五次想开发这边的旅游资

源,都被管家拒绝了,才能保住这里的清净……这周围,都是冷杉树,很漂亮吧?”

的确很漂亮,连没多少审美能力的蒂雅都能不由自主的点头,两座城堡,大家现在呆的这座在河流转弯的外径边,是米黄色墙面红色屋顶,内弯那座是白色立面黑色瓦片,周围却都是绿得发黑的冷杉树林,不是令人厌恶、让人精神紧张的暗黑,而是透着油绿和亮色的勃勃生机黑,看上去真的能体现出德国人那种凝重、舒适,让人格外觉得和谐和踏实,一棵挨着一棵的冷杉树,相距非常近,密密匝匝的蓬开枝干遮天蔽日,挡住了强烈的光线,投下浓荫,所以地面就显得格外的黑!

反过来却衬托出两座城堡格外干净明快,不过欧洲这些年的建设确实好,明净的天空,似乎灰尘都没有,玛若跟柳子越随意的躺坐在塔楼顶部的逍遥椅上,不知道是环境干净还是每天都在做养护,真的没灰尘,柳子越笑着恭喜:“真的不错,以前我也到天鹅堡旅游过,挺好挺大气的一个地方,可也就能站远点看,走近了么,就跟华国那些景点也差不多了,这里不许进,那里封上了门,外面一溜顺都是为了旅游存在的各种酒店商店,熙熙攘攘的游客到处都要排队,真是没了兴致……还是这里好,遗世越俗足以形容!”

不光玛若要跟她请教这句华国成语的字跟意思,连齐天林这没文化的都要问问,安妮听了解释就击掌叫好:“所以我说东方文化有自己的底蕴跟内涵嘛,四个字,就完全说明了这种气质!”小公主小王子不知道母亲在表扬自己的封地,只是高兴的跟着也在儿童车上不停鼓掌,典型的婴幼儿自得其乐,倒是引得蒂雅撇着嘴去拉齐天林过来看,一个字不说,猫眼绿的大眼睛看着丈夫,啥都说了。

玛若指挥下塔楼,因为俩熊孩子到处攀爬城墙垛口,别提多危险了:“我得打电话喊几个人过来照顾孩子,不然这几天我们都没法清净,真是不能过只有一家人的日子……”的确是,已经习惯了前呼后拥,啥都有人安排护卫的生活,再想回归只有一家几口自力更生的模样就难了,也不方便,所以自己那些在圣玛丽号上待命的秘书助理跟保镖们都得召过来。

城堡里面曾经作为高级酒店,当然打理得非常舒适,暗红色的地毯和马赛克拼就的地面,白色墙面加实木吊顶,不豪华但是足够温馨,惹得柳子越不停拍照,说是等助理过来就安排人做个城堡节目,安妮若是不从,就把这里开发成景点,让蝗虫过境一般的华国游客组团过来消费,真把安妮给吓住了。

管家自从知道了主人的名号,打起十二分

的精神,一位安排晚宴,另一位就一直晃悠在随时用掌声能召唤的距离上,只要有点好奇的表情,就能适时的跳出来介绍一番某个角落的曾经历史,原来这里还跟二战有些关联,曾经被德军征用过很久,却破天荒的没有被盟军损毁,听得一家人都频频点头,柳子越小声给玛若吱声:“可以安排雷斯特召集所有管家搞个家族管家协会了,这俩算是仅次于雷斯特的素质了。”

真是,现在房产遍布各处,所以玛若采取的就是用专业管家管理的模式,只要齐天林交回来的房地产,能被洗出名分归到家人名下,就由雷斯特派遣一名管家前往管理,负责修整清洁安全等一系列工作,家人要前往居住时就临时调遣家政人员前往服务,只有类似迷雾岛、圣玛丽岛还有伦敦、巴黎这样地区的别墅才会配备完整的全套人员,但是不知不觉实施起来,雷斯特下面管理的管家都有四十多位!

家大业大,就说的是齐天林这一家。

充满清静休闲的生活过了好几天,脸上颇有些受到严寒袭击痕迹的维拉迪才匆匆赶到,一脸的不可思议,进门就大声嚷嚷:“这里怎么是你们买下了?!”

齐天林拥抱一下自己这个算是比较长期的伙伴了,也许之前在战刃的事情上防备很多,但是现在作为商业伙伴,维拉迪是真没的说:“怎么,你也知道这里?”

维拉迪拉着他就要往城堡高处走,连跟几位姑娘都是敷衍的招招手:“安妮给的地址只是小镇,而且那两串长长的城堡名字谁记得了,早告诉我是布伦城堡我早就过来了!”

齐天林想着他的纳粹余孽身份:“咋了?”

站在城墙垛口上,指指对面高高的塔楼和城堡基石下的怪石嶙峋:“十年前我叔叔就曾经咨询过购买这里的地产,却被告知早就变成了私人领地,而且到处都找不到主人,让我们一心想在这里找到点什么的想法只能作罢。”

齐天林有点眉目了:“找到点什么?”

维拉迪耸耸肩不隐瞒:“当然是跟二战德军的藏宝有关了……这是天意,落到你手里,跟在我这里没区别,重点是这个过程,对吧?”的确是,都是巨富之人了,在意的是寻宝的乐趣而不是结果,当然,这个结果要是太过骇人,就是另一码事了。

维拉迪能对这个地区娓娓道来:“这里处于德国和捷克、奥地利的三国交界之处,而且是个突出部,通常就是比较多事的地方,所以一战开始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但是这个小镇和城堡因为地处比较高,人却很少,所以争夺一般在平原点的地方,这里损毁很少,可

是二战一开始,这里就成了帝国相当重要的一个部门……”还在这里卖了个关子,笑眯眯的看着齐天林。

这边没不耐烦,递根雪茄过去:“如果是安妮估计能跟你说个一二三四,我啥都不知道,亚洲战争史历史都搞不清楚,您尽兴,我看你今天是有点兴奋!”

维拉迪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才满意的指着对面刚才已经指过的那些基石:“这不是单纯的岩石,这是矿石,富含一种带微量放射性元素的石材,嗯,应该就是类似于你们东方最钟爱的玉石……”

齐天林终于能听懂一点,笑嘻嘻的捧哏:“那我得告诉我夫人,没准儿明天一早她就带人拆了对面的城堡挖玉石矿!”

维拉迪做个鄙视的表情:“欧洲人是不在意这种东西的,但在那个年代,是无线电刚刚进入军用体系的时候,各种设备跟研究都还比较原始,很快有技术人员就偶然发现这一带的信号波动比较异常,仔细勘察以后确定就是这种石材有增强无线电信号的神奇特性,所以这里就建成了党卫军最为重要的一个潜听哨所,利用高位加无线电增幅的特点,掌控整个面对东面几个国家的无线电监听!”得意洋洋的挟着雪茄:“现在你知道这里的重要性了?”

齐天林不是吓大的:“现在无线电系统早就突破了这样的瓶颈,不至于现在还需要这里搞什么无线电吧?”

维拉迪很有狐朋狗友的风格揽住齐天林低声:“我们是从某些组织的内部文件上面得知,最后有一批独立的俄罗斯,不,应该叫前苏联珍宝,运到了某个地方,消失在这个地区的某个地方,直到十多年前我们查探到这里的老年人曾经在那些夜晚看见大量的箱子进入这里……”

这里?

哦!幸运的王子跟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