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7章 诡笑

第九百零七章 诡笑

齐天林终于可以做着轻描淡写的模样回应:“我现在帮助别人全面建设了三个国家!还准备再捣鼓几个周边非洲区域,你认为我有没有实力帮你?”

奥尔马有点喘粗气:“我不要你控制我!”

齐天林乐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控制你?我只是规劝,哎呀,说简单点,你就是个土包子!你别不承认,几年前我遇见你的时候,我俩差不多,现在你看看我是英兰格的勋爵,美国人的总统勋章获得者,苏威典国王的女婿,你呢?你还在钻山沟沟!你亏不亏?你就是胡子长见识短!”他俩都是大胡子,但齐天林可是蒂雅长期帮忙修剪,长短适宜,哪像眼前这个家伙一把松散的胡须都要到胸腹部了!

这颇有些朋友之间挖苦炫耀的口吻,却解除了奥尔马有些坚硬的防备,睁大了独眼瞪了一会儿,却突然笑起来:“你!你还真会钻营!”虽然带点贬义,但不得不承认。

齐天林点头:“宗教上的事情,那是你的根本,你必须要依靠那个凝聚人,我理解,但是有些东西太过极端就没有意义了,你已经掌控了全国却被撵下台,我不知道背后有多少秘密,但是起码国民对你的支持也没那么好,要是你能出国去北非看看就好了,我那边操作的国家有多好……人都是要吃饭的,不是只有人体炸弹和精神口号,你喊一万句口号,还不如给一块面包,更容易让人跟随你,现实一点吧,老朋友!”

奥尔马哪里是那么容易说动的,鼓了一下眼睛哼一声:“你打算怎么帮助我?”

齐天林旧话重提:“只要你能约束好塔利班,别四处树敌,争取摆脱沙特或者瓦哈比的控制,能控制好跟华国边境,我就能让华国直接支持你!”齐天林是真有这个把握,华国不是最喜欢当老好人么,天远地远的非洲都可以投那么多钱,隔壁对自己维疆安全有相当大关系的阿汗富,肯定更愿意投钱,当然华国如果少根弦要装正经的话,大不了自己投。

奥尔马脖子梗:“我不要成为巴基坦斯那样的华国走狗!”

齐天林又乐了:“你还真高看自己……有效掌控全境以后再说这种话吧,华国不会来跟你争什么,只要你撇干净东突之类的事情,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支援,哪点不划算?我再从军事上给你援助,给你培训正儿八经的作战人员,怎么样?”

独眼将军终于动心了……

军事力量一直都是他的软肋,一直都是游击队似的做法,这种形态捣乱还可以,但是要在全国掌权是远远不够的,第一次两人遇见,他就曾经希望齐天林能帮他培训武装人员,那

时的齐天林无论见识还是整体能力都无法做到,现在呢?

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剩下的就是各种协议商量,整整四个小时的见面商议以后,齐天林才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返回美军基地,你也多想想怎么改变,别又好不容易熬出头,给一棒子打回去,不得人心和不跟国际社会接轨的做法,真的不长久!”

奥独眼已经没开始那么强硬了,齐天林这个眼前的例子说明了一切,要知道齐天林从未在他面前展示过神迹,他一直都是以北非使者的身份出现在奥尔马面前,现在齐天林愈发雄厚的实力和声望,让这个坚定的瓦哈比也不得不思量一下。

站在洞口,看见齐天林提了步枪,随意的挥挥手,趁着午后炙热的阳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就顺着山脊走了,独眼低头看看手里没有信号的手机照片,深吸几口气,转身拿过营灯跟拐杖,在石板上敲敲,几名枪手悄无声息的从洞内深处出来,簇拥着他也下山了……

齐天林根本就不在意洞里面是不是有呼吸声,那都是奥尔马的事情,这么大的军阀头头没个护卫队才不正常,也就他,单枪匹马的可以走在这样的荒山上,打开一个信号发射器,就靠在山顶的岩石边等待。

几年过去了,当年结识奥尔马的时候,也是这样等待直升机离开,斗转星移,自己确实已经拥有了跟几年前完全不同的平台和力量,以前就算是拥有奥塔尔的神奇力量,也会觉得面对美国的无力感,现在却逐渐能化作明确的目标!

米26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后,就飞越了这个区域,接到讯号才靠近临时降落,从机舱门上伸出好几只手,抓住齐天林腾身拉上,关上舱门,无人察觉的,重新飞往喀布尔!

剩下的时间,就完全是在美军基地玩开宝箱游戏,因为来自各处的集装箱里面有多少具体的军备物资,都是各处平时自行配备以后在取用的,美军军需部门自己都是没数的,士兵们很多后来都要步行下山,所以不相干的东西都不会自找负担,于是打开来看,真的是五花八门。

大箱大箱的矿泉水和单兵口粮是最常见的,然后就是弹药,用齐天林的话来说,那真叫有钱!

以前他在华国部队跟后来混迹欧洲雇佣兵,大多都是采用钢壳子弹,就因为便宜,只有美军,一水儿的黄铜弹壳!

连欧洲部队很多都用不起这么奢侈的弹药,就为了让子弹的性能更好一些,因为黄铜的伸展性更好,所以齐天林就毫不客气的全盘接收了。

美国人这点还是好,商业合同签订了就

按照合同来,所有集装箱开箱检查也就是防止其中有什么特殊物品流落到外面,又被承包商公司不负责任的卖到市场上。

譬如北约严格管控的夜视仪、热红外感应仪、还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定位仪、电台等等……都要严格记录才归承包商公司所有,反而是看见整箱的军备枪械以及配件,大方的就直接搬走!

齐天林跟蒂雅都觉得这事儿很有趣,每天一大早就仰头在停机坪边看天空中穿梭的直升机嗡嗡嗡的调运来集装箱,然后几个廓尔喀就一拥而上,帮地勤人员指挥落地,用工具打开用铁丝封住的集装箱口,乐淘淘的请老板老板娘自己玩。

这美军的后勤物资还真是齐备,从内衣到袜子,手套太阳镜、头盔缓冲带、背包、武器养护工具都是成套成套崭新的分装在各个集装箱里面,睡袋雨衣之类的也不少,特别是雨衣,阿汗富还真不常遇见下雨,剩了不少,齐天林有时候都蹲在小山似的雨衣堆上跟军需官抱怨:“你说我这营地从阿汗富到北非,哪里用得上这种玩意儿?”

但说实话,除了雨衣这种季节性的装备,绝大多数东西,齐天林都能给自己人用,所以尽量把装箱重新分门别类的装满,安排联络安124空运到阿汗富南边的巴基坦斯临海港口吧,从那里装船海运,才能用最低的成本,把这些军需物品运到非洲,的确这些消耗品让美军运回本土,真是把豆腐变成了肉价钱。

蒂雅带着塔塔跟大耳猫颇有些欢快的集装箱里面到处钻,齐天林远远的叼着雪茄跟甘玛窃窃私语,断手的阿汗富指挥官执意要在齐天林身后一点点,都是蹲着呢,他还是要蹲后面去一点表示尊重:“美军缉毒队,确实在把不少毒品往北面运,出了国境线就有人接货,马嘉队长说只要您觉得有必要,我就能安排人下手抢货。”廓尔喀跟美军之间很往来打了几次,彻底的听从老板安排了,特别是这个甘玛,忠心几乎是他被马嘉选择来接替阿汗富指挥官的唯一标准,虽然不知道老板跟美军有什么渊源,对于非军方的缉毒队,却能用他们那种简单的土匪思维抢货!

齐天林跟个小痞子似的,用拇指反掐着雪茄头嘿嘿两声:“可以不漏痕迹的搞一下,等我走了以后,换成AK……不用,这样,你记下这个地址,如果你觉得可以安排,是美国缉毒队带着毒品往北面边境走,给个确切的时间和地点,用英语写了放在这个地方唯一一个花台中的红色瓷砖下,只要能提前三天放,让别人去动手,你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

甘玛觉得老板的神奇和神秘都是理所当然的:“我们现在跟塔利班

武装分子交手的机会越来越少,基本我们扫荡的区域,就很少见塔利班,而且就算难得遇见一次主力,对方也是一哄而散,我们从国民军那里都听说塔利班内部传说不要跟我们打,伤亡大不划算!”

齐天林明白应该是奥独眼避开两边的办法:“你也没必要跟塔利班死磕,我们是来赚钱不是送命的,好好磨练队伍,山地作战是特别行动队的强项,轮战,可以加快速度,让更多的廓尔喀员工都在这边训练,反正英兰格人要给给养,你的人马估计还要在这里折腾个一年两年,说不定英军撤离以后,我们依旧会接到英兰格方面的合同,为了保证他们在阿汗富的什么利益,继续留人在这边,总之没必要跟当地人打得你死我活,明白没?”

甘玛就是典型的接受简单指令:“明白了!尽量兜圈子!”

远处传来蒂雅的欢呼声,塔塔能捧着个防弹背心过来献媚,齐天林一看,虽然是比较老款的IBA拦截者防弹衣,毕竟是供给一般步兵部队的,但依旧是很实用的东西,无论防弹衣还是SAPI防弹板都还显得非常新,算是淘到宝了,齐天林笑着对军需官挥挥收获,低声给甘玛最后的叮嘱:“记住,主动跟美军搞好关系,这样我们公司才能得到更多好处,千万别跟他们直接冲突,想坑他们,就到我说那个地方留下地址时间,一定是不会暴露你的消息,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甘玛正在嘿嘿嘿的诡笑着把齐天林口述的地址用防水笔写到自己的金属义肢手腕上,远处就看见一架支奴干冒着滚滚黑烟,颇有些跌跌撞撞的在空中摇晃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