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23章 闲着

第九百二十三章 闲着

应该说,亚丁湾海域的黄金水道是相当繁忙的。

每天有几十艘大型船只经过这里,稍微等待一下,就能凑成一队临时商船队,然后寻求军舰的保护,一般来说,只要有军舰,海盗船也不会强行登船无谓伤亡。

但齐天林坐在舢板头上,怀里抱着一支AK步枪的时候,脑子里却想的是不知道这些油轮货轮上的人看过有关华国抗战白洋淀的那些电影没,这几十艘一拥而上的快艇舢板就好像从荷花从里面窜出来的离弦之箭一般的朝着庞大的船队冲上去了!

二十万吨的油轮有多大?

两百多米长,六十多米宽,就算装满了原油,吃水二十来米的船舷还是有十多米的高度在水面之上。

三五米长的舢板冲上去,真的就好像那个笑话,蚂蚁伸脚想绊大象一跤!

而关于海盗这种事情,看从什么角度去看。

从受害者的角度,这就是一种抢劫,而且是性质极为恶劣的抢劫。

从海盗的角度,这些穷困得一无所有的索马里海盗,是正儿八经的把这当做一份工作。

当然从娱乐业的角度,无论是电影还是历史上的海盗小说,都是极为惊险浪漫的一个题材。

齐天林原本是不太当回事的,只是奔着这个目的而去,自己来参与也是因为其中涉及到的方面比较多,还要顺带掌控索马里的攻势,才跟着舢板们一起行动。

可真的随着颠簸的舢板冲上去,他却感到了一种以前没有过的感觉,当海盗好像是真的有点刺激?

很少有这样大规模的舢板集体冲击行动,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大型船只船员们有点惊住了,但是这时候除了到甲板上尽可能的防止这些海盗登船,体型巨大的轮船们根本不可能掉头或者逃窜。

所以经过了多次反海盗演练的船员们,开始熟练的准备高压水龙头之类的东西。

可是就跟他们最近听说这些海盗们似乎喜欢骚扰多过登船一样,每艘船都有舢板接近盘旋,而且那些艇上无一例外的都出现了扛着RPG的火箭筒手跟枪手。

和以前又有些不同的是,这些枪手一旦靠近,毫不犹豫的就开枪警告了,而且是朝着船体打!

虽然都是打的吃水线以上部位,还尽量朝着船舷边,7.62毫米的步枪弹也不一定能穿透船体钢板,但是当其中一名火箭筒手稍加瞄准就对着一艘货轮船首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带着白色的浓浓烟雾,擦着货轮前方飞出去以后,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今天这些海盗是来真的了!

没人怀疑,他们在几

十米距离上命中巨型轮船的可能性,要打不中才更难,刚才那名海盗的瞄准很可能是在瞄准空隙吧?

价值千万过亿美元却没有任何装甲能力的巨轮在这些几十美元的火箭弹面前,不过就是张纸,所以当肆无忌惮的小黑们乐呵呵的靠上去开始用火箭弹当锤子敲打船体的时候,有些轮船已经乖乖的停下发动机,放下了绳梯……这是惯例,希望这些海盗只是抢劫一下个人财物,而不是抢船绑架。

只有那艘唯一的客轮,实在是因为船上的旅客太多,不敢冒险放海盗上去,战战兢兢的想尽量开远一点没停车,然后就有点惊喜的发现海盗们居然没有跟着追过来!

所以漫山遍野的游客就挤满了这边的各层甲板船舷,举着旅游必备的各种照相机摄像机拍摄这难得一见的场景。

当然不会追过去,一片兵荒马乱之际,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靠近那三艘油轮的舢板都是五艘,这个数量远超平均值,而就在游轮看不见的这边船舷,舢板上面突然就站起来的海盗,手里居然拿着的是榴弹发射器!

这种玩意儿在海盗中是很罕见的,因为40毫米榴弹打船体钢板没有太大的用处,抛射爆炸对于抢劫船体也没好处,所以有AK和火箭筒足够了,但是就在有些看到这个细节的油轮船员们还在 惊魂不定的时候,那些拿着榴弹发射器的家伙就嗵嗵嗵的朝着船体上方发射,打出一个个锚一样的带绳挂钩,牢牢的挂在了船舷上,远处的步枪手开始沉稳的射击警告,不允许任何船员靠过来触碰这些挂钩,双股挂钩绳的一头立刻就挂上一名海盗,舢板上启动一台小型卷扬机,拉动挂钩尾部的绳子,一串海盗就挂在绳子上被拉上船舷,手脚麻利的穿着拖鞋提着步枪翻上去了!

什么时候海盗的设备也精良到了这样的地步?

齐天林也忠实的按照海盗装扮穿着拖鞋,只是他身上就裹着黑色连体衣,墨镜和蒙面围巾彻底遮住了面容,传说中的美国英雄要是被发现居然在亚丁湾做海盗,那就太好笑了。

专业的攀登挂钩设备,帮助小黑们轻松登上船体,如果有空中的监视设备就会惊讶的发现,这些“海盗”遵循的完全是专业登船作业流程,一到两人警戒,两到三人突击,后面的迅速跟进,而且对油轮甲板上建筑极为熟悉,快速的分成一个个小队,掩护每个登船队中都有的一组跟齐天林一样的黑衣人进入船体!

油轮上是只有极少极少一点甲板建筑,只要能提供驾驶舱和船员舱就可以了,现代的大型轮船都有自动化极高的电控设备,这样一艘巨大的轮船,一

般只有二三十名船员,所以内部结构一点都不复杂。

齐天林跟在其中一队中间,快速靠近船体后方的船舱建筑,里面锁上了,小黑们早有预案,一人拔出腰间的电动钻,快速的在舱门上打个孔,然后后面一人贴上去就在这个手指粗的孔洞上塞了一条炸药,快速引爆,躲在舱门侧面的枪手们只感觉嘭的一声,舱门就被炸开了西瓜大的一个洞,伸手进去打开门,口中一言不发,冲进船舱就分成两三人一组快速清舱。

那些躲起来的船员水手们很快就被一个个押到餐厅集合,极为害怕!

齐天林透过墨镜,毫不意外的发现,这些人基本都不是日本人,海员是个交错性流动极大的行业,一艘船主是阿联酋人的油轮可能属于英兰格的公司,挂的国旗却是巴拿马籍,然后船长是巴西人,船员来自五湖四海!

他不在意,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人,而是石油,那些被掩护上船的黑衣人才是阿联酋方面提供的专业油轮船员,被小黑们带领着快速冲进驾驶舱,绑走船长大副,快速的关闭所有通讯设备跟定位设备,利用自带的小型定位系统,调转船头就朝着北面的也门海岸线驶去!

三艘超级油轮在短暂的混乱以后,就脱离了这个船队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了,其他船只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个讯息,那些陆陆续续登船的海盗们就开始训斥他们一个个抱头蹲在船边,不许张望。

只有那个计划外的客轮一边惊愕的看着这一切,一边把求救信号发出去。

从这些船只一发现海盗讯号就发出去了,但是这个位置是精心选择的,距离各军舰的点都在两百海里之外,赶过来都是快十小时以后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整个亚丁湾海面还有不少商船都在“发送”求救信号,阿联酋方面为了配合这次行动,可没少调用船只。

熟练操作油轮的船员们一边掌控方位和速度,一边就打开了船体油舱的温控开关。

因为原油是很粘稠的,就好像沥青一样,为了保证流动性,船体内要保持一定的温度,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大多数的油轮都是蒸汽轮机,可以顺带产生保温的蒸汽嘛。

现在提高点温度,可以让油体更加顺滑,便于流动……

齐天林从耳机里面听着各种正常的通告,也不会有什么乱子,这都是百战精兵了,对付几十个手无寸铁的水手,加上还有几十名自己的船员,再出错,亚亚就要被打板子了。

小黑们现在只负责找人,把人押解到一起看住,之前还询问是不是可以搜刮一番,齐天林还很不以为然:“你们

现在都是赚日薪的高收入者了,还在乎这点?这次行动有多大的收益你们知道么?每个人都有很高的报酬!”

可小黑们现在还是有点依依不舍的拿着搜到的笔记本电脑之类的东西给老板晃一晃:“我拿回去给老婆看电影不可以么?”

齐天林哭笑不得,实在是觉得这些船员也是无辜者,何况刚才还看见几个亚裔,说不定就是华国人,抬脚就想踢人:“放回去……慢着!”实在是因为他一下就看见笔记本上贴着的日文字样:“哪里找到的?”

小黑立刻带着老板往上走,在船长室的隔壁打开一个舱室:“这里!”

一个相当完备和干净的舱室,齐天林一走进去就能判断,这里住的绝对是个日本人,而不是华国人!

因为日本人那种什么都喜欢学习欧美人的惯例,就好像他们在唐代什么都喜欢学习大唐一样,虽然都是东亚人,日本人也喜欢学着跟异味颇大的欧美人那样洒香水,这是华国男人极少有的一个习惯,而且眼前这过于整齐的舱室,也是日本人的一个优良习惯,因为他们国土狭小,居住面积狭小,更习惯于什么都整整齐齐,这不是什么绝对的标准,纯粹是齐天林几乎下意识的反应。

每艘船上都配备的一名阿联酋日语翻译立刻就被找过来,这原本是防止船上都是死脑筋的日本人才做的准备,没想到还真能用上:“你翻看一下这个房间里面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同时要求其他两艘船也立刻检查是不是有日本人同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