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44章 目标

第九百四十四章 目标

车辆已经停在了半岛电视台对面的一个街口,看着城区九点钟左右还算热闹的霓虹灯火,齐天林有些嘲讽的指一指:“水电大臣不在了,但这些灯火依旧灿烂,离了你们,卡尔塔依旧会继续生活下去,这里的民众愿不愿意跟着前埃米尔和现任还有美国人翻脸?我持保留意见。”

只有登上过权力巅峰的人才会明白那种滋味,也只有被拽下权力宝座的人才分外的想念曾经的拥有,一朝天子一朝臣,即将被剥夺权力的这些政要也才会孤注一掷的跟着前埃米尔一起准备政变。

前埃米尔皱眉看齐天林:“你的看法是怎么样?”

齐天林简单陈述一下:“美国擅长的是正规部队正面作战,每一天对他们来说就是巨额的开支,任何利用正面作战或者正面政权与之对抗的结果,就是被他们用极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击垮,这就是美国军事理论的核心,但无论阿汗富、越战、伊克拉都证明,只有藏之于民的游击战跟隐形政府,才是最有效拖垮这种巨型战舰的方式,面对面……你们所认为的那些东西真的不堪一击。”

其实这种说法,华国的孙子兵法在数千年前就总结出来,“兵贵胜,不贵久”就是战争铁律,适用在美国身上也亦然。

哈立德思考了一下,也把目光在自己的几位内阁幕僚的视线中交流的瞬间,现在的他们显然更愿意相信自己:“我们自己的国家,我们更明白……”

齐天林不阻拦,笑笑点头:“行……你们去吧,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做点万一的准备,就凭你们身上带血的西装,已经是美国人必须要抓住你们的通缉犯了。”想想,拿出自己在卡尔塔购买的两三支空白手机中一个递过去,输入另一个卡尔塔的临时手机号码:“万一有需要,打这个电话。”

通缉犯?身为国家政要的人似乎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落入这样的地步吧?四位老者没再说什么,推开车门就出去了。

齐天林看着四位穿着不合身西装,带着弹孔和血迹的老者昂着头朝街对面的电视台走去,无奈的摇摇头,就调转车头,直奔美军空军基地返回了!

是的,返回了,艺高人胆大就是形容的齐天林这种。

熟悉整个美军内部流程的他,并不觉得这个时候的美军基地是什么龙潭深渊,但一路狂奔回到那个街口的时候,已经变得气氛骤严!

大量的军车和军人已经撒出来,在各个街口跟道路上设立路障进行检查搜索,并且把针对整个美军基地的防护圈扩大到基地外三公里处。

这几乎都是写明在各种美军基地突发

事件应对手册上的条款,借着修正美军前线作战条令把这些东西大略的都查看一遍的齐天林,结合自己平时对美军基地的熟悉,简直就是理论联系实际的专家。

所以还远远的没靠近三公里防护圈,齐天林就下车步行,借着夜间的黑幕掩护,逐渐靠近防护圈,在街道跟房屋的掩护下,贴近观察游走。

十来分钟,就确定了负责警卫工作的不过是一个空降设施支援连,准确的说就是防卫部队,基本算不上作战部队,战术素养也就是一般般,别以为美国大兵个个都是兰博。

所以圈定了一个移动搜索的单车小组,齐天林就故意走上街头。

贝达郊外的这些街区,都是围着美军基地建设的商业区,哪里有什么格外的游客,单独走在街头的齐天林立刻就成为锁定目标,一部越野车打开车顶雪亮的投射灯就慢行过来,并且伴随喇叭喊话:“举起你的双手,双手扶墙,面对墙壁,双脚分开站好……”

齐天林手指上挑着刚才缴获的权限铭牌,但还是照着吩咐背对站好,只是扭头回应:“我是BDOC参与突发事件调查人员!”齐天林不认为在几米距离上,美军士兵能看清自己手中铭牌上指甲盖大小的标志是中情局的还是基地防御作战中心的……

他这样的喊话果然极大的降低了美军士兵的警惕程度,虽然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出现在这个街道上,但是既然发生了大事情,这些基地中高层的调查人员不就应该出现了?人家部门可不像美军营房里的大兵一箩筐一箩筐的,一整个街区能分到一个调查人员查看就不错了。

这就类似于工厂车间工人遇见了办公室的人员,态度不可能不转好。

所以耀眼的探照灯被关掉了,只有车灯还在朝着这边,最后索性侧身停靠在齐天林背后,跳下来的美军士兵也就不太遵循一人持枪瞄准,一人搜身的行为准则,直接靠近:“到底怎么回事?听说死了好几十个人?”看来也是以讹传讹听谣传谣的家伙,齐天林很清晰的记得自己打昏两人,击杀十六人,笑着就转身,双手依旧高举颤动手指,表示自己没有拿着任何武器:“确切的报告还要殓尸连的人先确认,我们只是知道对方有可能持有……”

熟悉所有流程规范的口吻,让两名靠上来的美军士兵更是笑着走进,没有了丝毫戒心,只是习惯还是让他们把步枪拿在身前。

齐天林颤动的指尖更是让对方不可能看清证照,所以当三人完全靠近时候,齐天林放下手递过证件铭牌的动作更加合情合理,两名美军下士还一起凑上了头,就是这个时候!

当然这个动作从扣上去到折断就是一瞬间,右手就在右边这名军士的胸前一抹,一把M9手枪就落到手中,直接击发,左手也松开了失去生命的躯体,过来以防这支手枪没有上膛。

还好,美军在正式巡逻和突发事件下规定所有枪弹必须上膛的条令保证了手枪顺利击发,一枪就命中了驾驶座上剩下唯一的活口!

只一枪,齐天林的目的就是制服对方不得马上通过车载无线系统跟上级联系,双手就拉开车门,把两具尸体塞进这辆宽大的悍马军车副驾驶座里。

子弹从侧面副驾驶座的窗口打过去,为了看齐天林刚才打开的车窗正好空洞,驾驶座也一样,齐天林过去趁着血液还没有四溅横流,把胸口中弹的驾驶员补上一下,拗断了颈骨,蜷到后座,自己就发动汽车出发。

车载台里面已经开始纷乱的叫嚷起来:“哪里!哪里在开枪?”各处的巡逻车纷纷回应汇报。

翻看一下手持麦下面的贴纸,就知道这辆车的编号,根据刚才其他车辆汇报的口吻:“BST069,未发现异常,枪声在我南边,正在前往。”刚才有很多车辆都表示听见了枪声,也纷纷在朝着相应方向靠近。

“收到……请注意安全……”

齐天林的确是驾驶车辆往南边走,他明白这些车辆多半装有GPS定位系统,部队监控中心是能随时监测这些车辆的位置,但这一会儿撒出来的军车起码有上百辆,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注意到。

在一个废弃房屋,齐天林把三具尸体扔了进去,这时的他已经换上了军装!

这辆编号BST069的悍马军车朝着一公里外的空军基地南门不紧不慢的保持三十公里左右时速开过去。

别在密密麻麻的监控讯息屏幕上显得格外抢眼,这是目前最重要的。

越靠近空军基地,遇见的军车和装甲车辆就越多!

但南门是最少的,因为这边是最靠近空军机库和跑道的区域,更多负责防御任务的车辆而不是那边靠近营区的一车一车往外拉士兵警戒的西门和北门。

全副武装带着风镜驾驶军车的齐天林只是出示了一下编号牌,报上已经在通讯系统里面听见无数次的行动编号跟口令,就顺利把车开进了基地!

真的,就这么简单,别把美帝国主义的防御看得多高科技,无论美国人怎么宣称他们的高尖端武器,但是落实到最基层的,其实还是人,而齐天林这个已经深谙这个军事体系内部各种细节的金牌卧底,要穿插其间,真不难。

顺着极为复杂的营地内部

标示路牌,齐天林毫不吃力的穿行其间,之前两三个月跟蒂雅混迹在阿汗富空军基地的结果就是,他几乎闭着眼睛都能大概分辨出美军基地按照规定必须设置的岗哨跟所有机库、营房、油料仓、餐厅以及指挥塔的位置!

所以看到前方已经出现一片巨大的铁丝网,他把军车往边角一停,整一整身上的OTV战术背心和M16步枪,就堂而皇之的那么走过去,中间甚至还遇见过两名美军士兵,相互敬礼示意。

然后在铁丝网跟一栋仓库之间的缝隙,就那么直接翻上去,用脱下来的防弹背心盖住顶部的荆棘铁丝网,轻巧的落在里面!

步枪也被放下了,因为在这里实在是用不上。

就在齐天林面前十米不到距离的地方就停着一架A10攻击机……

旁边挨着机翼尖,又是一架A10,再旁边也是……

放眼望去,一排五架A10,再前一排同样五架,再往前就是B1B、B52两种机型合计超过三十架重型战略轰炸机!

这是一片四百米宽,一千二百米长的巨型军机停机坪,齐天林早就从卫星地图上选择好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