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47章 钻

第九百四十七章 钻

其实关于沙特或者卡尔塔乃至于与阿联酋这些还在实行君主制的中东产油富国来说,麻桦腾早就有一个极为简单的定性:“就跟当年慈禧太后的满清时期差不多……等死!”

真的,这些国家唯一的倚仗就是油气资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就会开采枯竭,没有科研力量,没有经济增长点,没有生产力,赚来的钱除了大肆挥霍,就是只会搞主权信托基金类似放银行吃利息。

这种模式在油气枯竭以前还能良性运作,一旦没了来源本金都会很快被消耗光,这才是阿联酋为什么抓住了齐天林这根救命稻草会全力以赴的投资站队的根本原因,阿腾把这个因素剖析得清晰明了。

所以这些国家的虚假繁荣都是建立在油气资源上,只要抽掉油气资源,立刻就会如同幻化的肥皂泡一般炸裂。

古人早就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就好像华国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国家很穷,但是刚刚立国均贫富,所以全国上下生机勃勃团结一心,现在的确是整体生活条件好了不少,但是贫富差距过大,非常危险。

当然这种危险程度在中东国家更明显,这才是这些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能够兴起的原因,齐天林想让这个崩塌的时刻早点到来,在油气枯竭以前就到来,不然整个中东最后变成也门那样什么资源都没有的国家才革命,就真没什么价值了。

麻桦腾对齐天林这种战略上近乎于直觉的想法大加赞扬:“我只能是提出思想构架,不知道怎么去实施,只有老板你自己才能做到了……”

齐天林真的能做到……

换好军装的三名前政要哪里像肩头的小兵军衔?看长相看气质,最差也得是个将军吧?绷得很紧的军装,手中提着捡来的步枪,这点还是不错,大多王室成员都是打猎玩枪的熟手,起码能知道端着步枪做准备射击状。

哈立德还在愤愤不平:“艾哈迈德这个奸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我一定要抓住他!居然调动了这么多士兵来抓捕我们!这些没脑子的士兵居然敢来抓捕我?”越说越生气,居然要朝着那些尸体开枪。

齐天林一巴掌拍掉了对方的枪口:“你是要让对方知道我们在什么方位么?”说完就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接连拨通了五个电话,从十多楼的窗户望出去,周围突然就蓬发出熊熊的火光!

没有时间去寻找材料,都是临时用手机制作的点火器,引燃泄漏一地汽油的汽车,燃烧爆炸!

目的很简单,分散注意力,造成好像是有很多人在协同作战的阵势,没有谁会相信只

有一个人就敢来冲阵的!

连愤怒的前任元首都被吸引了注意力,伸头隔着玻璃看:“援兵在哪里?还有多少人?我们去哪里?”

齐天林没好气的在前面带路下楼:“我原本已经要离开这里去享受个人假期了,是你们把我叫回来的,我怎么知道去哪里?你们自己想好,我只管救不管带,哪里最安全……还有这样的营救是要钱的……”

财相没口子的答应:“没问题没问题,只要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多少钱都没问题!”

工业大臣的思维模式更正常一点:“我们……去沙特还是阿联酋?然后再中转去欧洲?”

正在下楼的哈立德有怒气:“去欧洲?那不如就答应了美国人,到欧美去养老等死?我要拿回属于我的国家,也是你们的!”

齐天林不参与国事讨论,他只是端着步枪快步在前面行进,偶尔探头从防火门观察一下空荡荡的楼层里面又或者从窗户看外面已经逐渐聚集又分散到其他地方查探那些起火点的军警,车辆已经密密麻麻的亮成一片,一看就是缺乏总体指挥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一直还没看见美国人的身影:“塔伊姆跟美国人的关系很好么?”

哈立德临时被他从争论中拉出来:“我真不该把他送到美国去学习!我就是桑赫斯特毕业的,英兰格就讲究君主立宪制,真是不能让他去接受美国人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新思维!”

齐天林差点说我们还是校友:“我是问你这个儿子跟这个美军基地的联络很频繁么?怎么还没有看见美军插手这件事?”

哈立德摇头:“不会插手的,美国只能在背地里动手,这才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我们有能力扳回来的原因,整个阿拉伯世界都不愿意看见美国人横行无忌的随时插手我们的事务,塔伊姆也不愿意,这是个基本原则,美国人除了在战区,在别的国家还是要遵循基本的外交准则,所以才会偷偷摸摸的绑架我们要送到美国去!”

齐天林有点恍然大悟,原来还是自己的战区思维误导了自己,美国人的确是没有太多借口可以派出军队来伸手这样国内纷争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偷偷摸摸干点什么?

所以自己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但还是要抓紧,眼瞅着已经走到了六楼,刚才自己就是在这里开始发起突袭的,推开防火门,跨过地上的尸体,直接冲进贯通两层楼之间的演播厅,找到其中体型最为庞大的一组设备,其实就是个大型的金属柜子,起码有三四百公斤,两三米高,就利用柜子底部的轮子朝着落地窗那边推过去,三位老者没有伸手帮忙的觉悟,站

在那里看着周围一片凌乱的演播厅,颇有些感叹:“我们亲手打造的半岛电视台,居然不能完全掌控?真是大意了,被塔伊姆钻了空子!”两名大臣心有戚戚的点头应和。

苦命的搬运工把大柜子推到窗边,已经能看见下面密密麻麻的军警仰头观望,几辆消防车也开过来,打开车顶的高亮探照灯,算是把这里整个都围住。

但也许是之前枪声急促大作的结果已经导致十数名军人丧生,几乎没有了解情况的活口逃下楼去,连那些电视台人员逃出去也没有看见什么恐怖分子的形象,不明情况的军警还是先围住观察情形。

齐天林才不啰嗦呢,随手在后面拽下一根根十多米长高档视频音频电缆,起码都是多少美金一根的那种,当成绳子用,一边绑住大柜子,一边就拽在手里把大柜子使劲朝着落地玻璃窗一撞,撞门锤似的轰然一声倒地,金属包角的柜体顿时就撞碎了玻璃,砸出一截伸出去!

无数的玻璃碎片就好像天女散花似的,吓得下面围着楼体的军警往后一个劲闪退!

齐天林把电缆绑在后面的柱子上,就往外推动柜子,摇摇欲坠的柜体半数都探了出去,全靠电缆拉住,让下面看起来很是惊心!

再接连把那些价值数千上万美金一台的采编机和音控台砸碎玻璃掷出去,换来下面砸在警车上的一声声巨响!

连三位老者似乎都觉得这种极具破坏性的胡作非为有点发泄的意思,想跃跃欲试的过来伸手帮忙的时候,齐天林才突然抓过桌上的步枪招手:“走了走了!他们起码有十来分钟都会呆鸟似的全都仰着头看这里!”

然后穿着军装的四人就开始不停的往楼下冲,顺着安全梯一直下楼!

到了一楼都没停歇!

电视广播大楼一定有个非比寻常大的地下空间,并且有比较大的电缆外送通道,这是柳子越经常在家提到过的一件事,因为之前玛若曾经怂恿夫人在欧洲购置一栋大楼作为星云传媒的总部大楼,柳子越就详细解释过这个事情,真正的电视传媒大楼最好是自建,因为这属于专业功能大楼,无论是大量的影像资料留存和海量数据的内外传输,都需要很多与一般大楼不一样的建筑特点,要知道,影像资料可是最考验电缆和网络传输功能的,特别是广播级的专业数据,不是一般的大。

那么这栋半岛电视台的专业广播大楼下面巨大的影像存储库和电缆通道就成了齐天林挑选的通道!

一路上连踹带撞,个别实在弄不开的地方直接用战锤砸,看上去就跟用撞门锤砸过的结果差不多,更

像是多人协同的场面,四个人就站在了直径足有一米多的好几个电缆通道前。

自己掏了好几亿美金修建了这栋综合传媒大楼的哈立德都不知道下面居然还有这样的洞天,有点瞠目结舌:“我们要跟老鼠一样钻洞里逃出去?”

齐天林不介意用讽刺的口吻:“您也可以选择大摇大摆的从门口出去,我不担保您那些子民会用手中的枪口对着你,只要其中有一个人是你儿子安排的人开枪,你就死翘翘了,当然你的儿子一定会来哭拜厚葬你!”

另外两名亲王显然是唯哈立德马首是瞻,看齐天林已经开始往那些电缆纵横的通道里面钻,目光都锁定在哈立德身上。

哈立德立刻收声,最讽刺的就是三十年前正是自己也用类似的方法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夺得了王位,现在居然被现世报!

咬咬牙看看身后被齐天林用沉重的设备搬过来顶住的通道入口,自己这三个人肯定搬不动,而且齐天林的说法可没什么水分,使劲的点了一下头,也跟着齐天林朝那黑漆漆的通道里面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