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50章 焦头烂额

第九百五十章 焦头烂额

被亲卫抬上直升机以前,齐天林对安藤三辉所说的话很中规中矩:“你们掏钱,我不介意接受这个业务单,但是我在非洲的活动是受到欧美国家委托和许可的,你们想贸然的过来伸手,必须要得到欧美国家的默许,所以我需要回公司跟一些国家的头面人物商量协商,我离开养伤的日子,你们最多只能小股人员调动过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的人手再自恃精英,我们绝不插手援助,在这片土地上,吃过苦头的部队不是一支两支了!”

这时候的安藤还有什么不同意的:“我们只看,现在绝对服从绿洲公司的培训安排,绝不擅自行动!期待保罗君,你早日归来!”

还颤颤巍巍的在轮椅上给齐天林行了个军礼。

齐天林勉强点点头,实在是脖子上的绷带有些厚,那名赶过来的日本军官在跟安藤低语几句以后,借着上直升机,小声在齐天林担架边叮嘱:“我们会交给绿洲公司一笔活动经费,希望能尽快促成日本在非洲的民间军事交流!”这就是拿钱买路了,日本人是最信奉自己手里钞票威力的。

齐天林笑而不语,还是只点点头……

一票高大的姑娘才从那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日籍女士官身边不无嘲讽的开拔,安藤看了不禁也直摇头,寻思难道齐天林是喜欢长腿?这个难度可不小,日本本土还得去找混血的估计能好点。

等容纳三十多人的AW101起飞以后,齐天林才终于被解开一部分绷带坐起来,僧兵们觉得蒂雅在,就不过来打搅,全都安安稳稳的坐在机舱后面,反而是女亲卫队们胆子大一些,毕竟其中不少欧洲人士,没那么多顾忌:“老板你这次受伤可真是不轻,安妮公主都推掉了好几处活动安排,要到的黎里波来接你回欧洲资料了。”

齐天林还是的保持受伤的模样,靠在蒂雅的怀里,这姑娘还能配合的做个皱眉苦脸相:“那倒是……”

回到利亚比,果然安妮就带着圣玛丽号等着呢,马不停蹄的就把齐天林送回苏威典治疗敬仰,齐天林一系列受伤登机的照片也被八卦记者发出来,玛若跟柳子越都中途暂停自己的工作,分别直飞苏威典去探望过,只是因为各自工作繁忙,看看就还是离开了。

但架势是做够了的。

实在是从齐天林还在索马里养伤开始,中东那个圈子就炸开了锅!

真的是几头并进,不得安歇!

首先是从不少的非官方渠道传递出讯息,那个所谓轰动一时的卡尔塔元首禅让,不过是美国在背后一手操纵的政变更迭,现在的埃米尔完全就是被美国一

手操纵的傀儡!

如果说之前的卡尔塔一直就是个矛盾的集合体,一方面强调阿拉伯世界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半岛电视台就是代表了卡尔塔期望在国际社会发出声音的想法,可另一方面过于弱小的国家想扮演大角色,就不得不仰仗美国,所以卡尔塔一直都是美国的马前卒。

其实就跟沙特差不多,一方面想作怪,又比一方面要美国保护自己,不敢跟美国直接对抗,老是想把战火燃烧在别的国土,齐天林看来都是这些小国家有了太多钱骚包的错。

但随着美国人在卡尔塔经营得越来越重要的文武两个大型军事基地,可能美国人有了更加迫切要保持稳定的想法,所以才会促成了这次更迭,原本天衣无缝的更迭!

被完全无意掺杂其中的齐天林搅了个天翻地覆!

半岛电视台内部都控制不了这种讯息往外传递,那一晚,那个废黜的前元首是得到了某个神秘方面的帮助逃出来,准备发表告全国人民书的,最后走漏了消息,被军警团团围住以后,再次在神秘方面的协助下消失了!

要知道半岛电视台有超过半数的员工都不是卡尔塔人的欧美籍,新闻媒体人那种八卦的精神哪里是这么一个君主国家压制得住的?

几乎所有卡尔塔民众都知道之前在电视上看起来温情脉脉的那个子承父业的场面原来是假的!

塔伊姆连续在公众面前上台讲话鼓劲,可都无法掩盖那种颓势!

非常明显的颓势……

因为所有关心财经消息的人都注意到,大量卡尔塔主权基金从第二天欧洲金融市场开市一开始就一股脑的消失了!

有一个极为庞大的金融团体操作了这个有些不可思议的行动,用无数的金融手法掩盖痕迹,分拆、转移、抛售、改变所有权,总而言之超过两千三百亿美金总额的卡尔塔主权投资基金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发生着幡然变化!

这些资金变化不光是是卡尔塔突然失去了傲视全球的资金背景,也连带让几乎各行各业都产生连带效应!

蝴蝶效应不是说光是蝴蝶扇一下翅膀都会演变成飓风么?

更何况是这么大的资金流量……

要知道,无论是机械制造业巨头大众汽车、保时捷、伦敦希斯罗机场、珠宝界老大蒂芙尼、LV集团到华国的石化巨头、金融大鳄华信实业都有卡尔塔主权投资基金的份额,而且都不是闲散小股的那种散户,动不动就是超过20%的大股东!

举个例子,比如说大众汽车的股份,之前阿布扎比投资局已经转让给了齐天

林他们拥有的10.3%,这是大众第四大股东,现在加上辗转到手的卡尔塔主权投资曾经拥有的17%第三大股份,一跃而成为实际上的第二大股东,超越了原来21%的州联邦政府,虎视眈眈的看着大众自己控股的35%左右。

从这个比例就明白,这背后可以带来多少复杂的变化,要知道在总量更多,拥有七八千亿美金的阿联酋主权基金混合优化组合之下,会产生更加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目前外界还看不到这两者有任何联系,但已经足够吓人了,多少捧着金融行业吃饭的人都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场惊天巨变,期望自己要么不要打倒饭碗赔得倾家荡产,要么就是能踩上顺风车赚得钵满盆满。

齐天林不关心金融,他不擅长这个,阿布扎比投资局才是专业的,也不会黑他的钱,既然掌握重金的三名大佬是他搞来的,该分给他的好处,阿卜杜拉自然知道怎么分,这几乎是个利益均沾的好事,除了卡尔塔国内……

因为所有牵涉到卡尔塔国际油气买卖的公司在上市的都停盘了,没上市的也乱作一团!

按照齐天林以前当小佣兵时候的思维,买卖油气不就是从地下挖出来,买家运走一手钱一手货不就那么简单么?

商业经济发展到今天,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就好像给以前的他讲解为什么牛奶卖不掉,与其说拿去送给穷人喝都不如倒掉,只有倒掉才最符合经济规律。

譬如这次卷入卡尔塔金融风暴的某家船务公司,一早醒来就发现所有船舶被卖掉了,买给了巴拿马的某家刚注册公司,所有雇员就地解散!

那么这家公司原本负责的跟东南亚油气运输合同就全部作废,之前的定金保证金也消失一空,付了钱拿不到油气资源的进口国只能诉诸法庭……

乱作一团!

这才是有专业金融人员成组织的操纵会带来的结果,同样的资源,交给齐天林或者以前的老卡,他们都无法折腾出这么多的结果来,包括安妮,都只能一点点的从这些资源上面剥取一点皮毛或者本来的价值来享用。

而规模已经算是全球最大的几个金融机构之一的阿布扎比投资局却能在掩藏自己存在的前提下,从全球各个金融市场动用自己原本就庞大的网络体系,装模作样的汲取搏杀,看上去是运气颇好的斩获不少!

所以卡尔塔已经呈现出乱象!

占据国家支柱产业的油气企业很多都断掉了销售链,有些比较狠的公司甚至一夜之间账上就没了钱,连员工的工资都发布出来!

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前埃米尔还是掌控了这个国家绝大部分的金融资源,现在颇有些狠狠的在自己儿子脸上扇了一巴掌!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连国际政治局势都是陡然一变!

因为卡尔塔的主权投资,不光有经济金融,利亚比革命、叙亚利叛军、埃及的伊斯兰兄弟会,无一不是政治投资项目!

自己国家现在吃饭生存都成问题了,哪里还有闲心来向国外输出暴力革命?

几乎是立刻,叙亚利叛军就失去最大的海外资助来源,无论是给养还是武器乃至资金,戛然而止!

这时候他们才明白自己所谓的革命,失去外部援助以后,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所谓民主叛军,在叙亚利政府军面前就是三岁小孩儿,轻而易举的就被瓦解了士气跟战斗力,投降成为主流……

同样的情况放到埃及,正在跟反对派苦苦支撑的新上台政府,原本就是伊斯兰兄弟会的台前力量,虽然没有叙亚利叛军那么狼狈,可失去生力军的感觉,还是让他们顿时挫败不少。

欧洲国家是遭受卡尔塔金融风暴影响最多的国家,谁叫大量的主权基金都投资在欧美国家呢?所以这种时候,哪里会管中东几个小国家的死活?先祈祷自己平稳躲过这一场突然爆发的风暴,不要因为叠加在欧洲金融危机上面使情况更加难以收拾!

期待美国人出手相助?

美国人自己都忙活不过来,焦头烂额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