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53章 味道不错

第九百五十三章 味道不错

安妮坐在床边,有些优雅但略微笨拙的给齐天林削了个水果,用的居然是战刃:“这事儿跟你有多大关系?”

齐天林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做的,如果说以前还有些国家民族的倾向,现在就单纯的是商业行为,让美国人腾不出手来管理非洲,减轻我在非洲的压力,你不会觉得不妥当吧?”

安妮用战刃把桃子分切开,却一不小心就把桃核也切开了,啧啧称奇战刃的锋利,把小块的给坐在旁边地毯上玩耍的儿女吃,大块带核的喂齐天林,没核最甜的自己吃:“一般人以为环保就是尽可能的把一切都交给自然,让自然按照自己的的生物进化论生长繁衍,似乎这样就能营造出一片生机盎然的和谐天地出来。”

齐天林接过战刃,随意的在自己身上遍布的绷带上擦擦,就插回腋下的一个缝隙刀鞘里,听高瞻远瞩的未婚妻谈论。

安妮果然是博学:“但是事实证明,完全交给自然是不可能的,人类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伸手,比如欧洲有种珍稀鸟叫横斑林莺,就只能生活在灌木丛和草丛里,随着它的栖息地越来越繁茂,森林壮大起来,却愈发没有了生存空间,所以必须要有目的的砍伐一部分树木保证均衡的生存,同样的事情在很多地方都出现,比如人们退出侵占森林农田,还给自然,就会导致一些动物没了庄稼粮食来源,反而生存困难,所以对整个秩序进行调整是必须的。”

齐天林现在逐渐能听懂这种用另一件事来比喻政治或者国际形势的说法:“那就是说,我这样局部的调整也是必须的?”

安妮点头:“通过国家或者政治来调整是很缓慢的,你也许就是那个秩序之外的手指,所以我很期待你的做法,这其实也是很多国家暗地里虽然不知道何方在动手,却会点头称是的原因,美国单极主义并没有什么坏处,能有效控制各种国家间战争,这本来就是二战以后的初衷,但是随着美国自身的消耗越来越大,它不得不开始逾越一些红线,频繁伸手,这就让很多国家感到不适了,这是典型的欧美主义思维方式,他今天可以对伊克拉或者阿汗富这么做,明天是不是也可以对我那样做,所以针对美国的行为,在不损害到别国利益的前提下,是被心照不宣拥护的。”

齐天林浑身还是包得比较多,只是集中在右腿跟左胳膊,还有胸腹部上,这个设在皇宫里面的卧室实在是来参观的人太多了。

午后的阳光从古典的窗户投射进来,已经能依依呀呀的小公主和王子难得在父母亲身边玩耍着,齐天林正要回应,就听见侍从官又来通报英兰格驻苏威典使节

来探望索尔伯托男爵先生。

这就是齐天林回到斯德哥摩尔的生活,跟个动物园的珍稀动物似的,几乎天天都有人来看望,这位英兰格使节,甚至还要请齐天林回伦敦去治疗,毕竟现在保罗可是顶着英属直布罗陀行政长官跟英兰格不管部大臣的头衔,天天呆在苏威典皇宫算什么事儿?

齐天林就厚着脸皮呆在这边了,身处偏远的北欧,更有一种躲在旁边看戏的感觉,而且苏威典方面给他出具了各种详尽的身体验伤以及治疗医学报告,谁说北欧人就一定一板一眼的不变通了,那得看是什么人吧。

这段日子几乎才是齐天林跟安妮相识以来相处最为安静祥和的生活,足有两三个月,其他姑娘也默契的不来打搅,各自忙和自己的。

算着日子身体应该稍微好点了,齐天林才开始逐渐增加户外活动,右腿打着石膏,左手用吊带挂在脖子上,跟安妮一起出门散步。

俩孩子是躺在手推车里的,这手推车后面有个托,正好可以让齐天林把右腿膝盖放在上面,这样就不用杵拐杖了,他瘸着个腿,只有一只手还要推儿童车,安妮就空着手笑眯眯的戴个棒球帽走旁边。

苏威典是女权国家嘛,街上推婴儿车的大老爷们多了去,齐天林这样的也不抢眼,不过他们转悠的可是王宫外围啊,这里本来就是旅游景点的,那些卫兵看见公主伉俪还要敬礼的,所以纷纷引来游客们拍照,同样戴了棒球帽跟墨镜的齐天林和安妮也不避讳,偶尔还跟人合影,看上去相当亲民,总而言之就是把养伤的架势做了个十足。

所有人都知道欧洲公主的这位未婚夫成天出入枪林弹雨,终究也会有受伤的这一天,看上去还颇为严重,形象也显得更丰满了。

所以打着补丁包扎的齐天林几乎就是在媒体的见证下,一点一滴的好转起来,直到各种石膏绷带终于被剥去,齐天林稍微有点一瘸一拐的跟安妮出现在足球场边,带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儿女一起看苏威典联赛。

这会儿,其实一直关注着他的方方面面才开始频繁联系他。

日本人催促他是不是应该对于他们的索马里计划拿出个答复了;

德国巨头俱乐部组织觉得目前在北非地区的工商业布局已经到位,他是不是可以准备动一下,打打仗,只有枪炮一响才能黄金万两,他们也好乘机抢夺非洲市场,更重要的是,他们也认为最近美国人有点烦,应接不暇的照顾不到非洲那些个边角去,机会难得;

老吕也按捺不住给他打来电话,旁敲侧击的询问那个应力测试仪的问题,齐天林

含含糊糊却不会承认了,但老吕主动表示已经不动声色的请一些相关部门重新签订天然气进口合同,废除以前跟卡尔塔的那些大额订单,实在是现在卡尔塔的油气系统已经全面瘫痪了,连那些专门用于向华国运送液化天然气的LNG巨型专用运输轮的所属公司都破产了!

阿联酋则是装模作样的打电话来询问,现在国际市场上面有不少优质项目,询问齐天林的信托基金有没有兴趣交给阿布扎比投资局来操作,利润空间非常大……

主要是不这么做一把,实在不好解释为什么齐天林的资产伴随这样的金融风暴,又暴增了一截;

所有的一切,都彰显着齐天林的确跟目前发生在中东的事情没什么关联,他就是一个因为履行了跟日本人那个倒霉的雇佣协议,不幸受伤的倒霉蛋。

美国人紧锣密鼓的严查暗访,最终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一个虚无缥缈的伊斯兰圣战组织的身上,是某些极端主义分子联合前埃米尔造成了这样大的一场灾难,因为美国的军情部门很难相信这样的事件会是某一两个人干下的,这起码都应该是一支小型作战部队,那个被外相看见过的阿拉伯裔男子,不过是其中故布疑阵故意都出来迷惑人的。

所以甄别再三,麦克还是把一个电话又打到了齐天林这里,其实这些日子他们没少通电话,美国派驻非洲的调查人员都去过索马里查验所有事情,齐天林的部下跟日本人都证明了他的清白,反而是偶然发现日本人在索马里的企图,让美国人有些惊讶,但是目前真的是有点忙不过来,连日本人这点儿小事就懒得去管了。

“你现在在利亚比,是不是有一部分阿拉伯裔的新员工?”麦克直奔主题。

齐天林没什么可担心的:“嗯,基本都是利亚比籍,北非那一块沿海的几个国家都是黑人跟阿拉伯人混杂的,相比之下利亚比的阿拉伯人的比例还高一些,有什么问题么?”

麦克直接明了:“这一次中央司令部在卡尔塔的军事基地遭受了重创,肯定要严密清查和梳理这一系列的问题,但是最首要的问题就是要保证目前卡尔塔两个基地的安全!”

齐天林心里有点苗头,装惊讶:“不会吧?你想要我的阿拉伯裔员工过去帮美军当护卫?军队自己不能保护自己么?”

麦克嘲讽他:“美军还要你那些半吊子人马来保护?那边现在需要的是外围!阿拉伯裔的外围人员,能够渗透进去的阿拉伯裔情报人员,特种作战人员,要知道现在卡尔塔整个国家已经不稳定起来,难道我们美军还要帮卡尔塔国家平乱?那就是下一

个伊克拉,关键是现在那一块要是没了卡尔塔,我们没有更多的军事基地能够从外围援助周边各个节点了,现在必须要有一个阿拉伯裔的准军事组织在外围帮助我们肃清和搜集信息资料,保证基地本身的安全。”

哦,基本就是去当伪军了,让阿拉伯人去充当周边的探子,齐天林没什么可以犹豫就答应下来:“这种费用不会太高,我回头就做个计划给你签合同。”

麦克显然很着急:“不用啰嗦这些事情了,赶紧先调遣个五百到一千人的队伍过去,不需要携带武器,他们就不是去作战的,在基地周围先把整个场面稳定下来,现在这个国家太乱了!”

齐天林想想:“那行!我不用去吧,还在养伤呢……”

麦克不放过他:“谁都知道你现在能走动了,抓紧时间,你来一趟德国,我在这边,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跟你谈谈。”

那也行,齐天林反正也要去德国跟俱乐部组织做个沟通的,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安妮帮他从肩头抽走电话机,看齐天林娴熟的拿个平底锅把回锅肉倒腾到盘子里,转手端到桌面上,国王夫妇和王储夫妇已经坐在很简单的餐桌边,加上糖醋排骨,凉拌萝卜丝和炝炒青菜等几个标准的华国菜。

闲极无聊在这边天天下厨的结果就是,齐天林让王室一家人几乎每晚都坐在一起吃华国菜,味道是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