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75章 商议

第九百七十五章 商议

小奥已经能蹒跚行走,对父亲有种说不出的眷恋,口齿清晰的用法语、英语和华语混杂在一起趴在父亲的胸膛上依依呀呀,偶尔还要串点玛若都不会的阿拉伯语!

纪玉莲对这件事也比较头疼,不光是小奥塔尔,齐天骄也有这个问题,语言能力相当混乱,由于三天两头都在到处窜,周围的语言环境变化太大,就连家里接触到的人都有好几种语言,从小就习惯于一句话用两三种不同语言的单词构成,而且语法更是乱七八糟,当奶奶的纪玉莲经常都表示自己对两个孙子说的什么很茫然,所以竭力要求把俩孙子在华国托儿所幼儿园念完,起码也能有一门华语是完整的。

柳子越肯定是同意这个做法的,反正她也经常回国去办事兼带看儿子,主要就是玛若,这姑娘打小也没受到正常的教育,原本是想把小奥交给老管家,按照贵族的那套方式来教育的,精英教育嘛,也是要从小抓起的,但就这么几天,小奥就表现出了对大哥的感情甚至超过父母,除了在父母身上腻着,就是询问大哥去哪里了,非常不适。

纪玉莲赶紧帮腔:“哥俩感情就是好,在渝庆出门在外也是手牵手的,所以还是让他们一起长大,就这两年,你们也忙,等他们再长大点就送到国外生活学习?”

玛若不愿儿子以后连美妙的法语都不会,犹豫再三折中一下:“得有法语和英语老师从小教育……”齐天林补充:“还有阿拉伯语。”这是个基础,以后无论统领家族企业还是作战团队,连跟阿拉伯人沟通都做不到,那还说个屁?

纪玉莲大包大揽:“行!一定找一定找!”

玛若不放心:“我派人过去,各种语言两三个人,营造外文环境,帮助他们在这个最容易形成语言思维的阶段养成习惯,起码这四种语言,一个都不能少!”

哎呀,别的孩子从小学个钢琴英语就累成啥了,这齐家的孩儿四种语言打底,还真是不幸的童年,搞得不敢反驳的纪玉莲都搂了孙子在怀里哄:“可怜的娃啊……”故意带点秦腔那种悠长的唱调,这样儿媳妇才听不懂,小奥就乐呵呵的跟着奶奶也学唱,的确是一个重要阶段。

齐天林已经开始跟安藤三辉的电话,很明显,齐天林肯定是日本人重点关注的对象,实际上从他跟着富豪船队出现在日本本土港湾开始,就已经说明了他的地位,不可能让日本人错过,再加上索马里事件的一系列关联,对于强者特别是欧美国家都公认的强者,日本人是相当尊崇的,于是当齐天林一身便装总是出现在布鲁克林的身边,当然就被各国情报观察机构给捕捉到了。

安藤非常客气的问候关于齐天林的伤势已经痊愈以后,才询问关于东南亚军演以及索马里攻势的安排,齐天林当然不会谈自己跟美国人的协议:“这次日本军方派出来参加军演的部队……似乎是专门参加演习的?我觉得有点不伦不类,一方面主要按照美军的条令规范在行动,另一方面攻防能力却显得有些缩手缩脚,没有自己的特点。”

所谓行家一看,就能辨别出细节上的差异,齐天林当然对日本军队的任何动向都会特别关注,至于那些东南亚国家,有个什么看头?

安藤顿时赞叹不已:“您确实是太精于此道!这是隶属于陆上自卫队的西普联(西部方面普通科联队),是陆军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但其实是定位在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功效,因为对外号称防御部队,实际训练是攻击性为主,所以在对外展示的时候就会显得有些……不太协调,请您谅解!”透过声音,似乎都能感受到话筒那头四十来岁的安藤相当恭敬的神态和表情,这就是日本人的特点,如果认定比自己强,就会用最礼貌的态度掩饰起自己那些残暴的东西来。

西普联在军界的名声比安藤三辉的海上警备队还高,因为后者几乎是隐藏起来的专业特种部队,西普联是每逢军演必代表日军出战的正规军最强部队,日军自己号称这支部队的士兵一个人就能拥有两百名战士的战斗力!

齐天林自己都不敢这么说自己……日本人还真是狂妄得可以了:“我最近在美国搞的那个重建计划,可能会配合美军一些重返亚太地区的项目,所以才会在这边停留,你呢?你现在在索马里的情况怎么样?”

安藤有立正汇报的感觉:“我的部下已经集结了超过一百五十人,托您的福,现在跟随您的作战部门在各地转战,有非常大的军事实践收获,只是由于军事指挥官说要得到您的许可才能开始针对首都摩加迪沙一带的大型作战攻击,所以我们现在基本都是在中部偏北的地区作战,我……非常渴望能在您的麾下,一起参与攻击摩加迪沙的大型作战体验!”这还真当索马里是练兵场了。

齐天林在盘算自己的计划时间步骤:“还有点问题,你应该明白摩加迪沙周围有多少反政府军或者说军阀林立,我公司目前在索马里的人手还不足,无法发起这样大型的攻城战,需要暂缓,得我们其他工程项目结束以后,才能调配人手。”实在是首先迪达那边确实是接下来的重点,其次就是他给日本人挖的坑还没挖好。

安藤确实有点激动:“人手不够,我们给您提供!每个人我们出培训费!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三千到五

千,乃至一万人左右的军队我们都能提供,作战完毕自行撤离,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口实!”

齐天林都被日本人的疯狂吓了一跳,万余人的军队,远渡重洋过来作战,就是为了练兵杀人,不但不要一分钱,还自掏腰包给出场费,这才是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好人哪!哈哈笑两声掩饰自己的情绪:“你可以试着准备一下,但是伤亡也许真有点大,这才是我比较顾忌的原因,我总是希望能在公司运作的过程中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安藤嗨咦的肯定,却表达日军有些不同的理念:“如果能够积累宝贵的作战经验,幸存下来的战士都会是最强的战士,并把这种经验和精神带给自己以后的下属,这才能保证更多人在以后的战斗中活下来,我认为必要的伤亡是值得的,这您不用顾忌!”

齐天林嘿嘿两声表示不太苟同:“目前日本军方力量还是太弱了,缓一缓吧,等我从别的地方抽出点人手,再开始这样的大项目,现在你们就跟着在周围小练兵……”

也许就是齐天林这种不太经意的随口一说,让安藤三辉有种被侮辱的感觉,第二天晚上,风尘仆仆的这位军人就出现在了齐天林面前!

连夜请亚亚派直升机把他送到吉布提,然后搭乘客机辗转来到印尼,一开口就是邀请齐天林到日本考察,语气非常诚恳:“我希望您能亲手挑选能参与作战的人员,从现役军人到预备役以及退伍军人都有!”

说起来日本自卫队一共也就二十多万人,但这二十多万几乎全都是精锐,随时可以拉起预备役,以及退伍军人过百万来!

齐天林惊愕了一下,他正在跟家人坐在海边的风情餐厅吃晚饭呢,先招手让安藤三辉坐下来吃饭,简单的给玛若和母亲介绍一下这是日本朋友,玛若听说就是那个让齐天林受伤的家伙,就很不以为然,跟婆婆难得和谐的小声讲述一下,换来纪玉莲家仇国恨的更不舒服。

但起码当过政府官员,脸上还是看不出来,专心管理孙子吃饭。

齐天林有点哂然的帮安藤点了吃的:“我不怀疑你们的作战能力,而是不理解你们的制度,你们军方已经在国内没有地位了,你穷尽一生孜孜不倦的发展战斗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乃至一部分部下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无论是宪法还是国际社会,乃至你们的政体都限制了你们军方的任何举动,我没有任何希望打听你们军事动态或者思路的意思,我只是想表达,你这种大投入的做法有些徒劳。”

不知道是齐天林的说法一针见血,还是根本不了解日本自己策划的内幕,总之就

是引得安藤的胸腔剧烈起伏!

抓起面前桌子上的饮料一饮而尽,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专心的把面前的饭菜一粒不剩的吃完,看来最近在索马里战场还真是有相当的战地感受。

只是吃过饭以后,齐天林看他要跟自己一起,就让玛若和母亲带着儿子跟保镖助理们一起先返回酒店,自己指指海滩上的露天酒吧:“要不要我请你喝两杯?”

安藤非常干净利落的点头:“我也有些事情需要跟保罗君好好商议一番!”

保罗君当然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