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84章 除外

第九百八十四章 除外

标准的当地居民穿着打扮,下面是带着毛边的牛仔短裤,还是用牛仔裤剪掉裤腿的那种,两三个男人一起骑在一辆踏板摩托车上,这几乎是东南亚地区很常见的小痞子行径,但是今天明显有些不同。

两三部这种摩托车聚集在一起乱转,有意无意的靠近一些适合摩托艇靠岸登陆的海岸边,没人注意到,这些租用摩托车的年轻人,已经在这些地方转悠了两三天了,吃饭都是偷偷的吃单兵口粮!

这几乎是齐天林要求麻桦腾找华国借的唯一一群兵,因为他手里现在暂时还没有东南亚长相的人手,这件比较精确的工作他也不放心用当地圣战组织的人手来干,那些人的精神状态太不稳定了。

这些来自华国琼海岛或者华南山区的少数民族士兵,长相和很多印尼当地人真的差不多,而且由于华人在当地通婚联姻,也有很多类似长相的混血种族,所以绝对比标准的日本人容易隐藏在人群中。

最关键的是他们人不多,就六七个人,让最近云集在这附近几个大岛上的印尼情报部队人员都没有注意到。

所以看见那些日本人在通知的时间范围内,真的驾驶观光游艇过来登岛,这些年轻人相互看看,最后一次用手势确定一下角度方位,就把踏板摩托车调整好角度,静静的等待,顺便平复自己有些怦怦作跳的心。

包括著名的巴厘岛,这些大岛都是度假胜地,由西向东,从首都往愈发作乱的帝汶岛和几内亚岛排列过去,现在不算是旅游旺季,但是依旧游人如织,虽然少了很多华国游客,但是欧美游客更有地位一些,纵使首都那边已经开始出现因为油价示威作乱的居民,在这些风景如画的地方,还是按照惯例在进行各种和旅游相关的活动,当地人经营好自己的旅游摊贩,表演者在竭尽所能的表演民族风情舞蹈。

当那些日本人做标准的游客打扮,若无其事的挎着相机带着墨镜走过海滩靠近椰树下的阴影中,准备混进公路边的游客中时候,那些踏板摩托车也慢慢的启动了,没有大轰油门,就是好像徐徐的从路边经过一般,有些小伙子的脸上还带着笑容,脑海里其实翻腾的就是临行前各种鼓舞士气的思想工作跟战术叮嘱:“这些日本人都是特种部队成员,战术能力相当可观,千万不要缠斗,一击必中,只要有战果就好,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一定要全身而退!”

是的,这帮人的目的就是造成结果,所以当一辆摩托车堪堪靠近两三名日本人的时候,突然就从后座的两名小伙子胸前拔出印尼特有的那种砍刀,唰的一下劈下去!

纵然对方是号

称一人顶百人的精锐,猝不及防的瞬间还是中招了,身上穿的也不过是旅游衬衫,没有防弹背心,带着锈迹的大砍刀,一下就在背部拉出骇人的刀口!

砍刀刀口在不同人的身上反应是不同的,一个浑身瘦骨嶙峋的老人砍了就砍了,刀口并不怎么样,而这种正值青壮年期身体机能高峰的特种士兵肌肉力量和皮肤的紧绷程度都处在巅峰期,就呈现出那种绽开的感觉,就好像一张紧绷的布给割开,立刻张开可怖的大口,闷哼一声就倒下去,但不致命,口中还没来得及高喊,他身边的同伙就挨了另一刀!

如果说劈刀还有点风声,这种印尼特有的带点弧度的尖头砍刀捅起人来简直无声无息,一下就从另一名日本特种兵的右肋捅进去,穿过腹部从另一边出去了!

其实这个交错只有一瞬间,因为摩托车根本就没有停,伤人之后就立刻加大油门消失了,这个伎俩简直和华国南部城市常见的飞车抢包的做法差不多,等这两名日本军人旁边的同伙反应过来,那摩托车已经消失了!

捅刀的小伙子甚至连刀都放弃没有拔出来,可见那一霎那多短!

整个场面顿时大乱,路边来来往往的游客和骑着摩托车的当地人全都把视线集中在这些日本“游客”的身上,少数欧美游客有些惊慌的开始往两边的店铺跟酒吧建筑物里面逃,他们习惯于比较规范的社会秩序,对这样的场面还是下意识的要躲避,可是当地人却更多的是好奇跟凑热闹。

百多个日本人说多不多,说少可也不少,原本散开在各处的零星分布在听到几名军人的失声叫喊以后,迅速的集结起来,那种军人的纪律性和高作战能力体现得淋漓尽致!

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这些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游客了,因为类似的长相,彪悍的军人气质,快速集中的能力,然后带着愤怒表情看向周围的态度!

周围围观的当地人越来越多,有人注意到那把留下的砍刀是当地产品,开始窃窃私语,那些原本是在卖水果的摊贩们逐渐开始拿起自己的刀,因为这群野兽一般的日本人眼中透露出来的杀气也太没有掩饰了!

如果说安藤三辉这个时候还记得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低声要求所有人克制,突发的这个类似抢劫的事件,使他们已经没法渗透到游客当中去,准备先撤离的当口,突然从围观人群的后面扔出一个酒瓶砸过去,然后从另一边爆发出一声急促的印尼语:“滚啊!”

就在围观者都还在茫然的回头看是什么地方砸的酒瓶时候,又有几个酒瓶从不同的角度砸进去!

正是

这种忽东忽西的投掷叫喊声,才让围观人群也没能发现是谁,周围已经围了数百名街道上的当地人了,印尼当地种族极为抱团的性格特征被彻底激发出来,有些原本就是当地小痞子的年轻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往里面砸东西,高声笑骂:“滚啊,滚出去!”

这就是上过战场和没杀过人的军人区别了,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纪律性,而且日本军人的纪律性可以说是最好一类,但是安藤三辉都没有想到,这一百多名部下跟自己带着他们离开日本本土时候有什么区别,这些大多已经跟随亚亚的战队经历过杀戮了,他们不再是老爷兵而是动手杀过人,甚至狂野的发泄过暴行的家伙,譬如安藤,譬如那个跟他一起幸存的狙击手!

经历过战场的人,如果不进行适当的心理调节,就返回正常社会,心理素质稍差一点,那种心态没有转换过来,稍一撩拨,连安藤三辉都觉得自己的愤怒劲噌噌的冒!

几个酒瓶和水果砸到有些日本军士的头上,有一名军曹猛然就爆发了,劈手抓过地上的半截酒瓶扑上去就是一下,把站在前排,骑在摩托车上跟着嚷骂的一个当地男人捅翻在地,这种行为在战场再常见不过了!

可是在这里!看着那个满头是血的印尼小个子男人翻滚在地上痛苦的叫喊!

还有那个日本男人满脸落腮胡须,提着酒瓶一脸疯狂和鄙夷的看着周围破口大骂的表情!

轰然大闹起来,当地人简直就是发了狂的一拥而上!

既然已经动起手来,安藤三辉不用命令也不用禁止,后面的日籍军人也要去抢夺出自己的袍泽,也冲了上去!

一些彪悍的当地人叫骂着从后面开始提着水果摊上的砍刀冲进去,也有少数几条影子不动声色的逐渐往后退,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快速后退,登上摩托车,混在大量当地人的摩托车中离开现场,集中到另一边的海滩,这边有快艇在等候,他们已经可以撤离这个国家,到一个什么新的培训基地去报到了!

其实是马嘉在缅甸北部开设的一个新战术培训基地,重点培训各种东南亚和南亚族裔的PMC!

当然在登上快艇的时候,领头的一名原华国少尉打了个电话:“火已经点燃!”

讯息立刻从麻桦腾那传递到齐天林这里,五长老得到了讯息,陡然发动!

不光是之前仅限于两三个岛屿的作乱,现在是暗藏在旅游胜地各处的那些宗教极端分子开始到处爆破放火!

其实已经接近于恐怖袭击了!

齐天林一直都比较反对这种做

法的,但是对印尼,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三重叠加在印尼的作乱已经开始了!

从首都以西,包括首都所在的主岛上,因为国际油价飙升带来的国内油价上涨,然后大城市里面开始抗议示威游行,顺带打砸烧抢,这本来就是这个国家的传统,只要点燃了油价这个火头子,那就必然爆炸的!

然后在东部旅游胜地上以日本“旅游团”和当地人的大打出手开始,各个岛屿都开始发生混乱,甚至特别是在这座岛屿已经失控!因为类似安藤他们这样的状况,一百多人,正要对抗个几百千把人的对手,大家都是使用冷兵器的话,他们还真是能占上风!特别是一百多人,已经是一个连队的规模,正规军人团体作战,就算没有枪械,比平民也强悍不少,可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可能让这样一群外国人占上风?越来越多的当地人聚集冲杀起来!原本那点数量极少的治安警察哪里能控制这样的场面?

最后在叛乱最为严重的几内亚岛和西帝汶岛区域,集中了大量印尼特种作战部队和美国退役陆军PMC的岛屿上,刚刚发起的叛乱袭击却一下化整为零,不跟印美联军对抗,变成游击战!

场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变得无法控制起来了!

当然齐天林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