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01章 一个都别想跑

第一千零一章 一个都别想跑

空舱满载燃油的两架AW101直升机两小时不到,就飞抵了东部岛屿上空,下面已经能看见纷乱的货船、渔船构成的包围圈,虽然松散,但是绝对能防备安藤等人趁乱搭乘任何小艇逃走。

直升机拉高位置,迅速攀升,开始处于高空盘旋,所有人都挤在舱口处用望远镜朝下面看,齐天林用耳麦指挥直升机靠近海岛北部地区,之前他询问自己的美籍员工,他们所能提供的方位就是日本人已经躲进了北面的密林,山高林密,实在是无法用手里面的一两千兵力进行搜山!

地面也许发现了这两架鬼鬼祟祟的直升机,开枪警告,但是拉高了海拔的直升机已经接近云层,俯瞰着下面北部岛屿的边缘,下面也只能勉强看见两个小黑点。

齐天林相信安藤他们一定会为自己的接应直升机做出足够的准备!

这是一个有素质的特种兵部队必备的技能之一。

果然,当直升机带着能被地面察觉的啪啪声靠近北面并降低以后,齐天林立刻注意到密林中冒起了黑烟!

稍微把直升机朝那边靠过去一点,就能看见明确的三堆火烟指示出了一个箭头般的方向!然后在高空中用望远镜立刻能判读出密林旁边的海滩上,迅速有人在画圈,标示出直升机降落圈!

两架重型AW101直升机在空中的身影非常清晰,亚洲地区只有日本在使用这种直升机,连美国人都没有,这个明确无误的讯号甚至不需要任何沟通就让下方的日本军人们欣喜若狂!

海上自卫队的直升机终于来了!

毕竟对于日本军队来说,这一次也算是在演练,多军种的演练,中间有什么缺漏补遗的问题,都是要到最后拿来总结的,安藤三辉虽然奇怪于怎么比预定时间早到了,而且也没有通知自己,或者直升机上没有拨打自己的卫星电话进行联络,但还是心满意足的指挥手下开始搬运伤员和遗体,准备依次登机。

这一次惊险的作战任务终于完成了!

随着直升机慢慢降低高度,灰白色的熟悉机身上虽然没有日本国旗跟海上自卫队的字样,但是执行特别任务肯定就要隐藏起来,下面的海上警备队员们完全放松了警惕,立刻就要回家了!

除了安藤三辉还在再三要求各个方向做好观测,以防万一被印尼军队趁着直升机降落暴露了方位包抄过来!

他们没有注意到两架直升机几乎是从他们画圈的两侧降落下来,并没垂直对着下面,有一个足够的倾斜角……倾斜的射击角!

直到直升机降落到两百米左右的高度,已经

能清晰的看见下面的日本海上警备队成员的脸了,齐天林戴着墨镜跟面罩,快速轻点人数:“一百……十来个人?只有不到一百二十个人了?好吧……各就各位……开火!”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两部挂在机舱侧面的米尼岗六管机枪,和两部挂在另一边的榴弹发射器,外加两挺挂在放下机尾腹板的M240机枪,就开始毫不留情的喷射了!

五名廓尔喀外加蒂雅,操纵这六件杀人利器,朝着下面空旷的海滩上,就好像玩小刀插泥土的游戏一样,垂直向下,喷吐火舌开火了!

AW101直升机有个外形特点,就是有两片小小的机翼在机腹上,米尼岗就架在这旁边的支架上,探出了机舱门,蒂雅神奇的在这个时候就不觉得呕吐或者不适,高挑的身材完全被腰间的安全带保护,才能在全身都探出机舱,只有双脚还在舱门处的状态下,按动电钮。

米尼岗六管机枪是电动扳机,因为六管轮流发射,后坐力极小,带着手套的姑娘,就跟按动厨房电器一样简单,随意的操控三百六十度枪架在地面不停的画圈,真的是肉眼可见,那铺天盖地一般的弹雨就好像一根根杀人的射线一样,划开下面的身体!

极为血腥!

真不知道这有可能已经怀孕的姑娘,为什么还能这么泰然处之的对待这样的场面,而且还愈发兴奋,尖声高喊:“七点!有人逃跑!三点有人跳水!”

都是精英,有个说法是怎么算来着?每名美国高阶特种作战士兵,都价值过百万,美国政府在他们身上投入的训练以及装备费用都是极为高昂的,精兵绝对是用子弹跟训练堆出来的。

那下面的沙滩上是不是日本正在失去数千万过亿美元的资产呢?

廓尔喀的最大优点就是绝不询问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只知道明确的按照命令,把榴弹发射到看上去人数最密集的地方,空爆榴弹的杀伤就是呈一面一面的覆盖,和机枪们的线正好配合。

点线面嘛,线和面都有了,那么点就是齐天林,他乘坐的直升机机舱舱门上,用跳伞绳横拉了两根晾衣绳一样的支撑,把自己的重枪管步枪架在上面,就形成一个简单的减震射击依托,然后利用上面的瞄镜快速寻找狙击!

凡是那些试图单独逃开的人,都会被他快速的移动射击,在两百米距离上往下俯瞰,所有的动作都显得那么无力,百米奔驰的速度,枪口也只需要稍微移动一点点,就可以锁定,扣动扳机,穿着游客服装的日本军人就被击中猝然倒在沙滩上,接着认为自己丢失目标的机枪就会在这翻倒也

许还在翻滚的身体上补射!

完全没有任何的掩体,就这么完全暴露在重火力覆盖之下!

号称最有武士道精神的海上警备队成员们,几乎是瞬间就被劈头盖脸的火力打得魂飞魄散!

齐天林终于在自己的瞄准镜里面捕捉到安藤三辉的身影,他已经一瘸一拐的在地面奔走,浑身是血,有一条腿应该是断了,正在嘶声叫喊着什么,齐天林念念叨叨:“保罗君来送你一程吧……你早就该死了,留你,不过是让你再发挥一点作用!”手上的扳机没有停,接连两发子弹就把他撩翻在地!

只是周围的空爆弹和米尼岗激起的沙土太多,闪了一下,齐天林失去了目标影子!

一两百米外在密集的人群中还是比较乱的。

日本人之前有抢得部分枪械,但是一来在跟军队正面冲上滩头时候消耗太多弹药,二来看到只有两架直升机,就在进入沙滩前扔掉了多余的装备,减轻直升机的负担,所以能对天空中这突如其来的火力压制做出反击的,几乎没有!

只有一名站在后方的哨兵刚要举枪射击,就被米尼岗机枪扫过,身体一下就被撕裂了!

唯一不开枪的德让负责送弹药,在他那边的直升机上,不停的给三名廓尔喀提过去各种弹药,顺便好奇的靠在舱门口咂舌:“这帮家伙……怎么有点面熟,这是把老板得罪得有多狠?”

廓尔喀一个劲点头:“老板要求不留活口的!”

连操控直升机悬停的副驾驶员和领航员都抽空到后面来看西洋镜,一阵呲牙:“老板……这是要把两边往死里拖,真要给公司找大单子啊!”苏威典军人的国际战略素质还是略高一点的,但也更多是认为商业目的。

德让还是知道提醒:“都封口啊!这种事情说出去我们都完了,老板肯定会有高薪!千万别外传!”

飞行员还鄙视他:“我们跟着老板还不知道?”他们跟着齐天林经历的鬼鬼祟祟事情还少了?齐天林才不怕这些苏威典飞行员中间有什么苏威典政府的情报人员呢,那是他唯一放心的西方国家了。

不解恨的齐天林甚至要求两架直升机降低高度贴地盘旋!副驾驶立刻呲着牙回座位协助了。

下面已经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了,一片狼藉的沙滩上只有尸体、残肢肉块,甚至连能起火的物质都没有,全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日本军人的尸体!

直升机一架开始升空在高处警戒,另一家降低到二十米左右的贴地距离,慢慢的掠过整片死亡地狱一般的沙滩,齐天林还不放过:“把我

放下去!”

飞行员跟廓尔喀都做鬼脸了,但手脚麻利的挂上绳子,看齐天林自己提了步枪滑降到地面,几乎是挨个查看!

脚上有点深一脚浅一脚,口中念念叨叨:“一个都别想跑!”左手的手枪,近乎于抵近射击,几乎在每个头颅上补了一枪!

终于在三四具尸体的掩盖下,发现了安藤三辉,还有气儿!

那三四名部下明显就是主动扑上来压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了子弹的射击,才让安藤三辉躺在一个沙坑里面仰面朝天,惊骇的看着齐天林用步枪枪管挑开表面的尸体!

血沫子从嘴角渗出来,有些颤抖,但更多是惊讶:“你!保罗君……”

齐天林大满意,蹲下来和风细雨:“我不叫保罗君,我也很讨厌保罗君这种日本腔的称呼,我叫齐天林!记好了!一个华国人!一个真正的华国人,绝不会跟日本人有任何的友谊!就好像你们做的一切都是想击败华国夺取江山土地一样,华国人也无时不刻都想把你们绞杀殆尽!”这番话居然是用日语说的!

安藤三辉目眦尽裂得话都说不出来,张开嘴只能毫无意识的荷荷荷乱吼,齐天林悠然自得,拿手枪敲敲他的头:“你祖父不是发起了侵华战争么,我很想留下你的命,让你看看我会对日本做什么,可惜你知道太多了,就好像我勾引你来印尼,我派人袭击你们,让你们发狂反击,我又在首都驱赶暴徒洗劫日本商人……怎么样?”

安藤三辉的模样简直疯狂,可下半身却被自己属下的尸体压住,半撑起来的身体看见的就是周围无数的尸体,全都是自己历经多少年培训出来的最精英的战士,两滴眼泪都忍不住浸出来,齐天林还没完:“你们在机场,也是我挑事儿让他们火并的,日本外侵的事实已经落定了,三艘货轮应该现在正在被印尼方面围攻,你们就等着丢人吧……”

四十多岁的日本大佐只能用撕心裂肺的叫声来表达自己的愤怒,齐天林好心的等他叫完:“记住了,我叫齐天林,你们在阿汗富的外派人员、索马里的事情、甚至你们那个海下核基地的都是我干的,记得死了变成鬼魂看着我,我很乐意带着你看以后的事情,我很期待!”

然后P226的枪口就抵在安藤三辉的头部嗵嗵嗵的三声闷响,炸开花,才心满意足的起身……

回到直升机上,兀自不放过的转过蒂雅的米尼岗机枪狠狠的再犁过两遍!

最后直到看见米尼岗的枪管都有点发红了,才忿忿的甩下机枪:“返航!”

他绝对不担心会有漏网之鱼,

直升机都来了,还不到沙滩上,待会一升空就会被甩在这片死地上了,所以所有能转移出来的日本军人,全都在沙滩上,现在都化成了一堆死肉!

齐天林最后看一眼那几乎都已经化作血泥一般的沙滩上,冷哼一声用华语自言自语:“老子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们把手伸到国外来,然后再替你们一只只的砍掉,看你们有多少只手给老子砍!一直砍到你们完全承受不住的痛!”

蒂雅趴在他背上,帮他从战术背心里面掏出雪茄,咬掉头子塞他嘴里,再帮忙点燃,顺手帮他轻轻的在背上抚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齐天林异于平常的激动,但他做的一切,都是她认可的:“你说要是我真怀孕了,会不会生出来的孩子,都一身的硝烟味呛人?”

的确是,这会儿的机舱里面就算一阵阵的灌风,但几乎每个人的身上和机舱壁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沾染了浓烈的枪弹发射过后硝烟味,再看看那些抛壳口上挂着的鼓鼓囊囊弹壳收集袋,齐天林深吸一口浑身舒畅的烟火味和雪茄味,哈哈大笑起来!

他在笑……

留给日本人的,就是哭了!

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