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04章 核心

第一千零四章 核心

齐天林第二天才收拢美国人,选择关岛美军基地,请求把这些美籍员工送到那里,这时候他也信不过印尼人,万一还是孤注一掷的想把事情闹大呢?尽量不经过印尼国土。

可是他刚刚在关岛美军基地降落,一组中情局的探员就过来要求他协助调查,对机组成员倒是没有任何留难,三架安124带着德让还有廓尔喀们直接返回亚洲,经停缅甸最后在阿汗富回到日常工作中。

齐天林跟蒂雅一起,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就被带到一间办公室进行问询。

还是那句老话,布伦对他在印尼的这个时间段,恰好发生这么多事情,多少还是有点在意的,所以拿着问询板的几名情报人员虽然很客气,但是非常细致的询问齐天林在印尼的一言一行,详细到每天在做什么。

齐天林泰然回应:“度假,我们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度假,我就不能度假了?”顺便要求送点药品跟医生过来:“我太太需要检查一下身体,是否怀孕了。”之前确实没有这个条件。

态度还是很好,军事基地的医生很快就过来了,诊断结果也很明确,真的怀孕了!

蒂雅就喜形于色,之前有些不耐烦的神情也消散了不少。

齐天林就跟对方做商量:“如果没有什么对我指控或者怀疑的,我们就需要立刻返回欧洲准备家庭新生儿的事情了,当然关于印尼近期发生的一切,我也感到非常复杂,我有限的参与了其中的一些事情,但都跟美国利益不冲突,甚至还保证了美国民众或者军人的生命安全,当然这其中的细节,我可能就要面对布伦局长或者布鲁克林将军才能谈谈了。”

对方的探员真的没有这个资格控制他,而且欧美国家一般来说对于自己体制内的人物,很有人文主义的关怀,笑着合上问询表格,握手祝贺他要做父亲了,就恭送二位上路。

在关岛国际机场等待班机的时候,布伦终于把电话打过来,齐天林坐在角落里,看蒂雅撑着腰练习做孕妇的样子,笑着把印尼人在最后时刻的疯狂想法透露给中情局局长:“从头至尾,我只能说是适逢其会,是布鲁克林把我找过来做这些事情的,顺带做个承包合同一千二百万的收入,也是用来支付那些美籍员工的工资,我没多大赚头的,我也绝不搀和印尼跟日本国家之间的任何争斗,这点我是跟印尼政府有备忘录的。”

布伦终究还是掌控了一个冠绝全球的情报体系:“你进入印尼时候还有一个日本人和你一起的呢?”

齐天林还是笑:“安藤三辉大佐嘛,海上自卫队的高级军官,他曾经站在

我跟布鲁克林将军的身边观看日本自卫队的军演,中途听见了关于布鲁克林将军的演习计划,他有什么做法或者想法,跟我无关,他不过是我的一个承包商客户而已,怎么了?”

布伦可能真想站在他面前看齐天林的表情:“他死了……”

齐天林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语气都不变:“唔?上次如果不是我救他,他早就死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他有点过于激进了,拖累我……只是不知道他跟我签署的训练合同还延续不,要是停止我可算是少了个大客户。”

布伦紧紧追问:“你不清楚日本人的计划?”

齐天林哂然:“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吧?等等……日本特混舰队已经撤离了?”现在他才从机场挂着的电视看见新闻。

布伦也许能听见话筒里面的环境音,特别是机场特有的那种播报声:“你现在才知道?日本人跟疯了一样莫名其妙的冲击印尼,迄今为止印尼方面宣布的,日本军人已经伤亡超过四百余人,而平民现在损失了超过两千人!这场人道主义危机还在继续发酵!印尼人也疯了么?!”

齐天林翻个白眼,98年那次的华人死亡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对印尼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那我只有回到欧洲才能看到最详细的事件报告了……”确实能看见新闻只是一言带过的讲述日本撤侨护侨的特混舰队没能进入印尼海域,最终失望的撤退了。

后面连篇累牍的就是关于在印尼国际机场爆发的对日侨惨案……

很简单,就是印尼政府开始全面的用整晚时间播放发生在巴厘岛和东部岛屿的屠杀惨案,用镜头还原那一个个被冲击烧杀抢掠的现场,把伊斯兰民族分子犯下的事情也一股脑的推到日本人头上,甚至还找到了安藤等人在邻近岛屿酒店入住的监控录像,表现出这帮偷偷潜入印尼的日本人才是此次动乱的罪魁祸首!

被砍掉头颅的印尼人,被强暴以后还肢解的印尼女性,其中甚至有幼女,某些监控摄像头甚至捕捉到了安藤等人砍杀的过程,铁证如山!

接着才是那片被誉为血滩的海滩,一大片被火箭弹轰炸焚烧得黑漆漆龟裂的躯干,还有无数周围印尼军民的尸体。

最后就是被正式定名为印日海上货轮争夺战的现场,以印尼军方最终的胜利告终,实在是因为日本人没有后援,而印尼方面几乎是源源不断的从附近的岛屿跟主岛派遣各种空军、特种部队前来支援,到后来已经癫狂的印尼人用战机发射导弹打货轮,让用直升机已经逐渐占据上风的日本人彻底覆灭。

因为直升机此

时的油料根本不足以支撑飞到特混舰队上去!

除了那架从血滩逃离的直升机径直飞回了航母,其他直升机跟货轮上的西普联陆军精锐,几乎全部阵亡,因为面对战斗机,就算是再差的战斗机,被困在货轮上的精锐步兵和没有燃油降落在货轮甲板上的直升机,也就是刀板上的肉!

日本人几乎就是从机场和领海边两处仓皇而逃的。

他们原以为有国际舆论的监督或者压力,那些被抛弃在国际机场的侨民是可以得到人道主义对待的,所以只是尽量把妇孺装上三架军机,填得满满当当就离开了。

谁曾想,就是这一整晚的报道以后,首都的居民“爆发”了,连夜就开始从全市各处朝着国际机场进发,把还剩下四千多人的国际机场围得水泄不通!

天色刚亮,高举砍刀的愤怒人群就冲开了军警的封锁线,开始对国际机场内的日本人肆意砍杀!

他们还传说曾经在市区内发生砍杀抗议民众的就是日本人,高喊八嘎的日本人,是他们挑拨了国家跟人民之间的关系!

真是仇恨加倍啊……

印尼政府的解释就是,他们绝大部分兵力都用到东部岛屿附近围捕那些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人去了,实在是对机场这边无能为力!

但所有人都明白是政府纵容了这种行为,因为在很多新闻媒体的镜头之下,毫不掩饰的印尼人干净利落的挑选目标,避开所有日本人以外的人,先看护照,再杀人!

就是要杀给日本人看!

最后提着那些日本人的头颅,到日本驻印尼大使馆的门口示威游行!

一场几乎所有人都得到利益,只有日本人痛失三军的动乱!

就因为他们好战而基于突破宪法限制的愚蠢行动,遭受到几乎是二战以来最惨痛的一次海外损失!

几乎所有日本人都跟齐天林一样,仰着脖子看各种电视画面上,那些日本同胞的头颅被得意洋洋的印尼人提在手里招摇过市,扔到地上当球踢,往上面撒尿侮辱!

对日本人来说,对战后已经基本忘记了战争的日本人来说,这几乎算得上是国殇的一天!

齐天林是因为他为了悄悄打电话,坐在干净的候机大厅角落地上,所以要仰着脖子看挂得高高的电视,而日本人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泪水从眼眶里面流出来!

只有仰起脖子,才能用高傲的精神接受这样的失败!

那些出现在画面里的日本高官无一不是双目赤红,一副受到奇耻大辱的表情!

齐天林看得很爽!

齐天林注意力在电视上,随口回应:“您别跟我说,回头您叫欧洲部的下属找我录口供好了,整个过程给您说得清清楚楚,没我的事儿,是日本人自作聪明的想搞三搞四!”

布伦挂电话前总归有点不满:“是你提供了这个缺口给他们!”

齐天林低头认错:“好好好。以后关于日本的各种事务,我都跟你那边备案一下!”

布伦顺势要求派遣两名下属进入齐天林的体系中来担任顾问,也就是监管,齐天林没什么犹豫的同意了,那边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末了还祝贺齐天林又要做父亲呢。

不过,监管?

监管就能缚住齐老爷的手脚么,做梦去吧!

最终缚住他手臂的不如说是蒂雅,挽着他的新孕妇,别提多带劲了,还主动打电话给纪玉莲汇报了好消息,跟母亲约定在香港见见面。

还没生呢,着什么急,现在根本连看都看不出来。

从关岛前往欧洲的话就主要有两条线转机,要么走东京,要么去香港,鉴于日本目前群情激奋的不稳定状态,齐天林理所当然的选择走香港这边。

所以当他到达以后,陪伴纪玉莲带着俩儿子跟他见面刘晓梨悄悄塞给他一张纸条,是这同一家酒店的另一处房门号,连楼层都没改动:“你爸让我给你的,说是大人物。”

国内终究还是要找齐天林再谈谈,毕竟一个已经能操控如此大场面的海外人士,不再是之前那个可以随便拿捏,籍籍无名的小辈,齐天林已经俨然有了能跟高层平起平坐的资格,这才是掌握主动权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