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07章 期待

第一千零七章 期待

几乎是彻夜长谈。

齐天林凌晨登上去往欧洲的班机时候,才开始靠在椅背上打盹,蒂雅伸手帮他盖上小毯子,就算是头等舱,跟家里的专机比起来还是差了好大一截,看来再买架商务机,势在必行,这频繁往来非欧亚,将会成为常态。

齐天林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小屏幕电视画面上,正在播放日本不顾周边国家的严正抗议,决定进行全国公投,对是否需要修改宪法进行投票,这架日航的长途客机上,就不停的能看见日本政府为了引导国民做出通过修改宪法的决定,反复渲染烘托这一次日本国民在印尼受到的侮辱跟伤害,对安藤等人在东部岛屿的所作所为却只字不提。

所以日本的民情非常踊跃!

但日本政府又适当的控制了跟美国的关系,避免因为民族主义爆发过高,演变成要求美军从日本领土撤走的尴尬局面,日本政府现在所有的行为,还是要在美国的控制之中的,所以这种态度,又让美国人很放心。

狡猾的日本人!

齐天林只能轻轻的摇头,目光没有焦点的看在屏幕上,脑海里思索的却是自己跟徐清华达成的一个个协议,从军事到经济方面的各种协议,当然都会是以掩藏自己为基础的合作协议,现在站在一个新高度,已经能动用自己的资源挑动两个人口过亿国家之间纷争的齐天林,终于获得了跟华国国家领导阶层的对话权,由此而来的就是华国将建立一个国际产业资源司,划归在商务部下面,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跟国外某些资源产业行业打交道的工商业部门,其实在商务部分到的办公室就只有几张桌子和几名文员,负责做一些表面上的接待工作,看上去就是一个为了适应经济发展设立的新部门一样。

实际上却是一个定位在军情协调机构的直接向华国领导人负责的高度机密机构,专门负责运作跟齐天林有关的项目,看上去只有寥寥数人参与这个机构运作,权限却相当高,能够纵跨军队、情报部门、安全部门以及商业领域,直接跟麻桦腾构建一个高度隐秘的联络通道,整套保密设备将直接从冀冬阳向左他们掌控的巴基坦斯港口通过阿联酋转送到迷雾岛,让麻桦腾能彻底摆脱美国对欧洲沿岸的全面监控,采用华国自有的空间卫星进行各种讯息传送,保证这条专线的安全,也就是保证齐天林的安全。

在达到那个齐天林和徐清华共同商量的目标以前,齐天林继续隐藏在欧美主流社会中,无须跟华国产生任何关联,也不用有任何情报、经济和物品上的往来,徐清华将尽可能的调动华国的资源,配合齐天林的一系列行动

,而不再是老吕之前的那个军方独立支撑的局面,实在是之前的能动性只能在军事层面配合,又不能明目张胆的产生关联,都有点吃力了。

顺便说一句,老吕都没能进入这个机构,只是作为军方跟国际产业资源司的联络人存在,不过这一切其实都是他在愈发认识到齐天林的能量以后,主动跟最高领导层商议的结果,现在看来,这样的配合度,终于让他也感到老怀聊慰!

已经有数百名华国东南部原籍的士兵在国内某基地进行严格的政审和外语军事培训,完成以后,他们就将分批进入缅甸培训基地,冒充东南亚一带民众加入承包商公司!

然后从西部民族挑选的士兵同样进入萨奇的培训基地,逐步扩展华国士兵在国外作战的数量。

更重要的是,华国将逐渐加大在非洲维和的士兵数量,借着这种派遣士兵轮训维和工程的机会,调遣人手跟着亚亚的部队轮战!

非洲将彻底成为华国的练兵场!

这只是关于军事合作的一部分,华国在非洲政策上,还是会延续自己以前的那些策略,但是可以有计划的把华国在非洲的一些控制权,通过丢失抢夺的方式,移交给齐天林,减少在非洲可能会被袭击和损失的点,重点经营国家周边,只是具体到华国本身周边的情况,当然不会只听齐天林的建议就做出什么重大改动,冀冬阳和向左将调回国组建规模更大的国有承包商公司,倒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

齐天林轻笑起来,嘴角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展开来,难道华国就不认为把这么大的资金、资源或者权力都交给一个华侨,就那么相信他?

是的,徐清华趁着清晨的朝阳,难得的拍拍他的肩膀:“国家的强盛,必然是有一个过程,也会有人前赴后继的努力跟牺牲,所以,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与君共饮一杯庆功酒,庆祝一个强大富强的华国真正的站立起来!”

齐天林的回应同样干净利落:“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人民有自豪感,生活有幸福感的强盛国家,而不是穷兵黩武却国强民忿的祖国,与君共勉!”

或许直到这一刻,磨坊磨面的,和修堤坝关水闸的,才真正找到了各自应该做的事情。

齐天林自己真是觉得有点期待!

飞机降落在伦敦国际机场,齐天林才让蒂雅打开了自己所有的对外联络电话,瞬间就响作一片,几乎都是各种短信跟语音留言,来自齐天林关联的各种政府以及商业方面,两口子坐在派来接待的车后座上,开始筛选,凡是

关于印尼一带事件的稍微延后,关于非洲事务的优先回应。

其中比较独特的就是日本方面,不光是那位在的黎里波的藤原仁史、还留在索马里的联络官,以及明显是日本国电话号码的联络都有!

齐天林这两次前往印尼,其实前后没多少时间,只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大多,所以显得有点密集,平时跟长老们的联系也许防备中情局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确实比较少,但跟维拉迪等商业伙伴的联系都没断过,卡隆迈这些日子波澜不惊的已经趋于平静,美国人如愿拿到了卡隆迈外部海面油气田的勘探开采权,只是从勘探到平台建立,还要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出油,德国方面投资的高速铁路就已经开始施工,而且是从非中首都往卡隆迈,已经港口城市往非中,两边同时施工的,抢进度的心态可见一斑!

呈上来的文件直到市场版的沙狐停在庄园里面,齐天林才有机会放下来,迎接安妮颇有分量的一个拥抱撞击,转过身来,小管家阿里带着一票人马和几名僧兵笑着迎接老板,确实有回到家的感觉。

柳子越靠在大厨房门边的柱头上,笑吟吟的看着齐天林过来也拥抱她一下,目光锁定后面正在把文件电话等交接给阿里,吩咐他去挨个充电和叫人顺便把内容都做个记录的蒂雅:“听我妈说,小老婆怀孕了?”

齐天林不难为情:“你也不能阻止别人追求进步嘛,昨天看见儿子了,身高体壮能在幼儿园带着弟弟欺负同学了!”

柳子越撇嘴:“我当然知道,每天都要视频通话的!我说就是继承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暴力因子,再把儿子丢在老管家那边溺爱的话,迟早就是个高衙内!”确实有点,估计齐天林是有点暴力血统,俩儿子现在能上托儿所了,仗着两兄弟都是吃洋面包长大的,又一直都没受过什么约束,真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有点爱动手,幸好国内管得还算严,纪玉莲说已经没那么骄横了。

安妮还询问了一下高衙内的典故何来,才有点羡慕的憧憬:“要是小亚跟小爱也可以过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就好了!”

齐天林大包大揽:“下回!把他俩也带回华国去生活几个月,肯定没问题的!”

安妮对他做个鬼脸:“那就等着看你的面子了!”

面子是真不同了,欧洲国家跟美国差不多,齐天林过去印尼,那边就爆发这么大的事情,差不多事情落幕,这家伙就施施然的回来了,随便哪方面都猜测多半事情还是跟他有点关联,他们太了解这个战争贩子了。

所以通过电话找他的多半就是询问,关于

这次亚洲动荡,有什么好处没,能共享的,还是要大家共享,现在欧洲普遍经济不景气,蚊子再小也是肉,能够拉动哪怕一点点国内经济都是好事。

于是邀请齐天林会面商谈,主动过来齐天林的SGM公司办公室谈话,相约参加什么聚会的情况纷至沓来,连从美国回来的玛若,都跟着齐天林去出席过两次名人会面了。

老板娘还是把自己在美国的感受说了说:“真在美国多呆些日子,才能感觉到那种美国人的思维模式,印尼和日本之间这么大的事情,在他们那边也没多大反响,就是个亚洲国家常见的纠纷一样,现在更关心美国内部各州的经济预算跟政府债务问题,别的事情就不是事儿!”

齐天林习以为常,把重建公司跟印尼政府的合同转过去,因为现在那些美籍员工都还留在印尼,算是培训整合各种军队,德国“员工”则要等着局势全面安顿下来,他们才会撤离,在这样的东南亚国家,装甲部队通常都会是政变的主要关注对象。

玛若随手把文件递给自己的秘书:“这次能在欧洲停留多久?”

齐天林是有盘算要在欧洲借着陪小老婆安胎铺排点事情的:“应该还是有几个月吧。”

却没过几天就还是去了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