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5章 不在乎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不在乎

的确是大型作战,经过长时间的穿插剿杀,逐渐由北向南推进的亚亚,已经装模作样的在日本人面前控制了北方,然后依旧以绿洲公司的名头,以最早的一千余名精锐小黑和两千余名各国转战过来的黑人精兵,搭配逐渐招募起来的索马里本地武装人员,现在人手已经扩充到七千余人,最后才是齐天林带过来的千余名黑人僧兵和逾五百名日本人。

专业作战人员已经近万了,所以迪达过来以后,带来政治队伍和之前四长老留下的宗教人员一会合,总数就绝对超出这个数字了。

除了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政治和宗教人员,连同他们同样不可捉摸的情报头子迪达还有德让,所有休假的黑人员工都集结起来。

以前还告诉日本人,绿洲公司只是见缝插针的在北部地区局部控制,现在终于不掩饰了,整队整队的武装人员身着统一的绿洲制服,带有极大震撼力的从各个局部集结起来,各地安防都留给了类似亚亚父亲那样的民团,而且以前在索马里泛滥的枪支在北方地区被收缴个干净,所以难度并不大。

两三百辆沙狐也汇集起来,一部分是从非中转过来的,另一部分是来自奥塔尔军团的阿联酋库存,总之实际上一共就几百辆战车,这里用了又轮换到那里,还真不浪费。

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这么多人。

老鹰都有些惊讶,以他这个在PMC行当混迹了几十年的老佣兵来说,都没有见过实打实能同时拥有近万作战人员的超大型PMC公司,而且很明显能看出这么多作战人员还都不是乌合之众,明显已经具备了相当严谨和娴熟的作战技能。

这难道才是齐天林的家底么?

他当然不完全清楚,这不过是索马里分部的实力罢了,在原本数万人中间筹集又新发展起来的一部分。

日本军人也很惊讶,近两个月的交流作战,他们也已经了解了这些PMC作战人员的架构,说不上有什么文化,但是却能以老带新的以战术小队为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之上是分队,中队,大队,每个队伍所辖的分队小队数量并不是固定的,比如亚亚直辖的大队能达到两千人,而个别狙击专业大队,就只有三百人。

但是三百名由伯恩的狙击学校培训出来的专业狙击手,已经可以想见他们的作战能力了。

这些黑人作战人员相比美军特种人员,装备太简单了,防弹衣都说不上每人都有,就连从枪械上就能分辨出资历来,使用马萨达步枪的,铁定是跟随亚亚转战过好几个战场的核心小黑,然后使用清一色崭新AK74步枪的就

是非中、卡隆迈、乍得等国的轮换军人,而全盘使用德系HK416步枪的人,就是极为凶悍而忠诚的僧兵。

除此之外就是几乎配发到每个作战人员身上的通讯设备,也绝对不是美军使用的那种价格极其昂贵的野外通讯系统,既能在平原地区保持十余公里的通话距离,还能通过卫星系统保持不限距离的全球通话能力,这边清一色的民用超高频步话机加耳麦,单价不超过一百美元。

因为齐天林一贯都认为,那么多的参数跟花样都是骗财政部预算的,作为现代小范围高强度作战,一般爆发的半径就在一两公里内,哪里需要那么复杂和超出使用范畴的东西,既提高作战成本,还导致东西难以维护容易坏,起码高尖端设备更耗电就是个很大的弊端。

从这么一个细节,就能看出齐天林的作战策略和美国人的方式有极大的区别。

只要能在战场上保持通讯畅通,那就足够了,多余的技术跟设备就是浪费!

而且在齐天林的部队里面还有一个最基本的通讯规则,就是下级尽可能只听不说,免得复杂纷乱,步话机很多时候就是当一台个人广播在用,各自听好自己上级的指挥就行了。

所以日本军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把十美元一副的耳机喉头麦戴好,跟着黑人士兵们挤进沙狐里面,两支看上去打前锋的大队则乱糟糟的登上各种破烂不堪造型各异的皮卡车,但他们同样穿着标准制服,美国人费尽心思搞那么多敌我识别系统,在绿洲公司,依旧是最简单的一个带着频闪灯的绿色袖章!

当然,让日本军人也比较感兴趣的就是这种他们也在驾驶的沙狐轻型装甲越野车,在日本的装甲车体系里面,是没有这种类型的,他们现在主打着堪称世界单价最贵的90式坦克和96式步兵战车,就基本是循着美国人那种高精尖科技的路子去的,前几年就颇有些后悔觉得掉进坑里了,所以最新的10式坦克就按照日本自己的实际情况,做了很多取舍,单价成本下降不少。

而目前这种脱胎于德系越野车非承载式底盘骨架的多用途车辆,明显更适合目前的作战状态,联系到最近他们反复作为研究课题的印尼事件,其中在机场放下的假如是这种更接近民用款式的车辆,是不是激发的反弹也会没那么严重呢?

日本人对这种类型的车辆非常感兴趣,谁叫他们也是世界上比肩于德国美国的汽车制造强国呢?

车辆里的各个大队开始倾听着各自大队长宣布自己的作战内容,数百辆沙狐就带着连天的滚滚尘土,直奔摩加迪沙而去!

索马里的首都!

一座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巨型城市……

这,算得上是大型作战了吧?

按照亚亚宣布的说法是,也许中间还有部分反政府武装盘踞的地区没有被控制到,但是击溃盘踞在首都的现政府,一举拿下政权,从而占领整个政治制高点,顺理成章!

齐天林甚至连站在车顶振臂高呼的战前动员令都不用做,对这些黑人战士不用解释那么多的国际形势和伦理道德,就是一句话,拿下首都摩加迪沙,这个季度的工作就算顺利完成任务,每个人都有相应的假期跟奖金!

杀人越货,夺权屠国,对于这些雇佣军来说,就是一份危险度略高的工作,对于长期生活在艰难困苦中的北非黑人来说,已经开始过上的幸福日子,就是需要这样的工作来捍卫的。

所以距离摩加迪沙三百多公里外的这个荒芜山谷集结点,连后援油料车都没有,每辆沙狐加满油差不多到摩加迪沙围着那巨大的城市转两圈就会油料耗尽了,这些黑人却丝毫不考虑这个问题,兴奋得嗷嗷直叫的就展开队形分成十一个大队,形成七个不同角度的箭头,恶狠狠的就从摩加迪沙的北面压过去,却很不符合战术常规的没有扎紧口袋,派人从南面包抄。

齐天林穿着跟自己下属一模一样的作战服,靠坐在宽松的VIP型号沙发上,虽然从外观看起来跟其他沙狐都是脏兮兮的沙漠色,但是老板嘛,当然是要舒适得多,脚边一个大型枪械包,两名盘坐在地上的僧兵专心的把里面各种枪械拿出来擦拭,小夫人再三叮嘱过的各种细节,两人还要相互督促,数十个步手枪弹匣,细致到每颗子弹都要看看的地步。

让坐在齐天林对面的老鹰匪夷所思!

他也穿着一样的作战服,不过他已经把防弹衣和枪支挂在身上,脸上的神情难免的有点惴惴,毕竟他已经奔着半张的岁数去了,原本也不是以作战见长的,但是咬咬牙还是跟着一起来了。

齐天林不阻止不鼓励,随便他,自己靠坐在椅子上专注的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每个大队会有卫星电话,随时播报他们已经到达的具体位置坐标,不需要多精确,民用级的GPS坐标就行,齐天林自己就跟下跳棋似的,在卫星地图上面标注出来,不需要什么大堆的参谋跟复杂的CI4系统,就是这么原始的手工手段,他就能了解到所有部下的分布情况,军棋推演一般的状况随时展现在面前。

但是他两边耳朵各带着一只耳机,听着独立通道那名专门负责统计卫星电话定位的副手播报,另一边传来的就是迪达的直接

电话通报声。

“目前首都的整体态势还是保持比较乱的状况,前期的情报人员和宗教人员渗透已经达到目标,一切可以按照既定的计划来进行,唯一的变动就是由于我们在中部地区的集结调动,还有我们的一些策反行动,导致个别党派有些警惕,所以有部分派别武装被动员起来,在城市西部,做出一些防御准备。”

齐天林手上在标注坐标,却笑着关心跟战场无关的事情:“出去留学一圈,再回到家乡有什么感受?德让故地重游,有没有浑身发抖直流口水?”

迪达就在那边哈哈哈的大笑,估计是转述了一下老板的话语,立刻就传来白人帅哥的怒吼声:“老子没有!我正常得很!”

迪达凑到电话边还在笑:“当年他是晚上被抓住的,然后就一直关在黑屋子被用刑,根本就对外面的环境没什么印象……唉!唉……杀人了啊……”电话里面传来那种喉头被卡住,荷荷荷的喘不过气的艰难声音,还有德让恶狠狠的诅咒:“老子让你提这些印象!再提!”

齐天林也哈哈哈的挂上电话,最后再查看一遍分布态势图,开始伸手让亲卫送上装备,目光却跟老鹰对上,对面的目光充满困惑跟难以言表的复杂,但是非常认真的看着齐天林的一举一动,甚至听着每一个词!

齐天林还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