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23章 道理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道理

但死神镰刀们不是这场夜战的主力。

指挥车里面七八名指挥协同员忙得不可开交,确定了各个部分的敌情靠近以后,就把观测员跟就近的作战分队频率统一起来,观测员直接为自己附近的作战分队提供讯息。

所以一支超过五百人的武装分子,散布开在三条街道,从热感仪上看着就跟密密麻麻的示威人群一样,逐渐靠近东区封锁线的时候,观测员的声音陡然在频道里面加快起来:“街道距离封锁线一百米,九十……五十米了!够了!”然后立刻关掉自己的热成像仪……

不能再近了,听到观测员的叫喊声,封锁线后方一百米处左右突然就打出一发照明弹!

降落伞悠悠的落下,一瞬间这个街区方圆数百米之内亮如白昼!

加入不关掉热成像仪或者夜视仪,瞬间的爆盲或者对器材伤害是不可避免的!

有些手忙脚乱的武装分子甚至抬枪射击照明弹!

绝大多数的武装分子就如同光天化日之下一般暴露在街头!

驻扎在路口的沙狐立刻就开始喷吐火舌!

12.7毫米机枪弹只需要一个极小范围的扇面,就能封锁一整条街道,如果说那些空中的狙击手是死神的镰刀,这车顶上的重机枪和米尼岗六管机枪就是联合收割机!

两台车各依托一个街口,面前还用石头砖块垒砌了掩体,就能堵住所有死角,这个时候的沙狐,就跟对越作战时候,高射机枪经常拿来平射一个道理,变成了火力堡垒,这才是活用装备。

身体或者肢干齐刷刷的被切断,有那么一刹那甚至连转身逃跑的力气都没有,精神上的惊惶导致手脚发软,扔了枪支想做点什么,却只能失足摔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想放弃抵抗或者投降,已经晚了!

机枪子弹没有任何感情的泼洒过来,街口远处绽开的火花让人来不思考就被撕裂,鲜血内脏泼洒一地!

只有部分身体反应条件出众者能敏捷的翻滚到路边寻找掩体,实际后退或者进入楼房!

摩加迪沙遍布的残垣断壁早就让这些本地武装分子习惯了进入楼体内作战的模式,街道只不过是行进通道,只要进入楼房,从高处往下射击、用RPG轰炸,都能扭转战局,这才是他们克敌制胜的法宝。

可是迎接他们的就是二楼的枪手!

封锁线上的绿洲枪手们之所以能轻易的被高点狙击手发现他们的存在,就是因为他们大多都呆在没有屋顶的楼上!

街道被留出来给沙狐表演,楼上则是守株待兔一般

围坐着枪手,对那些冒头冲上来的武装分子迎头痛击!

重新打开的大型热感应探测仪显示图像顿时变得混乱模糊起来,原本的亮绿色半点突然就扩大连成片,然后却又飞快的变成更小的斑点,然后消失!

那不过就是鲜血喷溅出来,立刻变冷,然后尸体残块才跟着失去体温效应,最终在探测仪上消除生命!

齐天林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部探测仪,又有这么多的生命消亡在自己发动的行动中了,没多少感慨,但是总还是要让这些失去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狙击手们连这样的感慨都没有,他们中间能在步枪上携带夜视仪的都很少,只能是利用那些接二连三发射到空中的照明弹选择判断,所以非常考验速射能力,当照明弹带着啸叫声和细细的烟雾飞上天空时候,就要把狙击镜锁定在大概的区域,还得眯着眼睛感受那瞬间的暴亮,不让自己的瞳孔突然感受光线收缩,接着就在那么几秒钟的时间里面,呼吸、寻找目标、屏住呼吸、呼气然后击发!

接着就是能否在这一发照明弹的时间内,尽可能的打上两三发子弹!

就这么简单!

终于齐天林在自己的耳机中听见指挥车在提醒他:“发现对方移动车辆,在H7地区,约有不超过十辆车……”

摩加迪沙现在能开车的都不是一般人!

就算开的是三十年前的日本廉价轿车,光是能搞到汽油和汽车维修配件,就不是平民所能办到的事情。

只有实力比较雄厚的武装分子和政治团体,才能拥有车辆,更何况皮卡车战术就是在索马里起源并得到发展的,装在了机枪的皮卡车绝对是狙击手们需要优先照顾的对象。

为数不多的夜视仪就分发给了操作反器材步枪的高等级狙击手们,齐天林这支也不例外,在标准的刘坡尔德3~9倍狙击镜前面,串联了一部热红感应夜视仪,比自己部下们的微光夜视仪更加先进。

功率没有大型探测仪那么强,但齐天林还是毫不困难的在视场里面发现了十来个街口之外的几部车辆发动机舱散发出来的热量,真的就好像周星驰那句台词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毡毯已经搭在了DSR的枪口上,这种反器材武器是没法加装消音器的,光是枪口那个厚重得好像一块板砖的制退器就说明了这枪开火时候的阵仗有多大,齐天林迟疑了一下,欠起身子要求亲卫把自己身下的狙击毯折叠一下再搭在枪口上,顿时引起高塔顶部几个平方大的平台内其他三名反器材狙击手

的吃吃吃笑声,他们一晚上到现在都还没敢扣动一下扳机,就是因为在黑夜中,不亚于一门小型火炮的枪口焰稍不注意就会在空中亮起来!

最后齐天林是要求一名亲卫随时拿着一瓶水防止自己引燃搭盖物,才重新把视线留到瞄准镜上,发动机舱的颜色已经接近深红色,但是驾驶舱里面就不算太清楚,不管了,右手拉动枪栓,又不是多精确到厘米级的狙击,对准最亮的发动机舱就扣动了扳机……

两边全靠亲卫用脚踩住了毯子角,巨大的气浪才没有直接把毡毯掀起来,但是热量全顺着枪管后方扑到齐天林脸上,居然还带着火星!

齐天林巍然不动的承受了,因为这一枪打偏了,距离已经在一千米以上,一点点风偏或者弹道误差,都会导致子弹偏离很远,就算一直在测量,有时候也会因为突然的一股风变化,所以打一发在纠偏是这种超远距离射击常见的简单办法。

但齐天林这一发明显就打到了车体里面,因为齐天林从自己的热感仪里面也能看见热量喷到了挡风玻璃上!

那是人血!

不能贻误战机,右手食指刚扣完扳机,就已经离开握把拉动枪栓,然后回位,眼睛和身体其他所有部位都一动不动,食指寻找刚才的感觉,右肩稍微耸起一点点,就等于降低了射线落点,马上就是第二发!

同样惊天动地的第二发,震得高塔顶部狭小空间里面每个人都毛发竖立!

要不是整个城市已经枪声四起,这一发的枪声一定会被很多人注意到……

齐天林依旧固定在那里,手指又拉开了枪栓,只是他瞄准镜里已经能看见那带着温度的发动机炸裂成几块,枪口略作调整,就对着下一辆车击发!

高爆穿甲弹不光是带来炸裂的破坏效果,高速旋转以及碰撞更是引爆车体燃油,炸出绚烂火光!

倒是方便了附近的狙击手继而开枪补中周围四处逃窜的人体!

仅一个小时左右,绝大多数冲击夜间封锁线的行为就偃旗息鼓,无论是天空中的照明弹,路口的堡垒火力点,还是不知来自何方的冷枪射击,都说明对方是有充足准备的,铺天盖地一般整体冲击封锁线的行为就好像徒劳无功的送死一般,留下众多的尸体跟伤残哀嚎,潮水般的撤退了!

只有西面,也就是日本人防守的E12区,则是怒涛一般的反复冲击!

半夜时分,很多街区都能轮番安排人打盹睡觉,观测点也关闭了近一半的观测仪,狙击手也变成单人值班状态,可E12区还是接连不断的传来爆炸声和冲天火

光!

因为日本军人已经呼叫过三次火炮覆盖了!

和大多数小黑还不习惯呼叫火炮支援不同,原本就是从美军培训体系里面出来的日本军人,在刚刚经受到对方超出己方人数好几倍时候,就开始呼叫炮火。

闲极无聊的外围迫击炮按照日本人要求的方位随便打了几炮就根据日本人的反馈锁定方位,一通狠砸,其实也就是六七门82毫米以上的迫击炮齐射而已,炸得连日本人都躲在掩体里面一动不敢动!

实在是小黑们的火炮精度有待加强……

但是效果的确是杠杠的,武装分子起码用了一个多小时才重新集结起来又冲锋,日本人又先打再后撤,然后重新呼叫炮火,又一次把打得兴起的索马里民兵晾在在阵地上挨炸!

直到凌晨两三点过后,除了极个别伤员或者抢救亲友的武装人员还在偷偷进入E12区,这里已经变成一整片尸横遍野的状态!

日本人依旧不留活口的倚仗自己手中的单兵热传感仪判断哪里还有生命迹象,一一射击泯灭!

白天被突袭冲击得七零八落的摩加迪沙武装力量,以为在夜间才能扳回一城,说不定能收复失地,结果在铜墙铁壁面前只留下更多的尸体,狼狈逃窜回南边城区,到处煽动和鼓舞,召集更多的人回到南城,准备在第二天抗击随之而来的又一轮突袭。

谁知道,整个第二天,所有封锁线都安安静静,最多占据了四分之一城区的攻打者们全部都按兵不动,只应对极少数的撩拨零星作战,主要工作都在收拣尸体,一股脑的拉到城外付之一炬!

让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数万武装分子有种蓄满力量鼓足勇气,却没人理睬的空洞感!

按照兵法来说,这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可对方能懂这个道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