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25章 触及灵魂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触及灵魂

原本亚亚的一部分战车就佯装侧翼防止敌军包抄的巡逻队在郊外远远的游弋,化身为穿插利刃,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所以作战方位就在西端的日本军人最早发现从郊外荒野山脊那边冲杀过来的车队……

他们也是在指挥车的要求下,才颇有些不情不愿的边打边往后撤退,毕竟都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能理解局部服从整体的作战规则,甚至也在猜测齐天林会发动什么样的后招。

这些PMC成建制带有战术意图的作战并不多见。

打得最多的当然是美军,可是美军几乎在每场作战中,都占据着绝对的战场态势感知、兵力、火力、后勤优势,可以说掌握着整个战场的主动权。

在这样一个用技术和物资堆砌起来的优势前提下,美军可以自由采取各种他们认为合适的战术来达到战斗目的,只要指挥官们不犯严重的错误,就不用担心会遭到失败,因此,美军中的战术指导思想基本都是逐步推进,稳扎稳打,在尽量减少己方和平民伤亡的情况下解决战斗。

这就造成美军的作战从战术层面上来看大多乏善可陈,海湾战争中难得一见的长途奔袭孤军深入其实也是在获得制空权和强大后援支持下的带有作秀性质的表演,从战术层面上来说,并不可取。

所以齐天林这带有明显作战策略的调动、引诱、包围、反切,显得极有战术特征,让日本军人兴奋得嗷嗷叫!

打仗嘛,总是要打出点特色,打出点水平才有搞头的,老是跟美军那样,一遇见地方集结就呼叫后方炮火或者空中火力支援,然后步兵按部就班推进收拾残局,有什么意思?

不就是打钱么,只要有钱,谁都能玩美军那一套!

夜幕已经彻底降临了,红外热感应探测仪又开始上班,现在更近了,更能方便观察周围那些被包围的索马里民兵,两道封锁线却都停止下来,反复把自己的防线筑紧一点,相互面对面保持了大约千米左右的距离,隔着好几条街道停下来,这种主动停火的状态也让困兽犹斗的被包围武装分子惊惶不安的安静下来,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一直猛冲猛打,人的脑海里面就只会有战斗的意图,顾不上想别的东西,但假如安静下来,被包围的一方绝对就会有人开始胡思乱想,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一样的,有勇猛莽撞的,就有胆小或者懂得放弃的,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一个团体总会产生不同的念头,关键是要给出足够的空间来让对方滋生这种情绪。

其实当年解放战争就被少用这招,围而不打,逼得对方成

建制投降的不在少数。

大约静静的半小时以后,其实大型探测仪又把被围困者的大体集结方位都摸个一清二楚送到指挥车那边,夜空中却开始回荡着悠长的古兰经诵经声!

如果说疾风骤雨的战斗是硬杀着,狠狠的抽打了这些自诩为摩加迪沙主人的索马里民兵力量,宗教的声音却好像抚慰心灵的柔荑,一点点瓦解战士们的心,无数座清真寺里面密密麻麻的平民教徒开始齐声跟随吟诵可兰经的声音,越来越大,宽宏到传出寺庙,撒播到街头,让有些人开始放下枪支,朝着东北方向跪伏,跟着吟唱!

齐天林的部队却不会有这样的行为,他们信的是新大神!

就那么静静的听着看着,神职人员的声音开始逐渐加入进来,带着类似催眠的腔调:“放下你们的武器吧……安拉不再愿意看到穆斯林兄弟之间的残杀,放下你们的武器,到寺庙里面来,真主会给你们一个庇护的空间……”

为时好几天作战歼灭的索马里民兵,还没有这大半个小时宗教麻醉带来的俘虏多!

当然没有那让人窒息的作战,让人绝望的困境,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轻而易举的就放下了武器,投身到清真寺里面被隔离开来。

再到天明时分,仅有千余名极为顽固的武装分子试图在街道一侧选择突围,只是东边是海洋,所以他们没有选封锁线的南北两边,只有剩下的西面,遇上了最为嗜杀的日本大队。

这是齐天林部队里面唯一不全面用消音器的队伍,因为他们标配的日本自卫队制式装备89式突击步枪不能安装消音器,虽然作为特种部队,他们还混配了M4和HK416步枪,但是作为陆上自卫队全面装备的89式从实战演练的角度出发,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配发的。

也许还是和日本军刀格外长一个道理,北极熊老毛子那么大的个头,AK步枪也都是在800多毫米左右长度,美国大兵虎背熊腰的更多,M4步枪还更短,偏偏日本人给自己设计的89式就有一米左右的长度,跟当年的三八大盖如出一辙,总是比世界潮流平均值更长一点,同样偏重射击精度,就算是突击步枪也配了脚架,看上去一个个都跟端着机枪似的!

但杀伤效果真的好,日本人那种喜欢杂交,把各种先进经验都移植到自己东西上的执拗性格在这支武器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据守各个中高低火力点阵地的日本人面对颇有些孤注一掷想冲出城郊的这群索马里民兵,迅速分成多个小队,分片杀伤!

顺便说一下,日本人虽然早就加入了美国人5.56子弹使用

大家族,但是他们的89式步枪却从设计之日起就埋下一个野心,这种步枪能使用美式M4、M16步枪弹匣,但是反过来,美国步枪却不能使用89式弹匣,想象一下吧,假如在战场上两军相遇……

唉,所以说日本人一直格局都不太高,老喜欢搞这些小花招……让齐天林很有些瞧不起,就是这个道理。

日本人还在狂叫着屠杀时候,齐天林已经下了塔,带着一大票僧兵从无数的教徒前方扬长而过,现在所有的清真寺里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数十万人,摩加迪沙的作战已经接近尾声了,因为亚亚穿刺的第二道封锁线基本就在十四五公里处,整座城市已经有大半在控制中,第一道封锁线正在高点狙击手和指挥车的协同指挥下,慢慢往前推进,跟大量的沙狐车队会合,顺便清理地面成堆的尸体,只有亚亚带着的第二道封锁线步兵,从清晨开始就转向朝南面,开始慢慢的推移,这剩下的都是索马里武装分子还控制的居民区……

大约在接近中午时分,城南和清真寺里面都开始动静起来!

听了一整天的枪炮声,到了夜间的疾风骤雨以后却安静了,早上的激烈枪声也只是在西面的局部,那些成群结队被纠集起来去抗击侵略者的民兵们都没有回来……

整个城南地区人心惶惶,剩下的真没多少武装分子了,一个在之前的战斗中一直按兵不动的地方武装力量索马里青年军,突然就开始发动袭击,将城南最重要的三处武装力量指挥部集中地攻陷了!

这个原本在摩加迪沙西南方向一百多公里外的部族武装很不起眼,这次却趁着各方空虚的时候,一击得手,不过目击者都能形容一名带着骷髅面罩和手套,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家伙挥舞两把长刃,冲在最前面,最凶悍!

这当然就是迪达跟德让的事情了。

他们并没有按照所有人想象的那样,里应外合拿下城南,反而是斩杀了最强大的几个武装力量以后,说正是他们勾结了外人来攻打摩加迪沙,号召所有不愿投降的索马里民兵化整为零,跟他们一起往南撤,撤到南面四百公里外的索马里第三大城市基斯马尤,在那里揭竿而起,随时准备积蓄力量,反攻首都!

还真有三四千人跟着他们去了!

以迪达那个诡计天然成的性格,只是顺理成章的拿下摩加迪沙怎么显得出来他的风采?当然是要一石二鸟的一方面带走剩下的抵抗武装分子,另一方面顺势带人混进基斯马尤,为齐天林稳定好摩加迪沙以后,拿下基斯马尤,全面控制索马里全境,准备一个最轻松的缺口!

从地理意义上来说的摩加迪沙已经被占领了。

只是数十万人……

从心理上占领,才是最困难的事情。

那就需要宗教了……

对于巴格达或者喀布尔最难的就是美军从来没有从心理上占领过这俩城市,也许原本就是基督教对伊斯兰教的东征吧,所以根本也无法占领。

但齐天林显然能做到这点。

封闭的清真寺只能进不能出,在整体局面没有得到控制的时候,没有任何平民能离开清真寺,特别是那些放下武器的武装分子。

跟随迪达过来的政工队,开始进入清真寺,配合神职人员开展自我赎罪活动……嗯,其实就是鼓励相互检举揭发,谁谁谁干过坏事,谁谁谁不应该得到真主的庇护……

随之而来的是用皮卡车运到每座清真寺的,食物跟水……

只有最虔诚的穆斯林,最问心无愧的人,没有污点的人,可以先享受吃喝,虽然就是最平常的烙饼跟清水,但对于摩加迪沙的平民来说,已经是最稀缺的东西了。

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不,应该说是宗教化的政治运动,在清真寺展开了。

还别说,这种触及灵魂的思想政治运动还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