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3章 急迫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急迫

刑侦系统的痕迹专家,和萨奇那种野战系统的痕迹专家是两码事!

萨奇的所有痕迹学都是围绕作战来进行,重点在于追踪,判断时效以及距离还有辨别真伪。

而刑侦里面的痕迹专家就侧重于检索嫌疑者的身高体态,职业特征,有些刑侦系统里面的神探老手,看一看脚印,就能把留下脚印者的性别动作习惯乃至于年龄到相貌都能拉出一堆结果来!

在这些老手的眼里,每个人走路的特征就跟指纹一样清晰,无论脚掌还是脚跟的力量缓急都迥然不同,再根据鞋底的磨损跟受力点,完全就能找出蛛丝马迹来。

齐天林以前是真没注意这档子事,他除了每次把参与击杀欧美人员的枪支枪管和撞针都换了毁掉,鞋子倒是能记得每次换双新的然后销毁,但真没刻意隐瞒自己的足迹!

看见他和那名中校都露出了关注的神情,后面那名CIA特工才觉得扳回来一城,略显得意的卖个关子:“现在揣测这名作案人员是易容假扮,改变了体型和某些镜头里面捕捉到的身影有很大的偏差……”

齐天林当时是故意在肩头腋下腰间填充了一些东西改变身体外形,面部更是化浓妆掩盖,这时候也忍不住心里有点扑通扑通的跳,要是CIA能有个探测心跳的遥控设备,估计就能发现他的破绽了。

接下来一句却让他瞠目结舌,另一名探员接口:“也不算什么机密了,报告都送到你们那边协查的,我们的专家初步判定是名女性!”

齐天林使劲的眨了两下眼睛,看看那名中校,中校比他还惊讶,笑骂:“胡说八道!我看到过空军基地哨兵的证词报告,伪装进出的都是男性,而且通晓基地内部缩略词跟规章制度!”

卖关子那名小声点:“真的……所以才不好找,阿拉伯世界是不容易找到作战能力这么强的女性,所以现在怀疑是……”手指往东方和北面指指,估计是暗示华国跟俄罗斯!

齐天林不敢询问自己为什么会被判断为女性,只能使劲做出惊愕的模样摇头,不参与说话讨论!

不过话题却戛然而止,因为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就出了跑道区域,走到路边,数百名衣着统一的部下已经在路边站得齐刷刷的等待指令,虽然不同于军队那种随时都整整齐齐的方块,但是这帮人空着手,站在路边也能保持同样的动作跟态度,连同其中的日本小队都注目看着老板,还是体现除了极好的纪律性,有时候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一支部队的作战能力。

齐天林想想,招手叫过自己的四名分队长,其中就有这帮日本军

人中的带头者:“你们跟我一起,大概的走走看看,参观一下乌代德空军基地的规模和角度方位,了解一下哪些部位是比较需要重点防备的方向,回头把讯息传递给其他部门,其他人现在就先携带装备离开基地,到分公司报到并安排住宿去!”

一名分队长行个礼就转身跑了,开始指挥所有人登车,登上美军的客车送他们到军营外面,然后才有自家的车来接。

这边齐天林就带着几名部下在陆军中校和CIA探员的陪伴下在乌代德空军基地里面乘两部车转悠,基本都不放他们下来,只是在车上感受一下面积跟方位,有平面卫星地图可以结合看看,这本来就有两层含义,一来可以让齐天林了解一个美军基地大概是什么样的组成,有哪些部分,非洲基地基本也会遵循这种结构;二来就是让齐天林以及他过来参与外围护卫的阿拉伯裔员工了解他们维护的这些美军基地内部方位是怎么样的,从而判断万一有什么事情应该能心中有数,当然不会把过于机密的东西展示出来。

中校和他的副官负责说军事设施,两名CIA官员介绍某些探测设备跟后勤设施,终于经过那座目前还被围起来的CIA分部办公区时候,几名官员都有些神情变化,中校才接上刚才的话:“凭什么判断是女性攻击?我可不怎么相信你们那些神叨叨的专家,别是占卜看水晶球吧?”

探员不服气:“真的!来了好几名从国内调过来的专家,无论是血泊中的足迹还是外面院子里的脚印都说明体型外表和重量严重不符,当时也有一名目击证人,他也言之凿凿的说是男性,但那种身材的男性绝对不可能是那样的身体重量,外表是可以欺骗的,重量却是绝对没法说假话的,袭击者故意让人看见他是男性,说不定就是要带走这个误区……几名专家都肯定鞋印所有者体重不超过一百磅!其他所有痕迹都是伪造的,包括模仿男性行走的步幅和用力特征,最终没能隐瞒到的就是体重!”

一百磅,也就是不到九十斤左右的样子,齐天林愕然中猛的恍然大悟,自己在这种突入作战的时候,大多借用了战刃的力量,轻飘飘的借力,原来可以导致这个结果?

差点大笑起来!

只有煞有其事的皱紧眉头:“难以想象……这么轻,还……很能战斗?”

CIA探员心有余悸的点头:“十多名在场的CIA同事几乎全部丧命,之后还有几名军人,下手非常专业狠辣!”

齐天林深有所感的应承下来:“我得回头发个通知给各部门,特别注意一百磅左右的女性,你们的人都吃这么大

亏,我的员工估计也抵挡不住,还是得小心点好。”

几名同车的官员都心有戚戚……

还在空军基地官兵餐厅吃了个饭,才离开这里前往另一边的中央司令部军事基地,那边就要小得多了,反而戒备更加森严,相对也好防备一些,这一次,齐天林还在外围就看见一些商铺和建筑的角落上喷着绿洲的编号,CIA也给他指指:“这边是我们的外围情报哨,但的确比你的阿拉伯裔员工还是要显眼一些,招募了一些当地人最近却发现其中有探子,恼火得很!”

齐天林打包票:“我的人大多都是从利亚比招募的阿拉伯人,不太可能跟这周边的极端分子有关联,如果你们发现什么苗头也尽早通知我检查!”

总之就是摆明了一副低眉顺眼为美国大老爷办好事情的奸细模样。

这边的参观就非常快,因为重点是有个会面,作为中央司令部高层的一位将军要跟齐天林见面谈谈。

齐天林简直就是在那位日军分队长满是仰慕的目光中被美军校官带进办公楼里面,他们这几人就只能在营房外面等待,这几人可其实都是僧兵,脸上毫无表情,也不东张西望,低着头坐在等待屋檐下,一句话也不说,日本队长立刻跟着学。

纵然是军事基地里的重要指挥所,外观是分辩不出跟其他营房建筑有多大区别的,可以避免被周边国家空袭时候斩首,但是里面还是富丽堂皇很多,有点老美喜欢的那种原木上漆的古典美式风格,还有不少部队的照片镜框,资历宣传照等等,反正很有点荣誉的气息。

见面的是一位中将,陆军中将……

其实专门负责中东中亚一带的中央司令部的本部在美国本土,这里是个陆军司令部前线指挥部,所以总司令是位上将,并没有在这边办公,这位中将算得上是这边的头头了,而包括索马里、吉布提、利亚比等地区,在以前非洲司令部成立以前是归属中央司令部管辖的。

所以对方对齐天林现在活动的区域也很了解,可一开口却是询问布鲁克林的事情:“能否把关于在印尼那次军演的事情说一下?”

布鲁克林属于太平洋司令部下面的陆军司令,其实和这位的职位是一样级别的,但因为太平格外重要和巨大的范围,高配了一位上将,而布鲁克林这个陆军上将实际上手里面的兵权比眼前这位中将少得不是一点半点,几乎没有!

齐天林还是装模作样的保持专业素养:“那……是我们跟太平洋司令部的内部合同……”

这位中将干净利落:“我跟他都是陆军!我是要

看看有什么我能帮他的,为什么他策划在东南亚展示一次陆军岛屿作战计划没有成功?我已经看到内部报告,说是政治因素,你是经办人,所以我才找你问问实际情况!”

哦,原来还是海空军和陆军之争的那档子事儿,齐天林无奈:“我就是个军事承包商,不搀和你们军种之间的事情,那件事其实也就是陆军借我们的名头办演习,结果印尼以及日本之间擦枪走火,引导了政治风向,在那种情况下,印尼政府哪里还有心思允许美国人在某个岛屿上搞演习作战,布鲁克林将军可能觉得没有当地人配合,把握不大,最终就放弃了,我其实除了一开始帮忙把人弄过去,最后撤走,基本就没我的什么事儿!”

中将缓缓的摇头:“可惜了……太平洋陆军一个难得展示的机会被错过了,要是陆军在这次演习中能凸显出能力跟必要性,我这边再配合着也来一把,估计陆军这次就会被大用了!”

齐天林一般不主动探问这种事情的,但总得跟上捧哏吧:“这边能怎么搞?”

中将斩钉截铁:“我们陆军派人进入叙亚利,平定目前的乱局!”

齐天林顿时有点侧目,美国陆军都急迫到了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