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4章 硬生生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硬生生

就好像那个目前卡尔塔的年轻埃米尔,也曾经在美国留学。

也好像齐天林曾经在英兰格的桑赫斯特军事学院培训过。

军事或者政治院校的系统学习,永远都是一个强大国家培养符合自己利益代言人的方式,就好像跟华国也在用军事院校不断培养非洲乃至别的第三世界国家人员,迪达的政治学校更是为齐天林的团队暗地里培养一大批政治骨干。

当然迪达采用的方式属于比较极端的速成法,有没有后患,也得先用了再说。

所以这样的教育培训系统重要性可想而知,伯恩的狙击手学校或者别的军事技能学校可以存在,但迪达的政治学校迄今为止都还是掩藏在一个综合技校的牌子下,一旦欧美国家发现,肯定也会大吃一惊。

而对于齐天林这么一个价值观利益观和美国有点若即若离,又必须要牢牢控制在手里的强势力量领导人,必然也要经历这样一个符合美国要求的矫正或者塑形过程。

齐天林有这个心理准备。

只是来自政治和军事两方面同时,可能还是因为他的时间太紧了,容不得懒洋洋的三番两次从非洲过来学习。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就不多了。

能兼顾专属陆军的军事院校和符合国务院指定的国际政治学科著名大学地理位置不要太遥远的,而且由于这个过程中齐天林肯定还会到华盛顿来,所以周围几个州备选组合就那么几个,齐天林看看陆军军事学院和美国军事学院,下意识的觉得后面这个比较响亮,加上距离一百多公里外就有一所顶尖的政治学专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假如两边跑中间正好经过纽约,不是也可以回长岛的家里看看?

没什么犹豫就敲定了,还在特里的办公室外给一位秘书付钱,请他代缴普林斯顿大学九十美元的报名费!

特里原本推荐他去自己的母校耶鲁,齐天林仅仅是因为那里跟纽约还有美国军事学院呈等边三角形,懒得几边跑,就摇头放弃了。

但出来打电话给安妮通报了这件事,果不其然,这位公主就最喜欢他往高处发展去接受更高层次教育:“非常好!你的选择也是最好的,普林斯顿别看听起来名声不如耶鲁,其实它的政治学专业在全美乃至全球都是最好的,经常排名第一!军事嘛,西点军校……还用说么?”

对的,美国军事学院就是西点军校……

啊?齐天林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文件上看见的USMA是西点军校!

不得不说,就算

是个只念过初中,只在低级部队滚爬过的大头兵齐天林,也久闻大名,几乎是永久性的全球军校排名NO:1!是最好而绝不是之一!

就算在美国,西点军校也经常击败哈佛、耶鲁之类的名校荣登最佳大学榜首!

齐天林自己都有点激动,这样的学校,应该能真的学到什么东西吧?

时间很紧迫,拿着陆军部四星上将和国防部长的推荐信,齐天林立刻就得前往西点军校报到,当然,就算是非洲皇帝,也不能带随从进入军校学习,所以两名美国员工回家休假完毕以后返回各自战地,几名小黑等内部员工则返回各自的辖区队伍向最高长官报告老板的学生生涯,所有进攻态势转为防守,休养生息,而两名日籍军官一人返回索马里战场,芦田介一则继续休假返回国内,估计是带着一系列在美国的所见所闻回去做报告,同时对齐天林进入两所顶级名校深造,也表示了由衷的祝贺,并以日本驻美商会的名义,赠送了一辆雷克萨斯越野车作为学习期间的代步工具。

齐天林不推辞,接过一名日本商人双手奉上的车钥匙,点点头,就带了六名剩下的内部员工上车,立刻驱车四百多公里去纽约,中途还经过了普林斯顿大学,顺便去拿了自己的海外研究生资格证,他虽然按照常规的报名手续进行,但是有美国副总统以及国务卿的推荐信,几乎是手拿把掐的就取得了全校一共也就三十余名研究生资格之一。

坐在满满当当的七人座LX级越野车上,身材颇为壮实高大的俩阿拉伯亲卫开车坐副驾,齐天林靠在驾驶座后面看着手里的资料,三个矮小灵巧的廓尔喀和小黑挤在第三排,唯一在齐天林旁边的廓尔喀都不好好坐,半边屁股沾点真皮椅子,手里端着饮料跟雪茄,服侍得可好了。

这个政治学研究生的头衔绝对不是走过场,这得益于普林斯顿的传统,这家顶级大学没有开设最常见的商科法学医学之类的热门学科,重视的就是扎实理论研究,所以齐天林按照国务院要求申请的这个全球化与治理研究专业,要读六年!

当然因为齐天林的特殊情况,这就近乎于是函授,初期跟相关教授等见过面以后,确定课题以及学习研读方向,大多数还是通过网络完成论文以及学习,但所有的课题跟内容,显然都是以美国利益为第一要素。

合上这份刚打印出来交给他的概论资料,齐天林都有点揉太阳穴,因为这可是研究生,他什么文化基础都没有,那边已经效率很高的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整理出了一长份基础要求,国际政治的基础理论、用于把握分析任何时候政治

动态的理论常识、国际贸易基础知识、数量化分析……这等于说齐天林要把数理化都得重新捡起来学习一遍!

最重要的就是列出了一大堆著名的政治家和政治经济学大师的著作,要求必须全面阅读英文版原著!

齐天林只觉得这一摊子事比让他用刀枪杀一千个人都还艰难!

但安妮就对齐天林的烦恼嗤之以鼻:“这算什么,我从小就这样学习各种理论知识,比你这个涉足面宽广多了,好好的抓紧在西点军校念书的时间,多看看这些书,到你这个层面,阅读或者写论文已不是重要的,而是通过汲取前人的经验教训,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更加全面的科学解决你那些遇见的问题!”

车辆开回家里,这边的别墅齐天林还没来过,显然没有迈阿密的那个海边别墅来得气派而宽广,但是二十多男女护卫住在副楼都不拥挤,主楼的七八个卧室更是彰显气派,之前购买这里的那位非洲土皇帝还真不吝啬。

坐在宽大的美式长餐桌边,齐天林把这些清单摊开来:“也就是回来跟你们知会一下,明天一早就得出发前往西点了,为期四个月的半学年课程结束,之后三年间每年有两个月回来学习的安排,一个月只有一两天假,四年下来才算完成,可不能像在桑赫斯特军校那样走读!”

柳子越居然有点幸灾乐祸:“你也该尝尝念书的味道,我那几年大学可也不是清心寡欲的只能埋头念书,哈哈,等你这趟课程完毕,蒂雅估计都生了!”

念了个野鸡大学的服装设计专业,玛若对名校有种由衷的仰慕:“真厉害!一口气就同时念两所名牌大学!”

蒂雅瞧不起:“你还不是可以随便拿点钱到什么学校捐献修个啥,去念个名校!”

玛若就一个劲摇头:“不可能了,现在这种心态跟模样,哪里还能坐在校园课堂上念书?倒是你这年纪原本应该去念个大学的,但估计你也不行!”

所以看起来,一家人都对齐天林这个上学的过程持轻松态度,也许是因为之前在桑赫斯特培训的走读比较轻松,又或者安妮和蒂雅在苏威典国防大学念皇家课程被人家区别对待了,才会形成这样错觉。

等齐天林在家温存一夜,第二天凌晨三点半就起床出发,赶在通知书要求的清晨六点一刻报到时间,站在西点军校大门内侧的水泥地上,才明白,所谓天下第一军校的名头是怎么来的!

因为不管他是不是掌控了非洲五国的首脑级人物,也不管他麾下是不是有数万能征善战的将士,来到西点军校,就只是这里的一名学员

,别的啥都不是!

进了大门把车停在指定的停车场,交出自己的车钥匙,检查车上没有任何违禁物品以及多余的东西,上缴所有手机钱包证件等相关物品,就跟进了监狱一般,几乎双手空空站在晨曦中,只能看见周围暗蓝色天空下好像连绵起伏的黑色巨兽一般在自己周围的建筑物和绿化带。

心中正在庆幸自己还是让蒂雅保管战刃和战锤,不然按照这里的严格状况,多半都不会被允许带进来,不过刚才车辆接受了三次不同强度的电子扫描,守卫人员居然在他的车上找到四五个暗藏无线电窃听器和GPS定位器!

这该死的日本人,还真是习惯于偷偷摸摸……

脑子还在咒骂,突然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起码有三到五人奔着自己跑过来,齐天林完全是强行控制,才能让自己别下意识的主动攻击,继续稳稳的站在原地,只是眼神警惕的看着对方当先一人手里展开一大张篷布,对着自己就展开扑上来!

这是要把自己蒙起来打一顿么?

只有那么零点几秒的停顿,齐天林咬咬牙还是让对方近了身,就算蒙住头,他也能快速脱身搞翻这五……名,怎么有男有女的军装打手?

接着篷布唰的一下,不是他想象的头顶而是脖子,一下就被环绕但并不紧绷的的缠在颈项上,齐天林刚运气打算绷住咽喉不被窒息,另一个高个子已经扑上来拿着一个类似电击器的东西直接捅向他的头部!

齐天林都已经动手反击了,眼睛看清了东西,硬生生的把自己拉住!

那是个电推剪好不好!

这是军校,要求剃光头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