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7章 造化弄人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造化弄人

每年全球二十余所著名军事院校,都会组成各种队伍,举行军校之间的综合军事技能大赛,原本是英兰格桑赫斯特军校发起的倡议,今年华国解放军提出邀请到华国作为比赛举办地,算是对外展示华国军队透明度的一个政策实施,各大军事院校觉得也有点意思,就最终把举办地设在华国了。

所以在学业课程中利用课外时间训练完成的,这支主要由二三年级学生组成的优秀学生队,和四年级学生的另一支队伍一起踏上了前往华国军校比赛的征程,齐天林依旧作为临场教官和观察员一同前往。

需要特别提到的是,西点军校会尽可能的每天在校内播报此次对外比赛的成绩,而且从全校师生列队恭送两支战斗队开始,全校包括校长在内,全体全天候换装迷彩服战靴直到战斗队归来,表示全校即刻处于全体“作战”状态,一致对外!

身着美军迷彩戴着非洲司令部贝雷帽的齐天林,坐在军队大巴上,看着外面高昂着头的数千名美国未来的陆军基层军官,感慨万千,这种感慨在他抵达阔别已久的华国军方学院以后,更加沉重!

二三年级优秀学生队在杰奎琳不动声色的调整之下,变成了有七名华裔四名其他种族的特殊队伍,只有她和那名四分卫帅哥丹尼外加两名黑人同学。

四年级学生队就是一水儿的白人,高头大马的那种,齐天林并不负责那边的培训工作,西点校方也是刻意的要求两支队伍走不同的路线,可以印证一下不同的训练成果,便于以后的课业调整。

在跨越大洋的民航客机上,这些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枪支的学员换了便装,看上去跟所有美国大学生游客没什么不同,唯一可能有点区别就是没有一般学生那么喳闹,沉稳的坐在各自座位上安静的阅读或者休息,表现出极强的纪律性。

齐天林的身边当然坐着杰奎琳,好奇的看着他继续玩自己那个军火装备游戏,不停在复印表格上面涂涂写写:“这……就是你的非洲军团火力配备?”

齐天林耸耸肩:“打发无聊时间的益智游戏,以前我可从来不会玩这个的。”的确是,在七十亿美金的前提下,能购买什么样的各种价位武器装备,还要加上这些装备的定制功能,售后维护,弹药消耗等等,组合出不同效果的作战配备,基本就能让美方一窥齐天林在非洲打算怎么干的苗头,齐天林自己还有诸多算盘,所以这份需要公开给美国国会的军火单的确很有趣,要好好的琢磨,至于钱倒是小事情了,因为都是现成的武器装备,不用研发费用,也

不需要一次性付款,先交一部分定金,而且是给好多家不同的公司,人家开始分头生产,所有费用要到几年后才完全付清,当然按照美国的习惯,过几年这七十亿美元就多半会突破百亿大关的,就跟高利贷似的,美国人工和制造成本费用上涨的确很厉害!

所以美国人的产品核心竞争越来越下降,他们才会不得不在创新和开发新技术这条不归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杰奎琳继续忽闪几下眼睛:“能给我聊聊你的非洲军团么?纯粹军事上的,我们都不搀和政治,只为政治提供我们的军事服务。”

齐天林笑:“你估计还是找个政治家做丈夫比较好,没什么出奇的,就是一支由少到多逐渐组织起来的游击队,最早不过是我女朋友家的一支雇佣军队伍和英兰格方面的退役士兵组成的团队……”无论对方是不是带有情报刺探的背景,齐天林都不会刻意隐瞒自己这些武装力量的情报,开放着让美国方面随便看,只有透明的东西才不会被怀疑。

华国的军队就是因为不透明才会被列为高度戒备,这一点其实对于华国民众来说都是不透明的,党政军全都不透明,才不管美国人的事呢。

齐天林在进入这座著名的军事院校以后,就有这样的感触。

到处都是崭新而特别清理过的痕迹,就是为了迎接这来自五湖四海的五十来支军校队伍而专门修葺一新,那种根深蒂固不能在洋人面前掉了面子的观念,却被这些临时修缮的痕迹暴露无遗,让齐天林很想揪住大腹便便表情严肃的华军将领说一句,尊重是打出来的,而不是这样摆阔气或者做样子做出来的!

不过华国军校学员那种紧绷的味道倒是让齐天林很亲切,只是他跟随的这一队军人中太多华裔面孔,也不得不让华国军人和其他各国军人都多看几眼!

最离奇的是,齐天林被桑赫斯特军校的一名教官认出来,直接到他这边来敬礼:“保罗?!你什么时候加入美国国籍了?”齐天林因为在毕业典礼上的表现,是被列入了桑赫斯特军校永久校友名录,而且只要出席过那次毕业典礼的教官,对他的抢眼表现都会记忆深刻吧?

齐天林能记得对方是步兵分队专业的一名职员,笑着拍拍自己数码迷彩领口,那里没有任何军衔:“只是临时的外籍借调,不涉及国籍和职务。”

对方却误认为西点是专门为了这次大家都很看重的比赛特别请这种老手来当教官,很不客气的伸手点一下齐天林的左胸口:“别忘了,你是在女王面前宣誓效忠的!”就算齐天林的南非籍,以前的军人也是要在英

兰格女王像面前效忠宣誓,而进入桑赫斯特更是有多次这样的经历,齐天林都是敷衍过去的,只有授勋那次比较慎重。

而齐天林的左胸口上,原本军人们最看重的资历章,他一枚都没有,因为不是美军士兵,甚至不是美国人,他能穿这身军装,却没有资格挂上任何有关从军经历战役的资历章,现在只在那里孤零零的挂了三枚分别象征跳伞、潜水和射击的技能章,这都还只是他在西点经过了考核得到的,本来他都很不屑戴上这种低级别技能章,杰奎琳却很认真的认为这是一个军人起码的荣誉,和高低无关,亲手给他挨个全都别在心脏位置,军人的荣誉感可见一斑。

这个教官的做法其实是很直接的在提醒齐天林,别忘了自己在为谁服务,美国人也不会给他最真实的荣誉……

一条战争鬣狗的雇佣军头子,有奶便是娘,有什么荣誉?

齐天林脸皮厚厚的点点头不说话,回一个美式军礼,实在是这段时间在西点举了太多次,气得用英式军礼的教官哼哼的回去了。

但接下来给齐天林敬礼的就格外尊重,是个日本人,代表一所几乎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但一听名字就知道代表什么精神的:富士学校!

用那座沉默的死火山代表自己蕴含巨大力量,总有一天才会喷薄而出的精神,

这是日本现代陆军迄今为止影响最大的一所不起眼的学校,当那个著名的陆军士官学校被迫关闭以后,就是这所坐落在富士山麓下的军校,培训了日本陆军一线部队大部分的军官!

语气非常尊重:“教官!听说您留在了美国学习,向您表示祝贺!”这当然是曾经到索马里轮训过的一名日籍士官,而且还参加过摩加迪沙之战,这些真实参加过激战的军官对日本军队可想而知是多么重要的资源,派到军校教育下一代军官,才能带来更好的辐射效应!

齐天林认得对方:“田中!我也很欣喜能在这里遇见你,把你学到的东西,都应用到你的学员身上吧,我会为你感到自豪的!”不得不说,齐天林这王八蛋跟着日本人天天晚上开研讨会,虽然没跟秀子单独交流,但还是能把日本人那种慷慨激昂,动不动就七情上脸的风格学了个八成。

田中没想到齐天林居然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那可是数百名日本军官,他也不属于特别出众的,激动得无以复加,使劲的点头:“哈伊!您的教诲让我终生难忘!谢谢!”

然后转身回去的时候,小身板挺得很直呢。

杰奎琳站旁边小崇拜:“名人!您真是军界名人!不是那种

著名的将军,却到处都有关系,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华国军队这边有没有认识你的?好歹你也在华国服役过嘛!”看来是详读过齐天林的资料。

齐天林身形不乱动,用嘴角说话:“华国有上百万军队,我就是个大头兵,哪会认识这些军校……”话音刚落,就远远的看见一名少校穿着常服,站在一大群整齐的将校军官中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那……不是向左那小子么,鬼眉鬼眼的,烧成灰都认得,别说穿上一身人模狗样的军装!

但两人的目光飞快的一错而过,绝不会做任何停留,估计对齐天林的心态,最了解的华国人就是冀冬阳和向左了,柳子越对自己老公的了解都不如这俩家伙。

再看看俄罗斯军校这边也有点窃窃私语的指指点点自己,难道也有人认识自己?还真是名人了。

站在宽阔的军校操场上,周围看台坐满整整齐齐的华国三军士官生,参加比赛的五十多支各国军校队伍就跟奥运会运动员一样列队站在中间,大头兵齐天林从来没有梦想过自己能上军校,没想到居然会这样站在这里。

不过双脚分开站立,双手背在背后按照美式站姿的他,却是站在一面美国国旗的队列里了!

这算是造化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