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9章 出人意料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出人意料

只是当西点华裔队完全就好像华国军队换了个服装,收拾得干净利落甚至比华国参赛队还精神抖擞的冲出起跑线以后,站在旁边的一大堆华国军人中,有个好像是替补队员的女学员,用齐天林肯定能听见的声音,脆生生的骂了一句:“你个蒲志高!”

带点西南口音,齐天林准保这些老外就算懂华语的,都绝对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西点军校的外语普及率非常高,基本上人人都必须能会两门以上的外语,因为华国的地位越来越高,能说一口流利华语的学员教官不在少数,这次的出访队伍里面就有好几个华国通,甚至还在华国的大学来留学修过华语的,但齐天林就明显看见他们对这个词没任何反应,根本意识不到这是个绝对针对齐天林的。

脸上连笑笑的无奈表情都没有,就好像看不见,但齐天林自己却满肚子的笑,还真是亲切啊,自己就是渝庆的,蒲志高那是著名小说《红岩》里面出卖了革命志士江姐的叛徒,后来就被引申成了所有叛徒的代名词,自己有多久没听见这样的说法了,只是用余光看看,希望这个有点冒失的激愤小姑娘回头别被处理。

不过果然瞟见,她的同伴一把就拉住了她塞进队伍里。

自己本来就是叛徒……一直都是,也从来不需要给谁解释。

登上国产的仿悍马越野车,后座的两名美籍教官就忍不住拍打着完全跟悍马类似的座椅发牢骚:“这华国人就不能不搞这个拷贝粘贴么?什么事情都故意放慢那么一步两步,但凡发现我们有什么值得推广的好东西,就立刻抄袭,看看这车吧,还有无人机,看看第五代战机吧,看看华国的武装直升机嘛!”

齐天林想笑:“你个陆军,操空军的心干嘛……看看这边的越野效果吧,这可是我们拷贝粘贴华国人的习惯,看能不能拿个好成绩。”车辆已经能远远的缀上西点二队的队伍,几名教官都有些喜形于色,看上去就完全有不同气势了。

因为三十多公里的距离,进入的是普通风景区,不可能完全处于军事管制,路上能遇见不少的游客,现在华国经济条件不错了,私家车也遍地都是的停在路边被执勤士兵挡住,放这些学员们奔跑过去,看到自己的军队时候欢声雷动,外国军队就有点指指点点喝倒彩的意思。

不过唯独看见那华裔为主的西点二队,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认为是故意冒充外军的国内队伍,看上都是一张张很平常的华国面孔啊,可中间又混杂了杰奎琳这样明显的西方女孩子,你说是外军队伍呢,

这么多华人看着真的很像自家人啊。

齐天林没心没肺的把一只手放在车门上算是遮住点自己戴眼镜的脸,一边笑着跟里面说:“干脆啥时候组织一个纯华裔战斗队伍,没准什么时候还能立点奇功呢!”

几个教员也笑,有个还解释,陆军真干过这种事情,二战时期日本刚开战,就组织了一支纯日裔的队伍,其实开始的目的是不放心这些士兵出事,后来就干脆送到欧洲战场作战,根本不敢用在太平洋战场,结果那支部队可以说是全美所有二战参战部队中获得荣誉最多,伤亡率也是最大的部队,也许那种被抛弃,被孤立的情绪让这支部队格外的不要命吧。

齐天林掩藏在手指下的面孔慢慢就不笑了……

三十公里越野跑,顺着公路、山路、丛林穿越,甚至还有涉水,按照临时发给大家的地图,为了表示公平,地图甚至还是英兰格和美国的教官一起参与制定的,对于西点军校这样格外强调体能锻炼的队伍来说,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主要就是满身的装备,只要克服了这个问题,也就是个时间问题,最终虽然不能跟肯定针对性训练过的华国学员比,但已经是用稍微晚点的成绩,遥遥领先其他队伍。

等华国主办方开始频频祭出各种和华国军队有优良传统的项目“为难”各外国军校时候,和华国有关联的巴基坦斯等地来的军校学员都能在诸如投弹、布雷、单人丛林穿越、多人弹药箱搬运等稀奇古怪项目上超越欧美强队,实在是后者有很多细节跟华国存在不同地方,就连俄罗斯军校都有些不适应。

于是多次有人注意到那个西点华裔二队就在那名华裔教官的指导下,如履平地的顺利过关,可以说这次对抗竞赛,有很多项目都好像是为这支学员队量身定做一般,一改最近几年美国军校队伍在对抗赛中成绩一般般的情况,始终保持在前一两名的位置上,和东道主平分秋色。

被人瞩目和仰望的感觉,更加让这些华裔学员振奋,齐天林发现一个奇怪现象,这些两三代的华裔后代,最多能听华语,却大多都不能说,所以他们来到华国没有任何的归属感,也不会对这个国家产生什么好奇的兴趣,翻翻白眼之下,还是决定齐天骄这小王八蛋跟弟弟国内长大好了,免得自己以后给气出个好歹来。

直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项比赛,以班组为单位的各学员队,开始进行最为接近现实的模拟实战抽签两两捉对厮杀,五十多个队伍以二十分钟为限,在一个偌大的模拟作战场地分成好几部分中间使用带漆光弹的步枪对抗,胜者晋级,直到最后决赛定出名次

和分数。

对于相差只有两三分的西点二队和华国学员队,这几乎就是决战,无关最后的决赛,只要谁在这一项名次领先,基本就获得最后胜利,所以两队在第五轮狭路相逢的时候,双方的精气神一下就给提起来了,其他参赛学员队的官兵们也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都放到这边来,有心要看看今年的冠军队伍到底是谁。

所以高楼顶部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军人,戴着防护眼镜,还有不少人拿着望远镜,希望能看见点细节,其中站着的将军不在少数,起码华国这所军校的中将校长就带着一群幕僚一言不发的站在最好的位置,目光锁定在下方那个正在不停做手势的美方教官上。

场地都是随意抽签决定的,不可否认,华国学员肯定把这里的七八个不同场地都熟悉过遍,而自己带来的队伍却除了第一二轮打过另外一个山野战壕和桥梁水沟地形之外,其他都在丛林转悠,现在这个破旧厂房真是个难点。

因为在美国军队内部,这属于城市巷战,是个很大的范畴,和野战不同,通常都是特别部队专门做这件事,正因为美军特别在乎城市巷战,干这个的都是专业人员,并不是所有学员都接触过城市巷战,相比野战,这太强调团队配合跟作战技巧了。

之前华国学员也没有在这个场地上露过相,但齐天林专注的看了他们前几场比赛,已然心中有底:“这是典型的华国野战作战风格,首先是绝对会分兵,这是这支部队沿袭的传统,绝不会老老实实的九个人成队固守或者进攻,就算只有两三个人,这种部队的传统都会让他们分成两个组以上来分别担任不同的任务……”

旁边的美籍教官都听得频频点头,其中一人还使劲的快速记载。

齐天林借用自己刚才在高点关注华国队伍的时间,查看了几乎所有地形的概况,用随手抓的一把匕首在地面画图:“首先这是比较传统的小分队作战对抗,没有通讯系统,大家也许都有些不习惯,那就格外强调每个小组作战的实施到位,必须不顾一切的达到之前约定的目标,才不会坑队友,明白么!”

学员们低呼一声,齐天林才说第二点:“但战场是瞬息万变的,又要在实际情况下快速做出调整,所以按照我们之前的模式,依旧是九个人分三个组,每组一个组长,这是典型的华国作战分队风格,他们肯定也观察过,那么这一次,依旧三个组,但你们要捏合在一起,从这里……突袭!”

学员们的呼吸都有点变重了!

等他们提着换了漆包弹头的步枪上场时候,所有站在高点的观察员们都注

意到这支队伍那种高昂的士气,又有点区别于别的队伍,那个华裔教官依旧背着个不起眼的背包,双手一直在做下压动作,要求队员控制情绪!

已经有好几支队伍掉进这个坑里了,表面上看起来二十分钟的比赛一场接一场,也许中间能休息一会儿,但只有经历过这种比赛的人才知道,那种肾上腺素分泌的程度不亚于真实作战,生理机能的反应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两三场下来,过度分泌的后果就是浑身一滩烂泥似的动都不想动,无论教官怎么舒活筋骨,催促打气,就是浑身酸痛腿都抬不起来。

有两支连教官都没有经历过实战的队伍,就这样完全没有抵抗力的面对对手给缴了械,而齐天林显然是驾轻就熟的让自己队伍一直保持相对平静舒缓的心态,因为打到冠军,起码就有六七场,这对于一个真正在战场上的士兵来说,就等于从早到晚,要连续经受好几次战斗,而且每次还有攻有守,这和死守几十次攻势的消耗程度也是完全不同的。

一切都有些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