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72章 过犹不及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过犹不及

在从西点军校顺利结业的同时,齐天林也通过美国国防部向美国国会递交一份价值三十亿美元的第一期军购清单申请,后面的将在一年左右以后补交不低于四十亿美元的清单。

约定交货期从三个月到两年不等。

因为这份林林总总的清单复杂古怪得很,列满了各种对NRA提供的军火商企业修订调整的项目。

首先就是要求采购提供两百辆早就被美国军方否定的MULE多用途后勤车,这就是西关那个巨坑改革里面的一项其实很有特色成果,随着西关那个计划被全面叫停,这个分支项目也被砍掉了。

但是在翻阅各种陆军部相关资料时候,接触到这个东西的齐天林就觉得这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其实说简单一点,这个拥有长长的拗口名称玩意儿,就是一辆类似小型快艇模样的陆上小驳船,下面装着三对具有高伸缩性的轮胎,可以翻越绝大多数人类攀爬的区域,在非路面上跟随步兵一起前进,作用就是帮步兵携带弹药以及那每个士兵身上重达几十公斤的后勤给养睡袋等等物品。

齐天林当时就觉得美国人脑子秀逗了,这么好的东西,非要搞成无人的,也就是非要赋予这么一个简单设备类似机器人的智能使命,人为的增加了不止十倍的难度,这就是个后勤车,派个人驾驶又怎么了?非得跟所有无人机搞成系列化,也要是无人的,最终成本过高,不得不放弃其实非常优秀的传动和地面攀爬系统,这是齐天林在德国体系中都得不到的东西。

所以他提出的修改就是这玩意儿必须是人工驾驶的,也就是当成一辆小卡车来修改,他要的就是那个独步天下的自适应越野系统。

就为这个,得到消息的西关还给他打来电话,絮絮叨叨的讨论了好久,感叹自己当时被整体思维给害了,也被军中派系之间的争斗害了,埋没了多少好东西,感谢保罗能慧眼识珠的重新拣起其中有用的东西,也算是证明了他当年搞的一整套东西不是一无是处。

齐天林心中暗骂就是这种假大空的心态才害了这么多人,可以想见多少研究人员和课题攻关组在这一系列的工程中走弯路最终一无所获,不过都是消耗的美国资源,也轮不到自己操心。

这种无人小车以前单价一百多万美元,现在齐天林给出一个生产单价五十万美元一部,总价一个亿,能做就做,不能做拉倒……

其实这个价格都跟沙狐差不多了,就因为那套能自动根据地形反馈调整液压减震、轮间距以及气压、甚至改变

六个轮胎形态的系统,因为在极限条件下,六个轮胎的动作真的好像六条腿的机械昆虫!

接着就是很醒目的要求采购二十架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三十架黑鹰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和两百枚地对空便携式防空导弹!

阿帕奇是极为著名的武装直升机了,美国虽然已经有研制更先进的新型武装直升机,并且在那次“剿杀拉登”的闹剧中故意展示了一把,其实内部已经停止采购研制这种财政上很不容易负担的新型装备,除了比阿帕奇在隐身性能上更好几个百分比,并没有质的飞跃,但是价格却飙升得美国人都胆寒!

所以美国人自己在特种作战或者航空团中主力使用的还是阿帕奇直升机,而装备了长弓雷达的最新型号阿帕奇连美国人自己现在都没有全面改装完毕。

齐天林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假如自己要向某块大陆的南部地区进发,不可避免的会遇见不少装备苏制和华制战斗机武装起来的空军跟装甲力量,那些个已经基本稳定发展了十多年的国家,从购买国培训了不少空军人员和坦克车辆,如果自己的纯步兵投入到类似的作战中,不触动则罢,一个不留神,只要被对方空中打击和集团性装甲车盯上,那就简直是地上的活靶子,会遭受重大伤亡,所以采购这样一些直升机和防空导弹,都是这样的目的。

武装直升机打坦克,便携式导弹打战斗机,齐天林很清晰的描述了自己的要求,前者在海湾战争中曾创下十多架阿帕奇击毁数百辆坦克,自损一架的辉煌战绩,那些非洲国家的坦克质量还不如伊克拉呢,那个价格比较贵的长弓雷达,齐天林都可要可不要,反正价格要便宜点,别当冤大头宰!

黑鹰就不用说了,简单明了,也没什么技术堡垒,连华国都买过这个,价格也便宜,不要求作战电子设备的也就一千万美元上下。

重点就在这个导弹,因为地对空打战斗机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现代战机速度超高,经常都是一掠而过,要么得预警等着,要么就得是战斗机低空掠过时候抓机会,大多数便携式地对空导弹是用来打直升机的,能打战斗机的型号要大一些,也复杂得多,买两百枚的话,多半就得涉及到中间得搭配雷达指挥车一类的电子设备,还得是比较先进的脉冲多普勒雷达,这就肯定涉及到美国军方的机密不外泄,属于国会重点审查目标,而且多配几辆这种雷达指挥系统,价格也上去了,军火商倒是很乐意。

这一块,总估价就是十多个亿,主要是阿帕奇的价格变化非常大,一点配置不同或者买家不同,价格就不同,华国右岸热衷

于购买美国军备换取保护,就是经常充当冤大头,曾经创下购买阿帕奇五千万一架的天价,但都还不是最高纪录,齐天林却在报告里提到自己可是在陆军部的采购清单上看见陆航团的价格是一千五百万,别把自己当傻子搞,当然自己明白陆航团不涉及到后期维护、培训以及维修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只是纯裸机的价格。

最后才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以一百万美元单价购买大约不低于一百架双座单发或者双引擎螺旋桨战斗机!

就是那种二战时期的上世纪产物!

齐天林解释得更理直气壮:“我要面对的空军或者地面力量,并不需要用多高级的第几代战斗机或者多用途军机来完成,就是简单的投弹轰炸,机炮扫射以及低速低空飞行状态下的侦察,多了都是肥皂泡。”

纵然有陆军部的参谋善意提醒他,连那些老式的活塞发动机都没有公司在生产了,齐天林也不为所动:“能在战时生产出来的东西就不是多复杂的东西,重新开工生产成本也不会太高,我还不相信利用现在的技术,还无法生产老式东西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机体下部要能承受一般轻武器子弹射击,放慢速度能在四百公里时速之下,再加上安装的机炮跟投弹装备,必不可少的GPS导航系统,剩下就是简单的机械操作了,齐天林自己都笑称:“难道你们认为我还能把手下那些字都不认识几个的黑人雇佣兵教出来操控什么高级战机么?就把这种简单东西操控好升空降落,然后制造杀伤就行了……性价比绝对比花同样的钱买一辆装甲车高,这上百架飞机就算坠毁,也比一架F35创造的战果强!”而且这一百架老飞机价值的一亿美元现在可买不到一架F35。

于是就带着这样让人目瞪口呆的清单,齐天林在纽约新世贸大厦自己女朋友的重建公司办公室跟来自各大美国军械生产企业签订了一份份军购意向合同,只等美国国会批准了这些物资的出口,就能开始生产交付,所以剩下的就是这些军火商自己去游说国会议员尽早通过审议。

齐天林则在纽约的名利场接二连三的举行好几次宴会,无一例外都是帮赫拉里女士助选,特别是其中单独跟柳子越一起举行的华裔社区领袖酒会,不但是在宴会上毫不遮掩的站在民主党的赫拉里女士这一边,更是直接用大型显示屏展开非洲版图,用那边的投资机会来换取对赫拉里的支持:“很明显,我对于赫拉里女士的好感就来自于对于一个和平的、值得投资的长远非洲构想,假如各位有兴趣到这个新兴发展区域投资,摆脱目前各种经济

乏力的泥沼,估计你们也会希望有这样一位倾向于用可持续性发展眼光看待非洲的女性总统……”

柳子越站在他身边面带笑容,轻声不动声色:“你这上过学,喝了点墨水以后,还真是有点政客的味道!”

齐天林笑而不语……

因为准备得非常详尽,酒会简直就成了招商会,齐天林的做法非常直接,只要到非洲投资了,那么就肯定关心自己的投资安全,那么自己鼓吹赫拉里是希望非洲和平发展的,一方面把这些人拴到了赫拉里的车上,另一方面也就让赫拉里在竞选时候,就不得不把这种理念贯穿自己的所有执政纲领,美国政客嘛,除了美国国家利益,别的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为了能上台,赫拉里一定会不遗余力的用非洲的美好前景把更多人拉拢在她自己身边,一个战乱的非洲的确也吸引不到选民,唯一喜欢战乱的军火商,齐天林自己摆平好了。

所以,齐天林这样的卖力演出,最终得到了赫拉里的相当肯定:“保罗……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诚意,非常感谢,假如为了不让别人太嫉妒我有这样一位狂热的支持者,你可以前往印度收获一点我给予你微不足道的补偿……”

是的,过犹不及,齐天林已经把势造起来,就可以暂时离场了,免得喧宾夺主就不太划算,更何况,已经接近半年的时间,齐天林应该回去重新打理自己那些蓄势待发的军队,以及自己暗藏的诡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