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74章 漫不经心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漫不经心

其实到了齐天林这个层面,要拣这样的国际大便宜,还真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首先他有钱,越是大便宜,那么总价就不低,正是因为这种大疙瘩压在手里贬值格外厉害,所以才需要有人有钞票吃得下;

其实就是要有足够多的人脉跟关系,能串联到其中去;

最重要的就是得符合美国的利益,作为现在一家独大的世界警察,美国不允许的事情,还真不容易完成,所以,能达到这几个条件的,齐天林算是不多的选择。

以赫拉里签署的军售合同,却卡在了印度,这对她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十几亿的合同由此带来的就业跟选民压力,都是需要迅速抚平的,恰好齐天林又有购买阿帕奇战机的需求,她中间一倒手,齐天林得经济利益,她得政治利益,印度么……花小钱甩大包袱,也行!

所以搞清楚状况的齐天林连夜就分头跟巴苏将军和一直候在这边的波音公司业务主管坐下来商谈,齐天林的态度就逐渐强硬起来了,六千多万美元一架,那是坑阿三叔的,俺可不是傻大个,要我买现成的,价格就好好的清理出来,不然自己就继续等国会完全批准了那一整套军购申请,再下订单生产,估计也会是把印度剩下十来架的半成品完工后卖给自己,价格可就要按照美国国内价了。

但那样的话,这个交货期,起码都在一年到两年以后,这几亿美金的拖欠资金,没准都能把这家波音下属的直升机制造商拖垮,这普遍经济衰退的年头,舍得购买阿帕奇的国家和军队真不多。

所以跟巴苏暗地里沟通那家已经注资五千多万美元的高速公路建设公司如何分股份,完全跟军购不沾边的把贿赂送过去,巴苏就“为难”的按照印度的惯例,直接切断合同,不退定金也不退手里的东西……

这一点其实有点出乎齐天林的意料,以他作为军人的起码常识来说,在印度直升机部队里面,从法西兰到俄罗斯再到美国,还有自己国产的不同型号直升机混杂在一起,这无论如何都说不上是科学的安排,留下两架完全属于不同作战体系和电子模块不兼容,配备火力武器也不兼容的阿帕奇直升机,对印度完全就是累赘,只能放着变成废铁,齐天林想自己掏点钱贱买了,可印度人还是固执的留下,用巴苏的话来说,就是既然花了钱,总要买点东西放在那里可以交差,至于是不是变成废铁,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齐天林有点匪夷所思的回过头看合同被完全斩断以后的波音公司,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跟他谈价格,齐

天林直到他们同意把这批剩下的二十架阿帕奇直升机价格控制在三千一百万美元,颇有些悻悻的时候,才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这批直升机就当做我提现货帮你们消化库存,加上之前印度的四亿美金你们准保不亏本,假如国会那边通过了我的军购申请,后面二十架,依旧有效……”

真的是个惊喜!就算少赚点,在这个年头也能保证生产体系维持下去啊,波音的人真是惊喜,所以剩下这批现货直升机的美国国防部许可手续,就要他们去想办法了,鉴于保罗在美国国内的口碑,波音的人满口承诺,绝对没问题,立马就会把还停泊在印度港口的八架直升机运输货轮开往索马里,在那里建立齐天林的第一个专业直升机基地。

其实卖给印度人六千多万美元一架,是有点敲竹杠,但是其中可包含了一整套直升机驾驶员培训设备和计划,也就是齐天林之前在西点缴费培训的那套高级设备,现在自己家就有了,随便练!

齐天林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冒险,应对也许包含美国人对他的试探,提出从自己的重建美籍员工中招募五十名美军退役直升机飞行员,外加挑选八十名卡隆迈或者利亚比有大学学历的年轻人来从头培训,另外补充二十名欧洲籍退役直升机飞行员。

组建自己的第一支正儿八经的直升机队伍。

通过也许被美国人监听的民用线路,齐天林把这些安排通知给了玛若、亚亚还有迪达,他们自然会按照相应的工作范围去搞定表面上的这些障眼法。

第一笔军购资金三亿美金就直接划给波音公司了,比印度人爽快得多!

以至于跟辛哈一起前往印度东北部地区,视察高速公路建设状况的齐天林都开玩笑的说,要不要帮忙把印度叫苦不迭的那艘从俄罗斯购买的航母也想办法代买了?

辛哈这个年轻人比齐天林上次看见他还是要沉稳不少,也许跟着齐天林经历过那么一次车辆翻滚掉崖的磨难以后,变得没有那么夸夸其谈,纸上谈兵:“这家公司的利润的确很可观,我们的家族非常感谢您的慷慨跟合作,这也让我在家族里面得到了重视,有帮助我从政的说法了。”

齐天林哪里还在乎这么点投资回报:“这是民生基建工程,要着眼未来,现在印度高速公路收费的状况很普遍,假如有一天,你的努力让其中一条公路不收费了,会不会让你名声鹊起?如果你的掌控能力够大,更多的公路都免费了,你会不会得到更多名声和拥戴?慢慢来,别认为是生意就不能带来政治效益……”

年轻的政治新手,比起刚在普林斯

顿大学埋头苦学政治的老大哥,还是差了好大一截,颇有些茅塞顿开的兴奋。

只是热情过头的辛哈,一直让齐天林不得不借口带着廓尔喀们回家乡看看,才有机会脱身!

所以看上去就跟大老板谈好了业务,顺便游览一番,齐天林就消失在了印度北部邦地区,旁边就是廓尔喀的家乡,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但这两者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的国境线,那就是华国!

在几名廓尔喀的掩护下,齐天林穿越一条基本没有车行的山间小路,进入华国境内,这边等待的一架黑鹰直升机,就在青藏高原边接上他,直飞华国在青藏高原的空军基地。

一路上没有任何人跟这名穿着不停变换,始终蒙着脸的神秘来客交流,换成军用运输机,直接跨越辽阔的国土,从西南地区直奔东部沿海,然后将已经换上一身华国无衔军装的齐天林放在一处群岛之间的海军基地,一队沉默不语的海军士兵接待了这名神秘的客人,也不探究那遮挡起来的衣领和墨镜下面是谁,一艘常规低噪音潜艇带着齐天林就往东出海。

没有小型潜艇和任何助推设备,甚至连潜水服都没有,只是带着一个简易氧气瓶面罩,把战刃和战锤绑缚在腋下,在潜艇艇长带着高级军官列队沉默送别下,穿着一条游泳短裤带着衣物救生包的齐天林钻进漆黑的潜艇鱼雷发射管,关上密封鱼雷舱门前的一刻,齐天林只听见亲手关门的艇长:“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是我亲手送走的第十七名同志,敬祝您工作顺利,一路平安,谢谢!”话语平静却蕴含深情……

在所有国民端起饭碗来吃肉,放下碗骂娘的时候,这个庞大的国家,总有那么一些不为人知的英雄和勇士,也许是外国人眼中钉和探子,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只是为了自己的祖国!

齐天林娴熟的给光亮中的艇长敬了一个军礼……

美式的,实在是因为最近太熟练了,这也许是他唯一泄露了自己特征的地方吧,那个艇长回到自己指挥位上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学着做了两下不得其解,动作是有点特别!

潜艇不可能上浮到水面,能在水下几十米已经是极限了,当发射鱼雷管打开的时候,齐天林深深的屏住一口气,一头扎出去,对他来说驾轻就熟的过程,对其他通过这条渠道离开的特种人员,却不啻为生死之关,每年世界各国特种部队训练,都有从鱼雷发射管丧命的人员,而在这个过程中留下身体隐患的就更不计其数。

但齐天林拿个氧气瓶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无声无息的窜上海面,身体感受到的水流

变化,说明潜艇已经紧急下潜,要知道,这一片,可以说是世界上探测声纳最为密集和高级的地方。

而日本的反潜猎潜技术也处于世界最领先的水平!

没错,齐天林已经穿越数千公里,借助华国的军事力量快递到了日本海!

把带有波频定位讯号的腕表打开,通过华国自有的北斗星定位系统,发出不可能被日美方捕捉到的坐标讯号,一艘渔船在两小时后,靠近了他,用一张渔网把他装进船舱鱼库,混杂在冰块和难闻的鱼腥味之间,经过日本海上警卫队船只在清晨的检查,顺利的把渔船停靠在热闹非凡的骏河湾小渔港,打开服装包,带上花白的假发套,换上茶色有框眼镜,整理好肤色跟花白的胡须,一个饱经风霜的五十岁左右渔民,精神矍铄的在两名渔民陪伴下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那名真这样长相的华裔老渔民,却在船舱里面躲着睡大觉。

最终一辆“恰好”路过的货车,把老渔民捎带到了东京郊区……

下车的齐天林已经变成了黑色时髦胡须的戴线绒帽东京潮男,双手插在格子衬衫下的七分裤兜里,漫不经心的穿过密密麻麻的平房街道,拿着钥匙打开一间小楼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