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76章 点燃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点燃

很多重大政治事件,其实都是由不起眼的小事情引起的,整个一战的爆发,是因为一个塞维利亚青年的刺杀,突尼斯前几年的暴乱是因为一个年轻人被城管打,曾经席卷法西兰的非裔暴乱也是因为一个非裔移民被杀。

所有政治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微小的火星,只要掉在火药堆里,那么就会造成惊天爆炸,反过来说,再大的火把,掉进海水里也都会无声无息。

所以导火索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这就是齐天林在国际政治学中学到的一个东西,很讽刺,对不对?美国人送他去学习的,这也是美国人最擅长的招式……

所有的纷乱场景,直到警察扑上去扭打这名白人男子,科林蒂安的**都还没到来,极不耐烦的他已经燥热得脱掉自己的上衣,抱住一名上身同样**的日本少女,似乎对方温凉的皮肤能给他带来一丝凉意,警灯的喧哗和警察的动作让他火冒三丈的从膝盖处的裤兜里摸出一个佩章,用怒吼的声音头都不回的一边继续耸动,一边高举佩章:“我是美国军人!我有权在这片土地上做我愿意做的一切事情!你们这些下贱的猪猡!”

日本人是最擅长生产精密仪器的,他们的摄像机和照相机生产技术都是全球领先,扛着高清摄像机的媒体记者把这个镜头和这句话,分毫毕现的传递到了所有日本电视台的屏幕上!

就连传说中最另类的东京电视台,也转而播放这次的现场直播!

全国六大电视媒体,就算那年的311地震,其他五大媒体就好像华国7点钟全国同一节目的时候,唯有这个台自顾自的放动画,皇太子生小孩,别人都在播放这个新闻时候,这个台依旧放美食节目……所以在日本国民中常常有这样的玩笑,唯有世界毁灭的一刻,东京电视台才会跟其他媒体同步播放这最后的新闻吧。

但这一刻,日本六大媒体几乎同时中断所有正在播放的节目,转到这个场景中来,除了朝日新闻和日本电视台在那个身下的浅色**身躯上打了马赛克,其他四家媒体一点遮挡都没有,没有滑过的字幕广告,没有画面上角的台标,没有解说词,没有背景音乐,只有科林蒂安怒吼的声音:“我是美国军人!我有权在这片土地上做我愿意做的一切事情!你们这些下贱的猪猡!”

这句话,被有两家电视台转换音频,伴随所有画面重复不停的播放!

另外两家电视台则做成字幕,固定在画面上方!

几乎全日本国民都在电视机前面,看着一个美国军人强奸并

猥亵两名日本少女,已经冲上前的警察居然楞了一下,真的在强奸正在进行时,停住了脚步,并用步话机向上级通报对方的美国军人身份!

美军士兵在日本各种刑事犯罪屡有发生,特别是性暴力犯罪和交通事故层出不穷,但是根据《日美安保协定》,只要证明该士兵在犯案时候处在执行公务时,这件事就由美军自行处置,而美军几乎每次都能为自己任何状态下的士兵出具正在执行公务的公函!

所以美军士兵在日本这个被他们监管的地盘上,就跟当年华国国土上的洋人一样,是不受日本法律约束的!

他们实际上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只有靠美国人自己来约束自己,所以日本政府又要当婊子被人骑,又要立贞节牌坊化解国内压力,就把绝大多数美军商议控制在冲绳,在那个被日本本土视为飞地的偏远岛屿去祸害为所欲为吧,用牺牲冲绳一地的女性或者安全换来全国的安宁……

可这一次!

无论哪一次美军士兵在实施暴行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全程毫无遮掩的直播,也没有这样爆发在日本最中心的东京都!

所有的日本人近乎于沉默的看着电视上那白花花耸动的屁股!

没有统计过,这一晚有多少的电视机被砸掉,也许在日本人看来,他们能做的就只能这样,因为无论他们有多愤慨,政府都会用尽一切办法媾和,抱紧美国人的大腿,才是日本历年来政府的基本共识,只有打得他们哭爹叫娘的美国人才是强者,日本政治家并不在乎一些下贱的女性被美国人强奸或者虐待,也不在意那些美军连带犯罪的小事情有什么大碍,他们只关心自己在这个走马灯似的日本政坛能不能站稳脚跟。

所有人都知道日本政治家的做法,明天一早,一定能看见各位名人齐声谴责,然后过几天就开始跟美国人谈判,只要能得到最终的好处,美国人最多派个临时工来道歉,政治家们集体不做声,下次再犯也会遵循这个一样的循环,这样的过程已经无数次在日本上演了。

被后来称为“国耻一步”的那名警察就因为少迈出那么一步,几乎就遗臭万年了,他的名字会被永远记在日本历史上,不过也说不一定,这个国家很少愿意记住这些不愿记的东西。

总而言之,还是有愤怒的日本人,另一名没有穿着警服的日本人冲了上去,一脚踹翻了科林蒂安,露出他身下的少女,赶紧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已经昏迷的**之上,又跟另外两名日本人一起转身抢夺还被科林蒂安抱住的那名少女!

更多愤怒的日本人冲了上去,几

名摄影师助手也跟着冲上去,场面开始乱作一团!

乱局中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事发之前撞过一下科林蒂安的鸭舌帽男子,转到楼房后面,飞快的有人帮他换掉一身衣服,戴上花白胡须,也混在路人中间冲上去,飞快的把手里一柄螺丝刀,从人缝中准确的一把扎进科林蒂安的腹部!

齐天林甚至还把这把平口螺丝刀在感觉到的肋骨边转了一把,斜挑一下搅出更大伤口,才松开贴着指纹贴的右手,让螺丝刀趁乱掉在地面,无声无息的在上百人围在一起乱挤的场面中抽身出来,中心地带已经是混乱一片,黑压压的一片……

接应他的是一个默不作声的年轻人,一辆平板摩托车把齐天林载到他下车的停车场,接过车钥匙,换过另一把给他,齐天林开走一辆日产MPV多功能车,顺着街道逆向越来越多聚集往这里的愤怒日本车主,朝着五六公里外的东京湾港区而去。

伸手按按头顶后视镜旁边的观后镜,能看见后面的座位上堆满了石头和布条跟两根粗大的钢管,装满粘稠黑色**的燃烧瓶更是整齐的放在一个箱子里。

这辆铁定不会被查到来源的多功能车顺着预先熟悉的街道,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大学图书馆附近,这里有一个在东京中心区域寸土寸金地块里难得一见的开阔地带。

东京市区内的所谓公园在齐天林看来就是个菜园子一般的大小,这个国家太拥挤了,到处都是袖珍的型号,就连学校的球场都有些缩水,可是这个图书馆和旁边公园之间却有一块相当空旷的地块,中心标注了一个白色的H字样,格外醒目!

这是美国航空队直升机降落的标志!

这个看起来跟周围完全没什么两样,除了这片空地显得弥足珍贵之外的四层米黄色小楼,其实就是美国陆军的一处军内新闻中心,也包含了美国陆军的内部情报机构,只有在已经有了青苔的墙面上,能看见一块斑驳的水泥牌子用英语和……嗯,是繁体汉字写着星条旗新闻社。

齐天林没有关掉车灯,因为这样的地方肯定充满监视器摄像头,鬼鬼祟祟反而容易引起怀疑,若无其事的把车停靠在靠近公园这边的路边,从前排之间翻到后面,搬出两根钢管,打开窗户,对正了新闻社,才踩动钢管背后连接的一个脚阀,刚放进钢管里面的一块圆鼓鼓石头包裹着一条扎紧的布条,被高压气瓶的压缩气体弹射而出,在寂静的居民区街道传来清晰的玻璃炸裂声!

齐天林不停,接二连三的操控两根钢管朝着百米不到距离外,还略低一点的黄色办公楼劈头盖脸的发射石块,也不

太讲究精准度,有些石块直接就砸在周围的街道上甚至砸中了停靠的车辆,这位不幸的车主明天一早看见自己车厢里的石头上包扎着典型日本风格的白布条上写着“米国人!滚出去!”

日本人是大舌头么,怎么叫美国人用米国人这个词呢?

随着那边突然亮起探照灯来,齐天林的动作加快了,燃烧瓶稍微专注一点朝着楼梯发射,力争把那个米黄色楼体烧出点漆黑的效果来!

总而言之,也就五分钟时间,齐天林发射了五枚燃烧瓶和二十来块包裹布条的石头,在警戒人员冲出来之前,掉头把车开走了!

所有东京警视厅的路面监控摄像中,这辆对美国大人发泄怒火的多功能车最终一头扎进附近的东京湾里!

这一夜,堪称不平静之夜,当耳明目聪的媒体记者抓到几公里外的美军设施遭到投掷石块跟燃烧瓶的消息以后,立刻赶到现场,拍摄到那栋大楼一侧熊熊燃烧之中日本消防队员正在抓紧扑灭的画面。

旁白不无讽刺:“在我们的国土上,在几公里外强奸了我们的少女,这边却还需要我们来提供消防服务,米国军人真是劳苦功高!”

越来越多的观众在画面上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也有个别电视台别有用心的请军事专家论述在日本国土上的美军基地所在方位,特别是类似这个新闻社这样非军事化戒备森严的基地。

就这么一晚,接着就在东京下辖的府中市、稻城市、多摩市、八王子、小笠原、琦玉县等地的非军事米军设施都不同程度的遭到各种石块跟燃烧瓶袭击!

根据抓住的那些日本人愤怒的声称,他们就是看了新闻报道才就近找地方发泄怒火的!

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本人被美军压在心底的那一点点扭曲的民族自尊心终于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