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78章 人民海洋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人民海洋

要挑起日本政治格局和美国对抗,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完全寄生于美国基础之上的日本政坛,历来都是把美国的所有政策当做自己基本国策,通常都是先美国如何,然后才自己如何。

所以齐天林把这包药下在了日本民众和……军人的身上。

但是在日本还有一个绝对不能忽略的团体和另一个重要的阶层,那就是一直梦想恢复日本帝国昔日辉煌的右翼激进分子,以及在日本乃至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日本黑社会。

日本黑社会在日本是个极为畸形的存在,日本世界上绝少承认黑社会的国家,这个黑社会简而言之就是跟右翼团体盘根错节,一直是美国和日本政府默许存在,用来压制左翼,避免日本偏向赤化的。

最叫嚣日本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宣扬日本国民至上论的右翼,这两天却陡然失声,除了一些零星的右翼分子在被采访到时候义愤填膺,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似乎都有点茫然,一贯支持自己的美国人强奸了日本少女……之前发生类似行为时候,右翼分子也怪罪过是这些女性行为不端,大放厥词丢了日本人的脸,所以还勉强把话语圆过去了,可这次实况直播的场面,冲击力太大了点,科林蒂安的举动也太嚣张了点,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

难道只能承认美国人说得没错,自己真是美国一条狗,随便美国怎么玩儿?

于是有点无所适从……

那么齐天林就来给他们指明一个方向,这个名叫西野茂南的日本老兵负责担任指路牌。

如果说这个名字有点陌生,那么只要看过任何一次靖国神社老兵巡游,就会记得这个一把白胡子气势汹汹走在最前面的黑色旧式海军军装的老者,一个在右翼分子中被尊称为“顽石”的狂热骨干,被许多尊崇他的年轻人奉为人生明灯,因为他的执着,他的顽强……

目光凝视一小会儿,看看那件仅仅被遮住顶上面会被日晒雨淋,却远远就能被过往行人车辆看见的旧军服,旁边还有一面中间烧了个大洞的旭日军旗,齐天林脸上露出点轻笑,转身礼貌的敲开房门。

换了便装的老者格外慈祥,也许见多了这种来朝拜自己的日本年轻人,没有丝毫惊讶跟奇怪,做个随便参观的手势,就慢悠悠的转身,背后的庭院中间,正在劈柴。

日本乡间特有的木板地面形成走廊,一边是庭院,一边就是木质框架隔断,和一般家庭不同,这里挂满了发黄的黑白照片,用一个个巴掌大的镜框装起来,无数日本年轻人在二战时期意气风发的

照片,也有换上军装聚在一起挥斥方遒的模样,当然也有劈刀砍下头颅的欢欣,偶尔取下一张,看看背后标注的摄于支那某地,也就是攻占华国某城之后的劈砍泄愤,直到看见十多名女子被头朝内放射状**摆在地面玩轮盘游戏,背后标注是在香港某家医院,齐天林逐渐感觉自己的血管有点突突突的抖动……好久没这样的感觉了,轻轻把相框挂回去,似乎不想惊动了这些可怜的华人,转头看着已经八十余岁却依旧矍铄矫健的老者:“听说您有把战争时期的步枪?”

拿着斧子的老者满不在乎的瞥他一眼,别看这么大年纪,他可是一直标榜自己悍勇过人,而他一米七五的身材在日本人中间也的确不多见,确有几分强壮的味道,身上的白色汗衫已经湿透,指指旁边的一扇格子门:“供奉在那里……”

齐天林笑眯眯的过去推开,一支木柄枪托的修长步枪跟三把不同鞘色的军刀摆放在一起,放在这间大概三米乘三米见方的榻榻米房间的深处,用木架横放摆在那里,没有香炉朝奉,只有一个木匣子摆在旁边,日本人是不会像华人那样用香线来祭拜故物,他们只会保养这些杀人武器,期待有一天能重现辉煌!

齐天林对军刀没特别爱好,伸手就抓起那支有坂步枪,嗯,也就是著名的三八大盖,入手有油感,的确是保养到位,轻轻的用手指拨动后面的枪栓,极为顺滑,再挑开步枪上面那著名的防尘盖,那个大盖上三八式的字样和日本皇族的菊花纹样,却不禁然的想起刚才那个用华国女性摆出的放射形来,冷眼看看击针,果然还是完好的,在枪支管理极严的日本,军用步枪能保留必须是在1971年的禁令前就保存下来……

“你很喜欢枪?”脖子上搭着毛巾的老者站在门口,自然能看见齐天林刚才那几个动作的不生疏。

齐天林转头笑笑:“我打算用这支步枪去杀了美国军人给竹下内子雪耻……”那个倒霉的援交妹已经被公布自身详细资料,姓名都登在今天的早报上了。

西野茂南的表情立刻就有点僵直了,齐天林觉得很有趣:“你外面怎么没有挂珍珠港的历史照片,华国算什么,那时候不过是只病猫,欺负病猫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觉得日本帝国攻打珍珠港才是最有魄力的……”

西野茂南脸上变幻三四下,刚才慈祥的长者模样不见,有些凶狠:“你是什么人?”往前这么一迈步,那种也许没上过战场,却经历过战争的戾气陡然散发,阴沉着脸就朝齐天林靠过来。

齐天林看都懒得看他:“枪保养得还不错,子弹呢?还有子弹没?”

一边说一边单手调转枪头,就跟拿着根拐棍似的抓住枪托用枪口去拨弄刀枪架子下面那个三层抽屉的木匣子。

光是这份单手提着七斤半,一米三长步枪,却好像拿着牙签一样轻松精确拨开抽屉的动作,就让西野茂南的眼角**了两下!

齐天林用枪口上的瞄准准心当钩子,拨开抽屉,上面都是木钉拔、打粉锤之类的日本刀保养工具,下面才露出枪油刀油,最后一个沉重的抽屉拉开,满满几十发子弹每颗都被擦得铮亮,原本灰绿色的6.5毫米弹头都被擦出了反光来,可见保养之好。

西野茂南深吸一口气,刚迈进来的脚步就往后交错,见势不妙,想后撤,哪里还有他在靖国神社面前做出的那副器宇轩昂的高傲姿态?日本人都是演员啊……

齐天林却突然把步枪往后一横拉,力道极大,枪托就飞过去,而齐天林的手却顺着枪身往前滑摸,一把抓住枪管,反握步枪,就好像拿着一柄长长的锤子一样,撞击在凶相毕露的老者头部!

一下就昏过去,轰然倒地,齐天林却慢悠悠的不管了,转悠着把整间房屋都欣赏一遍,才取出一封早就由助手们准备好的遗书,放在刀枪架的下面,顺便取出二十发子弹,装在找到的一个日本老式弹药盒里,帮老者取回院子里的军装时候,齐天林也不耐烦帮个老爷们儿换衣服,往步枪里面填装子弹时用枪口捅醒了老家伙:“换上吧,死还是要死个人样的!”

西野茂南也许以为是要枪杀他了,倒也有几分凶性,恶狠狠的挣扎着换上自己最认为荣光的黑色军装和黑色军帽,正要穿上白色海军裤时,齐天林却摇摇头用枪口挑过来一条自己翻找到的灰绿色陆军军裤:“穿这个吧,白色不好看!”

西野茂南要争辩,齐天林嘭的就是一枪托砸人家胸口,一点没有尊老爱幼的好习惯:“换上!”

西野茂南也许没觉得是个什么原则性的事情,嘟嘟哝哝换上,并且还主动去抓了一把军刀挂在腰间,哼哼着高昂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日本的荣光不是你们这种年轻……”

齐天林嘭的又是一枪托砸过去:“老子是华国人!”

临昏倒前的日本右翼狂热分子眼中终于露出了难以想象的惊讶!

谁叫齐天林这一身打扮太时髦太具有颓废主义潮男风格呢?而且他的京都口音也不错……

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降临,齐天林才小心翼翼的用约束带把老家伙捆扎起来放到面包车上,清理好现场,摆得整整齐齐,特别是把那封遗书摆正,再出门开车离开,顺便把那面破损的

日本军旗也带上……

回到东京市区的时候,才找了个邮筒寄发给十多个电视报刊媒体同样的遗书,华国高手临摹的笔迹,绝对以假乱真,齐天林自问自己肯定做不到。

黑色夜幕中,狙击位是齐天林自己挑选的,昨晚就出来观察过了,最终还是选择港区,因为科林蒂安就是为这边的347空联队服役成员,而且这里也说得上是使馆区,能够造成的影响也最大,比较符合西野茂南这种老愤青的作风。

日本比较稠密的房屋街道和建筑风格,非常适合偷偷摸摸行事,只是现在摄像头太多了,有点烦人,好不容易才按照昨晚规划好的路线,一手提着布袋包裹的步枪,另一只手提着西野茂南的百多斤,穿着西野茂南皮靴的齐天林快捷的翻上一栋三层屋顶,周围星星点点的民居灯光和远处美军设施防备环境下的雪亮灯光形成强烈反差。

没有任何消音设备,齐天林先换回靴子,半跪在屋顶略微一调整,二战时期就堪称射击精度最好的三八式步枪,就朝着这栋隶属于美国347空联队的通讯中心和宿舍楼射击。

两百米距离上,三八大盖超长的枪身,使得一名端着步枪站在铁丝网门口执勤的美军哨兵面部中弹,应声倒下!

日本本土射击美军士兵的第一枪!

让美国人尝尝日本本土的人民海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