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0章 嚼子

第一千零八十章 嚼子

齐天林也从没指望过,可以挑起美日之间的战争,这从大环境上是不太可能的,无论因为经济还是价值观上的原因,要让现今的日本政府跟美国决裂,确实不太可能,美国长期以来把日本打造成为只具备一定防御作战能力的国家跟军事链,一旦作战,日本和美国还不是一个级数的。

就好像齐天林从来没有把日本看在眼里,徐清华他们那样的华国高层鼓吹日本威胁论其实也不过是在为美国背后的黑手警惕,打狗给主人看而已。

日本这条狗,目前还不具备反咬主人的能力。

齐天林不过是想让喜欢自欺欺人的日本人明白,他们现在终究还是一条狗,只能是臣服在美国人脚底下的一条偶尔当当提款机的狗,让这个民族明白究竟什么才是压在他们身上肆无忌惮的压力,一条被别人到处侵占了的狗,有什么权利跟周围人乱吠争夺地盘?

所以华国和韩国这样跟日本有领土争端的国家,这几天都连篇累牍的播报相关新闻,甚至还派出了各自的相关采访队伍亲临最前沿看笑话,特别是韩国,美国同样在也在韩国驻扎,只是因为韩国的国土问题更严峻,对美国也就更依赖,所以颇有些借此探讨目前这种状况,韩国该如何处理的研究态度,

只有俄罗斯,这头颇有些浑不在意的北极熊毫不掩饰的就嘲讽日本:“连国家自身都算不上独立,还天天叫嚣要夺回领土?先解决好自己首都的国土面积吧,一个拥有外租界的首都也好意思叫首都?”

美国照例是在国内不会谈及强奸事件,只是断章取义的报道美国驻日机构,为了日本的和平作出了多少多少的贡献,却在近日遭到了频繁袭击,而且犹以最近一起为重……

美国在当晚就已经统计出伤亡数字,并在美国国内的新闻播报中罗列出来:“被日本旧式步枪射击,中弹十七人,其中殉难十三人,四人重伤,缉拿袭击者的过程中,三名士兵爆炸身亡,该名嫌犯用自杀式爆炸袭击同时丧命!”

美国上下就好像又发生一起枪案一样,白宫语气沉重,广场上有民众自发集合点燃蜡烛为英勇的美国军人在海外的遭遇祈祷……

日本人是通过美方的电视报道,才知道西野茂南的战绩!

整整击杀十六人!

不得不说,日本人这一刻,是把这个白胡子老头当成英雄来看待的!

虽然日本政府方面已经立刻把这件事定性为恐怖袭击,要求各大电视媒体和新闻机构不得以正面形象传播西野茂南的事件。

但英

雄这样的字眼终究还是不断的出现在各种网络媒体和论坛当中!

西野茂南的家虽然立刻被日本警方派人封锁并严密搜查,但是外面已经开始聚集不少的民众,纪念哀悼这位“挺身而出”的勇士……

真正动手的人已经离开了,齐天林没有必要继续在日本拖延下去,他要的就是一根刺,一根插在日美两国之间的刺,日本人不过是形势所迫,不得不服,但是这条冻僵的蛇,一旦美国压不住它的时候,就会咬人了。

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盛宴准备的调味菜。

搭乘华国货轮离开日本,在海上转乘潜艇原路返回华国,悄无声息的又跨越整个华国从那个渺无人烟的西南部边境回到尼尔泊,再无声无息的在华国人员协助下回到阿联酋,圣玛丽号前两天就回来了。

原本在西南地区军机转直升机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徐清华还要请齐天林留下来好好畅谈两天,齐天林一个劲摆手:“我们搞地下工作的,时间一环一环都扣得非常紧,有事说事,不耽搁!”

徐清华也是抽空前往来会面的,他多忙的大人物了?主要还是因为齐天林这一档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执行力!我发现你的确是有相当强的执行力!这一次的时间完成得让我有些惊讶!”

齐天林指指前面已经快速旋转的直升机:“陪我走一圈?实在是时间太紧。”

徐清华还是有决断,拒绝了几名幕僚的阻挡,跟齐天林一起登上这架军用直升机,升空以后才分析目前的状况:“日本的确是个挺烦人的牛皮糖,一贯充当美国的前排打手,你这样的做法倒是……很娴熟?!”

齐天林不隐瞒:“一直都在跟着美国和英兰格干这种事情,总而言之我的感觉就是,日本人本身真是不足为虑,关键就是他们这个政府,谁上台就一定必须跟着美国吠,但是一旦下台就还是跟华国搞亲善?”

徐清华也有自己的渠道:“他们的经济还是跟华国有一定关系……这一次的事情的确很出乎我的预料,算是小本经营获利甚丰,是个思路。”

齐天林能摆出平等交谈的派头了,笑得也有点派头:“算是一次不错的合作,你们长年经营的网络,我来负责执行,以后在非洲也可以采用这样的形式嘛……”

徐清华的主要目的就是讨论这个,谈兴很浓,只是没想到这是在高原地区飞行,话可能说多了点,没多一会儿就开始有高原反应,齐天林看驾驶员打算赶紧降低高度,已经戴上氧气罩的徐清华赶紧按照他的说法拔高飞行高度,这驼峰地区,可

是出了名的死亡航线,这个领导人也算是难得了,别被拍马屁的下属给害了。

结果还赶得上蒂雅生孩子!

只是坐在阿联酋的高级病房里面,齐天林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播报,日本接下来发生了一场相当突然的混乱!

街头原本的抗议示威活动,突然就演变成了针对美军设施的街头袭击,虽然大多是石头砖块,但一贯经常出现在中东地区的场面,居然也出现在了日本!

要知道日本这个民族总的来说,是很有集体主义精神的,政府怎么说,国民就基本怎么做,但这一次,隐隐的有点压不住。

更惊讶的还在后面,从阿联酋长官他们的情报网中转过来的一份文件显示,根据在东京的外交人员和情报官员们判断,日本政府内部应该是同时发生了一场小型的“意外行动”,做出了不少调整,只是因为日本政府其实是个对外界很不透明的机构,具体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都是等齐天林回到非洲,重新接触到自己那些日本员工,才明白发生了在日本军方发生了什么,算是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不过眼前的主要事情肯定就是蒂雅生孩子了,阿联酋方面早就安排了人冒充齐天林每天出没在病房,现在正主回来,蒂雅就很不耐烦的算算时间:“早早划一刀,把小孩儿生了,我们早点回非洲去?”

安妮已经走了,因为她在欧洲搞了一个足球慈善活动,联络欧洲著名的几大联赛都派人到非洲国家去做裁判培训和青少年球员、教练员培训,费用都是她的基金会负担,各大联赛出牌子和人手就行,算是大家一起赚名声的好计划,顺便还能发掘不少有价值的青少年球员,所以算是先去北非打前站,搞得蒂雅也格外心慌。

纵然是病房,依旧在海边,齐天林难得悠闲的伸手握住蒂雅的手,坐在病床边:“不着急,以前你不是最喜欢跟我一起单独在外面么?”

蒂雅总算有点笑:“那是一起在战场上,而且现在安妮都去了非洲了,我可不许她钻我的空子!”也就她,一贯都对安妮不会保持太过仰慕的态度,也许是少女时代被无良的公主欺负得太多了。

齐天林摸下巴:“再等等看……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倒要看看美国人能在我们的地盘上搞出点什么名堂没有,有些人心是可以用时间来检验的。”

的确是,假如大家只是你好我好的跟着美国掠夺非洲资源那就罢了,齐天林可是有自己算盘的,如果不把门户清理干净,是不能拉上最终战场的。

所以呆在阿联酋

的时间里,齐天林终于开始恢复跟非洲所有团队的通讯往来,这一点,美国人也是看在眼里的,保罗没什么鬼鬼魅魅的事情隐瞒。

不过现在他们确实无暇顾及齐天林这边有什么细枝末节的事情,实在是作为东亚最重要的前沿基地,日本确实不能乱,所以从美国总统到防长国务卿,立刻展开了对日本狂轰乱炸一般的访问,安抚日本国民,大谈日美友好,强调日本的安定是美国最愿意看到的事情,强调一定会严惩在日本行为不端的美国军人,义正言辞的驳斥那些挑拨日美关系的国家,坚定大家共同的信念……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就好像科林蒂安那句嚣张语言一直萦绕在耳边一样,他当时肆无忌惮的兽行动作也深深刺痛了日本民众的心,之前的强奸案再多,也都是事后查验,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的现场直播案。

再加上之后奋起反抗的西野茂南,以及在这次所谓的“恐怖袭击”中丧生的三十多名日本居民,因为所有的幸存者都表述了一个事实,日本平民的伤亡是那些美国士兵造成的,正是他们不问青红皂白的攻击才留下一地的死伤,警视厅方面的调查也证明,西野茂南只携带了二十发子弹前往案发现场,结合他毙伤美军的数量,美军在日本国土上草菅人命的做法,让日本人终于明白,在美国人眼中,其实他们和伊克拉或者阿汗富那些人,没什么区别,都是美国之外的国家,别以为自己尾巴摇得好,就是半个人了。

这一连串的事件,更像是一面镜子,让从来不愿面对这个事实的日本人终于正视了这个现实存在。

不过亲善的美国领导人们,再次否定了日本人要求自治军事权的要求,笑眯眯的“提议”还是由美国帮助日本建立防务系统吧。

套上的嚼子怎么可能取下来?